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你敢瞒我就死定了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六十一章 你敢瞒我就死定了

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她到底当他是什么他的手机她都没存,他在她心里的地位,难道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这个想法让傅越泽一刻也冷静不下来,心中翻涌起滔天的浪海,暴怒不已。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傅越泽从沙发上站起,一步一步走近苏熙。他身上的气势太骇人,苏熙不得已在他靠近的时候,一步一步的后退,最后,一直到她的腰抵弄到柜上,退无可退。 傅越泽步步紧逼,苏熙惊骇莫名。 难道傅越泽已经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她都已经做到那样隐蔽,难道还是被他洞悉 明明她和王玺的通话记录和微信短信,全都一一被她删除,她才敢放心大胆的拿给傅越泽手机。 “你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双手置于苏熙的两侧,傅越泽那张俊美却寒如冰的脸只离苏熙有一厘米。 苏熙心中又惊又怕,只能咬着牙摇头,不管傅越泽说什么,拒不承认 她是让身在法国的王玺帮她买到美国的机票,让傅越泽追查的时候以为她到美国,而她在美国再换成伪造证件,从美国迅速赶往法国巴黎,到法国后,驱车去往法国的一个小城镇。 但傅越泽怎么会知道的 她不能认啊 “说啊。”傅越泽一把抓住苏熙纤细的手置于他们两侧,瞬时,苏熙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腔。 “我,我没有。”苏熙只能不断的摇头。 “你没有什么”傅越泽眯起双眸。 摇头,摇头。 不能说。 “苏熙,警告你,如果你有什么瞒我” 傅越泽冷冷的警告意味浓重的话让苏熙的脑子犹如被重锤不断的敲击,不能再听,不要说不要问。 苏熙倏地双手绕上傅越泽的颈,将他的头拉下,垫高脚尖朝着傅越泽不断张合的唇吻了下去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 她的唇青涩笨拙,却对见识过无数美人高超吻技的傅越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令他瞬间忘记接下来要说的话。 没两秒,傅越泽转守为攻。双手紧紧搂住苏熙的腰肢,辗转悱恻。 “你真是个妖精。”良久,唇分。傅越泽喘息着低叹一声,打横便将苏熙抱起,往卧室走去。 那里已经发热发胀,这几天对他无疑是煎熬,他夜夜都在都在想她,早已迫不及待。 一场莫名的争执,就在接下来几乎整夜的火热纠缠中烟消云散。 第二天,苏熙累得起不了床,不得不打电话到公司告假。 她并没有辞职,在公司一两个月时间,除了傅氏集团,因时日尚短其实苏熙并未曾接触到公司真正的核心业务。为避免忽然辞职被怀疑,苏熙仍是每日坚持上班。 至于财富中心那套房子,苏熙已经终止装修,委托出售。房是新房地段又好,苏熙又急于出手,价格压得很低,房子拿出去就有人看中,正在走程序,这两天就能将程序全部走完,拿到所有的钱。 傅越泽也曾经给过一张苏熙银行卡,不用看苏熙都知道里面的余额惊人。但苏熙从拿到那天起就把它扔到床头柜里,几乎已经快将它遗忘。 她不会用傅越泽的钱,不管现在,还是以后。 中午陪着儿子吃过饭,苏熙接到莫怡安的电话。莫怡安昨天晚上见苏熙很高兴,意犹未尽的想找苏熙今天下班后再叙谈。得知苏熙今天请假,直接邀约苏熙出去陪她取照片。 因着订婚的事情,莫怡安这半个月都休假,天天都很闲。 苏熙当然不能拒绝。 假若她顺利出国,再见面不知是什么时候,两人能约见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 “熙熙你看,静宇这张照片笑得好傻。” “我没骗你吧,他是不是很帅” “你看这张,当时摄影师让我们下水去拍,结果水里的石子有青苔,我摔了一跤,静宇跑来扶我,结果自己也跟着摔下去,两个人都成了落汤鸡,真是笨死了,哈哈” 莫怡安和贺静宇的照片摊在苏熙的面前,莫怡安一边让苏熙看,一边自己在旁边解说。时而挤眉瞪眼,时而轻笑出声,却怎么都脱不了幸福甜蜜这几个字。 苏熙一张一张看,也为这两人的幸福的样子逗得眉开眼笑。 六年了,贺静宇比以前更成熟,也更帅气了。 看起来两人的感情已经飞速猛增,一跃千里,这样的两个人,以后一定能够很好的幸福的生活。 苏熙脑子里想着事,脸上带着笑容,心中由衷的祝福。 “怡安”一股冲动袭来,苏熙想问莫怡安,是不是已经不再介意以前她不想隐瞒,想将过去坦白。 可这时,莫怡安的电话铃声却响起。 莫怡安朝着苏熙比了一个动作,将电话接起,声音变得甜甜,温柔的笑容拂之不去。 打电话的人是贺静宇。 苏熙顿在原处,想说的话说不出,刚才那发热的脑子转回低温,望着莫怡安那恬静的莫名娇羞的脸颊和带了丝羞怯的笑容,苏熙抿了抿唇,退回到自己的靠背上倚着沙发坐着。