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越来越暴躁的年司曜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四百零一章 越来越暴躁的年司曜

折腾了半天,三个人饱餐了一顿,这时才打起十二分精神,打算与其他人会合。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苏熙早就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自己的孩子们,不过傅越泽偏要苏熙吃饱了再出发,这年头很多事不需要那么赶。等他们一行人赶到孩子们的住处时,秦染与年司曜正在大厅争吵不休,苏熙与傅越泽面面相觑,完全不了解情况。洛痕走上前去,年司曜刚看到洛痕就立马转身走了,就连洛痕身后的苏熙与傅越泽都没有注意到。苏熙看着年司曜的背影,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整个不见他的人了。于是苏熙来到秦染身旁,询问状况。“怎么呢,染染”苏熙关切的问道。秦染闻声刚以抬头就与苏熙对视了,她有些意外的看向苏熙,随即将眼神移到傅越泽脸上。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苏熙与傅越泽不是被抓走了吗怎么突然出现了,秦染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染染。”苏熙担忧的看向秦染,她的表现有些夸张,他们不过是消失了几天,没必要像是看到死人一样的惊诧。“太好了。”秦染一把抱住了苏熙,“好开心,姑姑,你没事就好。”秦染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有一种直上云霄的感觉。“我能有什么事。”苏熙安抚着秦染激动地情绪。“害我担心死了。”秦染抱怨的说道,突然两个人就不见了,这叫人怎么不担心。“你看,我们不是很好嘛,没事,别担心。”苏熙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这一次的乌龙事件倒是吓坏了其他人。“孩子们呢”苏熙没有看到孩子们,便急切的问道。“在房间里,我和年司曜因为退不退房起了争执,所以才会在大厅”秦染有些尴尬的说道,很少会这么不顾形象。两个人昨夜都受到了刺激,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回想起来还真是丢人。秦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闹什么脾气,是把对学长的怨气都发在年司曜的身上吗这样想着好嫌弃自己,秦染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自己的心情怎么老是被他人左右。看见秦染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苏熙在心里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般来说年司曜绝不会对一个女生这么粗鲁的,不知道秦染到底哪里惹到了年司曜。洛痕看着眼前完全无视自己的秦染,想着自己的身高海拔真的那么容易忽视吗好一会子秦染才反应过来,有些怪异的指着洛痕,“你怎么也在”昨天年司曜亲口对自己说洛痕丢下了他,很明显年司曜昨晚和洛痕闹矛盾了。“我为什么不能在这”洛痕奇怪的反问道,难道他出现在这里,有问题吗“你和年司曜到底怎么呢他一提起你就失控,凶巴巴的好吓人。”秦染今天惹怒年司曜,说来也和洛痕有一点关系。“他对我有些误会。”洛痕都不知道该如何扭转年司曜对自己的看法,在这件事上年司曜特别认死理。想到年司曜对自己的怀疑,想到年司曜对自己的不信任,想到年司曜对自己的轻视。洛痕顿时脾气就不好了,他还要与年司曜对峙,他洛痕愿意屈尊,年司曜这家伙还不买账,着实可恶。苏熙眼神转向洛痕,这才几天,洛痕和年司曜会出现什么矛盾听上去貌似彼此积怨很深,只怪平时都没有注意这个问题。傅越泽很长一段时间都躺在医院里,婚礼的事全权交给洛痕和年司曜,他们看上去挺合拍,完全没有想到会闹得这么凶。在傅越泽印象里,年司曜是很少发火的,更不用说对女人发火。然后年司曜又与洛痕杠上了,这段时间年司曜的脾气怎么越来越暴躁“你们不要看来看去,有什么疑问直接去找年司曜问啊能从我身上看出答案吗”洛痕被看的有些发毛,心情立马就糟糕了。苏熙见洛痕语气不佳,便拉着傅越泽准备上楼去找年司曜,这一系列的事情,让苏熙和傅越泽都忘了应该第一时间去找自己的儿女。在秦染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年司曜房间,可惜房门反锁,根本打不开。秦染犹豫了片刻,上前敲了敲门,“年司曜你开门。”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些冲。