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切结束了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切结束了

这一夜有很多人失眠,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苏熙在傅越泽的跟前彻夜不眠,苏梓宸睁着一双眼陪着苏熙一起熬夜。而充满自责的洛痕,也跟着一起不眠不休。在复古别墅的白燃将那群废物全部放了,他擒住了南宫静,他想起了洛痕其人。由洛痕联想到白柏,白燃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白柏一直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光明正大的人,最后的结果还是辜负了他老人家。既然洛痕已经放话,白燃觉得他没有必要再逃,除非离开地球,不然迟早有一天会被洛痕找出来。白燃很清楚洛痕的本事,他不想与洛痕为敌,明天他一定应约。早上醒来的时候,洛痕将中午之约告诉了苏熙,他想听从苏熙的安排。“南宫静和白燃。”苏熙红通通的一双眼布满了血丝。“他们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苏熙决定回一趟绿萝别墅。“届时你可以任意处置他们。”洛痕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洛痕。”苏熙抬眼看向洛痕,她对洛痕的情绪也十分的复杂,不知道该是感谢这个男人,还是要怎样“那个匿名短信是不是你发的”苏熙有种洛痕知道一切的错觉,仿佛这一切都是洛痕在背后推动。洛痕没有回答苏熙,他转脸看向窗外,随后一声叹息从嘴里溢出。“苏熙,你恨我吗”洛痕很清楚苏熙此刻的心思,他也很清楚自己为苏熙带来的伤害。“不恨,我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宸宸又怎么能这么快找回来。”苏熙还是分得清楚是非对错的,洛痕没必要一直为他们效命,洛痕已经做了很多,而她苏熙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他。“对不起。”洛痕再次道歉,从未道歉的一个人,接二连三的对苏熙道歉,洛痕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开始有了正常人类的情感。“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怪你。”昨天一开始看到傅越泽的时候,苏熙的确对洛痕产生过怨恨,但是经过了一整夜,苏熙不再恨了,她想得很清楚,洛痕是一直在无条件的帮着他们。这样的人不应该受到自己的责备与怨恨,虽然傅越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幸好没有伤及要害,很快傅越泽就会醒来。苏熙努力的掩饰自己的情绪,伤在傅越泽身,痛在她心。“泽,有些恩怨,今天我会替你了清。”苏熙对着依旧昏迷的傅越泽说道。苏梓宸在一旁安静的听着,他变得愈发的安静,比以前更加安静。偶尔苏熙看向苏梓宸脸上的刺青,她心中就一痛,看着苏梓宸她忍不住想起那场大火,从那场大火中幸存下来,苏梓宸一定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只留下苏梓宸在医院陪伴着傅越泽,洛痕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些壮汉,守在了房间外。这一次洛痕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傅越泽的身体不能再受到任何伤害,更何况苏梓宸还留在医院,更要再三确保安全。离开医院,在洛痕的陪同下,苏熙回到绿萝别墅。距离十二点还有一刻钟,洛痕并不确定白燃会亲自过来,他心里是希望白燃能自己过来,他再给白燃最后一次机会。十二点很快就到了,门外依旧不见人影,苏熙转脸看向洛痕,她眼神中充满疑问。“再等半个小时,如果他们再不来,我们就回医院。”洛痕颇有耐心的说道,他有些失望,没想到白燃以及变成这样的人。“洛痕,你为什么会确定他们一定会来”在苏熙看来,白燃和南宫静此刻一定是逃之夭夭了。“因为他们不自己过来,那么我就要发布天涯海角追捕令,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他们抓回来,白燃很清楚这一点。”洛痕还从未在苏熙面前好好的展示自己的本领,苏熙并不太了解洛痕曾经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恐怖的存在。在十二点二十分的时候,白燃终于出现,他将自己与南宫静拷在了一起。