还是算了吧 有什么好说的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哦,对了,一直到现在你都还没见过他,他现在刚下班,我让他过来接我们去吃饭,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就到。” 挂断电话,莫怡安说道。 苏熙垂了垂眸,问道:“贺静宇要来” “不是他还有谁”莫怡安笑苏熙这问题问得傻,又说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总不能到我订婚的时候才知道我的另一半长成什么样子吧” 苏熙沉默了,这种时候,她并不适合见他。 “那个”半晌,苏熙从原地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包包:“我去下洗手间。” 一直到贺静宇到的时候,苏熙都没有再回来。 “你让我见的那个朋友呢”贺静宇走到莫怡安面前,见只有莫怡安一人,挑眉问道。 “她说临时有事,马上得解决,就先走了。”莫怡安刚才接到苏熙的电话时,恨得咬牙,但不得不放行。 “我和她还真是没缘分呐。”贺静宇调侃一般的说道,伸手揽住了来到他面前的莫怡安的肩膀。莫怡安笑睥他一眼,说道:“可不是吗,当初在b城的时候,我就想让你们见见,结果我干儿子出车祸,没见成。今天又约,她临时居然有事,你们这不是没缘分是什么” 贺静宇摸摸鼻子,笑着说道:“还好我和她没缘分,我要和她太有缘分的话,恐怕有人就要吃醋了。” “才不会”莫怡安娇俏的瞪他一眼,又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愿意把我的一切和她分享。” “包括我”贺静宇脸色沮丧:“我还以为你爱我爱到骨子里,容不得别的女人染指一丝半点,原来我在你心中的地位竟然这么低,竟然拿我的一半给人分享” “好了你别装模作样。”莫怡安被他调戏到没办法,这个男人要逗人的时候,她就是有十张嘴都斗不过他。搂紧他的腰,莫怡安看贺静宇一眼,语含深情的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傻瓜。”闻言,贺静宇食指点点她的额,不再逗她。 一句傻瓜让莫怡安脸颊莫名的羞红。 “熙熙人很好,等过几天你见到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莫怡安又说。 “熙熙”贺静宇一顿。 “对啊,她的名字叫苏若熙,以前我们b城酒店的经理。我好像一直没和你说过她的名字”莫怡安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道:“忘记了。” 贺静宇拍拍她的肩,没再说话。他的神色浮现一抹复杂。这阵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看到那份个人简历之后,好像身边的人都和这个叫苏若熙的女人紧密联系起来,巧合得过分。 两人肩并肩相拥着上了车,谁都没有发觉,他们以为已经走掉的苏熙,站着咖啡厅的角落,隔窗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苏熙莫名的眼眶发红。她已六年不见贺静宇,以后恐怕也没机会再见。不管怎样,这两个她最好的朋友,他们的快乐就是她最大的欣慰和守候。 人的记忆都会随着时间淡忘,不知道多年以后,他们是否还能记得她 吃过晚餐又看过一场电影,贺静宇与莫怡安一同归家。 自从那一场醉酒后,莫怡安便经常留宿贺静宇家,已是他家中常客。 进门没多久,莫怡安将照片拿出来,一一摆到贺静宇房子的每个角落。 “静宇,你看这副照片挂在这里怎么样”将一个相框摆好,莫怡安兴冲冲的问道。 贺静宇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都随你,你愿意放哪里都可以。” 其实这只是订婚,并不急着拍照片。可是莫怡安自从和贺静宇在一起以后就特别想拥有她与贺静宇的婚纱照,贺静宇由着她,于是这照片就提前拍了。 看着照片,莫怡安心中幸福感爆棚。 能嫁给静宇,她此生最大的心愿已了,人生圆满得没有一点点遗憾。 浴室里面传来水流的声音,贺静宇正在里面冲凉。 莫怡安将两张小照片一左一右摆在贺静宇的床头,看着看着,自己都不自觉的笑起来。 好像这个角度不怎么好看。 莫怡安吹毛求疵的走过去调整角度,弄好后正往后退,衣角却不知道怎么的卡在了床头柜的抽屉上。 莫怡安用力的扯了一下,衣服被解放出来,“咔哒”一声,柜子也被拉开。 这个抽屉是带锁的,平日里来,都被锁着,她有一次打扫时想打开,却没抽出来。定眼一看,原来抽屉上有一把钥匙插在锁上,一定是贺静宇开了忘记拔。 莫怡安欲伸手将抽屉合拢,但视线不小心往抽屉里望了一下,一张被书压着,只露出半个角的照片引起莫怡安的注意。 那是贺静宇的脸和一个只能看到头顶的女人的头 鬼使神差,莫怡安将手伸了进去。 “在做什么”这时,贺静宇的声音响起。 莫怡安做贼心虚的猛将抽屉关了回去,心脏“咚咚咚”的狂跳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