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谁比谁更疯狂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二十章 谁比谁更疯狂

这一天,城南别墅许久没有这般热闹,沈青柠母女分别带给了苏熙与傅越泽不同程度的震惊。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许久没有回a城,回来后发觉很多事情都变了,就连很多人的思想都变得不同了。或许并不算别人变了,而是之前他傅越泽根本没有深入去了解过他人,只会用商场上的准则去衡量,眼里只有利益冲突。 直到深夜,沈青柠才带着沈怡然回去,傅越泽嘱咐陆骏送她们母女回家。 陆骏对沈青柠的喜欢,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包括机灵鬼沈怡然。虽然觉得陆骏有时候蛮不靠谱的,但是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他能够叫沈青柠笑出来。 陆骏回来的时候,就被傅越泽叫到了书房中,陆骏有种在学校犯错被喊道主任办公室的错觉。 “陆骏,有件事我想不应该隐瞒你。”傅越泽手指敲击着桌面,虽然很高兴他们对自己的不离不弃,但是关键时刻还是不要托他们下水。 “什么事”陆骏见傅越泽一脸严肃,看上去很可怕啊 “我们傅家目前情况很不好,我们的敌人太过强大,我希望你和沈青柠都能够置身事外。”傅越泽开门见山的说道。 “置身事外,呵”陆骏听到傅越泽的话,立马就不爽了,什么叫置身事外,别说他们做不到置身事外,他们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在羞辱你,但这一次我是认真的,我很感谢你们的帮助,可我不希望你们生命受到任何威胁。”傅越泽一脸真诚的说道,好不容易得到的友谊,怎么舍得让他们犯险。 “生命受到威胁总裁,你说的未免太夸张了吧”原本要爆发的陆骏,因为傅越泽的话,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貌似事情大条了。 目前陆骏处于雾里看花的阶段,还不太清楚傅越泽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听到傅越泽的话,貌似这一次傅越泽惹到了比秦怀川还要可怕的人物。 “你认为我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吗”傅越泽冰冷的声调,让陆骏身体为之一颤。 “没有,我只是有点小疑问,你们到底惹上了什么人你们不是一直在国外,怎么会惹到这么可怕的人物”陆骏百思不得其解,秦怀川是傅越泽他老爸惹得麻烦,那么这一次又是谁惹来的麻烦。 “说来话长。”傅越泽根本不打算与陆骏细说,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太多。 “你根本就没打算和我详说吧”陆骏不满的说道。 “知道太多对你只有坏处。”傅越泽阴森森的一张脸,看上去十分可怖。 “无论你惹到了什么人物,我陆骏都不会抛弃你,对我的主人不离不弃,这是一个管家的基本素养。”陆骏咧开嘴笑了起来,看上去很白痴。 “你们这种高薪管家,不是谁开的价格高就跟着谁吗还有主人概念吗”傅越泽不屑的说道,想着这些年来陆骏在他身上榨去的钱,可不是小数目。 “整个a城恐怕没有人能再开出那么高的价格,我可不想失去您啊,我的金主,就让我追随你吧”陆骏夸张的说道,脸上白痴的笑容不减。 “你打算要钱不要命了吗”傅越泽无可奈何的说道,陆骏简直是疯了。 “无所谓啊钱最重要嘛,我的金主啊我是最忠诚的仆人。”陆骏继续夸张的演绎着。 “你是不是最近漫画看多了。”傅越泽轻蔑的看向陆骏,嫌弃溢出言表。 “有没有幽默感总裁,你这样是不行的,整天那么严肃,女人不喜欢的。”陆骏一本正经的说道。 “别胡闹,你还是好好的滚去当你的陆氏董事长,没有必要在我这里屈才。”傅越泽并不希望陆骏他们摊这潭浑水。 “陆氏董事长,一个完全没有挑战性的工作,还是做你的管家更有挑战性。”陆骏挑挑眉,他是一个固执的家伙,才不会被傅越泽轻易说动。 “就算你不为自己的性命考虑,那也要为你心爱的人考虑考虑,你希望沈青柠母女陪着你一起冒险。和我们傅家走得近,小心遭遇暗杀者,你敢保证自己一定能保护好她们”傅越泽拿出杀手锏,他就不相信陆骏会置沈青柠于危险境地。 “总裁,我可不是吓大的。”陆骏耸耸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很快你就会发现自己的愚蠢。”傅越泽气恼的转过身,和上午沈青柠谈话一般,根本没有办法说服这两个疯子。 