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苏梓宸的性格阴暗面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零八章 苏梓宸的性格阴暗面

登上圣彼得教堂,俯视着上面的景象,傅越泽深情的注视着身侧的苏熙,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苏熙一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习习的微风吹拂在每个人脸上,敲击着他们的心门,不远处秦染用余光偷偷地看着年司曜。 苏梓轩紧紧的牵住年星辰,小心的呵护着自己的宝贝妹妹,苏梓宸偶尔眉目紧缩。跟踪的人就在近旁,他没有办法像傅越泽那样,装着若无其事。 从圣彼得教堂回去的时候,苏熙留恋的在教堂前拍下一系列照片,看上去苏熙很喜欢这座古老的教堂。 傅越泽来到苏熙跟前,整个身影将苏熙遮盖住,“这么喜欢,那下次我再陪你来。”很少看到苏熙这么直白的表现自己的喜爱。 苏熙微微摇头,嘴角挂着淡笑,怎么可能还会有下次,很快他们就要离开这座城市。 在藤蔓满布的那座森冷的别墅,苏熙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直到从那里逃出生天后,她才知道自己来到了苏黎世。 这座城市有种能叫人一眼爱上的魅力,苏熙收起自己的眼神,对着傅越泽柔声说道:“以后你会陪我去任何地方吗”浅浅的声调,像是情人耳边的喃喃低语。 “上穷碧落下黄泉,任何地方我都愿同往。”傅越泽眼神坚定的看着苏熙,温润的声音,是叫人耳朵都会怀孕的。 “才不要。”苏熙白了一眼傅越泽,好好地说这样的话做什么,尽管不想承认的确有些小感动。 在回去的路上,苏梓宸还不死心的四处观察那个跟踪者,然而在转弯的街角,那个跟踪者不见踪影了。 傅越泽将苏梓宸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毕竟是小孩子,自然没有大人这般淡然。 秦染全程都忍不住拿眼偷看年司曜,然而年司曜都是冷冰冰的一张脸,也不知道是谁惹他生气了,好好地出来游玩,干嘛苦着一张脸。 终于忍不住年司曜这种态度,秦染来到年司曜跟前,扯了扯年司曜的衣角,小声的对年司曜说道:“你是不是不舒服”原本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的气势汹汹,这会子却变成了绵羊音。 “嗯”年司曜怪异的看向秦染,眼波流转压下眼里的情绪。 “你看上去很不开心。”刚说完秦染就忍不住在心里嫌弃自己,说好的要警告年司曜,让他别拉长一张脸,怎么结果说出口的话就好像是在关心他。 “是吗”年司曜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原来他的不开心都写在了脸上。 “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秦染汉子气十足的说道,有时候真的觉得与年司曜做最普通的朋友比较舒服,为何偏偏要在心里偷偷心动。 “没事。”年司曜看也不看秦染直接回道,他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该如何处理与秦染之间的种种。 “你看你讨人厌的。”秦染撇撇嘴,就不该自讨苦吃,没事关心年司曜做什么,这个怪胎。 秦染已经在心里将年司曜化作怪人系列,所以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怪人,简直就是自己作死。 “噢。”秦染冷冷的吐出一个字,随后立马与年司曜拉开距离,她的小骄傲不允许她再继续放低身价。 苏熙瞥见秦染与年司曜的互动,在心里猜测着两个人是不是闹矛盾了,不过看上去貌似问题出在年司曜这边。 凭着女人的直觉,苏熙敢肯定秦染一定是喜欢年司曜的,只是年司曜的表现真的不尽人意。 以前也未曾见过年司曜这般对待女生,怎么对秦染这么也不知如何形容,总之年司曜对秦染很不同,可能这才是年司曜最真实的一面。 最近苏熙对年司曜未免关注太多了,近旁的傅越泽可就不爽了,他冷眼看着这一切。女人的心思,完全猜不透,他根本不知道苏熙老是注视年司曜是为了什么 晚上的时候,傅越泽不想再忍受这些猜忌,便索性开门见山直接问了苏熙。 “熙熙,你最近很多行为我无法理解。”傅越泽决定说的委婉一点。 苏熙正在整理衣服,她听到傅越泽的声音抬起头,不知道傅越泽在说些什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想了想什么也没说,继续低下头整理衣服。 见苏熙不搭理自己,傅越泽一顿无奈,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委婉,完全没有讲到点子上。 “你最近很关心年司曜。”反正都开口了,还不如摊开说清楚。 