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休想离开我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九十六章 休想离开我

苏熙的眼睛又酸又涩,垂着头拼命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本来就没有期待傅越泽只有她一个人,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难受 苏熙想说,既然她那么好,那你去找她好了,还来找我做什么 可是她不能这样,一脚踏进泥潭,她就没想过要这么快的就抽身离开,就算是最终全部都陷下去,又失心,也不愿意这么快就打退堂鼓。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她厌烦极了这样放不下的自己,因为男人放弃自尊放弃原则。良久,才低声说道:“我不管你和她怎样,总之我不会离开销售部,要么你就让我留着那继续工作,要么你就放我回家,我自己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来做。” 傅越泽神色晦暗,惩罚性的搂紧苏熙。 “休想离开我。”最终,只宣告一般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一天时间,销售部犹如被投入一颗原子弹,被炸翻了天。 经理,吴秘书,何路明还有好几位员工包括主管在内统统被辞退,昨天晚上参加聚会的所有人年终奖金被取消,比这更让人无法置信的是,有一个想也想不到的人竟然坐上经理的位置,就是来销售部只一个月,一直担任秘书助理的苏熙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好像惹到不能惹的人,一切的发生都在苏熙走一趟总裁办公室之后,他们眼睁睁看着总裁秘书亲自下来传唤苏熙。 销售部的人心惊又胆颤,一整天,苏熙待在空无一人的经理室里面,而其他人,望着经理室的门窃窃私语,惴惴不安。 再没有比在傅氏集团上班待遇更好的工作,也没有比在销售部更赚钱更自由的了。 可是经理室里面的那个人,下班了还没出来,午餐也没吃,谁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到底干什么,她凭什么从秘书助理一步登天,又到底有多大后台,她调到销售部之初就是瞅准经理的位置要把经理拉下台,还是一切皆是巧合没人知道,一直到下班,也没见苏熙从经理室走出来一步。 其实苏熙也没有想到,傅越泽会发布这样的人事调令。 她从总裁办公室回到销售部,那些人已经辞退,秦秘书先她一步下来,当众宣布她成为销售部经理。苏熙燥郁的心情尚未恢复,被傅越泽的决定弄得措手不及。 她肯定傅越泽不会放过陷害她的那几人,但没想到他会直接把她提到销售部经理的位置上去,傅越泽一定是早有安排,只是她刚才还在他那里奋力抵抗,他却一切都在掌握中。 “该睡觉了。” 吃完晚餐,苏熙陪着两个孩子,给他们洗完澡,苏熙守在他们床边和他们聊着天,傅越泽推开房门,斜靠在门框上,直勾勾的对着苏熙说道。 下班以后傅越泽有事情没处理完,本来让苏熙到总裁办公室等他,苏熙却先他一步离开。在家里苏熙和两个孩子腻在一起,整个晚上他们都没正正经经说上一句话。 隔得很远,苏熙也能感受到来自傅越泽那隐忍的怒气。 苏梓轩看看自家爸爸,又看看自家妈妈,躲在被窝里面笑眯眼。 “爸爸,才九点钟呢” 平时妈妈要陪到他们睡着以后才离开的呢,故意抱怨着嘟嘴说道,爸爸连妈妈和他们相处的时间都要霸占,难道他比他们还离不开妈妈吗苏梓轩想着,就人也忍不住的咧嘴笑开。 “早点睡觉,明天送你们上学。”傅越泽淡声说道。 “好耶”巴不得天天都被爸爸送去上学的苏梓轩高兴得尽情欢呼。 苏梓宸却是不为所动,眼眨也不眨的朝苏熙与傅越泽两人之间看来看去,一脸深沉的模样。苏熙虽然心里抵触,但也知道傅越泽这是在给她下最后的通牒,便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扯出一个笑容来,搂着苏梓宸苏梓轩小朋友一人亲一下额头,“儿子,那你们乖乖睡觉,明天见喽” “晚安,妈妈。” “晚安,爸爸。” 两个小朋友乖乖的闭上眼睛,苏梓轩在被窝里面翻了个身,和苏梓宸搂做一团。 尽管故意不去看倚着门存在感十足的傅越泽,但门就那么大一点,苏熙走过去便被傅越泽拽进怀里。 将门关上,挟持一般的,傅越泽一言不发冷着脸将苏熙带入卧室。刚一进门,苏熙便被傅越泽一推,狠狠的抵在了门背上。 “闹够没有”傅越泽眉头皱得很紧。 “我没有闹。”傅越泽眼神锐利,苏熙不是不心虚,但却不想就此认输,垂下头,抿唇说道。 “还说没有。”傅越泽伸出手指抬起苏熙的下巴,让苏熙不得不正对上他,苏熙的视线左躲右闪,却绝不落在他身上,傅越泽俊美的脸微凝,“一整天不接我电话,不等我一起回家自己先走,一晚上都不和我说话,苏熙,告诉我你都在想什么” 他就知道不该相信她。 