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你就这么讨厌我?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七十七章 你就这么讨厌我?

被自家老爸一个冷眼看来,头埋到妈妈的胸口去,闷声大笑,就当没看到 “走就走。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贺静宇“哼”了一声,原地站起,“我明天再来” 他的脸上ok绑三个,白色纱布一块,打两场架,挂彩的地方比傅越泽还多 “噗哈哈” 小家伙们笑得停不下来,在自家妈妈怀里打滚。 傅越泽直接无视他们,皱眉看向贺静宇,拳头又捏紧了。 待贺静宇走后,室内除了苏梓宸苏梓轩的笑声,一片冷沉的寂然。 他们的爸爸真的是强力冷气制造机。苏梓宸苏梓轩笑没多久,不约而同止住声音,偷偷回头瞧一眼自家老爸,心有灵犀的想着。 苏熙刚才因闹剧而看起来颇轻松的脸慢慢僵住,回寒,最后免得面无表情,冷冰冰。 “你们两个,先出去。” 傅越泽冷冷说道。 “我不”苏梓轩第一个就转过头来大声拒绝。 他好多天没见妈妈,才不要刚见到妈妈就被扔出房间 可一对上傅越泽黑森森的视线,苏梓轩身上一个激灵,就把头埋到了妈妈的怀里。 爸爸太可怕了啦 他才不要看他 苏梓宸抿着唇和傅越泽对视。 “怎么,要我说第二遍”傅越泽又说道。 这几天他们都跟着傅越泽去公司,朝夕相处,傅越泽威严的父亲形象已经深深烙印在小小的孩子们的心底。 听到傅越泽这么说,两个孩子纵然不肯,也不得不乖乖的恋恋不舍的从苏熙怀里出来,爬下床去。 “妈妈,待会我们再来找你哦。” “妈妈,你要等我们哦。” 两个人分别向苏熙作出保证。 然后生气一般的看也不看傅越泽一眼,迈着小短腿跑出门去,鞋子踏得地面“哒哒”响。 “苏、熙” 孩子走后,傅越泽咬牙切齿的低声唤道 胸膛积攒的愠怒腾腾往头上涌,无法平静。她竟然让贺静宇那样亲密的抱着她,还无声的默默流泪,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们之间的氛围都像是多年不见的情人,而不是贺静宇单方面的相思。 为什么要哭 因为贺静宇订婚了,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吗看到贺静宇太激动开心,流下喜悦的泪吗就那么喜欢他离不开他,抱在一起都不想分开了吗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根本已经配不上贺静宇,贺静宇也已经订婚了 傅越泽愤怒得连正常的思考都已不能,直接走到苏熙的床前,抓住苏熙的手腕,急急的喘着气 “以后不准你再和贺静宇见面” 傅越泽冷冷的宣布。 苏熙皱眉,看着傅越泽气得不行的愤怒模样。 不准她和贺静宇见面 他凭什么 “这不可能。” 苏熙绝不会再违背自己的意愿,向傅越泽低头。 她语气平静的说道。 “你” 傅越泽手上的力度徒然增大。 她就这么离不开贺静宇 这个想法让傅越泽心里恼怒不已。他已经十余天没有好好看到她,为什么为什么她对他竟这么冷淡,连正眼都不瞧他 “苏熙,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看着苏熙撇过去的脸,傅越泽艰难的开口问道。问完,他自己也愣了愣。没想到这样一句卑微的话,竟然会从他口中脱口而出。 闻言,苏熙诧异的转头。看傅越泽那冷冰冰,即使脸上挂了彩,依然不掩其骄傲的脸,苏熙才压下心底升上来的一抹莫名的讶然。 这算是求和吗 呵,别说笑了 傅越泽怎么会对她求和求饶 “我上次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苏熙回答道,视线放低看向自己的手,“你抓痛我了。” 他把她关在这里,限制她人身自由,还期望她能给他什么好脸色 “为什么” 傅越泽声音低哑。倾身,措不及防间,将冷冰冰的唇印在苏熙的唇上。 抬头,那极不符合傅越泽的脆弱和茫然,皆已经消失不见。 他的脸上,又恢复往日的冷漠与傲然。 “你逃不开我的,苏熙。”傅越泽冷冷说道:“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和反抗,那都没有任何用处,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如果之前他还没有想明白,那在看到贺静宇拥着苏熙的那一刻,他已经彻底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能被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染指,就算是被碰一下,他都恼怒不已,嫉妒发狂。 当天,守在别墅的黑衣守卫全部被撤去,只剩下守在门口的两个。老管家也被傅越泽下令,从南宫静家中叫了回来。 