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解救闺蜜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七十三章 解救闺蜜

苏梓宸梗着脖子仰头,苏梓轩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视线看着傅越泽身上,坚定的不移开。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爸爸不可以这么说妈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爸爸好讨厌,再也不喜欢他了 苏梓轩心里特别委屈的想着。 “明天开始,你们跟着我到公司学习。”对峙半晌,傅越泽冷声宣布。 呃。 和爸爸这样对着干,还以为最少都被揍一顿屁股,和预料中的结果好像不同 似是不信,兄弟两个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错愕。 “不愿意去”只听傅越泽又问。 “愿意”只听苏梓宸掷地有声的回答道。跟着爸爸去学习呀,以后他就能更快更快的成长,这样,很快他就可以当妈妈的保护伞,让妈妈不被任何人欺负了 包括爸爸也不可以 苏梓轩却是没苏梓宸想那么多,他想的是,能跟着爸爸去上班,就不用每天待在这里了,讨人厌的阿姨,他终于可以不用见到她了 当然,明天就会失望的发现,早上从这里接出去,晚上吃了饭还是照样会送回来,阿姨的面,不是你想不见就不见的 “愿意,我愿意”此时的苏梓轩兴高采烈的回答道,瞬间忘记刚才还和自己的爸爸生气,迈着小短腿冲进沙发上傅越泽的怀里,“爸爸,我要去。” 然后 就这么简单的冰释前嫌,傅越泽坐中间,两小孩一左一右,一问一答,和乐融融。 南宫静在旁恨得咬牙,强烈的危机感包裹她全身,为她那没出生连影子都没有的孩子感到分外担忧。 这是孩子还没出生,家产就已经要被外面的私生子夺去的节奏 第二日,莫怡安约了南宫静见面。 “傅先生真的把熙熙给关起来了”莫怡安惊讶极了。虽然这件事情苏梓宸苏梓轩已经和她说过,但是她当时并不认为真是如此,毕竟,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那是犯法的傅越泽对苏熙,还不至于那么做。 却没想到,她迟疑的找到南宫静的问出口,南宫静竟然点头承认了。 从南宫静那里得到确认和从苏梓宸苏梓轩那里知道,两者之间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要知道,南宫静是傅越泽的未婚妻给傅越泽生了两个儿子的苏熙无疑是她现在最大的敌人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苏梓宸苏梓轩已经住在南宫静家里,她绝对是不会找南宫静问这件事情的。 没那个脸面问出口。 “从你订婚宴那天晚上开始。”这个消息很确切。出于某种原因,南宫静回答莫怡安有关苏熙的问题很详尽,并且不着痕迹观察莫怡安的不断变幻的表情。 “那”莫怡安犹豫片刻,有些迟疑的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她救出来呢” 报警 不不,绝对不行。 不说他们和傅越泽千丝万缕的关系,就是个只认识不熟悉的陌生人,也不敢这么做傅越泽不是那么好惹,他要是走到警察局,市长都要躬身相迎。 “除了贺静宇出马,没有别的办法。”南宫静静静的说道。 莫怡安浑身一震,瞪大了眼睛:“你” “贺静宇是泽最好的朋友,他的话,泽还能听一听,让他去劝,或许能成功,不是吗”南宫静看着莫怡安,解释一般的笑着说。 莫怡安提上胸口的心才缓缓放下,迟疑的问道:“难道你也不可以吗” “我”好似听了一个笑话,南宫静笑了:“你觉得泽会听我的话放过苏熙吗” “更何况,就算我能帮她,但是又凭什么我要去帮呢” 南宫静嘲讽一般的说道。 也是,如果南宫静去说,傅越泽恐怕会以为她嫉妒苏熙,从中挑拨。 “要么你就让贺静宇去,要么,这件事你就别插手了。”最后,南宫静说道。 闻言,莫怡安坐回自己的座位,被靠着靠背,沉默了。 南宫静视线不离她左右,安静的喝口茶,忽而嗤笑一声,引得沉默中的莫怡安的注意。 南宫静笑得讽刺:“你真在想让你未婚夫去帮苏熙莫怡安,我知道你善良,没想到你这么善良,为了帮朋友,未婚夫都可以推出去给情敌,你可真是大度。” 莫怡安浑身一僵,哑然。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半晌,才迟疑的低声问道。 “别问我怎么知道,事实上,我知道的事情要比你知道的,多得多。”南宫静语气淡而充满嘲讽:“我要是你,管自己的事情尚且不够力气,哪有精力分给别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回家好好想想吧。” 说罢,南宫静从座位上站起,“服务员,买单。”向着不远处的服务员,微扬了声音说道。 