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回到我身边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九十二章 回到我身边

贺静宇不说话,苏熙也不再多说。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车子一路开到别墅门口,没等贺静宇开门,苏熙已经自己下车。 “就送我到这里吧,已经很晚了。你早点回去,别让怡安担心。” “恩。” 就在苏熙转身之际,贺静宇从后揽住了苏熙,将她整个拢在怀里,紧紧的。 “熙熙,如果没有怡安,没有别人,我们再重逢,你会和我一起吗” 贺静宇的声音低沉又萧瑟。 苏熙沉默片刻,说道:“不会。就算没有别人,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对不起,静宇。” 有些人,永远只可能做朋友,再多一步,都是不能的。 目送贺静宇离开,苏熙苏熙的心里很不好受,原地站了很久。她不应该这样自私,舍不得那些从前,硬是要将贺静宇拉到朋友的位置。对他,对怡安,都是一种伤害。 “怎么老情人相见,就那么舍不得” 一个讥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将苏熙的思绪拉回。 转身,就见傅越泽站在那,神色冷峻,看着苏熙的眼神,就像是刚刚逮到出轨妻子证据的丈夫。 他怎么会在这里又在那站了多久 明明晚上的时候和南宫静 恐怕每天夜晚,他都和南宫静在一起的吧他是不是也会用力的拥抱南宫静,是不是也会亲吻她,会 苏熙摇摇头,拒绝自己再去想,她怕自己会被自己逼疯。 “我舍不舍得,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不会白痴到以为傅越泽这么大半夜的出现在这里会是来看风景,苏熙这一天过得太疲惫,喝酒太多手脚无力头也晕,没有心思多做纠缠。总有女人在等着他,夜里不乏人为他暖床,从哪个女人的床上来,就回哪个女人的床上去吧。 心里又酸又涩,苏熙大跨步就绕过傅越泽,往别墅门口走。 “怎么和我没关系”傅越泽一把拽住苏熙的手,冷冷哼了一声,薄唇微掀:“你可是我孩子的妈。” 无赖一样的话,听在耳朵里却讽刺意味十足。 苏熙忍不住瞪傅越泽一眼。 “你是什么意思”用力甩,可傅越泽的力道却很紧,根本甩不开,苏熙受不了的大声问道,眼睛里面好似装着熊熊燃烧的火苗,稍微被风一吹,即可燎原。 傅越泽的脸色也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冷到了极点。 他站在这里已经两个小时有余,脑子里一直是刚才在会所这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卿卿我我的画面,和别的男人拉扯不清不说,喝醉酒还被贺静宇开车送回来。到底谁给她的胆子勾搭完这个又勾搭那个这么长的时间,饭局应该早已经散席,他们两个都做了什么越想越受不了,几乎要被想象中的画面逼疯。要不是刚好听到她对贺静宇说的那些话,恐怕现在他已经直接将她拽回家中狠打屁股 傅越泽心中的怒气高涨,哪里容得苏熙再对他挑衅叫嚣。凤眸微眯,微勾的唇角含怒,傅越泽傅越泽右手捏紧苏熙的手腕,踏前一步,左手用力一揽,薄唇便压了下来。 苏熙虽有防范却抵不过傅越泽的眼疾手快。 “呜呜”明知道挣扎也没用,可是却不甘心就这么臣服。 傅越泽容不得苏熙拒绝,也容不得再对他说不,这半个月来,他堵着一口气,不来见她,也不关注,可天知道,他的脑子里时时刻刻都装满她的影子,只有喝醉,才稍微得到解脱。 薄唇霸道的撬开苏熙的唇舌,在软糯湿润的空间里卷起巨浪。傅越泽早已经身经百战,千锤百炼,但这次却没有用任何的技巧,只顾得横冲直撞,只想用蛮力,向怀里这个从来不听他话的女人征讨,让她臣服。 “唔。”苏熙很快觉得自己的嘴巴又酸又痛,唇舌跟不上傅越泽的速度,只能被动承受。他第一次这样粗鲁,可就是这样直接又野蛮的态度,让挣扎不已的苏熙渐渐败下阵来,手不自禁的穿过傅越泽的胸膛环住他的背,唇舌纠缠间,苏熙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越泽的唇才从苏熙的唇上移开。 苏熙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上的力气被抽干一样靠在傅越泽的怀中,被吻得过分红艳的唇上,在夜灯的照射下,还有色泽诱人的津液。 傅越泽眯了眯眼,又凑上唇去。 苏熙再一次被傅越泽夺去空气与残余的理智。这次并没有持续多久,傅越泽在苏熙的唇上流连的吻了又吻,吸吮舔弄,就好似那是一个诱人的果冻,而他,正好是那个最爱吃果冻的人。 “回到我身边。”傅越泽在苏熙的耳边,轻声诱哄,“不要再离开我。” 他的手圈得苏熙很紧,炙热的身体在夜风中给苏熙传递着热度。 苏熙头晕脑胀,这样的夜,这样迷人的男人,这样让人沉醉的吻,只差一点,苏熙就要点下头来。好想答应他,真的好想。可是身体里却有什么在叫嚣着,不能答应,绝对不要答应。 这样的矛盾,这么的挣扎。 苏熙只能咬着牙摇头,再摇头。 她不能接受,绝对不要接受,傅越泽有很多女人,他没有真心。 可是,在做出这个决定时,心好痛,真的好痛。 “你为什么还要来”苏熙一把推开傅越泽,眼里闪着盈盈泪光,有多爱,就有多恨,就有多怨,“你走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一转身,苏熙的眼泪就掉下来。 她奔跑着向前走,还没走两步,却已经被拉住手重新扯回男人的怀里。 傅越泽修长的手指逝去苏熙泊泊流下的眼泪,“既然要我走,可你为什么要哭” 苏熙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望着傅越泽流泪。 “为什么哭” 没有给苏熙任何躲避的空间,傅越泽又一次问道。 苏熙的眼泪更汹涌流落,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那样的委屈的模样,让傅越泽心中又心疼又愧疚。 可是这个固执的女人,不逼一逼她,她永远都会缩在自己的龟壳里,连头都不探出。 “傻瓜。”傅越泽将苏熙的头按在他的怀里,叹一口气,“我承认,我输了。” 在这个女人面前,他输得太彻底,甚至连原则都放弃。 “即使你想离开我也不会再放你走,你是爱我的。” “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但在这之前,你不能再说要离开我,我不保证,再听到那样的话,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傅越泽半承诺,半威胁,说到后面,甚至咬牙切齿。 “我想要的”半晌,苏熙沙哑的声音闷闷的从傅越泽的胸口传来,“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样的要求放在傅越泽身上,她想都不敢想。因此,在问的时候,苏熙的语气里满满的是质疑。 傅越泽脸色微僵,咬牙切齿:“除了你,我可以不碰别的任何女人” 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蹦出。 “真,真的” 他都说出这样的话了,她不是该欣喜若狂吗竟然还敢给他质疑 “你觉得呢” 声音比刚才更冷上好几度,除了这个女人,还没人敢质疑他傅越泽说出口的话 “我”苏熙垂头,两分钟过去,周围的温度越来越冷,傅越泽即将发怒之际,她才轻轻开口说道:“你只是在哄我。” 她不相信,傅越泽会为了她放弃其他女人。 他的未婚妻呢难道连她,他也能不要吗可是这句话,苏熙连问都不敢问,怕得到的答案让太过残酷。苏熙不会忘记,就在不久以前,他还对儿子们说,他一定会娶南宫静。这句话苏熙一刻都不能忘记,每每想起,胸口都疼痛难忍。 想着,苏熙的眼泪又掉下来。 爱上他,注定是个劫难,可是她却不想放手,她竟然不想放手。骗她也好,哄她也罢,明明知道他没有几分真心,可是她掩住眼睛,捂住耳朵,只想当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苏熙将头埋进傅越泽的怀里,将眼泪擦干在他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她不相信他。 傅越泽脸色犯黑,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觉得这样难搞。对她,他已经一次又一次破例,甚至做出前所未有的承诺,她还想要什么 她竟然不信,他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对女人,多说不如多做忍无可忍,傅越泽直接打横将苏熙抱起。 “啊你做什么” 苏熙一点准备都没有,惊呼出声。 傅越泽冷哼一声。 “你以为我很闲时间多到去哄女人的地步” 傅越泽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却一点威胁力也没有,反而让苏熙生起一股暖暖的类似怀念的感觉。乖顺的躺在傅越泽怀里,伸出双手环住傅越泽的肩,苏熙将头靠在他坚实的胸膛,隔着衣服,正好可以听到他心跳的频率。将理智抛却,一个声音在苏熙的身体里不停的叫嚣着,相信他吧,相信吧,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充斥苏熙的神经末梢。 “记住,不许你再和别的男人一起喝酒。”一身的酒味别以为他闻不到。 傅越泽并不知道此时苏熙的挣扎,如果不是喝酒太多,苏熙的防线也不会如此脆弱,被他一击即破。一边走,傅越泽一边说着话,微皱的眉,高挺的鼻,薄薄的唇,让他显得高贵又矜持,即便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依然无损他卓然的气度。 大门在傅越泽走近的时候自然开启,看来现在夜半三更,管家老伯都还没有睡觉。 不过傅越泽一直站在门口,尽忠职守的管家老伯真的去睡觉了,才会更奇怪。 “只是部门的聚餐而已。”略去喝醉差点被人带去酒店没说,几秒钟后,苏熙轻声解释。 傅越泽却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对这个问题也格外的执着:“部门的聚餐需要喝那么多酒还有晚上的那个男人,他和你是什么关系别以为我忘记了,他就是上次请你到他家吃饭的那一个,你们之间还有来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