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突然被释放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九十一章 突然被释放

听到回应,傅越泽冷冷的勾起嘴角,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突然就被逼着要和苏熙离婚,所以对方会是什么人神经病吗苏熙听到对方的话,心里顿时疑惑丛生,完全不明白对方到底要做什么将他们绑架过来,就是为了逼他们离婚,正常人不可能做这么无聊的事情。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你到底是什么人”苏熙阴郁的声音响起,她的语气听上去有些糟糕。而另一个房间的傅越泽,直接怒吼着,“我与她生死不离,想要我们离婚不可能。”回复那个神经病,完全是想要多听一下那人的声音,傅越泽努力辨认声音的主人。鹰长穹看着视频中傅越泽,那群精心准备的女人,仿佛是背景墙,傅越泽看也没看一眼,一脸君子坦荡荡的样子。“boss我认为您的测试根本没有必要。”助理不得不提醒鹰长穹他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连你也认为我做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鹰长穹冷眼看向助理,大概没有人会理解他。“难道不是吗”助理没有任何畏惧的看向鹰长穹,他在鹰长穹身边拥有畅所欲言的权利,所以很多事别人不敢说他敢说。“可惜没有任何人看出我的用心良苦。”鹰长穹苦哈哈的说道,看上去还真是那么一回事。“boss一向高瞻远瞩,但是感情的事,再多算计都是无用的。”助理一本正经的与鹰长穹讲道理,助理一向支持真爱无敌,遇到感情立马就变得感性起来。鹰长穹哀叹的看向助理,一遇到这类的事,助理就没办法正常思考,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却偏偏只往感情方面联想。“我希望你能用点脑子。”鹰长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将苏熙与傅越泽绑架过来,自然不是为了什么考验,他又不是智障特意去为难自己的女儿女婿做什么。助理一脸纠结的看向鹰长穹,他脑袋都想破了,也没有想出什么,鹰长穹的用意难道还不够明显藏在测试背后的会是怎样的真相“摒弃你的偏见,好好地动动脑子。”鹰长穹不想再与助理废话,想要改变他人潜意识认定的事情是十分困难的。助理立马开始动用自己的脑袋,想来想去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项,鹰长穹抓自己女儿和女婿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似乎越想越复杂。“那么boss您到底打算做什么”助理充满疑惑的眼神,让鹰长穹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日后你自然会知道。”鹰长穹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显然不相信鹰长穹的答案,助理别有深意的看向远处,没有人能看穿鹰长穹的想法,高瞻远瞩偶尔也意外着孤独不被理解。而另一头洛痕载着年司曜,正火速赶往这里,一路上洛痕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鹰长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很多时候,鹰长穹会将自己真实的目的藏得极深,拿到台面上的看上去十分合理,最后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专心开车。”年司曜提醒着洛痕,看洛痕似乎心事重重。“年司曜,无论苏熙做了什么,你都会选择无条件相信她吗”洛痕突然很想知道年司曜对苏熙是否是无条件的信任。“无论她做了什么,我都会站在她这一边。”年司曜十分肯定的说道,无论苏熙对与错,他都会永远无条件支持苏熙的选择。“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洛痕淡淡的瞥了眼年司曜,他心中也有了自己的答案。“你更奇怪。”年司曜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向洛痕。洛痕没有介怀年司曜的话,只是淡漠的看向前方,加快了车速,既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那么不妨再快一点。傅越泽房间乱七八糟的人已经撤下,苏熙听到隔壁安静了下来,她心里小小的松了口气。总是会吃醋的,无论傅越泽有没有回应对方,她脑海中还冒出很多少儿不宜的画面,所以太在乎一个人,就会变得胡思乱想。苏熙百无聊赖敲击着墙壁,带着自言自语的性质,对着隔壁的傅越泽胡乱的说着。“泽,我就在你隔壁,可惜你听不见,我好想你,你知道吗”苏熙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度日如年,迫切的想要见到傅越泽,无法忍受与他一墙之隔。能够听到他的呼吸声,能够听到他的细语,却偏偏触不到他的人,看不见他的脸,这种感觉糟透了。忽然窗外下了雨,苏熙出神的看向窗外,不知道此刻傅越泽有没有看见外面的雨,她静静地听着雨声。