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鹰长穹的游戏人生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八十七章 鹰长穹的游戏人生

整件事无论如何解释,都得不到众人的首肯,他们坚持要亲眼看到苏熙与傅越泽平安无事。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洛痕为此头疼不已,最终他决定坦白,鹰长穹自己为老不尊,犯的错就让他自己承担。“ok,你们需要真相,我告诉你们。”洛痕在心里默念了一句“主啊饶恕我”,就直接将一切和盘托出。听完洛痕的解释,一众人更加不相信了,在他们的印象中就没有鹰长穹这个人,突然说苏熙的父亲是鹰长穹这不是在扯淡吗“你们怎么那么喜欢怀疑我有必要拿这种事情欺骗你们吗”洛痕有种杀人的冲动,这一个个的简直在羞辱他的自尊。“年司曜,你知道我真正的身份,我会骗人吗”洛痕抓着年司曜说道,他相信年司曜应该是懂他的。“正是因为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所以我更加觉得你在骗人。”年司曜双眼逼视着洛痕,仿佛洛痕就是他们的敌人。“说,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年司曜早就问过洛痕这样的话,这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问出来。“目的”洛痕没有想到他们一直都未曾将他当做信赖的人,他有些心凉。“我洛痕如果要对付你们,还需要这样隐藏身份卧底在你们身边吗”洛痕哭笑不得的说道,他自认为自己可以轻松的摆平这几个人。“对,你不需要,或许你的目的不是对付我们,而是想要我们身上的某件东西。”年司曜觉得这是唯一能够解释通的可能。“你们身上除了钱,还有什么我洛痕缺钱吗”洛痕对年司曜的智商表示担忧,竟然认为他洛痕会觊觎他们身上的宝贝。“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执行任务”年司曜本来就不轻易的相信别人,对于危险的人物更是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我的确在执行任务,保护苏熙,相信我,我的任务真的只是单纯的保护苏熙。”洛痕一向做事从不求他人理解,这一次这么努力的解释,却换来了对方的不信任。“不要告诉我,你现在的主子就是那个什么鹰长穹。”年司曜想要理清这其中的细枝末节。“拜托你说话放尊重点,我和鹰长穹是知己的关系,你应该听过中国古代一句老话,士为知己者死。我现在不为任何人卖命,我对他只是出于朋友的帮助,为他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洛痕必须说清楚与鹰长穹的关系,尽管在心里他还将鹰长穹视为自己的长辈亲人。“你说鹰长穹是苏熙的父亲。”年司曜努力的梳理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不可能。”苏梓轩反驳道,他很清楚自己的外公是谁,什么时候妈妈又多了一个爸爸“一切皆有可能。”洛痕看向苏梓轩,可能是苏梓轩还没有经历太多,所以他并不太明白,生活中处处有意外。苏梓宸看了看洛痕,他在猜测着洛痕的身份,他在想着鹰长穹到底是谁然而他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这对于他的知识储量要求过高。“我将所有事实的真相已经全部告诉你们,无论你们信不信,我能说的就这么多。”洛痕不想再与他们纠缠不休,一群没有将他视为朋友的人,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我相信你。”秦染与洛痕对视着,她相信洛痕,她觉得洛痕并没有说谎的动机。秦染在很小的时候,听过父亲提起苏熙母亲的事情,貌似听过所谓的鹰家,所以她觉得洛痕没有在说谎。洛痕深深的看了眼秦染,他的脑袋快速的运转,他想到秦染是秦家人的身份,应该耳闻过某些事情。“你听过当年的事情”洛痕试探的问道。“听爷爷说过,当时爷爷就当做故事来说,而且我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秦染不太确定,就连故事主角的名字,她都记不清。洛痕挑衅的看向年司曜,“鹰长穹与苏熙父女的身份是我亲自确认的dna,现在一切用科技说话,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你们大可再检验一次他们的dna。”“这件事不劳你赐教,问题是现在我们不知道苏熙在哪,更不知道鹰长穹在哪。”年司曜听到洛痕的话,心里也在想着或许苏熙的身份真的有问题,不然苏浩川当初为何那般对待苏熙。