莫怡安心头很乱,当天买菜回到贺静宇家中的时候,总是感觉犹如惊弓之鸟一般,贺静宇知道苏熙是他找了六年的人会怎样 会选择继续追求,而不要她吗 不,她不能那么自私,苏熙是她最好的朋友,现在朋友有难,她却犹豫着甚至不想去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根本不是这样的呀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莫怡安心中犹如两军交战,煎熬不已,甚至连贺静宇什么时候回到家都没注意。 “啊”莫怡安将鸡洗好,刚要放下翻滚着热浪的炖锅,抬头看到贺静宇竟然就站在厨房门前,犹如做了亏心事般吓了大跳。手一松,鸡肉尽数滚落到汤里,溅起火花。 “痛”莫怡安被烫得惊叫。 贺静宇连忙走过去,一手将炉上的火关掉,一手将她的手放到冷水里面冲洗。 “怎么吓成这样”贺静宇略带责备的关心问道,“烫疼了吧” 莫怡安怯怯的仰头看他,发现他和平时没什么异样,摇摇头,“不疼。”低声说道。 “你的那个朋友”客厅,贺静宇温柔的为莫怡安上完了药,见莫怡安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迟疑片刻,开口问道。可才说了几个字,就感到手里莫怡安的手倏地一抖。 贺静宇的眼里浮现一抹深思,凝视莫怡安,发现莫怡安的眼神根本就不看他,左右闪躲。 “怎么了”贺静宇问。 “没,没什么。”莫怡安连忙摇头。 但是傻子都知道,她一定很不好。莫怡安性格外露,在亲近的人前从来藏不了事情。 凝神看她几秒后,贺静宇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也以往没甚不同的温柔笑容,说道:“没什么就好。你的那个朋友,苏若熙,什么时候我们请她吃顿饭吧,订婚宴她没能来,理应再请一次的。” “啊不用了”莫怡安反应非常大,几乎是从沙发跳着起来摆手说道,说完,她也觉得自己好像反应过度,有些呐呐不成语的说道:“我,我的意思是她现在才搬来a城,换了新的工作,每天都很忙对,她真的很忙,恐怕没有空” 上次不是说不再提她,怎么这次又 莫怡安觉得自己快被自己的多疑逼疯掉。 “这样啊。”贺静宇点头,说道:“那就算了吧,等她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请她吧,你来安排就好。” 说罢,拉着莫怡安重新坐下,笑顽童一样的笑她:“都长这么大了,还毛毛躁躁的,烫疼了吧以后要小心,知道吗” 忽略掉心中的怪异感觉,莫怡安松一口气。可能是真的她太过敏感反应过大,只要是有关苏熙的事从贺静宇的嘴里出来,她就吓都快吓死了。 “恩。”莫怡安点点头,安静的将自己的头埋入贺静宇的怀中。 城南别墅 “肖特助,请问能把手机借用一下,我给儿子打电话吗”床上,苏熙又开始使用这几年从儿子身上学来的无敌卖萌技能。 她身上的伤已经好很多,腿还打着石膏,不能动。 几天前儿子来了,给了她莫大的鼓舞。她努力的养病,吃更多的饭,做更多的保健,让自己能快点好起来,一扫刚摔断腿那几天的颓然。 特别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傅越泽竟然从那天开始,每天允许她和儿子们通过手机通话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当然不够,因此每天苏熙为了更多的联系儿子,听自家儿子的声音,苏熙没脸没皮的开始跟这群人的头头,傅越泽的第四个助理,肖特助套近乎。 “苏小姐”总裁吩咐每天只能二十分钟,只能少不能多 肖特助一脸无奈之色,感觉之前苏熙躺在床上默默伤神,对他们不理不睬的时候,再对比现在,实在是好应付太多。 “拜托拜托” 为了拿到手机,苏熙也是豁出去了 眨眼装可怜的技能都和她家的苏梓轩小朋友学了个十成十表情到位,语气完美,如果苏梓宸此刻在这里,肯定将她鄙视到谷底,这么大把年纪还学小朋友卖萌,实在太无耻,太没底线了 但没办法,苏熙本来就长了一张素颜都看起来美到爆的脸,平时她就是不屑于做这种事,都有大堆的男人追着往她身上凑,现在她放大招,定力强如肖特助也是hold不住。 “”肖特助一阵犹豫挣扎郁结在心之后,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脸上泛着可以的红晕,动作迟缓的从衣服口袋中掏出手机:“苏小姐,最多只能十分钟哦” “肖特助你人真是太好了”苏熙一把从他手中夺过手机,毫不吝啬赞美之词,高兴的埋头就开始拨号。 肖特助人没有站出房子去。实在是得到的教训太血淋淋,眼前这位笑起来像天使,撒娇的时候像公主,安静微笑的时候堪比蒙娜丽莎的女人,第一天拿到手机,便要求他们出去,她需要单独和儿子对话。 结果五分钟后,别墅门外就响起了警车独有的鸣笛声。 第二次依然如此。 若非这是傅越泽的别墅,那些警察恐怕真以为有人被绑架,会冲进来搜查。当然,得知主人是谁后,他们直接便以最快最无声的速度撤离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