像是一种催眠,她缓缓地合上眼睛,困意袭来。鹰长穹看着视频,突然觉得这一次做的事情有些过分,或许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让他们适应,为什么不能再危险来临之前保护好他们呢既然心里有了其他想法,鹰长穹立马喊来助理,并吩咐道:“将他们放了。”鹰长穹不想再关着他们,他情愿修改自己的计划。“boss。”助理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见鹰长穹终于想明白,顿时觉得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了。“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放了他们。”鹰长穹不想再继续自己的计划,很多时候考量一件事,他没有代入感情,这一次他希望感情用事一回。助理开心的领着鹰长穹的命令下去了,鹰长穹微微勾起唇角,看着助理消失的方向,他身边的人太过感性,一遇上感情的事就变得不再淡定。这样想着,忽而觉得这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只能用理智来衡量,那么这个世界未免有些无趣。当助理打开门的那一刻,苏熙整张脸写满了戒备,助理却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看上去苏熙的状况并不好,明明在睡觉的她,听到一丁点声响就立马醒了过来。“苏女士,我们又见面了。”助理坦然的说道,他这一次是带着好消息来的。“可我并不想见到你。”苏熙戒备的回道,这个人看上去很不简单,她并不想与他过多的打交道。“如果我有好消息带给你呢”助理的好心情依旧,完全没有被苏熙的态度影响。绑匪要带好消息给肉票,苏熙怪异的看向助理,觉得助理的话怎么那么不可信呢“听,隔壁的门也打开了。”助理提醒苏熙。果然听到隔壁传来开门声,苏熙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竖起耳朵想要听隔壁的声音。“你可以走了。”隔壁传来一个冰冷的男声,这显然不是傅越泽的声音。苏熙疑惑的看向助理,这一句让她一个激灵,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可以走了。”助理说了同样的话。“什么意思”苏熙不解的问道。而隔壁的傅越泽已经走出了房间,苏熙看了看助理,她听到傅越泽在走廊的声音,她不想再迟疑下去,直接推开助理径直走了出去。助理无辜的看向苏熙,尽管他堵在门旁边,但是也不要这般粗鲁啊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助理看着苏熙的背影,用着不大的声音说道:“你等会,我还有东西给你。”苏熙完全无视了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追上傅越泽,她心里想着傅越泽会是怎样的表情。傅越泽听到助理的声音,转过头来,意外的看见苏熙,他与苏熙对视了很久,有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熙熙。”傅越泽不可置信的喊道,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泽。”苏熙则显得淡定多了,她一直在傅越泽的隔壁,用耳朵聆听傅越泽的每一天。“咳咳”助理佯装咳嗽了两声,走廊上并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我有些东西要给你们。”助理继续说道,却被傅越泽冰冷的眼神狠狠地凌迟。苏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助理身后的背包,果然在苏熙的眼里助理就是一个完全可以忽略的人。“你们至少要换一下衣服。”助理见两个人都不肯开口,只好继续自说自话。闻言,苏熙与傅越泽互相打量了一下,貌似两个人就穿着睡衣,两人彼此有些尴尬的看向对方。“给我。”苏熙转过身,准备去拿助理的背包。尽管助理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但是谁会相信绑匪的话,所以苏熙还保有足够的警惕。傅越泽也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什么时候绑匪流行坦荡荡的露出自己的脸,冷眼看向眼前的男人,觉着他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无害。拿过背包,苏熙立马转身,看也不看助理,她直接走到了傅越泽身边,而傅越泽的眼神还在助理的身上。“泽,我们快走吧”苏熙不想再继续待下去,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比较好。“衣服”傅越泽抬眼看了看苏熙身上的碎花睡衣,嘴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你的睡衣也好不到哪里去。”苏熙嘲讽的说道,明明傅越泽的睡衣更丑,还敢嘲笑她的碎花睡衣。“我看咱们直接将衣服套在外面好了。”傅越泽便打开背包边说着,他看见背包里有两套运动服。“嗯。”苏熙在看见运动服后,对傅越泽的话表示赞同。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