“不如你带我们去找鹰长穹。”苏梓宸提议道,他不要听信什么一面之词,他要看到事实的真相,亲眼看到。“实际上,我也不太清楚,鹰长穹现在会在哪”洛痕已经与鹰长穹暂时失去联系,他找不到鹰长穹,现在鹰长穹打算玩一场游戏,更不可能让洛痕找到。“你与鹰长穹既然是知己的关系,那么你就一定能找到他。”年司曜不给洛痕任何退路,他不要听任何解释,也不要听任何不可能。“好。”既然如此,洛痕也不再推脱,那就带着他们去找鹰长穹,他也很想见到鹰长穹,要好好与鹰长穹聊一聊。得到洛痕肯定的回复,他们心情顿时舒畅多了,虽然不清楚洛痕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不过至少这个答案还不错。只要苏熙与傅越泽安全,他们就能将苏熙与傅越泽安全救出,年司曜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实力,他已经在暗中准备人马。“阿嚏。”男人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手帕,他擦了擦鼻子,有种感冒的错觉。“boss你是不是感冒呢”助手担心地问道,在他们眼里boss的身体是很重要的。“没有。”男人果断的回道,他正在心里想着要如何考验傅越泽。“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助手见boss的注意力全部在苏熙与傅越泽身上,他只好悻悻然的回道:“目前比较安静,两个人一墙之隔,却相互无法通信。貌似苏熙正在努力告知傅越泽自己就在他隔壁的消息,但是毫无进展。”“过段时间洛痕一定会带上一些人过来,你要做好招待工作。”男人看着手上的手帕,心里想着洛痕,以洛痕的脾气,到时候肯定不会自己客气的。“放心,我不会让他们轻易进来的。”助手信心十足的回道。“不,他们如果找来了,就让他们进来吧我也很想看到自己的外孙外孙女。”男人嘴角露出一个顽童的笑,他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一直以来他就将生活当做游戏,这一次的游戏还没有结束,当然要好好玩玩了。“boss你难道一点也不担心,小姐会因此责怪你吗”助手没见过这样丧心病狂的父亲,哪有人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担心,以熙儿的脾气,她一定不会认我这个爸爸,如果让她知道是我绑架了她,她肯定会更愤怒。”鹰长穹早就想到了后果,尽管后果很严重,但是他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游戏。鹰长穹不甘心轻易的将自己唯一的女儿这样交到傅越泽手中,他并不满意这个女婿,所以只好为他们制造出一些困难。“赶紧施行a计划。”鹰长穹觉得洛痕很快就能找过来,毕竟洛痕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目前,鹰长穹通过技术改造,让傅越泽听不到一墙之隔的苏熙房间的任何声音,却让苏熙能够清楚的听到傅越泽房间的任何细微的声音。听到隔壁传来傅越泽的均匀的呼吸声,苏熙嘴角露出一个小小的笑意,她知道傅越泽现在正在熟睡。仿佛此刻是在傅越泽的怀中,仿佛能够听到傅越泽的心跳声,夜色下苏熙的心情变得奇妙起来。“泽,你为什么听不见的喊声”苏熙苦恼的说道,明明她连隔壁傅越泽呼吸声都能听到,为什么傅越泽却对她的呼喊声置若罔闻。“泽,我好想你,好想窝在你怀里睡觉。”苏熙窝成一团,她身上的婚纱早就没了踪影,现在穿着一套睡衣,虽然很舒适,但是苏熙的心情却一团糟。半夜,傅越泽从噩梦中醒来,他锤着面前的墙,一个人喃喃自语,“熙熙,你到底在哪”苏熙听到傅越泽的声音,她赶忙喊道:“泽,我就在你隔壁,泽,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苏熙痛苦极了,得不到傅越泽的回应,她更加痛苦。“熙熙,我好想你,你千万不要有事,都怪我连累你,我一定会将我们安全的解救出去。”傅越泽将错误全部揽到了身上,他不知道这一次又是招惹了什么仇人。鹰长穹看着视频上他们两个人,某些久远的回忆突然被激起,他想起了苏熙的母亲秦月蓉,如果当初他早一点,或许一切都会不同。“月蓉,你恨我吗我恨自己,我恨自己当年不能保全你,甚至连自己都无法保全。”鹰长穹无法忘记自己深爱的女人秦月蓉,他一生都在愧疚中。手机传来短讯,鹰长穹扫了一眼,是洛痕发来的。“鹰老,这一次你又要玩什么游戏,那可是你的宝贝女儿。还有你的女儿深爱着傅越泽这个男人,你千万不要折磨傅越泽,不然的话,你女儿是不会原谅你的。”洛痕不得不提醒鹰长穹,他也不想看到傅越泽出事,不过以他对鹰长穹的了解,鹰长穹不会对傅越泽下重手。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