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次不成功的追捕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次不成功的追捕

气氛越来越紧张,大厅里弥漫着低气压。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洛痕有些抱歉的看向苏熙,“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留在你身边保护你。”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不插手,没有办法对旧友的孩子动手。傅越泽在本地人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白燃藏身的别墅,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就过去了了。此刻苏梓宸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他听见大门处传来激烈的敲门声,苏梓宸眯着眼往里屋看去。白燃匆忙的就跑了出来,南宫静紧随其后,两个人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紧张的神色。“白燃,是不是他们找上门来呢”南宫静紧张的拉扯着白燃的衣袖。“放开。”白燃烦躁的扫了眼南宫静,这个女人真是聒噪。“我去开门。”白燃镇定的说道,如果真的是那群人,该来躲也躲不掉,好在他早就在屋里设好了机关。白燃小心的绕过那些机关,他来到门前,他从监控往外看去。外面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白燃心里生出疑惑,心想着这该不会是障眼法吧意大利女人用着意大利语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白燃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愈发觉着不对劲。在意大利生活这么久还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他用着熟练地意大利语对着门外的女人说了一通,他不打算开门。白燃决定不再理会,他转身离开这里,门外的敲门声更大了,白燃不耐烦的看向监控。外面那个女人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白燃看见那个男人手里拿着斧头,正一步一步朝着那个女人逼近。外面的女人刚刚敲门是为了向白燃求救,现在她的危险近了,好似下一秒那个男人就要将斧头砍向这个女人的头。白燃揉了揉太阳穴,这样的事情他无法坐视不理,但是打开门可能会让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白燃心中天人交战。外面的女人传来一声惊恐的声音,白燃听到女人在呼救,这是一个偏僻的地方,正因为如此白燃才选择在此地藏匿。这个时候除了白燃没有人能够解救那个女人,白燃难以抉择,他转身去看监控。监控沾上了血,白燃有些心惊的拉开门,门外拿着斧头的男人正准备再次砍向女人。白燃大喝一声,让那个男人住手,傅越泽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之前傅越泽表示希望能够用温和一点的手段让对方开门,没想到他们演出了这么一场好戏,这群人不去演戏还真浪费才能。“上。”傅越泽发号司令。白燃看见突然围上来的好几个壮汉,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出来的。傅越泽悠悠然来到白燃跟前,他冷冷的看向眼前的男子,记忆中貌似与这个男人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白燃”傅越泽带着疑问的口气说道。“傅越泽。”白燃愤恨的看向傅越泽。微微挑眉,傅越泽的眼神与白燃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两个人冷眼看着彼此。“你认识我”傅越泽有些好奇的问道。“这很稀奇吗”白燃不在意的说着。“交出宸宸。”傅越泽用着威胁的口吻,现在是他人多势众,不怕白燃不妥协。白燃原以为看见傅越泽的时候,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能够不去恨傅越泽。然而他想错了,看着傅越泽,他就忍不住想起杀父之仇,他无法原谅傅越泽。“傅越泽,你知道我的身份吗”白燃毫无畏惧,面对着一众人,他依旧背脊挺直。“你是南宫静的弟弟。”傅越泽想起莫白说的话。“你害死我的父亲,我们之间的帐有必要好好算算。”白燃用着恨意的口吻说道。“你的父亲,你的父亲为你做过什么吗再者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与人无尤。白燃不要让仇恨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我自认无愧。”傅越泽大义凌然的说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白燃继续与傅越泽理论着。傅越泽不想再与白燃纠缠下去,他迫不及待想要见苏梓宸,白燃看准时机,他拔腿就跑。