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生活远不是童话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一十二章 生活远不是童话

一路上,风景似乎成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四人渐渐拉开距离,苏熙与傅越泽在前,秦染与年司曜在后。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傅越泽见苏熙一脸忧心忡忡,心里十分担忧,但又不知该如何安抚苏熙。听到路人赞叹一路的风光,苏熙才恍然的停下脚步,看着四周的青山绿水,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泽,我有种强烈的不安。”危险就在附近,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苏熙慌张的看着四周的人,想要从中找出那个危险人物。 “怎么呢”傅越泽担忧的问道。 四周的旅客大多是白人,苏熙略过他们的脸,“不是,不是”苏熙嘴里嘟囔着,整个人处于神经质的状态。 年司曜发觉苏熙的异状,他快步上前,他脸上写满了担心。而近旁的秦染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年司曜,她一脸倔强的对年司曜说道:“姑姑有姑父照顾,不需要你多余的关心。” 看见年司曜这般关心苏熙,秦染心中就大为不爽,她做不到大方,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无视自己却嘘寒问暖别的女人。 “放手。”年司曜恼怒的说道,秦染的话刺激到了他,苏熙又不是傅越泽的私有物,凭什么说他年司曜的关心是多余的。 “不放。”秦染倔强的看向年司曜,她觉得心好痛,年司曜怎么可以一边表示出对她的好感,一边又在继续守着他的旧爱。 “我再说一遍,放手。”年司曜脸色变得铁青,觉得秦染莫名其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跟鬼上身了一样。 “年司曜,你有没有心”秦染近乎嘶吼的问道。 这些天难道年司曜一点感觉都没有,感觉不到她对他的喜欢吗她开始怀疑苏熙的话,年司曜喜欢着自己,她怎么一点也看不出。 “秦染,你疯了吗”年司曜气恼的说道,今天大家都有毛病是不是 而前面的苏熙也几近疯狂,她对傅越泽恳求的说道:“我们快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 傅越泽不知道好端端的苏熙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他吃惊地看着苏熙,随即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不想待在这里,我要回去。”苏熙见傅越泽没什么反应,她便继续催促。 在这里,她有种窒息的感觉,每当看着下面的湖水,苏熙就有种会落水的错觉,窒息感迎面袭来。 年司曜直接推开了秦染,他快步走到苏熙跟前,担忧的问道:“发生什么事呢” 苏熙看见年司曜来了,便直接对年司曜说道:“我要离开这里,这里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苏熙坚持己见,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秦染虽然气恼,但还是赶了过来,她看见苏熙眼里的惊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傅越泽无奈的开口,“既然你不喜欢这里,那我们现在就离开。”傅越泽边说着边环抱住苏熙,带着她离开这叫她不安的地方。 四个人刚转身准备离开,就听到有人发出惊恐的叫声,有人公然的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枪支。 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人瞄准的目标竟然是苏熙,傅越泽迅速的反应过来,用身体护住了苏熙。 然而年司曜更快一步,他立马挡在了苏熙的跟前,说时迟那时快,秦染本能的伸出胳膊去推年司曜。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子弹击中了秦染的胳膊,而她整个人也因为惯性的原因,直接倒入了身后的湖。 年司曜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跳入水中,他没有想到秦染竟然以身犯险,以命相护。 傅越泽带着苏熙赶紧撤离,然而空荡荡的地面,没有任何掩护。人们四处奔跑着,嘴里喊着救命,一时间那人找不到目标。 正当他举起手枪准备给苏熙一个当场爆头的时候,从他后方冒出了一身劲装的女人,一个侧身踢腿,直接将那人手枪踢飞。 两个人很快就纠缠起来,拳脚上你来我往,两人争锋相对,一时间分不出胜负。 傅越泽拉着苏熙头也不回的逃离,直到后面传来一声枪响,他们才惊恐的转过头。 女人不想再与那人纠缠下去,便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直接打伤了那人的胳膊,让那人失去反抗能力。 此时年司曜正拖着受伤的秦染往岸上游,出外散心变成了恐怖袭击,年司曜暗暗发誓一定将伤害秦染的那个人挫骨扬灰。 女人身上染上了血,她近乎残忍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身材适中,这样的人的确很适合做杀手,隐藏在人群中也不易被发觉。 “是谁派你来的”黑洞洞的枪口直指那人,穿着劲装的女人一双嗜血的眼,恶狠狠地盯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男人纯黑的眼眸,不见任何慌张,视死如归的眼神叫人震惊。 枪声又再次响起,血溅到了女人身上,她冷漠的转过脸,看来是问不出什么。 苏熙拉住了傅越泽,他们伫立在湖边,不能丢下秦染和年司曜,两人对视了一眼,便迅速的朝秦染与年司曜的方向跑去。 而此时劲装女人也尾随了过来,她手中乌黑的手枪,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苏熙与傅越泽在前面加快了速度,想要摆脱这个女人,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 “苏熙,我是无忆,负责保护你。”女人不想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便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 苏熙听到女人的声音,脚上的速度更快了,女人见状,便立马加快脚程。没一会子,女人就跑到了他们前面,她脸上还沾有鲜血,如同来自地狱的阎罗,一双森冷的眼神,叫人从心底打寒颤。 “我现在要近身保护您,不要再跑来跑去,我不敢肯定那人有没有同伙。”无忆边说着边逼近苏熙。 “你走开。”苏熙嘶吼道,她才不需要眼前这个女人的保护。 “我希望您能冷静一点,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的目标是您。”无忆虽然嘴上用着敬语,但眼神中却带着桀骜不驯。 苏熙脑袋已经无法应付这些突然的事件,她近乎癫狂,此时此刻傅越泽必须冷静。 就目前来看,他们别无选择,只能选择相信眼前这个名叫“无忆”的女人。 傅越泽不希望苏熙受到任何伤害,他紧紧抱住苏熙,这个时候必须让苏熙冷静下来。 “熙熙,我相信她对我们没有恶意。”傅越泽必须劝服苏熙,凭着他的判断,无忆这个女人应该是来帮助他们的。 “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呢”苏熙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田地。 “没事,会过去的。”傅越泽边说着边轻抚着苏熙的秀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苏熙的情绪。 “熙熙。”不远处传来年司曜的声音,他带着秦染从湖里游了上来,他几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苏熙一把推开了傅越泽,她赶紧朝着年司曜的方向奔去,年司曜脸色苍白,而他身畔的秦染更是惨白惨白。 “染染,要不要紧”苏熙紧张的问道。 傅越泽紧随其后,他从年司曜怀中接过秦染,她白色的衣服都被染红,脸色是失血的白。 “我知道旁边有家医院,我带你们去。”无忆看着虚弱的秦染说道。 一行五人,匆匆忙忙的就驾着车赶往附近的医院,在车上苏熙紧张的看着傅越泽怀中的秦染。 明明是冲着她来的,结果却害得秦染受伤,想到秦染的伤口在湖中浸泡了那么久,苏熙内心就自责不已。 年司曜披着傅越泽的外套,他感觉到无比的寒,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部涌上心头。 “都怪我。”年司曜自责的说道,“不仅没有保护好她,还害得她为我受伤。”年司曜痛苦不已,感觉自己好没用。 “不,怪我,那些人的目标是我,是我害了你们,是我”苏熙更加自责,如果不是因为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就是一个害人精。 “别乱说。”傅越泽阻止了苏熙继续说下去,现在苏熙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能再受刺激。 车子飞驰在道路上,很快医院就到了,秦染被年司曜亲手送进了急救室。医生让年司曜出去,他也不肯,最后还是苏熙将他劝了出来。 “司曜,对不起。”苏熙愧疚的说道。 “熙熙,不关你的事,是我不好。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却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我真他妈不是人。”年司曜气恼用手锤墙。 傅越泽来到年司曜身畔,扫了眼年司曜,淡淡的说道:“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冷静。你有多余的力气去发泄,还不如留着力气等秦染从手术室出来。” 说完这些,傅越泽直接将苏熙拉走,他沉声在苏熙耳边说道:“熙熙,不要再自责,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你的错,我想秦染也不想你这样。” 无忆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早就将今天的突发状况汇报给了鹰长穹,自从抹去了某些记忆后,无忆觉得自己活得随性多了。 年司曜颓废的窝在一个角落,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祷秦染能够安然无事。 然而生活并不是童话,更多的是残酷现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