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绑架秦染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七十二章 绑架秦染

经过年司曜的一番努力,终于说服了秦染,走在医院的走廊,秦染快步向前,恨不得给年司曜丢下。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染染。”年司曜怪异的看向秦染,他不断加快脚上速度,不能被秦染抛下。 “不准喊我。”秦染警告的看向年司曜。 “这个时候不是你任性的时候,我们在哪里是在打扰他们一家子。”年司曜想要好好给秦染说。 “哦。”秦染冷漠的回应。 “我很烦人就是了,我在那就是对别人的一种打扰。”秦染歪曲年司曜的意思。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熙和傅越泽已经够心烦了,我们不能再给他们添乱。”年司曜觉着越解释越说不清。 “对,我就是惹人烦。”女人吵起来,根本没有理智,无论别人说什么都觉得是在找自己的茬。 “染染,我错了。”年司曜想了想,索性直接认错,再这样下去,要把整个医院的病人都吵醒。 “你哪里有错,全是我的错。”秦染冷不丁的说着。 “对不起,是我用词不对,我们好好回家。”年司曜边说着边伸出手去拉秦染。 秦染避开年司曜的手,她脸上的怒火是那么明显,“你不要碰我,好不好”秦染有些烦躁,年司曜这个样子,让她更是烦躁不已。 “不好。”年司曜绷着一张脸,看上去有些吓人。 “你又不是我的谁,干嘛要管我,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我”秦染痛楚的看向年司曜,这段时间年司曜总是以她对象的身份对着她。 就算秦家全都默认,她也不会答应,秦染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她才不容易妥协,总之她认定的事,别想她改。 “染染,我喜欢你,你很清楚。”年司曜直接说道,喜欢就是喜欢,何必藏着掖着。 “我不喜欢你呀”秦染咬牙切齿的回道,她不要年司曜的喜欢,初恋就扒了她一层皮,不想再来一个年司曜,让她痛得死去活来。 “你不喜欢我,我可以等,你总会喜欢我。”年司曜霸道的说道,他眉目中带着绝对的占有。 “凭什么要我喜欢你,凭什么,我当初喜欢你的时候,你干嘛去呢”秦染不满的说道,男人都是贱种,喜欢的时候不珍惜,不想喜欢了还偏要过来纠缠。 “当初是我不懂珍惜,再给我一次机会。”年司曜耐着性子,总之一定要安抚秦染的情绪。 “何必呢在我这里委曲求全,你知道你喜欢我什么吗”秦染冷笑着看向年司曜,她想要听年司曜的回答。 “我没有委曲求全,我就是喜欢你。”年司曜不想用争吵的语气来向秦染表白。 “喜欢我什么请你好好答题。”秦染的脸愈发的冷漠,年司曜今晚是疯了吗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和她说了这么多,以往最要的自尊哪里去呢 “喜欢你的一切,你的好你的坏,你怎样我都喜欢。”年司曜嘴角勾起一抹温润的笑,他笑的那么迷人,秦染怎么会不喜欢。 “就算我现在这样无理取闹,一点形象都没有,你还喜欢吗”秦染直视着年司曜的脸,她需要答案,需要安全感。 年司曜深情款款的看着秦染,用眼神拂过秦染每一寸。 “喜欢。”年司曜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喜欢,总之很喜欢秦染,喜欢的都有些自虐。 “你无理取闹的样子,莫名的可爱,我想要” 年司曜直接用动作表达,直接将秦染搂在怀中,抱紧这个暴躁的女人,抱紧这个让自己心痛的女人。 “我喜欢你,可能是爱你。”年司曜在秦染耳边说着,好像是偶像剧里落俗的情节。 “你是不是疯呢”秦染试图推开年司曜,她听的很清楚,“可能是爱你”。 到如今年司曜对她也不过是喜欢的程度,可能是爱,这样的感情秦染不要。 “没有,我很清醒,清醒的想要抱着你直到永远。”年司曜抱紧秦染不想撒手。 “放开我好吗我不要一份可能的爱情,我要的是确定。”秦染痛苦的说着,眼泪无声的流下。 “对不起,我暂时无法确定。”年司曜不想对秦染撒谎,这一份感情他并不是那么确定,只是很喜欢,喜欢的都分不清是爱还是喜欢。 “不爱我,就不要纠缠我,你只是喜欢我,喜欢很容易戒掉。”秦染一字一顿的说着。 “你可以喜欢我,也可以喜欢其他人,喜欢很简单,你我都知道。”秦染想要放弃年司曜,彻底放弃对他的感情。 “喜欢不简单,我很难喜欢一个人。”年司曜更加抱紧秦染,不要放手,感觉一松手,秦染就会没了。 “那我很容易喜欢一个人的。”秦染苦笑着说,脸颊上都是泪水。 “你喜欢我吗”年司曜不确定的问道。 “喜欢,我都说我喜欢一个人很简单。”秦染嘲讽的说着,所以她为什么要喜欢年司曜,简直是自我折磨。 “喜欢就好,迟早你会接受我,完全接受我。”年司曜不想放开秦染,就算两个人都深受折磨,也不要放手。 “你很自私,明明对我只是一份不确定的感情,却弄得好像全天下就你最深情。”秦染冷漠的说着,她貌似懂了年司曜的心境。 “我一直这么自私,尤其是在对待感情上面。”年司曜不否认,这种事直接承认又有什么关系。 “你整天跟在我身后,对所有人宣告对我的占有权,然而我还没有进入你的心里。