一溜烟就跑进了别墅,他们看见白燃跑了,立马就跟了过去。白燃准备多时的机关终于派上了用场,一个个缠住了脚,傅越泽看着眼前这一群无能的人,他气愤的从他们身上踩过。“白燃,有本事和我决斗,别来这种小人伎俩。”傅越泽不耐烦的说道。正在说话间,傅越泽看见不远处的苏梓宸,恰好苏梓宸的目光也刚好移到了傅越泽的脸上。苏梓宸在看见傅越泽的那一刻,他就清楚的知道了傅越泽的身份,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血脉至亲。南宫静一时间手足无措,她一把抓住苏梓宸。有人质在她手里,顿时觉得安全多了,但是手无寸铁的她,感觉毫无威慑力。南宫静四处寻找,她看见了不远处的玻璃杯,她赶紧打碎玻璃杯,也顾不上手上被玻璃渣子弄破,她抓着玻璃碎片抵着苏梓宸的颈脖。“傅越泽。”南宫静远远地喊着傅越泽。“让他们都滚出去,不然我就杀了他。”南宫静已经彻底失控了,她现在找不到半点安全感,她甚至想过玉石俱焚。傅越泽皱了皱眉,没想到南宫静竟然来这么一出,傅越泽转脸看向白燃,显然白燃也没有想过南宫静会这么做。“南宫静,你不要发神经,快放开苏梓宸,这些人我足以对付。”白燃颇为紧张的说道,他对苏梓宸一直蛮有好感,他不能任由着南宫静去伤害苏梓宸。“白燃你这个懦夫,别废话,把枪给我扔过来。”南宫静知道白燃有枪。“不然我就杀了这个臭小子。”南宫静面色狰狞的说道。傅越泽有些后悔没有带枪过来,原以为只用对付两个人根本用不上枪,这个时候傅越泽深深地为自己的愚蠢行为感到后悔。“不要给她枪。”傅越泽对白燃说道。原本白燃还在犹豫着,但是听到傅越泽的话,他顿时就变了脸色,他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枪。面不改色的扔到了南宫静的手里,白燃不想亲自动手杀人,也不想使用枪支,但是南宫静不同。白燃甚至有点期待南宫静亲手杀了傅越泽,这样他们就可以报了杀父之仇。南宫静蹲下去捡枪,苏梓宸全程冷着一张脸,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很恨自己虚弱的身体,如果是以前,他一定能逃出南宫静的钳制。南宫静拿到枪,她嘴角露出嗜血的笑,有了枪她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傅越泽看着地上的那群笨蛋,用钱找来的一群家伙,果然全特么是废物。“傅越泽,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南宫静把玩着手中的枪。白燃一边期待着傅越泽死在南宫静的枪下,一边又备受良心的折磨。“没想到我会输在你们两个人的手里。”傅越泽后悔自己的轻敌,他怎么忘了苏梓宸在他们的手里,一旦他们用苏梓宸威胁他,他就没辙了。“放了宸宸,你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傅越泽一脸镇静的说道,他一早也曾想过这样的局面,或许他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傅越泽,你看看你找的一群废物,怎么连一把枪都不带上。”南宫静嘲笑傅越泽,终于有一天傅越泽落到了她的手里。“南宫静,我知道你的目标是我,放了宸宸。”傅越泽异常的冷静,如果能用自己换回宸宸未尝不可。白燃在一旁冷着脸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个时候南宫静掌控了所有的局面,他也是没有办法做主的。南宫静看了看眼前的两个男人,她想了想对着傅越泽说道:“不如你和白燃来一次肉搏战,我想看看你们俩到底谁的拳头更厉害。”有苏梓宸在手,南宫静可以想出任何的办法来折腾傅越泽。白燃扫了眼南宫静,没想到南宫静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南宫静,你疯了吗”“白燃,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以为你把我从牢里捞出来,我就要谢谢你吗要不是你,我会过着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南宫静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在牢里安生。“南宫静你不要恩将仇报。”白燃没想到南宫静这么没有良心。“闭嘴,你再废话,我就一枪崩了你。”南宫静将枪口指向白燃。白燃有些气恼的看向南宫静,然而也只能气恼,他拿南宫静没有一丝办法,现在枪在她手里,一切她说了算。傅越泽嘲弄的看向白燃,“看见没有,南宫家的人就是这样恩将仇报,你看看你都救了什么人。”白燃满不在乎的看向傅越泽,“听说你身体一直就没有康复,不知道接下来的决斗,你能不能撑得下来。”和傅越泽好好地打一架,如此也算解气。“就算我的身体再不济,我的拳头也要比你硬。”傅越泽抬起自己的双手,已经好久没有与人近身肉战了。苏梓宸颇为担忧的看向傅越泽,此时此刻他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情绪,他很歉意自己的拖后腿。“南宫静,你这样做就是自寻死路,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苏梓宸压低了声音对着南宫静说道。现在南宫静的情绪十分不稳,苏梓宸想要找寻一个契机,他必须一招制人,这样才能安全逃离南宫静的控制。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