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星辰轩轩也来了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七十章 星辰轩轩也来了

t城直达意大利的飞机安全的停落在机场,风和日丽的一天,阳光暖的起到好处。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秦染一手牵着一个小孩从机舱中出来,年星辰不满的嘟着嘴,她晕晕沉沉的在飞机上睡着,被秦染毫不留情的喊醒,让她整个很不爽。苏梓轩倒是一脸笑意,他迫不及待去见苏梓宸,与苏梓宸分离的日子,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苏梓宸,只是他很少在人前提起。秦染喜爱意大利,很乐意这趟意大利之旅,原本她的哥哥也要跟着一起来,但是公司有事哥哥走不了,最终只剩下她这个闲人来完成护送任务。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秦染陷入了沉思,初初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还觉着性感异常,心中有些期待与那男人见面。如今就要见面了,秦染紧张起来,不过她在心中警告过自己,不要想太多,毕竟那人是她的姑父。“染姐姐,他们真的不来接机吗”苏梓轩想要确认这个事实。“对,你爸爸已经将地址发给我了,我们自己过去就好了。”秦染对意大利还算熟悉,去医院找个人还是很简单的。“爸爸都不担心我们走失吗”苏梓轩突然有些低落,知道爸爸受伤了躺在医院不方便来接他们,但至少要派一个司机来接啊,怎么会这个样子,感觉自己没有受到重视。“有你染姐姐在,不会有问题的。”秦染对自己的方向感还是相当自信的。“噢。”苏梓轩兴致不高的回道。年星辰还没有从起床气中清醒过来,她满脸不开心,原以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能看到爸爸年星辰心中默认的爸爸还是年司曜和妈妈,然而周边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包括人种,这让年星辰更是打心底的不爽。秦染带着他们穿越人海,突然听到熟悉的普通话,秦染小有惊喜的环顾四周。“星辰。”好听的男声再一次响起。年司曜在人群中喊着年星辰,他原本在看到秦染的时候准备拔腿就走,但是他深深地看了眼不开心的年星辰,他最终放心不下,决定喊他们。年星辰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脸上就起了变化,她想要挣脱秦染的手。“爸爸。”年星辰喊着。循着年星辰看去的方向,秦染看见了一个不想见到的人,她真没有办法面对年司曜,毕竟他们曾经有过那样的荒唐。年司曜三步并作一步,他快速的来到年星辰身旁,原本一脸不满地年星辰,此刻脸上写满了欣喜。“爸爸抱。”年星辰最喜欢别人抱着自己,而秦染没法做到一手抱着年星辰一手牵着苏梓轩,所以一路而来年星辰没有享受到特别待遇。年司曜弯下身子,他轻松的将年星辰抱了起来,一脸宠溺的看着年星辰。原本尴尬的秦染都被年司曜脸上的表情感染,她很清楚年星辰对年司曜很重要。“多谢。”年司曜诚挚的说出自己的谢意,一路上的确麻烦秦染了。“不客气。”秦染用着微不可及的声音回道。年司曜勾唇一笑,秦染看上去就像是个小白兔一样,真是单纯的可爱。看见秦染的时候,年司曜总容易想歪,他心中对秦染无法做到没有杂念。该死的,他无法拒绝秦染对自己特别的吸引力,甚至连她的笑都变得那么好看。这一天,苏熙如同往常一般,她带着自己煲的汤来到医院,她要亲眼看着傅越泽将这些补品吃光。推开门,仿若推开了另一个时空,苏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异口同声,三声清脆的童音。苏熙有些不知所措,她就这样看着苏梓轩和年星辰,日思夜想的一对儿女,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切真实的好似虚妄。