你对待感情都是这样的吗感情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秦染对年司曜这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行为,简直痛心疾首,好端端自己就变成了那个“茅坑”。 “要是我一个不注意,你被人抢走了怎么办”年司曜在秦染耳边小声说道,一想到秦染会和别人在一起,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和谁在一起都不会和你在一起,你这个自私鬼,我不是你的私有物。”秦染用力推开年司曜,带着你死我活的决绝。 “不要再闹了,你怎样我都由着你,唯一一点不可以离开我。”年司曜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般执着,以前对苏熙总是由着苏熙来,主动权都交给苏熙,这一次他不要再这么被动。 “你说不离开就不离开。”秦染瞪圆着眼,她凭什么要听年司曜的,她自己还不能做主了是不是。 “对,我说不准就不准。”年司曜逼视着秦染,气势上一定压过秦染。 “我明天就找个对象给你看。”秦染气恼的说道,她简直快要被年司曜折磨疯了,如果杀人不犯法,她都想宰了年司曜。 “你敢。”年司曜直接抓住秦染的胳膊,拉着秦染就往外走。 胳膊上传来痛意,秦染忍着痛,看年司曜到底要做出什么。 一直拉着秦染到地下车库,年司曜将秦染直接推进车子里,这一次他是真的动怒了。 秦染冷漠的看着年司曜的动作,心情已经冷到极点,无论年司曜做出什么事,她都没有感觉了。 “年大总裁,你放着自己公司不打理,偏要来骚扰我,有意思吗”秦染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嗯。”年司曜冷冷的回应,“你认为是骚扰,那就是骚扰。”今晚大家都有些不正常,所以年司曜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做出什么。 “你总是围在我身边,我怎么去找好的人,你耽误我的青春。”秦染继续刺激着年司曜,反正今晚谁也不要好过。 “既然赶不走我,不如接受。”年司曜声音冷到极点,他要让秦染明白,不要随便招惹他。 “你让我接受我就得接受吗”秦染讨厌年司曜这种自以为是,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喜欢你,就足够了。”年司曜生气的样子,要比傅越泽还要霸道几分。 “可是我不喜欢你。”秦染嘶吼道。 “女人说话不要昧着自己的良心。”年司曜勾唇轻蔑的笑着,无论秦染做出什么动作,他都确信秦染依旧爱着他。 “年司曜,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就要喜欢你,喜欢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秦染的语气变得越来越嘲讽。 “我是你的爱人。”年司曜无比自信的说道,让秦染好一顿恶心。 “年司曜,我十分确信的跟你说,我不喜欢你了,这次是真的不喜欢。”秦染完全看不到他们的未来,这样的纠缠只会让她越来越讨厌年司曜。 “我不准你不喜欢我。”年司曜转脸看向秦染,他的眼神十分坚毅。 “你有什么资格”秦染争锋相对,一整天的心情都没有好过,要不好过就一起不好过。 “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年司曜要定你。”年司曜继续开着车,在大马路上这样可不好,容易出事故。 “我秦染就是不要你。”秦染龇牙笑着,气极生乐,还真是头一次见年司曜这么固执,这么讨人厌。 “很好。”年司曜挑了挑眉,他无所谓的看向秦染,无论秦染说什么,他都直接当做耳旁风。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年司曜凑近秦染耳朵,他声音压得很低。 “不去。”秦染本能的拒绝,一听就没有好事。 “容不得你不去。”年司曜冷笑着看向秦染,就好像她是瓮中之鳖。 “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秦染立马拿出手机,威胁着年司曜,她的眼神不像是说笑。 “随你。”年司曜淡淡的扫了眼秦染,没有丝毫的担心。 “好。”秦染立马拨通0,她又不是好惹的。 “喂,请问是公安局吗”秦染怒火中烧。 年司曜在一旁依旧是无所谓态度,他倒要看看秦染能搞出个什么来,眉目中略带一丝轻佻。 “我被人绑架了,你们赶紧来救我。”秦染看着年司曜一字一顿的说道。 年司曜看着秦染在哪里做戏,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反而觉得秦染这样很有趣。 “继续啊”年司曜在旁催促着,感觉秦染有点编不下去。 秦染看着四周的环境,她也弄不清这到底是哪里 “这是在哪”秦染朝着年司曜咆哮,感觉丢人极了,竟然不认识路。 “小姐,请问您是在向绑匪提问吗”年司曜嘴角的笑意愈来愈浓,就看着秦染在旁边作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