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她被贺静宇丢下了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九十一章 她被贺静宇丢下了

本来只是很普通的帮忙,但因为角度的不同,看在其他人眼里,却是另一番的绮丽情缠。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就好似男人将女人轻拢在怀,温柔的逗弄,特别是在苏熙看不到的地方,李铭那双眼中掩饰也无法掩饰的炙热喜欢,让不远处打开门刚从包间里出来男人骤然停住脚步。 “泽” 美丽的女人在她的身旁柔声叫他,顺着他的视线也朝着这方看过来。 “啊,苏经理” 仿佛被吓了一跳,低声惊呼。一双美目看了看苏熙,又看了看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冷冰冰的傅越泽,南宫静伸出手,轻轻挽起傅越泽的手臂,身子往前一步,朝他靠拢。 苏熙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也会遇到傅越泽。他冷沉沉的看着她,并未言语。李铭虽是傅氏的员工,但其实一次也没见过傅越泽,因此并不认识他。 “若熙,你朋友” 感受到空气中的气场不同往常,李铭问苏熙,声音虽然刻意放低,但不远处的那两个人,也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不是。”看了一眼傅越泽,和与他亲密相依的南宫静,苏熙冷漠的收回视线,微微侧过头,和李铭说道,“我们走吧。” 纵然心里发冷,身子发僵,但苏熙还是神色如以往,从那两个人的面前走过去。 他没与她打招呼。 她松一口气,但心里更多的却是失落。 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失落 “泽,今天还是早点回去吧,昨天晚上你我几乎一夜都没睡着,我好困”隔得并不太远,南宫静略带撒娇抱怨的声音避无可避朝着苏熙传来。 苏熙浑身一僵,脸色苍白。 “恩。”而后便是男人淡淡的回应。 走过转弯,苏熙浑身再也没有力气,手扶着墙壁,缓缓停下步子。 “若熙,你怎么了”李铭见状,关心的在旁询问。 “没什么。” 苏熙低声回答,感到眼眶温热胀痛,伸手一摸,泪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流了好多。 有的时候拼命往外推,没有的时候又痛彻心扉。 到现在,捂着抽痛的胸口,苏熙终于无法欺骗自己,她对傅越泽,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个认知让苏熙心脏骤疼紧缩。 他有未婚妻,倒头来,她却还是爱上他。 “刚才是我反应过激,我向大家道歉。” 站在酒桌前,苏熙端起满满的一杯酒,伴着起哄的同事们的掌声,一饮而尽。 这时候,她需要用酒麻痹自己,一杯接一杯,来者不拒。 过度的饮酒让苏熙比其他所有人都醉得更快。李铭早已经喝瘫掉,不知道被谁先行扶走。 苏熙昏昏沉沉不知道被谁扶出会所。冷风吹得苏熙打了一个冷颤,睁开迷茫的双眼,却连搂着自己腰的人是谁都看不清,只觉得这个怀抱很陌生,陌生得让人心生厌恶。 “走开” 苏熙挥手去推,浑身软软绵绵,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推得开 “今天晚上,我让你好好体验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男人淫邪的声音就在耳边。因为挣扎,苏熙本就有些松动的头发垂散,将本就不大的脸蛋衬得更娇小玲珑。 整晚,何路明视线都不离苏熙。早已经和席雨商定好,今夜一定要将她灌醉搞到手。虽然他性格放荡,但他从来都只找美女下手,起初席雨提议的时候,何路明本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不是席雨那晚上 他也不会答应。 想起那晚上的狂风骤雨般的疯狂缠绵,何路明舔舔嘴唇,下腹一阵燥热。 看着苏熙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庆幸自己没有拒绝席雨的提议,要不是这女人总是挽发戴眼镜,不注意去看,谁能知道其实她长得真的很不错,就是不知道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 李铭一个劲的献殷勤,最后还不是要被他给搞到手 光只是想想,何路明心里就一阵得意。一把搂紧苏熙纤细的腰,何路明凑上前往苏熙白皙的脸蛋上撮了一口。 “香,真香” 苏熙躲都没法躲,男人的浑浊的气息喷在苏熙的脸色,让人作呕。 “放开我” 苏熙用力推,何路明没料到苏熙会徒然发力,一个不察,苏熙直接半跌在路中央。 “乖一点,别敬酒不喝喝罚酒。” 何路明走上前又要将苏熙从地上拉起,出租车早已经停妥,酒店房间也已经订好,只摸着苏熙手上的凝脂软骨,何路明的心神就已经一阵阵的激荡不已。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拳头,直接迎面打在何路明的脸上,力道很大,何路明直接被打趴在地上。 “熙熙” 本来今天是四人的聚会。莫怡安约了贺静宇,同时通知了傅越泽和南宫静,近来傅越泽和贺静宇两人之间矛盾很深,见面两人就冷冷的不言语,场面实在尴尬,后来傅越泽与南宫静先走,贺静宇被莫怡安拉着吃完饭,又说了一些婚礼的细节,时间便晚了很多。