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我不会再放过你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十四章 我不会再放过你

“不要,不,不要” 苏熙心里忽然感到强烈的害怕和恐慌,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恐慌什么。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她头晕脑胀,神智不甚清楚,但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的恐惧感让她忽然挣扎起来。泪水如雨珠子一般凶猛落下,她的手直捶将她压在浴室墙壁上动弹不得的男人的胸膛。 “傅越泽,你,你就会欺负我不要,我不要” 苏熙百般挣扎,舌头打结,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她觉得好伤心,好伤心,汹涌澎湃的悲伤感将她整个淹没,她陶陶大哭。 傅越泽冷怒不已。 这女人实在是太惹人烦,竟然哭成泪人,一点形象也不顾念,眼泪鼻涕横流,脏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头上有干净的热水在洒下,傅越泽真的不能保证会不会直接把这个脏到死的女人直接打包扔掉 “呜傅越泽,你坏你这个坏蛋” “我不要呜呜,不要” 哭。 还在哭 是她今天晚上和别的男人玩到三更半夜不回家 是她今天晚上喝得烂醉如泥 是她耐在别的男人怀里,还念叨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他都还没教训她,她竟还有脸在他面前哭 “呜呜傅,傅越泽” “哇呜” 傅越泽一双大掌狠狠的捏住苏熙的纤细的腰肢。 “痛” 苏熙眼里飙泪,为了站得稳些,索性一双手臂直接环上傅越泽的颈,头埋进他胸前,哭了个痛快 傅越泽忍着全身的难受,真想直接办了她。 但看着哭成这样的苏熙,没来由的,他的心里一阵发疼发紧。 皱眉盯了苏熙许久,最终,他挫败的将头垂下,形状完美的下巴磕在她的头顶,紧紧将她拥入怀中,深叹一口气。良久,平复了渐乱的呼吸之后,他打横将浑身湿透的苏熙抱起。 “磨人精”傅越泽因情绪激动而微红的凤眸扫了犹自埋在他胸前哭泣的苏熙一眼,伸手一掌拍在苏熙的股上,低声骂道。 苏熙头疼欲裂。 她已经太久没有喝醉过。事实上,自六年前喝醉后,她就滴酒也不再沾。如果不是这次遇到王玺,想起那些深埋在记忆中的往事,她也绝不对答应去酒吧喝酒续杯。 酒量真是和以前一样,喝一点就醉啊 苏熙手摸上自己的太阳穴,使劲的揉弄,缓缓睁开双眼,一张无暇的,俊美得不可思议的脸就这么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啊”苏熙禁不住尖叫,猛往后退。 傅傅越泽 声音叫到一半,她自己猛的伸出双手,使命的捂住自己嘴巴,将另外一半的尖叫声生生捂进喉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熙瞪大的双眼不可置信的往自己的身上看去。 不用看傅越泽,她也能感觉得到,他和她一样 因为他的手臂正圈在她的腰上,他们身贴身,紧紧相拥着一点缝隙也没有留。 苏熙又想放声尖叫了 不过还好,她还有理智尚存。 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吵醒了傅越泽 都这么抱了一夜,也不差这一时片刻,苏熙挫败的闭上了双眼,回想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昨天晚上她喝醉,王玺送她回来,没义气的他把她扔给了傅越泽 然后然后傅越泽把她扔进了浴室再然后,再然后她就哭了 哭了。 哭了以后呢 苏熙猛咬着自己的嘴唇,但还是记不得她哭了以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她只记得当时她脑子发胀,头很晕很难受,非常伤心,很想哭,她哭得都快晕过去,一点也不记得其他的任何事情了。 但傅越泽是什么人那种情况下,都已经到那个地步,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发生 想到这里,苏熙又猛的睁开双眼,恨恨的瞪傅越泽。 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傅越泽那晶莹剔透毛孔都看不见连女人都要嫉妒的肌肤,还有那又长又翘的睫毛,他闭合着双眼,所以看起来漂亮了。这还是个男人吗这种人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苏熙心里颇为恼怒的想着。 瞪了傅越泽三秒钟,她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退出傅越泽的怀抱。 