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傅越泽大面积烧伤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二十七章 傅越泽大面积烧伤

急诊室的红灯长亮,苏熙只看到傅越泽后背有大面积烧伤,但是她并不清楚傅越泽是否受有内伤。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医生们正在奋力处理傅越泽身上的烧伤,目前来说烧伤面积过大必须要做植皮手术,不过还算幸运傅越泽五脏六腑并没有受到重创。 等到手术结束,天已经微微亮,苏熙就这样焦急的在门外等了许久,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洛痕在隐蔽的角落守护着苏熙,他压低了声音对着近旁的无忆说道:“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无忆淡淡的看了眼洛痕,随后将视线转向苏熙,“这件事只是个意外,不过苏熙又再一次被别人挡下,愿意为她奋不顾身的人真多。”虽然同情傅越泽的遭遇,但是无忆嘴角还是弯成了讽刺的角度。 “意外,没有意外这样的说法,ok”洛痕薄怒的看向无忆,她竟然认为这样的事情是意外,想必之前那件事她肯定直接算在苏熙头上,全怪苏熙不配合了。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谁也不知道爆炸到底是冲着谁去的。”无忆简单从阐述自己的想法,虽然在心里也默认这件事与苏熙有关,但是她还是有那么点小疑问。 “到现在你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任务,无忆我没有想到你竟这般愚蠢。”洛痕愤怒的说道,这一次彻底激怒了他。 “我不懂你话里的意思。”无忆觉得洛痕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洛痕在说些什么。 “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苏熙一家子,苏熙一家五口,不能有一个人出事。甚至连苏熙在乎的那些朋友,我们也要一并保护。我们不仅要保护他们免遭鹰老仇家毒手,也要保护他们免受任何危险。就算是自然灾害,就算真的是意外,这些也要全部算在我们头上,是我们保护不力。现在你明白了吗”洛痕一字一顿的说道,他必须让无忆清楚明白的知道,他们的任务到底包括哪些具体内容。 “你开玩笑吗天灾,就算我们能保护他们免于,那天灾谁能预测到。你有没有脑子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我们是人不是神,不是他们的保护神,ok。”无忆情绪彻底失控,她觉得洛痕脑子有问题,天灾谁也保证不了,谈什么保护。 “我不希望你再继续找任何理由,意外和天灾都不是理由,错就是错。无忆如果你觉得我说的太苛刻,你可以滚。”洛痕收起自己的怒火,和无忆简直是对牛弹琴,他对无忆彻底失望。 眼前这个女人是无忆,不是carla,现在洛痕相信了,她们是两个人,不能混为一谈。carla才不会像无忆这般推卸责任,这么没有脑子,这么过分。 苏熙坐在傅越泽病榻前,出院了又进院,生活如此反复,苏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 傅越泽是人,他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苏熙心疼的看向傅越泽,在麻药的作用下傅越泽沉沉的睡去。 他脸色更加苍白,苏熙伸出手轻轻地抚过傅越泽的脸,指尖温热的触感,让苏熙真实的感受着傅越泽的体温。 “你睡得真安稳。”苏熙深深地看着傅越泽,想要将傅越泽的容颜牢牢地刻在脑中。 苏熙凑近过去,她听到傅越泽均匀的呼吸声,她想要拥住傅越泽,又怕触到傅越泽的伤口。 就这样看着傅越泽,苏熙这一次不打算逃脱,她已经在心里暗下决定。对方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那么也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能一直被动的防卫,也要主动出击。 是时候去找鹰长穹聊一聊了,对于这个血缘上的父亲,苏熙没有任何概念,但这件事既然是因鹰长穹而起,那么无论如何鹰长穹要给她一个交代。 一早,一夜未睡的洛痕收到了苏熙的短信,苏熙让他过来医院,看上去苏熙并不在乎他身份暴露在阳光下。 苏熙考虑过洛痕之前的计划,不过现在已经有了无忆,更甚者洛痕可能早就暴露了,所以苏熙不打算让洛痕再隐蔽下去。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透明人,那么这个人就让无忆去做,基于各方面考虑,现在身份最隐秘的应该就是无忆。 苏熙在短信上明确的说了各方面的考量,洛痕赞同苏熙的看法,他决定直接去病房看望傅越泽。 苏熙既然短信让他过去,一定是基于某些原因,洛痕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不过既然打算让无忆做那个透明人,那么无忆就要更好的隐藏自己,洛痕一向不喜欢变换自己的脸,所以隐蔽工作交给无忆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少无忆经常会通过某些手段改变自己的面容,这一点在目前来说是什么关键的,相信对方暂时还是无法破译这个机密的。 