这女人比谁都善变,今天说喜欢,明天就能亲手推翻眼睛都不带眨一个,脾气倔强软硬不吃又擅长做戏,一不小心就被她给骗了。 苏熙不说话,傅越泽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暗。 “又在想怎么离开我” 苏熙被压在门被上,感觉到傅越泽浑身的肌肉都紧紧绷着,眼神又凶又狠,就像是一匹狼,无情的撕扯她的神经,又像是一头豹,而她就是那被瞧中的猎物,面对这此时的他,连颈后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如果她现在说一个是字,苏熙毫不怀疑自己可能会被他当场给掐死。 苏熙轻呼了一口气,在傅越泽的手臂缠绕上来之际,慌忙开口说道:“没有,既然回到你身边了,我就没有想过离开了。” 至少,在彼此还是单身的时候,她不会的。她想留在他身边的心是真真切切的,如果不是情势所逼,她又怎么舍得离开 在苏熙说了这话之后,明显感到刚才那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骤然减少许多。 “那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傅越泽可不是那么好唬弄,冷着声音又问。只是刚才那剑拔弩张的不问到底誓不罢休的姿态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傅越泽犹带不悦的声音,但却挑逗一般的将手探进苏熙的衣中,倾下身子,唇往苏熙的锁骨处啃咬似的吸吮着,麻麻痒痒,还夹杂着一点点故意惩罚的刺痛。 这让苏熙怎么答 “什,什么怎么回事”苏熙承认,她自制力薄弱,一被傅越泽挑逗就魂飞天外,只得用手搂住他背后,意识游离天外的喃喃作答。 “为什么生气” “不等我还不理我” “无视我” 傅越泽惩罚的重重咬苏熙的柔嫩白皙的肩膀和颈,每咬一口,便冷冷的问上一句,但那暧昧不已的吸吮声却一点也没刻意压低,让人脸红心跳,难以自制。 “恩”苏熙脑袋空空,手臂用力,只想将傅越泽越抱越紧。 “啧,这么热情。”她的这个举动无疑逗乐了傅越泽,傅越泽轻笑出声,伸手便将苏熙横抱在怀里,“待会再来审问你。” 说罢,几步之后,将苏熙扔进大床中央。 讨厌自己的人生被介入,讨厌自己的人生被掌控,讨厌他这么在乎另外一个女人。她本来就不大方,对感情有很强的占有欲和洁癖,不然当初的她也不会闹到被苏浩川逐出家门的地步。而现在,在傅越泽这里,她的一切都被打破,没有尊严,更谈不上自我,当一个女人的心被一个男人牢牢捆住的时候,谈何自由 患得患失,紧张害怕,一有风吹草动就犹如惊弓之鸟,明明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却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莫大的伤害,没有理智,没有风度,更没有所谓的冷静可言,苏熙不喜欢这样的自己,相较之下,她更喜欢以往那几年虽然贫穷但却平静的生活。可爱上了,又有什么办法 这一整天,她不是在躲傅越泽,其实她是在鄙夷她自己。在他的庇护下,从小小的助理到经理不过他的一句话就一步登天,他们之间就好像交易,她留在他身边,他给她更好的生活 “在想什么” 轻抚在傅越泽脸颊上的手被大掌抓住,傅越泽低头朝着苏熙的唇上吻了一记,哑着声音问道。 这晚上他仍然毫无节制,等他结束一切的时候,苏熙早已经累得意识迷离,至于审问什么的,自然是不了了之。 “这么早就醒了,睡不着” 不等苏熙回答,傅越泽低低的笑。说罢,一个翻身,就覆在苏熙丝被里的身体上。 “如果睡不着,那再来一次如何” 说话间,傅越泽的手已经探上苏熙的柔软,暗示性十足的捏握。 “你够了”苏熙一把推开他,“我,我还很疼” 这男人禽兽一样,入得又凶又猛,一次两次都不够,她哪里还能由得他来折腾,再一次的话,估计明天都不用起床,直接瘫在床上好了。 时间不过才凌晨四点,苏熙是心里有事,所以尽管身体累得不行,意识却仍然清醒,傅越泽向来睡眠很好,这次是被她吵醒了。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傅越泽声音低沉古怪的将苏熙抱入怀,一腿跨在苏熙光滑水嫩的长腿上,私密处正好抵着上一处硬物,苏熙浑身一僵,倏地明白那物是什么。 “如果再撩拔我,我不会再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傅越泽在苏熙耳边声音黯哑的说。 谁谁撩拔他了 明明就是他胡乱发情好不好 苏熙的脸颊烧红,恶狠狠的捶了一下傅越泽的胸膛,只她那力道就好似在给他挠痒痒一样,反而引来他一阵低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