洛痕在看到白燃的那一刻,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好在白燃终究还是来了。“洛痕。”白燃远远地喊了句。“白燃。”有些意外白燃竟然还记得他的名字。“我来了,你想要怎么处置我”白燃说这一句的时候,特别坦荡,他坦然接受这样的命运。“不是我来决定你的命运,而是我身边这位苏女士。”洛痕恭敬的说道,这一次苏熙想要怎样,洛痕全都听她的。“我认识的洛痕,可是从来不替别人卖命,难道这位苏女士是你新认得主子。”白燃嘲讽着洛痕,这些年已经物是人非,一切变得那么的陌生,就连洛痕都开始多管闲事了。“你也不是我认识的白燃。”洛痕轻蔑的说道。苏熙不想看他们两个人带着叙旧情怀的斗嘴,现在苏熙终于弄明白了一切,原来洛痕是看在熟人的面子上,所以才迟迟不肯动手。“南宫静。”苏熙看向南宫静,她对白燃没有那么多恨意。更何况在来之前,苏梓宸也曾与苏熙说过白燃其人,苏梓宸告诉苏熙,一直以来白燃对他还是蛮照顾的。昨天与傅越泽的决斗,也是因为南宫静用枪所逼,苏梓宸并不想看到白燃出事,他一直都是一个嘴硬心软的孩子。“我们之间的恩怨,不如今天一把算清。”苏熙怨恨的看向南宫静,她想亲手杀了南宫静这个女人。昨天南宫静用枪偷袭了傅越泽,这个恶毒的女人,她应该受到该有的制裁。“苏熙,终于又见面了。”南宫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她始终忘不了傅越泽血流如注的样子。“南宫静,你欠我的,欠我们一家子的,今天就一笔还清。”苏熙边说着边从洛痕身上抢过手枪。早上苏熙让洛痕准备一把手枪,原本她打算自己拿着,后来还是交到了洛痕手里。现在这把手枪终于可以起到作用了,苏熙拿着手枪,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南宫静,这把手枪共有六发子弹,我第一次用枪,可能瞄不准。”苏熙冷笑着举起手枪。南宫静开始惊慌,她求救的看向白燃,“白燃我不想死,你救救我。”白燃将自己与南宫静用手铐拷在一起,南宫静根本没有办法逃。洛痕颇为担忧的看了眼白燃,他担心苏熙技艺不精,会直接伤害到一旁的白燃,这样根本没有办法与白柏交代。“不如我帮你。”洛痕对苏熙说道,他看着苏熙不正确的姿势,他看出苏熙心里的紧张,毕竟杀人并不是简单的一句话。“不用,这一次我自己来。”苏熙坚定自己的信念,她冷眼看着南宫静的慌张。砰地一声,枪声响起,可惜打偏了,苏熙嗤笑了一声。“呵,偏了,不怕还有五发子弹,下一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苏熙步步紧逼让南宫静心理一步步沦陷。“不要,白燃,我不要死,你救救我。弟弟,你救救我。”南宫静无比的惶恐,这种朝不保夕的感觉让她觉得比死了还要难受。苏熙又再次举起了枪,这一次目标依旧是南宫静,砰地一声枪声再次响起。这一次中弹的人竟然是白燃,洛痕眯着眼看向白燃,没想到这种时刻白燃竟然为南宫静挡了一枪。苏熙看了看白燃,她眼里没有任何歉意,嘴里冷漠的说道:“不好意思,下次我一定瞄准。”她冷眼看着白燃肩膀上染红了一大片。“苏熙,你这个疯子,你过来一枪毙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南宫静情绪彻底崩溃,她感受到了最深层的绝望。“一枪毙了你,那多没意思,我们可以慢慢来,还有四发子弹。”苏熙继续瞄准南宫静,这一次她准确的瞄准了南宫静的胳膊。南宫静想要逃,但是白燃就好似一尊佛,站在那里左右着南宫静,她根本挪不开一步。现在她就是活靶子,任由着苏熙羞辱,昨天她拿着枪的时候,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今天被枪指着,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砰地一声,南宫静的右边胳膊被击中,苏熙露出一个满意的笑,“看来熟能生巧就是这样的,多来几次,就觉得顺手多了。”接着苏熙又连发了两枪,分别打中了南宫静的两条腿,最后一发子弹,苏熙望向南宫静露出恶魔的笑。就在电光火石的时刻,洛痕站了出来,他面对着苏熙,无比诚恳的说道:“别这样,她不值得你去动手,我会让她生不如死,不要再开枪了。”洛痕不想看到苏熙杀人,不想看到苏熙手上沾上人血。“南宫静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得安生,我恨她恨不得杀了她。”苏熙近乎癫狂的说道,已经开始了就没有办法停下来。“杀人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你出手,我很乐意为你代劳。”洛痕边说着边从苏熙手中夺过手枪。洛痕转过身的刹那,南宫静仿佛看到了在世阎罗,她看见枪口直指自己的胸口。砰地一声,一切结束了。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