洛痕对无忆简单的交代了下,他让无忆做好保护措施,一定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真实的面容。 交代完一切,洛痕就让无忆先行离去,然后自己便去了医院的公厕。经过一通宵的熬夜,洛痕脸上油光满面,这样出现在病房里恐怕不妥。 洛痕洗了把脸,他感觉舒服多了,精神也清醒了些。熬夜对洛痕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人类身体的本能会让他看上去有些憔悴。 来到病房,苏熙端坐在傅越泽病榻前,洛痕一脸凝重的走到苏熙跟前。 “抱歉。”洛痕沉重的声音,让苏熙觉得有些不自在。 洛痕在进来前敲门了,所以苏熙知道是洛痕来了,只是她的眼神一直没有从傅越泽的脸上移开。 “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需要道歉。”苏熙淡漠的声调,听上去有些不对劲。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这是我的错。”洛痕低着头,他看见苏熙眼睛死死的盯着傅越泽,她表面上十分平静。 “我现在不想追究到底是谁的责任,我要见鹰长穹,我需要一个说法还有保证。”苏熙转过脸,她的视线直接逼视洛痕。 她眼里的讯息十分明显,这一次她一定要见到鹰长穹,要当面与鹰长穹谈一谈。 “这个”洛痕有些为难,对于鹰长穹的行踪目前来说洛痕是最清楚的,现在鹰长穹的处境也并不好,哪有多余的时间。 “我一定要见到他。”苏熙固执的说道。 “好,我会将你的想法转达。”洛痕给不了承诺,只好先这样应着。 “既然他是我亲生父亲,那么就请他当面来告诉我那错综复杂的一切,还有目前这乱七八糟的情况。我只想安静的过好自己的生活,他为什么要毁掉我好不容易换来的平静。”苏熙有些失控的说道。 看着苏熙痛苦的模样,连一向面部表情困难的面瘫人士洛痕,面上都流露出心疼的神色。 这段时间洛痕有了很大的变化,原以为会伴随一生的面瘫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感情是会感染的,可能表情也会感染吧 “我”洛痕面露难色,他没有办法保证苏熙一定能见到鹰长穹。 “那么你愿意和我一同出国去找鹰老吗”洛痕觉得目前能够见到鹰长穹最快速的办法应该就是这个。 “不可能,傅越泽还躺在病床上,我不会离开他。”苏熙否定了这个办法,她现在哪也不肯去,只想待在傅越泽身边。 “可是鹰老那边出了点事,他短期内是没有办法来a城。”洛痕为难的说道。 “我想要见见自己亲生父亲就这么难”苏熙的语气带着一丝讥讽的味道,她心里一点也不想要鹰长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样就没有这么多麻烦。 亲情固然重要,然而鹰长穹不过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还是一个给她家庭甚至朋友带去生命危险的陌生人,这样的父亲她不需要。 “视讯可以吗”洛痕想了许久,大概只有这个办法比较靠谱,让他们父女俩对话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苏熙刚想否定,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鹰长穹真的过不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什么时候可以视讯”苏熙同意了洛痕的提议。 “这个我要请示一下鹰老。”洛痕可没有办法决定这件事,最终的决定权还在鹰长穹手里。 “尽快安排,我希望是今天,他就算再忙总能腾出时间。”苏熙咄咄逼人的说道,虽然留有余地,但是那语气分明就是在说,一定要今天。 “好。”洛痕镇重其事的回道。 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傅越泽对此一无所知,他现在身体极度的虚弱,长时间的睡眠能够让他尽快的调整身体。 洛痕将这件事转达给了鹰长穹,他建议鹰长穹今天腾出时间和苏熙好好聊一聊。 现在苏熙的情绪那么的不稳定,甚至将这些不幸全部归结到鹰长穹身上,洛痕觉着鹰长穹如果不想和苏熙的间隙越来越大,最好慎重考虑说辞。 鹰长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一直处于忙碌状态的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与苏熙直接交谈,尽管他早就在脑海中试想过无数遍这样的场景。 就算是一个简单的视讯,也足以叫他紧张,鹰长穹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角度,这个时候就连自己都要嘲笑自己。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这个时候竟然害怕与自己的亲生女儿视讯,说出去要被人耻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