来法国不过两天而已,她就已经被傅越泽吃干抹净她还以为只要她坚持,她一定能守住自己的那道防线,不逾越雷池半步,她简直太高估自己 她要回国,马上立刻 现在都已经成这样,未来还有几天,叫她随时随地跟在傅越泽身边,她要怎么过 绝对不要 苏熙崩溃的想着未来几天可能发生的种种,恨不能马上落荒而逃。 当然,她在实际行动上,也是这么做的。 但是往往事与愿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苏熙甚至刚稍稍离得傅越泽远了一些,腿都还没有抽出,就已经被有力的臂膀再度拉了回去。 一个翻身,傅越泽直接将抱住。 “想走” 傅越泽声音低沉,有着刚睡醒时独特的沙哑,他的凤眸并未完全睁开,也没有以往的锐利,却张扬着独特的美感。 苏熙都还来不及说半个字,傅越泽的唇就已经沉沉的覆上了她的唇。 “唔” 苏熙只能在他的强势进攻下被迫接受。 “唔唔” 苏熙猛摇头,情况非常不妙 “还想逃”傅越泽眯着眼,沉沉一笑:“这次我可不会放过你了。”他低声而又危险的说道。 “啊” 苏熙蓦地瞪大双目,失声尖叫 这个傅越泽他竟然,竟然就这么 苏熙的眼泪一下就飚了出来。 真的好痛。 简直要痛死了 “傅傅越泽,混蛋唔,唔唔” 不知道过了多久 法国国际机场 人来人往的大厅,一个纤细瘦弱的女人,缓缓的,拖着沉重的身体往检票口走去。 相较于别人的拖着行李箱还要大包小包,她行李简单得太多,几乎是除了一个出门逛街时带的一个小小手提包,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还是她跑出酒店以后,来机场的路上随意在街边买的 傅越泽那个混蛋 她浑身发软 对于从小怕疼的苏熙来说,这感觉简直堪比满清十大酷刑。 今天几乎一天的时间,她都在房间度过,她又累又疼,直接昏迷得不省人事。好不容易醒来,傅越泽已经不在。 艰难的撑起身子,看着身上遍布的青红交加的吻痕,和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的偌大的套房,被人吃干抹净用过即丢的失落感瞬间侵袭她的全身。但这种让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情绪马上就被一个直冲而出的念头打破 傅越泽不在 她正好可以溜之大吉,订机票马上回国 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人身安全更重要,她想回家抱儿子寻安慰,回到故土。 她不想再见到傅越泽。 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人生最惨的事情莫过于两样,如今她不能再失心。这人女人那么多,并且已经有未婚妻,只是玩玩而已,她实在不是个玩得起的人,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她的护照就放在床头柜里,和傅越泽的一起。 一个小时后,苏熙出现在机场。 飞机还要两个小时才起飞。但苏熙宁愿在候机室安静的等候,想到马上就能离开这个地方,这让她自睁眼后就紊乱不已的心平静了不少。 “hta152国际航班,xx至b城,可以检票了,请乘客们到检票口检票,祝您们旅途愉快。” 苏熙走到检票口去,将自己的证件和机票全部上缴。 “对不起小姐,您的机票无效。” 工作人员将苏熙的证件退回,客气说道。 苏熙吃了一惊。 无效 怎么可能 她刚刚才打印出来的,怎么可能无效 “你是不是搞错了,请再帮我看看好吗”苏熙再次将面前的东西推出去,有些着急的说道。 工作人员又检查了一次。 “对不起小姐。”他摇摇头,将机票退回,手往前方的大厅指去:“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请到服务台好吗” 苏熙愣了愣,她的身后还有其他的需要检查证件的人在排队,她不得不从原来的位置退了出去。 明明机票都已经出票,怎么可能眨眼就无效了呢 苏熙不能理解,以前从来没遇到过类似的事。 她匆匆往服务台走去。 “苏小姐。” 在她奔着的当头,一个略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唤她的名。苏熙心中一惊,顿住步伐,一秒,两秒,三秒 她终于缓缓转头。 这个男人在b城和法国这段时间,跟在傅越泽身边打理大小事务,苏熙不会,也不可能错认。助理二号,此次来法国傅越泽的随行人员之一。 “我的机票”确认了来人是谁之后,苏熙心跳倏地停住半秒,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艰涩开口:“是你们动了手脚” 助理二号倒是落落大方,他恭敬的朝着苏熙低头,五指并拢将手指向机场大门出口。 “苏小姐,傅先生正在外面等您,请你跟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