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其实女人没那么难哄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七十四章 其实女人没那么难哄

离开原本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那天年司曜没有向任何人道别,在秦染痛楚的眼神中绝尘而去。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那时候秦染以为他们的感情就会到此划下句号,心里已经做好再也不会与年司曜相见的准备。 不再见是一种勇气,迈入家门的那一刻,秦染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整个人瘫软在门后,她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心情,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更甚于上一次的分离。 平复自己的心情,秦染不想再为这繁杂的局面添乱,事已至此该走的总会走,何必自寻烦恼。 从地上爬起,天还没有大亮,好在没什么人看到自己的囧样,秦染苦笑着看着静谧的秦宅。 “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秦染出神的看着天上,仰起头感觉要舒服多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秦染苦笑躺在床上,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努力平复的心情,忽而又乱了起来。 如果喜欢能简单些,如果没有那么多错综复杂,秦染苦笑着,自己在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 等会还要去医院,秦染没有多余时间去悲春伤秋,心情都要收起来。 刚阖眼,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 艰难的睁开眼,秦染根本没有睡,敲门声此起彼伏,一声一声像是敲在心上。 从床上爬起,完全靠着最后的毅力,拉开门,秦染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 “去医院。”面对愕然的秦染,来人微微勾起嘴角,一如朝阳般纯粹。 “你怎么”秦染不可置信的问道,原以为他们的轨迹会就此错开,可是没有想到命运却将他们推近了一步。 “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只是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做个不守承诺的小人。”年司曜嘴角上扬的角度带着一丝骄傲。 如果彼此喜欢,何必用残忍的字眼互相伤害,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年司曜掉转车头,有时候退一步未尝不可。 “你”秦染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内心,她不知道自己该开心还是该痛哭。 看着年司曜近在咫尺的容颜,想要哭的情绪控制不住,秦染放纵的让自己投进年司曜怀抱,就算哭也会想要在爱的人怀中。 “为什么要回来我都这么过分,为什么”秦染开始反省自己的过分,她哭得不能自己。 “因为舍不得离开你,我想遵从自己心的选择,让我留在你身边。如果以前我让你受到伤害,那么以后你的一切就由我来呵护。”年司曜紧紧搂住秦染,像是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 “司曜。”秦染温情的喊道,双臂收紧热烈的回应年司曜。 “染染,爱是做出来的,不是空口无凭的对你说。一直以来我认为的爱情是神圣的,是愿意为之放弃生命献祭。现阶段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但我无法” 秦染捂住了年司曜的嘴,“不要再说了。”有些事不必说清,秦染已经明了年司曜的心思。 “染染,你累不累”年司曜感觉怀中的人儿,身子不时颤抖,脆弱的就像一碰就会碎。 “不累。”秦染窝在年司曜怀中,都不愿出来透口气,深深吸一口气,全是年司曜身上熟悉的味道。 “睡一会。”年司曜摸了摸秦染的脑袋,秦染的身体一直没有将养好,年司曜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我们该去医院了。”秦染倔强的说道,明明昨晚临走的时候说好一早就会去医院,可不能食言。 “不急,你自己的身体同样重要。”年司曜边说着边将秦染打横抱起,今天决不能任由着秦染任性。 “可是” 年司曜不待秦染说完便直接打断,“没有可是,我可不想看你倒下。”