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无忆,触犯禁忌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二十三章 无忆,触犯禁忌

从医院回来,苏熙与傅越泽一脸凝重,这次事情闹过头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明明对方还没有出手,自己就把沈青柠害得进医院了,骨折虽说不是什么大伤,苏熙不想再找理由宽慰自己。 这一次是她错了,她不该为自己找理由,她想到无忆,有关这件事,她必须和无忆好好说说。 苏熙找不到无忆,但是洛痕可以,苏熙让洛痕把无忆带来。 这件事无忆必须给一个交代,怎么可以对她的朋友下手这么重,简直无法饶恕。 傅越泽一直保持沉默的态度,这件事理论上来说,不应该责怪无忆。只是无忆的处理手法未免不近人情,傅越泽很想知道无忆内心的想法,她真的如表面上看的那般绝情吗 接到苏熙电话时,洛痕正在与无忆讨论应敌方针,电话里苏熙语气很不好。洛痕看着面前的无忆,凝重的眼神,让无忆十分压抑。 好半响,洛痕才结束通话,一双冷清的眼锁定无忆。到现在洛痕才知道,无忆用着什么的态度对待苏熙,无忆已经触犯了禁忌,这叫洛痕怎么不生气。 无忆直视着洛痕的眼睛,她不仅视力很好,听力也不错,自然也听到了些他们的通话内容。 “无忆,我对你很失望。”洛痕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没有想到无忆竟然张狂到这种地步。 “多谢你的失望。”无忆淡定的回道,她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你知道你自己错在哪吗”显然无忆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没有错。”无忆倔强的仰起头。 洛痕一巴掌甩了过去,无忆没有想到洛痕会对她动手,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洛痕。 “如果你认为苏熙不值得你用生命去保护,你大可不接受这个任务。”洛痕的语气充满了愤怒,鹰长穹从不会强迫别人为其卖命,一向坚持的都是你情我愿的原则。 无忆这一次明明不情不愿,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接受这个任务,这样不情愿的情绪会影响到任务的执行。 “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任务。”无忆冷漠的回道,脸上的手掌印鲜明,她似乎感觉不到痛。 “我不满意你的表现,随时都可以换了你。”洛痕逼近无忆说道,他心里也存着一份私心,这一次凶多吉少,无忆不该掺和进来。 “我只听boss一人的命令。”无忆曾想过放弃这个任务,但是心里莫名的不甘心,这是她第一次出任务,她不认为自己完成不了。 “boss如果知道你的表现,他一定会后悔派你来执行这次任务。”洛痕嘲讽的说道,无忆这种性格还需要继续磨炼,根本不适合这么危险的任务。 “承蒙您的关心,目前boss对我还是相当满意。”无忆一脸傲气,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也很荣幸boss能够欣赏她。 洛痕的眼神多出了疑惑,按道理来说鹰长穹不可能不知道无忆的所作所为,那么鹰长穹并没有加以阻止,这显然就是默许。 为什么鹰长穹会默许无忆做出这样的举动,明明苏熙是他的宝贝女儿,他怎么能允许他人这般刺激苏熙。 洛痕脑袋中写满了疑问,鹰长穹做事越来越诡异,就连他都猜不透,之前抓走苏熙与傅越泽也是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鹰长穹到底要做什么 洛痕不喜欢这种被当做棋子的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棋子又是什么 不想继续纠结下去,洛痕决定带着无忆去找苏熙,想到苏熙怒气冲冲的样子,洛痕在心里为无忆默默捏把汗。 无忆极不情愿的跟着洛痕来到了城南别墅,苏熙与傅越泽端坐在大厅中,等着他们的到来。 洛痕走在前面,无忆紧跟其后,苏熙脸色不佳的看向无忆,傅越泽在一旁倒是淡定。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对于无忆过分的行为,苏熙真的无法忍受。 无忆坦然的看向苏熙,“我是安全按照您的命令来的,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听到无忆的回答,苏熙内心更加气愤,她甚至怀疑无忆是仇家派过来的,这哪里是保护她。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以后你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苏熙愤怒的说道,虽然之前无忆曾经解救她于危难之中,但是无忆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 无忆满不在乎的看向苏熙,她刚想开口,就被洛痕呵斥了。 “无忆,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洛痕语气不善,无忆怎么就这般倔强,一时间是没有办法驯服的。 随后洛痕站到无忆前面,充满歉意的对苏熙说道:“这件事我也有错,希望你能再给无忆一次机会。” 无忆听到洛痕用这般恳求的语气,她顿时就不爽了,便直接推开洛痕,对苏熙说道:“你以为人人都抢着为你送死吗” 因为无忆的话,苏熙有片刻迟钝,这让她想起了之前秦染受伤的事情,心里瞬间涌出一堆情绪。 “你没有让我信服的资本,你凭什么要求我在为了你拼命的同时,还要听从你乱七八糟的命令。”所有人都维护苏熙,但是无忆她偏不爽。 “我最看不惯你,嘴里口口声声说着不要不屑,暗地里却心安理得的享受这特权。”无忆越说越过分。 傅越泽面上一寒,他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诋毁苏熙,就算对方是个女人也不行。 “闭嘴。”傅越泽比洛痕先一步喊停,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无忆简直过分到极致。 “记住你的任务,你只是被派来保护好苏熙的人身安全,你没有任何资格去质问你要保护的人。”傅越泽十分不爽的说道,如果无忆不是女人,他恐怕要动手了。 原本苏熙就为之前的事闷闷不乐,一直认为是自己的错,现在无忆又再次提及她的伤心处,无忆是仇家派来气死苏熙的吗 洛痕直接抓过无忆,然后将无忆拖走,边走边说:“不好意思,是我管教无方,我带她回去教训。”洛痕就好似无忆的家长,他拖着不知悔改的无忆往门外走。 直到无忆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苏熙还出神的看着前方,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貌似无忆说的也没有错。 她,苏熙又有什么资格去命令别人,一边说着不需要鹰长穹的保护,一边又默许着鹰长穹。 因为保护她,已经害得秦染受伤了,还害得秦染和年司曜关系破裂。 苏熙觉得全都是自己的错,她痛苦异常,从始至今她一直拖累别人,就是一个大累赘。 傅越泽一把将苏熙按到自己的胸口,“不准胡思乱想,这么大的人思想成熟一点。”傅越泽不喜欢苏熙那种悲观的想法,苏熙总是喜欢将错误揽到自己的身上,这点必须得改。 “晚上还有个宴会,你有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多想想晚上的对策。”傅越泽赶忙找东西转移苏熙的注意力。 “宴会”苏熙在傅越泽怀中闷闷的出声。 “对,林旭的邀请函。”傅越泽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角度,没有想到林旭竟然直接给他下邀请函,看来胆子还真够大的。 “他”苏熙有些意外,努力搜索记忆中林旭的形象,也曾在傅越泽身边见过一两次,但是具体的模样已经不记得了。 “你说这是不是一场鸿门宴”傅越泽调侃的说道。 “不知道卫芙会不会出现”苏熙想起之前洛痕提到的那个女人,既然林旭与卫芙走得近,他开宴会应该会邀请她的吧 “不急,卫家别墅几乎每个礼拜都会举办一场宴会,迟早会见到卫芙。”傅越泽倒是不急,卫芙与林旭错综复杂的关系暂时放到一边,林旭这边一定要先摸清楚。 “晚上你打算怎么办”依照傅越泽的性格,肯定会直接挑明的说。 “这个,见机行事。”傅越泽眨了眨眼,他还没有想好对策,毕竟以前和林旭是上下级的关系,如今 如今,谁也说不好他们是什么关系,可能林旭是对手,也可能傅越泽甩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想。 晚上自有分晓,傅越泽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苏熙从傅越泽怀中挣脱出来,快要不能呼吸了。 原本还在悲春伤秋的苏熙,立马就有了精神,这一次回a城就是为了林旭的事,晚上就要见到正主了,自然不能怠慢。 “你打算穿什么去”苏熙看了看傅越泽,他今天是一套黑西服,再简单不过的款式。 “身上这一套。”傅越泽最常见的打扮就是黑色西服。 “关键是你穿什么去。”傅越泽上下打量着苏熙,嘴角露出一个坏笑。 “我随意啦反正都是有夫之妇。”苏熙露出一个俏皮的笑,赶紧将脑海中那些不好的东西全部赶走。 天天自怨自哎,就连自己都要讨厌自己了,做人还是积极向上一点的好,苏熙早就下定了决心,要改变自己。 “那也要惊艳全场。”傅越泽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在他眼里苏熙是最美的那一个,怎样都好看。 “难道我现在的样子不能惊艳全场”苏熙不满的看向傅越泽,心里想着傅越泽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够漂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