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又被鹰长穹设计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又被鹰长穹设计

夜还在继续,雨夜是很好地掩饰,洛痕趁着天黑带着年司曜潜入别墅,原以为把守森严的别墅,竟然分外的冷清。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efefd洛痕仔细的打量着四周,明明白天来的时候,看见别墅里传来人声,这会子怎么什么人都没看见。年司曜一脸疑惑的跟在洛痕身后,他也发觉到别墅的不对劲,白天明明看见里面还有人走动,这是怎么回事呢“洛痕,人呢”年司曜压低声音问道。洛痕找了一个隐蔽点将自己藏匿起来,身旁就是年司曜,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洛痕一时间也无法给年司曜准确的答复。“洛痕,他们是不是撤离呢”年司曜想到一个不好的可能,早知道如此还不如白天直接进来。“不可能,这栋别墅只有一个出口,我们一直守在出口处,你看见有人从里面出来吗”洛痕理智的分析道。“可能有什么地道。”年司曜分析着可能。“纵然有地道,那么地道通向哪里我勘察了地形,这栋别墅没有其他出口。”洛痕坚持己见,不过他的分析的确是正确的。“那么一堆人是去了哪里”年司曜带着嘲讽的口吻说道,原以为这一次洛痕会展现他非凡的本领,没想到是这种结果,让年司曜对洛痕再一次失望。洛痕也一脸郁闷,按道理来说不可能会发生人凭空失踪的事情,最近他做什么事都不顺利。可能是自我放松太久了,已经许久没有接过任务的他,已经许久没有单独思考的他,现在脑袋用起来都不灵光了。“很有可能在地下室。”洛痕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毕竟科技还没有发达到可能瞬间传输人。“那么地下室在哪”年司曜有些不耐烦,他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快一点找到苏熙与傅越泽,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分头去找。”洛痕为了节约时间打算分头行动,而且年司曜在身边,现在看来有些误事,还不如他单独行动。“嗯。”年司曜也赞同分开行动,他要按照自己想的来,不想再被洛痕束缚。“记得注意隐蔽,或许他们就藏在暗处,千万不能暴露自己。”洛痕嘱咐着年司曜,他可不想再把年司曜赔进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被发现不要起冲突,束手就擒,我会来救你的。”洛痕一脸凝重的说道,鹰长穹的手下他很清楚那是杀人不眨眼的,他不得不为年司曜的生命安全考虑。“你废话真多。”年司曜淡淡的瞥了眼洛痕,他知道洛痕是在担心他,可是他根本不需要这个人的关心。这段时间洛痕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他看见洛痕努力的融入他们。然而纵使如此,他也不会放松对洛痕的戒备。年司曜根本就不信洛痕说的那些话,也不相信苏熙会有一个亲生的父亲,在他的眼里苏熙的父亲不可能是别人。就拿长相来说,他怎么看都觉得苏熙与苏浩川是相像的,纵然那个男人是一个卑鄙的小人。逝者已逝,年司曜甩掉脑子中对死人不敬的想法,可惜苏浩川已经不在人世,不然这件事就很容易调查了。洛痕小心翼翼的靠近大厅的门,他尽力的往里面看,看不见一个人影,冷清寂静的大厅。这个时间段的确是人最困乏的时间,但是整栋别墅,难道就没有人巡逻守夜吗在心里推测着鹰长穹,既然他能够查出来鹰长穹的位置,那么鹰长穹很有可能已经知晓这一切。现在鹰长穹或许又在用他的高智商戏耍自己,鹰长穹是一个布局高手,经常用这种方式戏弄洛痕。洛痕试图用鹰长穹的思维来思考这件事,如果他是鹰长穹,那么如果恰好他又知道这一切,他会给出怎样的对策。越想脑袋越空,如果鹰长穹知道了一切,他会不会对自己很失望,竟然帮着别人来对付他。洛痕心思乱乱的,他小心的潜入大厅,静谧的空间,带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外面的雨声滴滴传入洛痕耳里,他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他来到楼梯跟前,打算上去一查究竟。小心的来到卧室,然而什么都没有看到,空荡荡的走廊,灯光闪烁着暧昧的粉红色。洛痕随手打开近旁的一个房间门,他悄然的潜入了进去,没有看到任何人,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从来没有人在这里住过。偌大的别墅,好似一座城堡,将洛痕困在了这里。