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再见已非当年模样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八十八章 再见已非当年模样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秦染,被陆枫拉着逛街,尽管是秦染口口声声说要逛街什么的。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最近好吗”陆枫简单的一句话,让秦染心口一紧,表面上好似对陆枫一点也不在意了,可是又怎能骗过自己的心。 “不好又如何”秦染冷眼看向陆枫,也不过是瞬间的事,片刻秦染便恢复正常,就这般看着陆枫无悲无喜。 “抱歉。”陆枫歉意的说道,弄得秦染很不舒服。 秦染又不需要陆枫的道歉,听起来反而像是一种嘲讽,越是这样越叫秦染心里膈应。 “好端端的和我道什么歉。”秦染的笑容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是对陆枫的失望。 “答应你的事没有做到。”陆枫轻描淡写,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过去的已经过去,你我都不必介怀。”秦染同样是轻描淡写的态度,有些事只当是过去了,不想再折磨自己折磨别人。 陆枫疑惑的看向秦染,原以为秦染是不能忘怀的那一个,原来一直以来不能忘怀的人是自己,想来真是可笑啊 “如此也好。”陆枫释怀的说道。 尽管陆枫与秦染已经再无瓜葛,但暗地里陆枫对秦染的消息还是十分在意的,他很清楚在秦染的身边已经有一个男人替代了他的位置。 这种感觉,叫陆枫十分痛楚,又忍不住为秦染高兴,毕竟他与秦染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 如果早一点知晓这一切,陆枫也就不会这么一直错下去,两个人的感情掺杂了太多外界的因素。 心中始终对秦染不舍,爱便是爱了,只可惜人伦这两个字死死的压着陆枫。所以他才会做的那么绝,如果当年的一切没有被揭穿,现在会不会大家都安好 可惜没有如果,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谁也不能回头。陆枫情难自禁的将眼神投向秦染,已经许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秦染了,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见秦染,只觉着她切切实实的长熟了些。 眼巴巴望着的果实,这么多年原以为成熟后会落到自己的手上,结果只能看着被别人带走。陆枫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情绪,除了无奈更多的是不甘。 秦染看着身畔的陆枫,她在心里琢磨着该如何开口,要怎样才能让陆枫将真相说出来。 换做以前,一定是直奔主题,只是现在两人之间更多的是尴尬,怎么也不好开门见山的问一些敏感的问题。 “你眼里满是疑问。”陆枫如同一个先知,用着睿智的口吻说道。 “是吗”秦染满不在乎的问道。 眼前这个人,陌生的可怕,这一次偶遇陆枫并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对于陆枫的一些表现,秦染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很多事情已经变样了,想过太多再次相见的场景,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陆枫能够从秦染眼里看到疏离与抗拒,事到如今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为什么自己还是不甘心,真的是不甘心命运可笑吗 陆枫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也搞不懂秦染,以前那个秦染好像弄丢。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只觉着这个女人不过是披着秦染的皮而已,找不到曾经半分的感觉。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秦染不想再继续下去,所有的感觉都不对,真是相当的无趣啊 两个人对彼此都有着一种莫名的抗拒,这种情绪该怎么说明,谁也没有办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秦染想不出该如何套取陆枫的话,在陆枫面前的表现愈发的别扭,秦染觉得自己失败极了。 好不容易来之不易的机会,然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真是叫人惋惜。秦染被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吓一跳,原来对于陆枫她只剩下想要利用的想法,感情真的消失殆尽。 “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与我说”陆枫像是在期许什么。 “你想要听什么”秦染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想要开口问的话,始终开不了口,关于秦家的事,秦染隐隐有不安,她突然害怕真相的分量。 怕是自己承受不了的重量,秦染将事情联系在一起,愈发觉着这一切就是一个网,将自己网住,将秦家网住。 “我一直等着你来找我,你想要知道的任何事,都可以问我。”陆枫的话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 秦染觉着陆枫似乎已经知道些什么,她有些不安的看向陆枫的眼睛,想起了无数的曾经。 陆枫一向如此,就好像是料事如神的神仙一般,秦染在他面前是没有秘密的。 秦染就这样不解的看向陆枫,仿佛下一秒陆枫就能给她所有的答案,该怎么办秦染脑袋快速的运转着,陆枫在引诱她说出所有的疑惑与秘密。 “我们找一处清净地。”好半响,秦染只说出了这一句。 “嗯。”陆枫点点头,秦染说的他都愿意满足。 不远处就是陆家开的会所,陆枫觉着那个地方或许比较适合,便领着秦染过去。 在会所最,貌似你对这里有所误解”陆枫依旧笑着,让秦染好不习惯。 “好吧。”秦染依旧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大概是彻底放下了陆枫,她的眼里是陆枫,可再也不会映在心上。 “这可是谈事情的好地方。”陆枫环顾四周后说道,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氛围。 “既然是好地方,那我们不妨直奔主题。”秦染一鼓作气,反正连会所都来了,还怕什么,今天将所有的疑问一次性解决。 “我一直等着你将疑惑说出口。”陆枫意味深长的说道。 又是那种蛊惑人心的声音,以前秦染对这种声音很受用,如今味道全变了,秦染从陆枫的眼里看到了那些复杂的种种。 “有人告诉我,你知道秦家的往事。”秦染想了许久,决定还是直接问比较好。 “嗯”陆枫收敛情绪,就这般看着秦染。 “秦家的往事,这种事问族长来的比较快吧”陆枫嘴角勾起了一抹轻蔑的笑,让秦染觉着好生奇怪。 “你不愿告诉我”秦染就这般看着陆枫,她好不容易问出口的事情,没有答案可不行。 “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都会亲口告诉你。”陆枫的话让秦染不寒而栗,她看见陆枫嘴角噙着的笑,那般的可怖。 “只是我怕你会听不下去。”话锋一转,陆枫阴森森的声音让秦染有些不适应。 “我想我的心理素质还不至于那么差。”秦染笑着看向陆枫,愈发觉着陆枫怪异,他整个人都不再是当初记忆中的模样。 “我知道你们在筹划着,你们认为秦氏百年的基业不该毁于一旦,可是一个事物在毁灭之前,必先从内部开始崩塌。”陆枫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秦染大概是听出了陆枫的深意,只是她不愿意接受,一早在年司曜口中她差不多就知道一二,只是她始终不愿意去怀疑那人。 “最亲密的人可能会给你最大的伤害。”陆枫冷不丁的说着,他似乎深有感触。 “我不是来听谜题的,我只想知道秦家往事,那一段不被人提起的岁月。”秦染直视着陆枫,以前陆枫从来不会这般装神弄鬼,果然过去回不去。 “那么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呢”陆枫很自然陷入回忆状态,就好像那些事是他亲眼所见的一般。 秦染就这样看着陆枫,本能的觉着有些冷,不知道会从陆枫口里得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感受到秦染的目光,陆枫坦然的看向秦染,他眼里压抑的情绪,让秦染很不自在。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压抑起来,就好像特意是为了烘托故事的沉重,那是一段让陆枫介怀的过去,他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平静的口吻。 讲故事陆枫一向很擅长,他曾经为秦染讲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正如他的口才一般出色。 情绪已经酝酿好,那么故事就要开始了,陆枫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散去,就像是刻在脸上的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