苏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了看眼前的傅越泽,这个男人就是爱乱吃醋。 “你是不是最近太闲”苏熙都不知道该说傅越泽什么好,明明他们都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彼此的心思,他还是这样患得患失,不信任自己。 “年司曜最近的情绪也不对劲,我想我有权知道原因。”傅越泽继续说着自己认为的事情,完全不搭理苏熙上一个问话。 苏熙一脸“败给你”的样子,无可奈何的回道:“你难道没有看出秦染和年司曜之间的暧昧,他们最近一定是闹不愉快了。”苏熙就不指望傅越泽能够从日常接触中看出来端倪。 “是吗”傅越泽将信将疑的问道,什么时候秦染和年司曜扯上了关系,完全没有注意到。 “所以你有什么打算”傅越泽还没有弄清楚秦染和年司曜有暧昧这件事与苏熙的关系,为什么苏熙比当事人还要紧张。 “我能有什么打算,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苏熙轻飘飘的说道,她真的不喜欢介入别人生活,但是心里始终对年司曜有愧,比谁都渴望他能得到幸福。 傅越泽低垂着眼睛,苏熙的心思全部写在了脸上,说来他对年司曜也是有愧的。他需要感谢年司曜的地方太多,有很多时候年司曜义无反顾站出来帮助他们,傅越泽也都记在心底。 傅越泽将苏熙揽入怀,低醇性感的声音在苏熙耳边响起,“你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吗”傅越泽最近开始改走文青路线,偶尔就会曝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所以呢”苏熙依偎在傅越泽的怀中,脑袋沉沉的,有很多事要去做,然而她只想偷懒。 “如果得不到一段平凡的爱情,那么何惧大风大浪矫情的说一句,真爱就好像是童话,结局必定是幸福美满。”现在的傅越泽已经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听着他说着这样的话,苏熙却没有忍住笑。 “泽,你有没有考虑做个流浪诗人”苏熙调侃着傅越泽。 “那么美丽的小姐,你愿意陪我去远方,去流浪吗”难得见傅越泽俏皮。 “不愿意。”苏熙冷漠拒绝,她脑海中还在想着秦染和年司曜的事情,可算明白了三大姑七大婆的操心。 “别胡思乱想,快点睡觉。”傅越泽揉了揉苏熙头发,就像是小学的时候男生对女生使坏那样,手法幼稚极了。 苏熙瞪了一眼傅越泽,昨晚就没有休息好,今天走了不少路,是应该好好休息了。 在傅越泽深邃的眼里,藏着小秘密,白天的时候叫苏梓宸不要伸张被跟踪的事情。但是晚上闲下来的时候,傅越泽的脑袋快速运转,在考虑着白天的事情。 到底是谁派来的人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就被跟上呢或是这是一场偶然还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太多问题缠绕着傅越泽,他一面与苏熙正常交流,一面使用排除法,在脑中计算着最大的可能。 这一夜睡不安稳的有很多人,苏梓宸独自去了一间单独的房间,他需要一个安静的思考空间。 在书桌前,苏梓宸陷入思考,他手中的相机发着幽幽的光芒,他认真的翻看着每一张照片。 苏梓宸感受到危机正在靠近,这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半面的图腾生生的痛。苏梓宸抚摸着自己脸上的图腾,似乎每个人都默契的不提及有关图腾的事情,实则他也不明白这个图腾是什么含义。 然而这个图腾就好似有了生命,会自己感知周围,好似又跑了自己的情绪。苏梓宸回想起当年自己脸上干干净净的样子,与苏梓轩一模一样的脸。 他有些恼怒的将相机推开,越是深夜越会乱想,越是静谧苏梓宸越会想更多。一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苏梓宸讨厌现在的自己,他想要毁掉脸上的图腾。 这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压抑自己,他深知因为这一段可怕的童年记忆,他的性格染上了阴戾,每每好克制自己内心的兽性。 苏梓宸不想要给别人添麻烦,更不希望为自己的家人带来麻烦,他隐藏自己,他将自己最纯良的一面拿出来。 殊不知苏梓宸的一番好心最后酿成了不能挽回的悲剧,很多年后当苏梓宸执掌整个家族企业,他性格的阴暗面渐渐表露他成了商场的阎罗。 “到底是谁”苏梓宸阴冷的说道,深埋在眼底的嗜血兽性瞬间被唤醒。 小小的年纪,他就明白了一件事,只有手握重权,只有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 现在的他只恨自己不能快快长大,他要像一个大人一样,在苏熙哭泣的时候能给她厚实的肩膀,他要自己的势力自己的帝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