他能想到的就是,如果他是鹰长穹,那么他一定会主动避开正面冲突,所以鹰长穹真的撤离了吗还是藏身在别墅的某个角落空气中散发着雨天的潮湿味,洛痕像是无头苍蝇的一个一个打开那些房间的门,什么都没有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仿佛在嘲笑他。洛痕苦恼极了,又再一次被鹰长穹抢先,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被鹰长穹掌握。不能输,洛痕这一次不希望输给鹰长穹,因为他一定要找到苏熙和傅越泽。“我该怎么办”洛痕呐呐自语,仿佛曾经的那个神话已经不复存在,洛痕感受到巨大的落差感。长久以来他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的退步,如今他不得不直面自己的无能,正如年司曜说的那样,他的确无能。痛苦的看向窗外,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这个时候不知道年司曜会在哪里洛痕打算去下面找找,他们一定在地下室,洛痕想不到更好的可能。接下来只要找到地下室就好了,然而如果他们真的在地下室,那么一群人围在一起,他们也根本没有机会混进去,更不用说从那群人手中救走苏熙与傅越泽。这样一想,鹰长穹这一招很高招,那么他就根本没有办法硬闯进去,所以如果他们真的在地下室,那么他与年司曜就要打道回府了。洛痕有些不甘心,怎么会甘心,这一次又被鹰长穹设计,鹰长穹这个布局高手,完全没有办法破了他的局。边想着洛痕边注意着周边的细微的动静,在外面绕了一圈,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但是根本没有办法硬闯,所以根本无用。不远处闪过一个黑影,洛痕立马追了过去,看那个人的身影,不可能是年司曜。这个人看上去要壮硕多了,洛痕不想惊动整栋别墅的人,他必须拿下这个人。很快追上了这个人,洛痕正准备速战速决,只听见这个人小声的说道:“我只是来别墅看看的,你别抓我,你要抓我我就大喊大叫,大家都别想好过。”那人操着熟练地中文,洛痕有些诧异,这个人会是谁洛痕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手刀直接砍晕面前的男人。洛痕敢断定这个人就是鹰长穹的手下,虽然洛痕很少用心的去记住一个人,但是他记忆中有出现过这张脸,那么没有其他可能,这个人必然和鹰长穹有关系。显然鹰长穹特意让一个人出来,就是为了警告洛痕,鹰长穹不想与洛痕有什么冲突,但是不代表动真格的时候,鹰长穹会对洛痕手下留情。洛痕不想再与鹰长穹玩这种躲猫猫游戏,他直接拨通鹰长穹的手机,响了很久一直无人接听,就在洛痕要放弃的时候,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鹰长穹的声音,“洛痕,你越来越像个正常人。”开头的一句,直击洛痕,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我一直是正常人。”洛痕冰冷的声音,比这雨天还要低上几度。“带着你的人回去。”鹰长穹丢下简单的一句,他始终不想与洛痕对战,他们之间根本没用战的必要。“如果我不回去呢”洛痕询问着鹰长穹,如果不回去,鹰长穹要怎样阻挡自己。“只要不伤人性命,你大可放马过来。”如果真的要战,鹰长穹自然是奉陪到底的,长这么大就没有怕过谁。“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洛痕听到鹰长穹的答案,他很满意,至少鹰长穹并没有为此痛恨他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可惜我这边没有你要的人,就算两败俱伤,也没有任何意义。”鹰长穹幽幽的一句,彻底将洛痕打入谷底。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洛痕带着怀疑的口吻问道:“你真的没有骗我”洛痕很清楚鹰长穹不会轻易骗人的,但是苏熙与傅越泽一定是在鹰长穹的手中的。“我为什么要骗你,你如果不信,大可亲自过来看一看,他们的确不在我手中。”鹰长穹微微勾起唇角,这样欺负小辈,完全没有负罪感。“他们在哪”洛痕想着鹰长穹不会已经将他们转移了吧“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可没有在他们身上下定位,可能在苏黎世,也可能就在方圆十里吧”鹰长穹毫不在意的说着,轻松的口吻,让洛痕一头雾水。“到底是什么意思”洛痕不解的问道。然而电话那头已经挂了,洛痕苦恼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这一切全部都被年司曜看到了眼里。洛痕刚一抬头,就看见了年司曜,他看见年司曜脸上的表情彻底崩塌,这下子麻烦了,年司曜对他的误会加深了。“你听我说”试图解释的洛痕,语气带着一股子的无奈。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