这样看来,这两个人还真是挺般配的,一样的固执疯狂不要命。 从书房中出来,傅越泽一直板着脸,他的不爽太过明显。回到卧室,苏熙立马跑来关心傅越泽,感觉傅越泽负情绪爆棚。 “泽,你怎么呢”苏熙对他们的谈话内容一无所知,完全不明白傅越泽为何这般恼怒。 “一群疯子。”傅越泽不满的说着。 苏熙不解的看向傅越泽,看样子陆骏惹他生气了,明明好的跟兄弟一样,怎么突然就生气吵架了。 “发生什么事呢”苏熙温声细语的安抚着傅越泽的情绪。 傅越泽将今天发生的一切细细的讲给了苏熙听,听完后苏熙摇摇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如此重情重义。 可惜现在不是谈情义的时候,她不希望有任何人会因此搭上性命,必须阻止他们的行为。 “现在看来只能用那招了。”傅越泽无奈的口吻,带着一丝危险气息。 “什么”苏熙没有想到傅越泽心中早有对策。 “让无忆去吓吓他们。”傅越泽嘴角露出一个坏笑,这一次他希望能够自行解决危难,不想扯上任何人,也不想欠任何人的。 “这不太好吧”且不说无忆太有自主意识,她下手轻重还真的不知道。 “放心,无忆不会乱来的,毕竟她还得听命与你。”傅越泽信心十足的说道。 可惜几天后无忆打破了傅越泽的想法,无忆直接拒绝了他们的计划。 “抱歉,苏小姐,傅先生,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们的安全。你们说的这件事与任务无关,我有权不执行。”无忆轻蔑的语气,让苏熙抓狂,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傅越泽扯动着嘴角,简直是分分钟打脸,当时根本没有考虑无忆会拒绝,这下子闹出笑话了。 所以直接让洛痕去执行任务好了,反正蒙住脸,谁也不认识。 傅越泽在心里打定主意,而苏熙却试图说服无忆,她偏要和无忆杆上,女人就是这样。 “如果我说这件事与我的安全有关系呢”苏熙紧绷着脸,一脸不爽的说道。 “是吗无忆实在看不出任何联系。”无忆没有表情的一张脸,看上去异常的可怖。 “我会让你知道其中的联系。”苏熙边说着边伸出自己的手腕。 傅越泽看着苏熙,心中隐隐觉得苏熙会做出出格的动作。 果不其然,苏熙露出了手腕上的青筋,“如果我说你不愿意执行这个计划,我就割腕,不知道你还会拒绝我吗”苏熙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 无忆像是看笑话的看着苏熙,很少看到苏熙这一面,看上去还真的如boss无二致,不愧是父女,一样的疯狂偏执啊 很多人以为苏梓宸是遗传了傅越泽,其实不然,在苏熙的骨子里有着一种近乎疯狂偏执阴暗的基因。或许苏梓宸更多的是遗传了苏熙,那种为达目的无所不用的手段。 “苏小姐,我个人很欣赏您这种可怕的行径,但是随口说说谁都可以。”无忆刺激着苏熙,她倒要看看苏熙够不够勇敢。 傅越泽狠狠的盯向无忆,之前一直为无忆辩解,没有在意苏熙说的那些,并不认为无忆对苏熙充满敌意。 现在傅越泽相信了,苏熙说的没错,无忆的确对苏熙有着莫名的敌意。简直疯狂,一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苏熙的人,竟然逼着苏熙做出伤害自身的事情。 “苏熙,你疯狂了吗”傅越泽在看到苏熙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匕首,顿时情绪失控,没有想到苏熙也有这么可怕的一面。 这让傅越泽想起当年,当年苏熙也曾这般疯狂的要与南宫静共归于尽,他一直有意的抹掉苏熙这可怕的一面,他以为那一次是苏熙是逼入绝境的无奈。 现在傅越泽才明白,苏熙是一个拥有复杂人格的人,有时候就连他都不懂,或许是骨子里带的,是苏熙自身都无法控制的。 看着苏熙眼里的疯狂,无忆不想再继续刺激苏熙,她还记得自己的任务。 “苏小姐,我同意您的计划。”无忆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她没有必要和苏熙这般作对,她应当清楚苏熙是比她生命更重要的存在。 或许正是因为要将苏熙看着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所以无忆才会产生这种逆反情绪,为何要为一个称不上喜欢的陌生人奉上自己的性命,总会不甘心的。 苏熙拿开匕首,这把匕首是洛痕送给苏熙的,据说十分锋利,是用一种特殊材料制作的。 无忆靠近苏熙,在苏熙耳边小声的说道:“我喜欢您的疯狂。” 傅越泽立马将苏熙拉入怀中,他仇视的看向无忆,这个可怕的女人,不能让她与苏熙过多接触。 无忆露出一个释然的笑,满不在乎的样子,她想起不久前刚刚见的洛痕,那个男人身上有莫名的熟悉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