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陪着你,一起做个好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五百零二章 陪着你,一起做个好人

几天后,苏熙没有听到从国外传来的丧讯,她有些庆幸又有些落寞,就连傅越泽都没有弄懂苏熙到底为什么烦心苦恼 其实在苏熙走后的第二天,鹰长穹体内就被检查到了毒素,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所以经常去检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大概是鹰长穹的时辰还未到,所以才在毒发前就给检查出来了,以鹰长穹现在的身体,如果真的到了毒发之日,恐怕回天无力。 到了第四天,鹰长穹怎么也找不到是谁下的毒,直到林旭领着卫芙出现,与鹰长穹说了这一切,他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宝贝女儿亲手投的毒。 卫芙一再向鹰长穹道歉,原以为那个药并没有发挥功效,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个药一直在潜移默化苏熙。 鹰长穹没有打算直接将苏熙喊回来,他打算找出解法,再让苏熙回来。虽然这件事让鹰长穹很神伤,但是他知道苏熙承受的精神折磨,要比他的还要多。 他了解自己的女儿,也从不同人的口中听闻过苏熙的事情,明明是那么心地善良的一个人,竟然被药物左右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的内心一定是很痛苦的吧 “再等一天,那个药的研发者就会来,我想他可能会有办法。”卫芙怯生生的说道,她现在恨不得以死谢罪,她竟然做出这般恶毒的事情。 “有什么不能直接通过手机说吗”鹰长穹眯着眼,说不生气那是假,他又不是什么大圣贤,以德报怨做不到。 “那个人说,他要亲自见到苏熙,从而才能给出结论。”卫芙现在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 “好,我让苏熙回来。”鹰长穹努力支撑着身体,他已经用尽了大半的精力,说来他是幸运的也是倒霉的,最后受伤都是他。 苏熙原本不打算再回去德国,她也不想再听到有关鹰长穹的任何事,不过一通电话打破了苏熙所有的打算。 “熙熙,明天回来,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说。”鹰长穹亲自给苏熙打电话,用着不容反对的语气说道。 “好。”苏熙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字。 都这么些天过去了,鹰长穹竟然没有毒发身亡,苏熙不可置信的笑了。这样想着那么她暗地里做的手脚恐怕已经被鹰长穹发觉了,那么这一次她就要好好看看鹰长穹要怎么处置她。 这一次苏熙独自一个人去了德国,她不准任何人跟来,尽管傅越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傅越泽还是尊重苏熙的意见。 苏熙独身来到鹰长穹的别墅,她直视着端坐在大厅的鹰长穹,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 整个大厅看不到一个人,苏熙觉得有些可笑,鹰长穹这是要打算做什么。 “熙熙,你来了。”鹰长穹看向苏熙,眼中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不敢不来。”苏熙只当是面对着一个恶魔。 “我知道你在我的补品里下了毒。”鹰长穹缓缓的说道。 “对啊你竟然没有被毒死,还真是万幸啊”苏熙嘲讽的说着,她被两种情绪控制着,一面是正常的自己,一面是分裂的恶魔。 “熙熙,你病了,需要得到治疗。”鹰长穹无奈的说着,随后拍了拍手,不知道从哪里就冒出了林旭和卫芙来。 苏熙看着眼前的突变,嘴角噙着一抹恶毒的笑,“他们怎么来呢”苏熙冷眼看向来人,不知道鹰长穹是要唱哪一出。 “苏熙,对不起。”卫芙低着头来到苏熙跟前。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苏熙怪异的看向卫芙,觉得事情变得有点快,快的她都不知道那个是真实世界,哪个是 “你还记得你曾经失踪了半个月吗就在不久前。”卫芙小心翼翼的说着。 “嗯。”苏熙点点头。 “你对那半个月有任何印象吗你知道你是怎么失踪的吗又是怎么回来的吗”卫芙试图勾起苏熙的某些记忆。 “你怎么突然对我不久前的失踪感兴趣。”苏熙莫名其妙的看向卫芙,打算走一步是一步。 “是我绑架了你,对不起,全都是我的错。”卫芙痛苦的说道。 苏熙不可置信的看向卫芙,她脑海中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关于绑架的事情,还是从傅越泽嘴中了解到的,那半个月的时间就好像直接从苏熙脑海中抹去了。 “你绑架我,你对我做了什么”苏熙脸上露出了慌张的表情,她有些恐惧了。 “那半个月里,前一个礼拜我每天都给你喂一种药,一种让你对我无话不谈的药,一种摧毁你意识的药。”