苏熙见秦染脸上表情不太自在,想了想便上前去,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让秦染去敲门可惜刚刚那会子秦染动作太快了,原以为秦染已经平息了怒气,显然她还在生气。“别来烦我。”年司曜带着怒气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傅越泽见状,便拉了拉苏熙,在苏熙耳边说道:“我们先去看看孩子吧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行处理。”傅越泽觉得今天的状态不太对,这个时候他们夫妻俩就不要掺和进去。既然三个人之间都有矛盾,那么就让他们三个人好好谈谈,傅越泽不太想介入他人的矛盾。苏熙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才想起她的小宝贝们,这样想着她这个做妈妈的还真是失败。洛痕看见苏熙与傅越泽无声无息的走了,大概猜到了他们的想法,这个时候苏熙与傅越泽的确不应该介入进来,毕竟他们并不知情。好一会子,秦染才发现苏熙与傅越泽不见了,她焦急的看向洛痕,问了一句很白痴的话,“你又看到姑姑和姑父吗”话音刚落,她又自言自语小声的说着,“刚刚该不会是我的幻觉吧”原本眼里还带着怒气的洛痕,一脸无奈的看向秦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秦染智商欠费了。“不是幻觉,他们思儿心切去找他们的儿子女儿了。”洛痕完全被秦染打败,她明明一脸怒气,怎么能够在愤怒与小白之间完全无痕切换。“哦。”秦染眨了眨眼,她也觉得今天自己不对劲,貌似很蠢的感觉。“年司曜,你一个大男人缩在屋里算什么”洛痕挑衅的声音传到年司曜的耳里。正在收拾行李的年司曜,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没有想到洛痕竟然还敢出现,他带着一腔怒气,拉开了门。“洛痕。”年司曜语气不善的喊道。他看见了站在洛痕旁边的秦染,他搞不懂秦染为什么要一直帮着洛痕,这让他很生气。洛痕的确很吸引女生,这段时间秦染也一直与洛痕拌嘴,就像是那些欢喜冤家一样,这让年司曜很不爽。一想到秦染可能会喜欢洛痕,他就没有办法开心起来,秦染怎么可以喜欢洛痕洛痕是一个危险人物,他这种是没有儿女私情的,秦染不可以喜欢他的。年司曜怎么也不肯承认,他不准秦染喜欢洛痕,还带着自己的私心。“很巧,说曹操,曹操就到。”年司曜话中带着讽刺。“你们在一起还挺般配。”年司曜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这样醋味大发,变得不像自己。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是堂堂男子汉,又不是小气的男人,越想着年司曜越觉得自己糟糕。因为遇上秦染,整个人生轨迹都被打乱,这个女人带给他的破坏性要比苏熙还要强。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为因为她的缘故做出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他不肯大方承认自己喜欢上了秦染。“年司曜,我已经将苏熙与傅越泽带回来了,我没有骗你。”洛痕淡淡的丢下一句,随即转身离开,不多看年司曜一眼。年司曜看着洛痕的背影,还没有彻底消化这句话,“这不可能。”年司曜不相信,他又没看到苏熙与傅越泽。“这是真的,刚刚姑姑和姑父还在这里,现在肯定在孩子的房间。”秦染为洛痕作证,虽然她并不清楚苏熙与傅越泽到底是不是洛痕带回来的。“你还在这做什么”听到秦染为洛痕解释,年司曜心里更是不爽。“我们之间的事还没有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秦染生气的问道,凭什么年司曜想要怎样就怎样,她秦染也是有自尊有感情的。“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年司曜直接推开了秦染,然后径直走了,他要亲眼看到苏熙与傅越泽才安心。年司曜恶劣的态度,让秦染有些心寒,早知道就不要对这个破人动心了,这样就不会痛。既然年司曜是这种态度,那么她就有自知之明的退回安全的距离吧年司曜心思混乱的斜对门的房间,房间里住着年星辰、苏梓宸、苏梓轩三个小家伙。屋内气氛融洽,年星辰窝在苏熙的怀里,苏梓宸与苏梓轩也围在苏熙与傅越泽旁边,一家子有说有笑。看见眼前和谐的一幕,年司曜也不好打扰,他默默地退了出去。“爸爸,刚刚年叔叔”苏梓轩眼尖的看到了年司曜,不过年司曜已经离开了。傅越泽摇摇头,“这个时候还想着年叔叔,难道就不想爸爸妈妈吗”傅越泽一把将苏梓轩抱起,很久没有亲密的抱着儿子了。苏梓轩反应了过来,立马闭嘴,一家团聚的时候,不需要其他人在旁。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