没想到才出门,竟然看到苏熙被一个陌生男人搂着,占尽便宜。 “你是谁管什么闲事” 莫名其妙挨了一拳,何路明撑起身才问了一句,却马上又猛的挨了一下,鼻血乱喷 “你竟然敢动她” 贺静宇声音怒而冷,他鲜少动怒,但发起火来的样子,让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莫怡安也被震慑住。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贺静宇发火揍人。 那么生气,那么愤怒,那么的真情流露,但却不是为她。 望着因为别的女人而打架的男人,又看向一旁喝醉酒的女人,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好友,他那样关心她,因为她疯狂的从傅氏撤资,与多年的好友决裂,元气大伤,损失惨重。 可是她呢已经为傅越泽生了两个儿子。这么多年来,甚至一次都没有和她提到过有关贺静宇的任何事,就好像与他是毫不相干的两个陌生人。 贺静宇这么为她,不值得 真的一点都不值得 她甚至什么都不知道打电话来约她吃饭的时候还是那样开心,没有烦恼一样。她欺骗她,欺骗了他们所有人静宇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他从来看不到那么爱他的她幸福就像是泡影,从苏熙来到a市以后,就渐渐被戳破。 看着贺静宇一下又一下抡着拳头往那人的身上砸去,就好似完全失去理智,莫怡安感觉有一个刀子,在她心上一次又一次凌迟一般的深割。 那样痛。 那样深刻。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静宇,再打他就被你打死了” 眼看着那男人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莫怡安终于冲上前去阻止。贺静宇转回头,双眼中是狂暴后来不及隐藏回去的凛冽冰冷,从没见过这样的他,好像她是他的仇人,好像他从来不认得她,莫怡安不自觉的倒退一步。 “你先回家吧,我送她回去。” 声音变得正常,却浑身透着冷漠与拒人千里。他抱着苏熙的神情那样温柔,好似抱着这世界中的珍宝。莫怡安觉得自己被闷闷的打了一拳,憋不住吐不出,她想阻止他,想和他一起送苏熙回家,可碰触到他那温柔到醉人的眼神,心却撕裂一样的疼着,半个字也说不出,只能眼睁睁看着贺静宇抱着苏熙上车,然后车开走。 她被贺静宇丢下了,丝毫犹豫都没有 “呵呵” 躺在地上的男人,鼻青脸肿却还有一口气在,看着莫怡安,扯着嘴角露出嘲讽又猥琐的笑容。 “真是可怜,自己的男人竟然抱着别的女人走了,看你长得还不错,还不如跟了我。” 凭什么 凭什么她要被留下来凭什么要受到这样的侮辱 “凭你也配” 莫怡安的声音冷到冰点,走上前狠踹何路明两脚。 “记住,那个男人是我的未婚夫,那个女人” “她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侮辱的。”莫怡安站直,冷冷说道:“这次你该庆幸,你遇到的是我未婚夫,如果被另外一个男人看到,恐怕就不是揍你一顿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苏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车子里,竟然将贺静宇的肩膀当枕头,不知道昏睡了多久。 “静宇”苏熙揉着头坐起,“我们这是在哪里” 记忆有些错乱,但大体还是记得的。 被贺静宇带走的时候她已经几近昏迷,当时她模模糊糊的看到贺静宇的影子。 “本来要送你回家,但车开到半路你就开始吐,吵着不要回去。”贺静宇给苏熙拢了一下衣服,温柔着说道:“现在呢要回家了吗” “我睡了多久”大概是因为之前吐过,所以现在脑子格外清醒,只是有些手软脚软,浑身无力,胃里翻滚得有些难受。 “两个小时而已。”贺静宇回答说。 “恩,那回去了吧。” 两个小时 那现在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苏熙将窗户打开,夜里的冷空气让苏熙狠狠的抖了一抖。 开车的司机早已经让贺静宇叫回去,因此只能贺静宇自己开车,苏熙依旧坐在车后座,没有挪动。 “静宇,最近你是不是特别忙”一路上都很安静,忽然,苏熙开口问道。 贺静宇愣了片刻,不知道苏熙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这些日子苏熙从来没主动联系过他,又怎么知道他忙还是不忙呢 “并不怎么忙。”贺静宇抿着笑容回答道。苏熙主动关心他,他心里涌起一阵高兴,可是苏熙的下一句话,直接就让贺静宇无言以对了。 “不怎么忙吗”这句话有点类似自言自语,苏熙又说:“不忙那你怎么还让怡安一个人安排婚礼的事情我每次打电话,她都没空,你是男人,要体谅女人,你别让怡安太累着了。” 语气里带了点谴责的意味。实在是近来每次打电话约莫怡安都被拒绝,苏熙很莫名的觉得这大概和贺静宇有点关系。 苏熙说这样的话,贺静宇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能告诉她这些天他根本一点也没关心过婚礼的事情,甚至有点希望根本没有这个婚礼的存在吗 不,他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