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到底谁有病?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四十五章 到底谁有病?

天气正好,阳光正明媚,整间卧室明亮异常。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苏熙能够清晰的看清近处傅越泽脸上的毛孔,就这样注视着他,这个家伙好像不会老去,一张脸永远都是年轻的模样。 “我不仅管的宽,我的管还很宽。”傅越泽坏笑着看向苏熙,手朝着苏熙敏感部位移去,夫妻间的他已经拿捏得恰到好处。 “泽,能不能正经点。”苏熙莫名的被傅越泽调戏了,傅越泽脑袋里怎么装了那么多“黄暴”的东西。 “我很正经,我看上去不正经吗”傅越泽一本正经的看向苏熙,他觉得自己快要正经死了。 “不想和你说话。”苏熙决定这一次真的不搭理傅越泽,不知不觉竟然有些乏了。 而此时依旧在东郊的卫芙,已经逛累了,窝在一角静静看着日落。许久没有这般认真的注视过日落,竟然觉得日落也别有一番韵味。 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卫芙的眼里,阳光变得温柔,红霞不知何时爬上天空。伸出手想要触碰那红红的落日,仿佛轻轻一抓就能到手中。 秋风送爽,傍晚时分,有一种悠然自得的休闲感,卫芙突然不想回别墅,想要在外面游荡。 不想听到保镖催着回家的声音,那才不是她的家,没有亲人没有爱人,那算是什么家一屋子的保镖和佣人,冷冰冰的房间,卫芙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有时候她也会疑惑为什么那人非要给她配这么多保镖,难道她看上去很容易出意外,或者惹上别人么 在这个世界上,那人是她唯一的亲人,但是在那人身上感觉不到一丝亲人的温暖。想到那人冰冷的脸,卫芙心中一阵发颤,那张脸明明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为何每每面对他时就好像隔了一个大西洋的距离。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卫芙接到了那人的电话,也不知道那人动了什么手脚,每次他来电的时候,她的手机会自动接通。 有一种被那人圈养的感觉,只要他来找她,没有找不到的,让她无所遁形,这感觉未免压抑。 “喂”卫芙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在a城东郊。”那人笃定的语气,让卫芙一阵生厌。 “我在哪里重要吗”卫芙有些烦闷的反问道。 “不重要,我不是来提醒你回别墅,有件重要的事我要和你说。”那人总是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这让卫芙颇为不屑。 “重要的事,哼”卫芙冷哼了一声,她几乎都能猜到是什么事情。 “你不要再干涉林旭,他是林家人,不是你的手下。”那人口气带着责备,这段时间卫芙越来越不受控制,逆反心理十分严重。 “我要怎么做事也要你来操控吗”卫芙不满的回道,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傀儡,做什么事都束手束脚。 “我这是提醒你,注意你的用词与态度。”那人并没有因为卫芙的话生气,他依旧是优雅从容的样子。 “我不需要你的提醒,我自己会做好我手上的事,我不希望你过多的干涉。”卫芙真的很烦那人,什么事都要管,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个怪物,而那人就是将她变成怪物的主因。 “别以为在a城我就管不着你,芙儿,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能给你也能收回。”那人不得不提醒卫芙,没有他卫芙一无是处。 “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你大可收回去,我不需要。”卫芙偏要和那人对着来,有时候她都弄不清那人是不是帮着自己复仇,还是另有所图。 这些年那人口口声声说的复仇,就好像是镜花水月,只看见那人不断的强大自己的实力,将生意做到全世界去。 一遍一遍向她强调计划,复仇哪有那么多计划,为什么不能一时冲动。她情愿死在仇家的手里,也不要这么窝囊的长大,也不要再这么窝囊的浪费时间在所谓的计划上面。 “事已至此,你还是学不会冷静,我这些年对你的教导你全都忘了吗”那人语气中带着薄怒,卫芙已经触及他的底线。 “你的教导,你只会一次又一次让我冷静,我已经冷静这么多年,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卫芙不甘心,现在的她什么都不能做,这感觉太特么难受。 “你已经打破计划,现在我们需要做的事就是让一切重回正轨。你以为你的那些阴谋阳谋就能轻易得逞,你真是太高看自己。”那人语气带着深深地嘲讽,卫芙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地。 “所以什么都是我的错,全因为我计划才崩盘,那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看你直接将我调到非洲得了,这样我就不会干扰你的计划。”卫芙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受够了那人这样嘲讽的语气,他又不是先知何必摆出什么都知道的姿态。 “做了这么久的卫总,你怎么还这么不冷静,我让你开公司就是让你学会做一个合格的高位者。而你,瞧瞧你都干了什么事,你现在打算将股份制变为你一人控股吗公司想要壮大就必须走股份制路线,你这样的专权对公司发展没有什么益处。”那人苦口婆心的说着,卫芙简直越来越没大没小,都不知道再过几年还能不能管住她。 “我创办的公司,我想要怎样就怎样,我才不想听那些俗人在我耳边念叨,我才不要他们左右我公司的发展。”卫芙争锋相对,她就是沉不住气,她就是冲动,那么又如何 “手段你也有,该教你的我都教了,你现在偏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那人算是彻底放弃了卫芙,就任由着卫芙胡来,反正也不打扰计划。 “既然不是为了公司打这通电话,那么你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对我说”卫芙不想再废话下去,她恨不得立马挂断电话,可惜只有那人可以挂断,她的手机此刻已经不受她掌控。 “我刚刚说话,你有认真听吗”那人对卫芙算是彻底无语,恐怕那句话直接从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你说林旭的事情,那件事在我看来并不足以称得上重要。”卫芙不屑的说道,林旭在她看来不过是个棋子,棋子重要吗她不认为有多重要。 “芙儿,你比我还要没良心,是不是每个人在你眼里都要分为三六九等”那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教出了一个怪物,卫芙就好像没有人类情感,绝情上面要更胜于自己。 “是你教我看清现实,现在又这样问我”卫芙轻描淡写的说着,一早就被那人教的绝了感情,现在那人又问出这么可笑问题,有种智商被侮辱的感觉。 “你这个孩子。”那人有些气愤的说道,“你对我也一点亲情都没有吗”那人的语气不像是玩笑。 “我可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我怎么会有亲情”卫芙笑着回道,笑容带着一丝凄楚。 “很好,孤儿,我算是养了一只白眼狼。”那人不想再与卫芙聊下去,卫芙简直没心没肺。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卫芙没来由的一阵轻松,感觉世界安静了,终于不用再听到他的声音。卫芙说不清自己对那人的感情,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着血缘羁绊的两人,可偏偏两人互相不对盘。 收拾一下心情,卫芙打算回去,再过一会天就要黑了。天黑了东郊可就没有那么好玩。黑夜还是属于市区的,她要回归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热闹中落单。 上了车,卫芙启动了车子,打开音乐,她听见幽怨的女声在车厢内响起。现在的音乐都是这一股子哀怨凄凉的味,开车的时候听着感觉会睡着,卫芙想了想便立马换了一首歌。 动感的歌曲瞬间弥漫,一瞬间侵占卫芙的耳朵,这样开车才比较有动力。卫芙嘴角勾起一抹洋洋自得的笑,她享受着渐渐变黑的沿路风景。 车子还在往前行驶,卫芙的心思混乱着,一会想到过去,一会又想着未来。听说随着年龄渐长才会这般胡思乱想,所以她不得不服老呢 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好像是三四十,卫芙并不想给自己的生活加上沉重的枷锁。只是活着原本就是不易的事情,所以不知不觉将自己活得颓废狼狈,这个叫她该如何向世人解释。 车子停在了别墅前,她从车内下来,她知道等会有人会将她的车子停好。有钱人的生活有时候也并不那么美好,什么事都做好了,那还要双手双脚脑袋做什么 想要吃饭的时候,有人将饭菜摆上桌,从西餐到中餐,只要能想到的都可以做出来。从小就习惯发号司令,权力就是这种味道,仿佛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她无法做到的。 然而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一帆风顺只存在童话里,她从小就带着使命。吗,每一天都过的不快乐,有时候她想要快乐一点,那人也偏要过来提醒她。 熟知她的人,恐怕都已经领略过她神经质的性格,自我折磨不肯叫自己快乐一点。直到她成长到这个年纪,那人却想要她开心一点,都说不清到底谁有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