卫芙一句一句说的自己心口生生的痛,她实在是对不起鹰长穹父女,自己的父亲做了那样的事情,而自己又重蹈覆辙,对鹰长穹的女儿做出那样过分的事情。 “后一半的时间里,我一直强行对你植入一个莫须有的记忆,每天我都会跟你反复强调,是鹰长穹害死了你的母亲,是鹰长穹毁了你的家庭,杀了他,杀了他。”卫芙惭愧的说着,也像是在自我反省。 “是你,那个声音原来是你。”苏熙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她无比愤恨的掐住了卫芙的脖子。 “你害得我好惨,我要杀了你。”苏熙的情绪失控,她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肢体。 “对不起,对不起。”卫芙并不打算反抗,要是这样死在苏熙的手里,那也是一件好事。 然而一旁的林旭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他从苏熙手中救下了卫芙,他对着苏熙说道:“你冷静一点,我认识的苏熙不是这个样子。”林旭能够感受到卫芙的自责与痛苦,也能感受到苏熙的痛楚。 苏熙痛苦万分的看向鹰长穹,她自责的说道:“对不起,父亲,我错了,错的离谱,我竟然做出了弑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苏熙痛苦的蹲下身子,她现在真的好混乱。 “别怕,孩子。”鹰长穹赶忙过来劝慰苏熙,“有办法治好的,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毛病。”鹰长穹见识过这种药的厉害,他可不想苏熙变成第二个卫乾。 “还不出来。”鹰长穹对着身后厉喝了一声。 研发者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鹰长穹没少给他施加心理压力,研发者特别后悔研发这种害人的药。 害人终害己,一向如此,研发者吞了吞口水,声音发抖的说道:“这个,这位小姐,她现在的状况不太好。” “所以”鹰长穹阴森森的声音,让研发者又抖了抖。 “这位小姐用药的时间有点长,现在来看已经深入潜意识,想要拔掉这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我也束手无策,这个找心理医生比较可靠,会催眠的那种高级医师。”研发者尽量注意自己的措辞,感觉自己的小命要不保了。 没有想到研发者也没有办法,最好却说去找心理医生,这是什么治疗方案。 卫芙和林旭面面相觑,事情貌似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再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苏熙会变成什么样子。 两个人眼里有着同样的愧疚,林旭也觉着对不起苏熙,如果当时多注意一点,或许事情也不至于到这步田地。 “去给我找最好的心理医生。”鹰长穹怒吼道,自从上一次中毒,洛痕就开始近身保护鹰长穹,就好像是鹰长穹的影子,在暗处默默地看着一切。 “是。”洛痕的声音传来。 苏熙还处于痛苦的状态,她的情绪快要崩盘了,眼前的一切她根本没法喊停。 “真的好痛苦,还不如死了。”苏熙幽幽的说道,她的确痛苦的不能自己,已经分不清哪个是虚哪个是实。 “你们走,赶紧走,我不想再看到她。”鹰长穹对着林旭说道,这一次他真的没有办法原谅,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卫芙。 “对不起。”林旭对着鹰长穹鞠了一躬,他拉着想要开口的卫芙快速的消失在鹰长穹的面前。 林旭毕竟和鹰长穹相处过一段时日,他知道下一秒鹰长穹就要爆发了,到时候谁也护不住卫芙。 “林旭,我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卫芙挣扎着,想要从林旭的钳制中挣脱。 “你不想要命了吗”林旭的眼睛如同一只恶狼,不容卫芙再有其他的说法。 “我死了才好,我们卫家欠他们鹰家的,还不如让我死在苏熙手里。”卫芙颓废的说道,活着真的好痛苦,死了才没有那么多煎熬。 “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你做错的事有很多,你要拿一辈子去忏悔,别想一死了之。”林旭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忏悔。”卫芙苦笑着,她心如死灰。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一笔勾销吗你带给别人的痛苦还在,你没有想着去如何弥补痛苦,只想着一心求死,你这个懦夫。”林旭一巴掌挥在卫芙的脸上,他真的看不懂卫芙这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该怎么办”卫芙痛楚的说着,怎么都不对,她真是一个可笑的罪人。 “多行善多积德,用余生去忏悔,用余生去做一个好人。”林旭一字一顿的说着,他会一直陪在卫芙身边。 “答应我好吗我会陪着你,一起做个好人。”林旭的话像是一种誓言,要将自己与卫芙这一辈子都绑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