“轩轩、星辰。”苏熙轻声喊道。年星辰想要扑进苏熙的怀抱,奈何苏熙与她相距甚远,年星辰琢磨着距离。苏梓轩鼻子一酸,他抓紧身边苏梓宸的手,有半边脸两个人几乎一模一样,此刻就连眉目间的表情都惊人的一致。“宸宸。”苏熙赶紧补上,三个孩子都在现场,不能只喊轩轩和星辰,虽然大家都习惯了这两个人的名字。秦染见到苏熙,一脸兴奋,开心的走了过去,“姑姑。”尽管已经不在秦家,秦染还是习惯喊苏熙姑姑。“染染。”苏熙有些意外的看向秦染,没想到秦染也来了。“熙熙,喜欢我给你的惊喜吗”傅越泽高昂着头,这段时间他一直瞧瞧安排苏梓轩和年星辰来意大利。“泽。”苏熙轻柔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里,想要道谢想到傅越泽不喜欢她的客套,想要拥抱傅越泽,奈何身边有太多人。“过来。”傅越泽对着苏熙一招手,感觉与苏熙隔得太远,想要与她近一点,再近一点。苏熙应声来到傅越泽跟前,傅越泽穿着单薄的病服,像是要证明医院的空调太热,傅越泽恨不得将身上的衣服脱尽。在众人的注视下,苏熙总有些不自在,与傅越泽不会做出过于亲密的事情,而傅越泽因为身上伤的制约,也无法主动对苏熙做一些平日里最爱的事情。“泽。”苏熙越来越喜欢喊着傅越泽名字,喜欢着傅越泽的一切,如同热恋中昏了头的女人一般。觉得傅越泽就是最帅的男人,觉得他身上的一切都是恰如其分的存在,爱上傅越泽每一个细节。“熙熙,我有话对你说。”傅越泽看着众人说出这话,示意众人可以回避一下。然而生活不是电视剧,这群人怎么可能这么识相,根本不搭理傅越泽,反而看戏的兴趣更浓。苏熙看着傅越泽的窘相,嘴角露出不经意的笑,早就发现无论傅越泽年纪有多大,他永远就像个长不大的男孩。吻落在傅越泽的额头,“泽,早上好。”苏熙一脸坦然,早安吻再正常不过。众人的眼神流露出不同的情绪,很少见到苏熙这般主动,秦染不自觉的看向年司曜,这个男人毕竟与别人不同。年司曜对苏熙的执着,是个人都能看出,秦染想起那夜耳畔那一声声“熙熙”。如今一切都明朗了,以前只顾着喊苏熙姑姑,未曾将年司曜与她联系起来。转过脸年司曜若有所思的看向秦染,他能感觉到秦染好奇的眼神,任由着秦染打量。但秦染好似忘了基本礼仪,她已经盯着自己看了许久,这让年司曜不得不与其对视。年司曜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秦染自带雷达的功能开启,她快速的移开眼,佯装看向窗外。根本没有办法与年司曜对视,秦染听到扑通扑通乱跳的心声,为什么看见年司曜会如此紧张。原以为那夜过后,与年司曜不会再有任何瓜葛,没想到命运硬要一次又一次要他们相遇重逢。在屋里窝了很久,秦染也算想开了,男欢女爱原本就是常伦,何必再自我折磨。那夜就当做一场梦,梦过了便是现实,如果再次相见就当做一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想好的一切全部变了,怎么可能将年司曜当做见过几面的陌生人,谁曾与陌生人坦诚相对。有红晕爬上脸,秦染羞红的脸蛋,如同怀春的少女,眉目带着情愫。洛痕眼神好奇的看向秦染,他看见了秦染与年司曜小小的互动,仔细想来这一对还是他撮合的。尽管秦染与年司曜如今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但洛痕已经在心中将他们默认为一对。“今天我想出去走走。”难得傅越泽主动要求出去走走。苏梓轩和年星辰对周遭陌生的一切充满了好奇,苏梓轩与苏梓宸这一对双生子,手牵着手,握紧的力度像是要将这些年的分离全部补偿。苏梓宸早就听过有关年星辰的事情,知道自己有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他对年星辰充满了喜爱与兴致。年星辰抓着苏梓轩的手,她偶尔看向苏梓宸,有一半边的脸是那般熟悉,还有一半看上去有些怪异。苏梓宸不敢主动上前来,只是拿眼看着年星辰,他怕自己半面刺青会吓坏年星辰,不过看上去年星辰的胆量不错。实则年星辰根本还没有惊吓的概念,她如nil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