第九十九章 我们走着瞧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九十九章 我们走着瞧

从小道里面钻出,像是被什么追赶一样,两人手拉着手奔跑到通往宴会的走道上,惊魂未定的抚了抚胸口,像是做了坏事却逃跑成功一样喘着粗气相视而笑。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刚才好吓人”淡漠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下去,莫怡安拍着胸猛的吸气说道。 “谁让我们的运气总是这么好”苏熙也很无语,竟然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也能遇到这种事,是南宫静太不走运,还是她和莫怡安的运气太好 “刚才去干什么了怎么头上还有叶子”苏熙与莫怡安才刚说两句话,气息都还没平稳,傅越泽就已经找上门,看着苏熙,皱着眉问道。 不怪傅越泽要惊讶,实在是苏熙和莫怡安两个人实在太狼狈,枯枝落叶在掉在头发上不说,因为昨夜里的一场雨,小道年久失修积起了一处泥洼,苏熙和莫怡安没有防备之下双双踩下去,鞋子全毁不说,裙子上也是泥点斑斑,惨不忍睹。 两人纷纷苦笑,摇头。 “我说我们刚才去探险了,你信不信”苏熙走到傅越泽面前,伸手挽住傅越泽的手臂,使用美人计。 傅越泽当然不好唬弄,但对于苏熙是怎么和莫怡安一起弄得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也不是很感兴趣,就没有追问到底,淡淡的扫了苏熙的从泥水里面走出来的脚一眼,苏熙缩了缩脖子,将脏兮兮的鞋子往同样脏的裙子里面藏了藏。 “我们来这里也很久了,你放心我现在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好累啊怎么办昨天晚上才睡四个小时现在超想睡觉好困好困,不如我们现在回家了,好不好” 苏熙摇了摇傅越泽的胳膊假假的提议道。 傅越泽看她一眼,那眼神颇为戏谑:“可是今天拍卖晚会现在才开始,要拍的东西还没拍到。” “随便让谁帮忙拍一下就可以啦,反正只要给钱就行的事情,你不用一定要在场的。” 苏熙脸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 傅越泽勾了起唇角眼底划过一丝笑意,只要和这个女人有关,他总是没辙,她就是吃定他对她百般纵容。 苏熙笑了起来,旋即,那灿烂得过分的笑容对准一旁的莫怡安,“怡安,你这副模样好像也不适合参加宴会了,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 莫怡安摇了摇头,为了保险起见,一般参加宴会都会准备两套礼服的,她去换了就行。不然她们两个人都消失,她怕引起注意,到时候南宫静问起来两人的行踪就不好了。 “那好吧。”苏熙点点头。 坐在车上,苏熙一反常态的主动凑到傅越泽身边去,伸出双手搂住傅越泽的胳膊。 “如果你发现你的女人背叛了你,你会怎么办” 良久,苏熙仰起头,问了这么一句话。 傅越泽挑起眉,“问这个做什么”并没有正面作答。 苏熙其实现在心里很乱,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刚才在后花园发生的事,如果她对她如实说,他不相信,或者觉得她挑拨离间怎么办 毕竟,南宫静一向给人的感觉那样好,如非亲眼所见,苏熙也不会相信她会背叛傅越泽,南宫静对傅越泽的爱意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为什么她要那样做,苏熙百思不得其解。 “就随便问一下而已。”苏熙抿唇,没有告诉傅越泽实情。 傅越泽皱了皱眉,“不要胡思乱想,不可能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他的女人就苏熙一个,苏熙背叛他那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光只是想想足以让人咬碎一口银牙。 苏熙与傅越泽早早的离开,本来这一趟带苏熙来的目的也只是露个脸而已,如今的苏氏集团被南宫集团暗地里收购,年司曜脱手苏氏集团,全心经营年氏,这几年年司曜一边掏空苏氏,一边填补年氏,年氏发展壮大极快,在商言商,年氏集团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年司曜头脑聪明又极具水准,傅越泽收起轻视之心,考虑将之纳入未来的合作伙伴之一。但苏熙是他的女人,不容任何人觊觎,这一点,必须让年司曜彻底明白。 目的已经达到,傅越泽带苏熙走得也极为潇洒,毫不拖泥带水。 反倒是继续留在宴会上的莫怡安,一身泥的出现在苏悦儿面前,被苏悦儿扣在房间里问了很多话。莫怡安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情告诉给苏悦儿,在苏熙的问题上,莫怡安自己都非常矛盾,也无从多说,因此,苏悦儿问了半天没问出个所以然,颇为恼怒的拉着换上新礼服的莫怡安下了楼。 只是千般万般的小心还是出现纰漏。 