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他无法抛下南宫静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九十五章 他无法抛下南宫静

呃。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才没过多久,就生气了 可就算是,叫秘书来找她是怎么一回事她又没有惹到他。 苏熙一脸错愕。 秦秘书催促:“苏小姐,您快点上去吧,总裁说要立刻马上见到您,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呢。” 苏熙:“” 总裁和经理,谁说的话更重要 是直接上顶楼还是留下来听这些人的污蔑栽赃 这个问题用手指头想都能得出答案,特别是总裁秘书还在一旁不停的催促,苏熙转身就走,秦秘书也不做停留,紧着步子跟在苏熙的身后。秦秘书那慎之又慎的态度引得在场的其他三人面面相觑。 没错,大家都知道苏熙是直接空降到销售部,但背后的那人是谁,没人能说得清楚。 总裁竟然叫秦秘书亲自来找苏熙 三个人的脸,顿时煞白,那一双双眼睛里,面面相觑间尽都是不敢置信。 一场闹剧,从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穿也并不会受他们胁迫,所以头到尾苏熙都很平静。 苏熙很沉默,倒是秦秘书,在苏熙的身后,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她。这是总裁两个儿子的妈呀她怎么可能不好奇偷偷调过苏熙的个人档案来看,实在看不出来什么特别。总裁的审美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奇怪实在让人费解。 “苏小姐,请进吧。”走到总裁办公室,秦秘书快步上前,将门打开后语气恭敬的说道。 待苏熙走进去,秦秘书不自觉的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把人带来,将事情办妥。刚刚总裁发怒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脸色比锅底还黑,明明刚到办公室的时候,嘴角的笑容藏也藏不住的,还惹得她看呆掉,不过几分钟时间而已,总裁办公室俨然就变了天色。 苏熙刚踏进总裁办公室,就看到坐在真皮座椅上的傅越泽,一只手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轻扣在桌面上,办公室的气压很低,他的眉紧拧着。瞧见苏熙进来,他的黑眸直直的看向苏熙,却什么话也没说。傅越泽一点也没掩饰他的不爽,苏熙顿时感到一阵压力袭来。 “怎么了”苏熙僵了原地,不得已只得硬着头皮开口问道。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男人有时候比女人还难搞,特别是傅越泽这样心思变幻无常的 无端端的怎么就生起气来了 傅越泽没说话,只朝着苏熙勾了一下手。 苏熙朝傅越泽走过去,脑中快速运转着,到底是什么事情惹得他不快,又是为什么他要把她喊来。才走近,就被傅越泽拉住了胳膊,傅越泽一用力,苏熙踉跄着扑向他,被他稳稳借住,安置在他的长腿当中。 “不许你再去销售部上班。”傅越泽声音冰冷,话语间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傅越泽如此态度,苏熙一下就联想到刚才发生的事,皱了皱眉,问道:“你都知道了”顿了顿,脸色不太好:“你派人跟踪我” 几乎是肯定的语气。 面对苏熙的质问,傅越泽却眉头都没皱一下,他不否认,他的确从上次苏熙偷偷离开以后派人跟踪她,即使被苏熙知道,那也没什么。但是现在,苏熙那疏离又防备的神色语气,却让他很不满意。 “哼”冷哼一声,傅越泽从座位上站起,在苏熙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迈步走到她的面前,将她一把扯入怀中。 “你是我的女人,我要了解你的行踪,免得你又跑到。” 没有道理的话说得理直又气壮,苏熙在傅越泽怀里被锢得又紧又重,感受到傅越泽隐隐的不悦,无语极了。 贼喊捉贼,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既然答应留下来,就不会”再偷跑。 虽然已经注定了结局,但有些事情,做过一次就够了。只是现在的苏熙还不知道,等到那时候,竟然会是那样的惨痛而悲壮。 苏熙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傅越泽封了口,惩罚性的咬苏熙的舌和唇,他甚至连离开这个字眼,都不愿意在苏熙的口中听到。 苏熙头脑沉沉,傅越泽总有办法让她忘记她想说的,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傅越泽抱到他昂贵的椅子上,双腿叉开裙子撸到腿根,以十分不雅的姿势坐在傅越泽腿上。 “喂,你” 苏熙有些气喘,但是这样的姿势真是 气愤的捶了一下傅越泽的胸膛,她那么正经的和他谈话,他却把气氛搞得这样,甚至还在她打他以后,发出低沉而愉悦的笑声,撕开她保守的衣领,低头往她布满红印的锁骨处咬了一口 苏熙:“” 谁来告诉她,对待随处可发情的男人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傅越泽,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是办公室” 恨恨的用双手将傅越泽的头从她身上挪开,倒是很顺利,可对上傅越泽那双又带笑的眼,苏熙脸倏地就红了。 她想起了上次在办公室,傅越泽他 哦,真是够了 “还想再来一次吗” 岂料傅越泽还舔着她的耳垂,轻声问她。 再来一次她会再来一次才有鬼 兔子一样惊慌失措的跳下傅越泽的腿,后退两步以保持安全距离。 “傅越泽你够了哦” 苏熙说话的声音又羞又窘,傅越泽却是笑了起来。 “我话还没有说完。”腿长手长,只需伸手又将苏熙拉至身上侧坐,苏熙不肯,却被他揉了一把胸,“别动就算你想要,恐怕我也不能给你。”傅越泽头抵在苏熙的肩膀,苏熙的脸颊火辣辣的红,只听他极其没有下限的又接着说道:“昨天晚上你已经把我榨干了” 苏熙感觉自己由内而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你,你不许你再说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尊贵又骄矜,傲慢又目空一切,霸道又无理在外人面前像座万年冰山,总是抬着下巴,从不正眼看人,可是却却总是对她说下流话,做流氓事 “你到底叫我上来是做什么的” 苏熙极其羞恼,双手推搡傅越泽的胸膛。傅越泽却不痛不痒的收拢手臂,对于苏熙类似气愤的动作眉头都不皱一下,“刚才不是说了,不许你再去销售部工作。”像刚才欺负人的人不是他一样,傅越泽语气淡淡的说道。 “不要我去销售部,你总要给我个理由。”苏熙却对于傅越泽这样霸道的命令式语气很不感冒,作对一般,正色说道:“别拿昨天晚上说事,如果不是你”想着傅越泽与南宫静的亲密,苏熙胸口一痛,不愿意将自己的介意宣之于口,又说道:“最多我保证以后我再不喝酒,绝对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可是苏熙不去说,却不能阻止另外的那个人也不去说。 “如果不是我什么”苏熙的发早已经被傅越泽放下来披散在肩上,傅越泽撩起一根,用手指卷了卷,“你想说如果不是我和南宫静出现在你面前,你就不会喝醉” 傅越泽语气中带着试探,不注意根本无法听出,只是苏熙又怎么会承认 当即摇头,“怎么可能”因为低垂着头,所以没看到傅越泽眯起的眼,和眼中一闪而逝的暗芒,苏熙说道:“当初是你安排我进销售部的,才做了一个月,刚上手。我不想老是换工作环境,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其实苏熙很喜欢自己的上一份工作,对于销售部的这份职位,可有可无,甚至一度感觉很不喜欢,但听到傅越泽以那样平常的语气提起南宫静,她的胸口却堵着一口气,怎么也不愿意在这当头妥协。傅越泽昨晚对她说以后不会再有别的女人,只有她。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为了她取消与南宫静的婚约男人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她见识过傅越泽的手段,现在只是心甘情愿一头扎进了他的谎言中去。 她不是没见过他和南宫静相处,生气了有南宫静陪在身边,开心不开心也有南宫静的陪伴。他还把宸宸和轩轩交到南宫静手上一个月。他们相识好多年,相处那么自然,他从来都无视旁人的感受,如果不是有真感情,又怎么会对南宫静那样好而且很明显,昨天晚上是南宫静在向她宣告主权。 豪门婚姻,订婚以后如果不是难以转圜的特别大的客观因素,那么结婚是一定的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一点上,作为曾经的千金,苏熙再明白不过。 而且南宫静深爱傅越泽,又怎么可能让傅越泽说走就走所以,无论怎样,傅越泽的身边除了有她,至少还有南宫静。 苏熙不愿意自己想得那样明白,这并不是让人高兴的事,可是她不是傻瓜,只是在傅越泽为她编织的谎言里,她心甘情愿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而已。 傅越泽冷了眉眼,低头睇了苏熙一眼:“南宫静和我订婚了五年,这些年一直陪在我身边,她得体大方,也从来没有做错什么,取消婚约不管对南宫集团还是对傅氏都是极大的一件事,这些年南宫集团和傅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件事情不可能说办就办,我需要对我的集团员工负责,也无法对南宫静说抛下就马上抛下。” 这一段话,算得上是傅越泽对所有事情的解释了。 可是苏熙不以为然,她只觉得,恐怕最后一句话,才是傅越泽想对她说的吧无法抛下南宫静,舍不得抛下南宫静,她优雅得体大方,这些年一直陪在他身边,和他才认识才几个月的她在南宫静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