两个孩子在苏熙的房间,赖到晚上九点钟,被傅越泽出言赶人,才依依不舍的回到以前住的房间里面,洗漱完毕,乖乖爬上床睡觉。 傅越泽脸上有伤,没回公司,直接将办公地点改到了主卧室。 让助理们将这几日因心情烦闷而没处理完的文件统统拿来,偶尔从文件里面抬头,扫一眼坐在床上看书的苏熙,犹如看一个即将出轨的妻子。 这都什么跟什么 傅越泽时时刻刻在面前晃,苏熙做不到淡然,抗议的斥责傅越泽。 抗议无效,上诉驳回。 傅越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根本不考虑苏熙到底作何感想,直接当苏熙那些不好听的冷言冷语摈弃于耳外。比耐力,苏熙比不过傅越泽,比手段,傅越泽更是甩苏熙几百条街,到最后,苏熙索性强逼自己就当房间里面没这个人,他偶尔和助理交谈的声音是从异世界飘出,不然她真怕忍不住,对着傅越泽化身咆哮马咆哮 这个人真是任性狂妄自大到极点 苏熙不止一次的在看完书抬头扫到傅越泽的时候,冷着脸在心里狂骂 傅越泽如此行径,真是圣人都要被他逼疯他到底是要干什么亲自监视她 苏熙真是被自己的想法雷得不清。 但傅越泽如此这般,又让苏熙不得不产生这样的联想。 和助理商讨完公事,晚上吃过晚餐,傅越泽便亲自带着两个学习,为他们讲解商界政坛上的要点。尽管十分不想和傅越泽再共处一室,但被两个孩子非得黏妈妈,非得要在主卧室有妈妈的房间听讲,苏熙不得不坐在床上旁听。 傅越泽讲东西深入浅出,直击要点,就是苏熙这个商业白痴都能听懂,最后竟然和两个孩子一样听得津津有味。九点钟,两个孩子被送出房间。 苏熙还在回味刚才学到的东西,傅越泽转身就拿了睡袍到浴室冲澡。 听着浴室里面的流水声,苏熙愣了愣,骤然回神,不能淡定的躺在床上了。 他今天晚上难道要在这里过夜不走了吗 尽管两个亲密的事情做过不少,次数也已经数不过来,但现在,她信誓旦旦的要和他一刀两断,又怎么可能转头就和他共睡一床 因负伤,又腿脚不方便。所以专门为苏熙准备有呼唤铃放在床头。 苏熙唤了老管家进来。 “我今天晚上要搬房间。”苏熙对着老管家说道。 老管家低头敛眉不答腔。苏熙急得不行,他还慢慢悠悠,“管家伯伯,今天晚上我不能住在这个房间,我”苏熙正欲使用小人招数,朝着管家老伯撒娇卖萌,“咔哒”一声门响之后,傅越泽身着真丝睡衣,从浴室里面踏出。 他挑了下眉,目光沉沉,看向苏熙,而后移至老管家身上。 “苏小姐说今天晚上不想住在主卧室,想换一个房间住。”管家老伯毫不犹豫就把苏熙给出卖了。 苏熙:“” 出卖队友的叛徒最防不胜防了 傅越泽冷冷的看过来,苏熙抿着嘴巴回望过去。 “你今天晚上不能睡这张床” 既然不给她换床,那他就别想上来这张床睡觉苏熙豁出去一样的对着傅越泽大声说道。 傅越泽倒是没有生气,经过一下午外加一晚上的相处,不管苏熙是被迫还是自愿,总之不可否认的是,傅越泽十余日来狂躁不安的心平静了不少。 他静静的用他那过分漂亮的凤眸直视苏熙,直盯得苏熙汗毛立起。良久,感觉很有趣一般,他嘴角微扬,笑了。 “她今天晚上还没有洗澡”转头,傅越泽向老管家问道。 闻言,苏熙眼睛都瞪大了这人这人怎么会问这个 洗澡 “对,我已经十几天没洗澡了很脏的你不能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不然熏死你” 苏熙脸一红,为达到某种目的,索性自曝其短。 摔断腿已经够惨,不能洗澡真是比惨还要惨 每天只能用水擦拭身子,被医生严禁碰水,上下监管她极其严格,她想偷偷到浴室里面放水洗澡都不行,想想都是一部辛酸血泪史 这么一说,她忽然觉得自己身上恶臭难闻,奇痒难忍 “是的,除了早上的一次,今天晚上苏小姐没洗澡也没擦身。”老管家回来就接手了别墅内外事务,几个小时下来,已经里外所有事情皆知。 苏熙忍着身上的不适,颇有些挑衅又得意的看向傅越泽。 怎么样不敢来了吧 真不知道,十几天不洗澡有什么好得意 总之,苏熙觉得今天晚上肯定能让洁癖的傅越泽不上这张床,那么,她就赢了 赢了傅越泽,难道不值得开心,不值得高兴吗 “啊,我好困,我今天晚上不想擦身子了我想睡觉了。” 苏熙装模作样说完这句,索性躺回床上,被子往脸上一捞,不信我身子都不擦了,你还能忍受得了 虽然苏熙觉得全身难受,又黏又痒 但是 “不想擦身,那想洗澡吗” 不,才不 什什么 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苏熙猛然从床上坐起,双眼放光的望向傅越泽。 “怎么”傅越泽看着她,又问:“不想” 苏熙猛的摇头,头摇到一半又不得已点头 重新翻身躺下,被子捂脸。 她才不会受到傅越泽的诱惑 可是洗澡 洗澡 洗澡。 两个字像是魔咒一样在苏熙的脑子里面回荡。 “不洗就算了,机会错过了,你就等着半个月以后拆石膏再洗吧。” 傅越泽清冷的声音说道。说罢,苏熙听到他往门外走的脚步声。 “等等” 苏熙一把掀开被子,双眼一闭,认输道:“我我要洗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