莫怡安下楼的时候,南宫静重新回到宴会上,她手里正拿着一只红酒杯与人交谈,妆容精致,衣着高雅没有丝毫的褶皱,美丽的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只是莫怡安的臆想。 她见到莫怡安之后,朝着莫怡安微微点了一下头,过了一会,结束了与刚才的那两个人的对话,才朝着莫怡安缓缓走来。 莫怡安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刚才的奔跑让她浑身酸软,作为缺乏锻炼的女人,一点点小小的运动已经是极大的消耗。 “一个人”南宫静姿态优雅的在莫怡安身边坐下。 苏悦儿作为宴会的女主人,刚才单独跑到房间里面找莫怡安已经很失职,所以出来以后,现在正穿梭在前来参加晚宴的名流当中。 “你不也是一个吗”发现南宫静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面对她虚伪至极的笑容,莫怡安心里涌起一股反感,说起话来也没有太过讲究。 谁知南宫静却是一点也不介意的模样,只将手上的红酒摇了一摇,“刚才在后花园的那个人是你吧”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莫怡安的心中却是一惊:“你在说什么什么后花园” “你不用掩饰了,我知道是你。”南宫静很笃定的转头看向莫怡安,那双美目中,是莫怡安从未见识过的精明和锐利。 莫怡安本就不是善于撒谎的人,被南宫静这样一看,心中瞬间又慌又乱,不需三秒钟就败下阵来:“你怎么知道是我”不禁挺直了背,绷着声音问道。 南宫静却是勾唇一笑。 “本来不确定是你,现在确定了而已。” “你诈我” 莫怡安瞪大了眼。 “兵不厌诈,只怪你定力不足又太心虚。”南宫静倒是给了莫怡安一个不像是解释的解释:“你换了衣又重新梳了发,花丛里面可以藏人,我不过是给出一个适当的怀疑并且加以验证而已。”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莫怡安说不出话来,良久,才低着声音问道。 “还能为什么”南宫静笑了,那笑容些微的苦涩更多的却是漠然无谓:“女人和男人上床,不是为情,就是为钱,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但是你已经有了傅越泽。”莫怡安不懂,南宫静那么爱傅越泽,论权势,a城了哪一个人比得过他南宫静又何必做出这样的事情另辟蹊径更何况南宫集团作为数一数二的财团,真的已经到了需要南宫静出卖出卖尊严的地步 “傅越泽呵”南宫静却只是笑,仓惶又带着痛,“他讨好苏熙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来帮我” 南宫静捏紧的手里的酒杯,狠狠的往桌上一放,酒洒了一桌,“在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从来没有。” 南宫静为情所苦的样子,莫怡安感同身受,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本就不是一个需要安慰的人,做出那样的事情,就已经截断她与傅越泽的所有退路,傅越泽那样高傲的人,又怎么能容忍自己的未婚妻的背叛一旦东窗事发,不止傅越泽的心,南宫静恐怕连未婚妻这个头衔都难以保住。 “你坦白告诉我,今天晚上苏熙是不是和你一起” 莫怡安发现,南宫静的那双眼竟然满是红丝,里面满满的是怨和恨意,恐怖极了。 连忙摇头,“不,只有我一个人。” “你骗我,明明有人看到你和苏熙一起出去。” “我们只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说了一会话,后来她和傅越泽就先离开了,你应该知道她和傅越泽一起来的,我不想回宴会,自己走到那里去的。” 南宫静看着莫怡安,像是在判断莫怡安有没有说谎。 莫怡安强忍着越跳越快的心脏,就在她快抵挡不住南宫静犀利的视线的那一刻,南宫静微勾了一下嘴唇,“希望如此。” “当然。”莫怡安强压下心虚,镇定答道。 “怡安,你一直是个聪明的女人,你应该明白苏熙的存在对你意味着什么。”南宫静直视莫怡安,半晌,意有所指的说道。 “什,什么意思”莫怡安不懂。 “如果有苏熙在,你以为你能和贺静宇顺利结婚”南宫静不吝啬告诉莫怡安答案,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 “我不可能帮你对付熙熙。”莫怡安浑身一震,猛的抬头,语气坚定。 “从苏熙出现以后,贺静宇是不是从来没有碰过你也没有主动提起过结婚的事情,结婚事宜都是你一手操办,现在贺静宇为了苏熙和傅越泽势如水火,多年的兄弟都能反目,他要不想结婚了你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又能挽回什么”南宫静语气极为嘲讽,冷哼一声:“还有半个月就是你的婚礼,半个月时间,我们走着瞧。” 说罢,南宫静站起身,旋转脚步离开。 莫怡安愣在原处,良久没有回过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