只见他一脸严肃,不允许秦染半点讨价还价。 “嘭”的一声,直接关上了门,年司曜径直将秦染抱到了床上。 “染染,今天你哪也不准去。”年司曜霸道的说道。 秦染小有不满的看向年司曜,“司曜,我好担心宸宸。”秦染决定采用软的战术。 “熙熙那边我会帮你说清楚,放心宸宸不会有事。”年司曜边说着边拿出手机,准备拨打苏熙的手机号。 秦染颇为犹豫的看向年司曜,“看不见宸宸,心里好担心呀我可是为他带去好运的染姐姐。”秦染厚着脸皮说道。 “乖,你也不希望自己倒在宸宸的病房,你看你现在病怏怏的样子,宸宸看见了也会担心的。”年司曜温声细语的安抚着秦染,有时候秦染倔强的像一头牛。 “好吧。”秦染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 “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那么在这之前,请你养好自己的身体,ok”年司曜摸了摸秦染的头发,宠溺的眼神将秦染整个笼罩。 “司曜,你真的没有生我气”秦染小心翼翼的问道,看见了年司曜又睡不着,想要和年司曜说说话。 “没有,我怎么会生气”年司曜摇了摇头,他考虑了许久,这件事的确是他不对,他又有什么资格责备秦染了。 “可是我那么过分,说的话那么伤人。”秦染眼神闪烁的说着,回想自己的行为,老脸一红,简直就是疯女人。 “别傻了,是我有错在先,我不怪你,我反而要责备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也不会把身体弄成这幅样子。”年司曜自责的说道,他从来没有给秦染足够的解释,那些不安都推给了秦染,他的确错的离谱。 “你真的认为自己错了吗”秦染小眼神不停地往年司曜脸上瞅。 “嗯,我错了,所以美丽大方的秦染小姐能够原谅我吗”年司曜半正经半玩笑的问道。 “嗯,我们都有错,就当打和。”秦染笑的一脸灿烂,随后又再次将脑袋拱到年司曜胸口。 “大脑袋。”年司曜带着宠溺的意味说道。 秦染不满的摇晃着脑袋,嘴里说着,“我才不是大脑袋,我头这么小。”秦染一直认为自己可是娇小可人型的了。 “大脑袋聪明。”年司曜笑了笑说道,秦染有时候真的就像个孩子,仔细看去她脸上的稚气还没有褪尽。 “不和你说话,你好无聊。”秦染送了年司曜一记白眼。 双手抱紧年司曜,就这样躺在年司曜的胸口,这种感觉美好的怎么也睡不着。 明明很安心,明明很舒心,为什么就是睡不着,是不是因为心里带着些许小兴奋。 “染染,睡一会。”年司曜哄着秦染睡觉,看着秦染睁着一双大眼,就是不肯阖上。 “睡不着,你哄我。”秦染撒娇的说道。 年司曜看着秦染可爱的模样,他略微思索了片刻,“那么我讲故事给你听。”见秦染这么小孩子气,那就用哄小孩子的方式来对付。 秦染好奇的瞪大眼,她死死的看着年司曜,还没有听过年司曜讲故事了,感觉会很有趣。 “你喜欢什么故事”年司曜清了清喉咙,一时间脑袋中冒出好多故事,不知道要讲那种给秦染听。 “要听你的故事。”秦染急不可耐的说道,说完就后悔,怎么一不小心暴露了心思。 “我的故事”年司曜对着秦染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然的笑。 “对,就是你的故事,你说不说”秦染一咬牙,反正话都出口了,索性咬定不松口。 “我的故事平淡无奇。”年司曜觉着没什么好说的。 “敷衍。”秦染不开心的说道,年司曜这个家伙,果然撬不开嘴了。 “那么你要听我什么时候的故事”年司曜换上了正经模样,看上去秦染真的很想知道更多有关自己的事情。 “少年时期。”秦染边说着脑袋中边勾勒出年司曜少年郎的模样,俊俏稚嫩的脸蛋。 “少年时期,最简单最纯粹,上下学。”年司曜简单的总结了少年期,嘴角挂着得逞的笑。 “什么嘛,你这是讲故事吗”秦染不满的说道,年司曜好过分呀 “我成年那年母亲告诉了我,父亲真正的死因,那时候我执掌年氏,心里充满复仇的因子” “别说了。”秦染捂住了年司曜的嘴,她要听的不是这么悲惨的一段,她想要听年司曜那些快乐幸福的曾经,就连回味起来也要是嘴角上扬的。 见年司曜不解的看着自己,秦染脑袋飞速的运转起来,“都说了是少年时期,成年的不算。”秦染佯装无辜的模样,总之不希望年司曜回忆起那些不美好。 “少年时期,一直与熙熙一起,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熙熙。那个时候熙熙还不是现在这副模样,她单纯美好,会穿着白色的裙子,梦幻般美好。”年司曜情难自禁的说道,整个少年时期都贯穿着苏熙。 秦染觉得自己没事听什么年司曜的故事,简直是找虐,所以让年司曜嘴角上扬的记忆全部与苏熙有关了。 虽说没有将苏熙视为情敌,也没有对苏熙有敌意,但是听到自己心爱的人这么说着另一个女人,是人都会吃醋的好嘛。 看见秦染脸上闪过不快,年司曜暗地里偷笑了下,果然秦染吃醋了。 “不听了,你的故事一点意思都没有。”秦染不满的说道,随后将自己脑袋埋在年司曜的怀中,闷死自己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