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赌命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五十九章 赌命

一直以来凝结在心头的那根刺终于拔除了,沈青柠从未如此开怀过,她清楚的知道当秦怀川坦白一切时,就是他报复的最终章。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你怕不怕我在咖啡里下毒”秦怀川脸上凝固的笑,突然有了裂缝。“不怕,死有时候也是一种解脱。”沈青柠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如果没有niis与白燃这一对姐弟派去护送苏梓宸去意大利,纵然白燃恨着傅越泽,但白燃是一个爱很分明的人,他对苏梓宸有着好感。artes则不同,她恨苏梓宸,就像第一次见苏梓宸,她很清楚这辈子她都不会喜欢苏梓宸。“苏梓宸。”artes见到苏梓宸的时候有些意外,情不自禁的喊了出声。苏梓宸只是淡漠的扫了眼artes,原本对南宫静就没有什么印象,更不用说改头换面的南宫静。想要私心将苏梓宸藏起来,秦怀川害怕别人完不成这个任务,所以特意将这个任务派到了南宫静的头上。他相信以南宫静与傅越泽的恩怨,南宫静绝不会让傅越泽找到苏梓宸。又害怕南宫静会为难苏梓宸,便让白燃跟着一起,相信白燃不会让南宫静对苏梓宸为所欲为,这是秦怀川最后能为苏梓宸做的事。秦怀川回到美国,做了一件出人意表的事情,他留下了遗嘱,他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苏梓宸,等到苏梓宸成年,便可继承秦怀川庞大的帝国。傅越泽从来都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从沈青柠那得知秦怀川的要求,他毫不犹豫的对外选不了傅氏集团破产。随后立马起身去美国,他等待最后的时刻已经等了很久,与秦怀川想法一致,他渴望与秦怀川做最后的了断。年司曜想要跟随傅越泽一起,被傅越泽婉拒了,在美国是秦怀川的势力,谁知道会不会是有去无回,他不能让年司曜冒这个风险。在上机前,傅越泽对年司曜嘱咐道:“如果我不能回来,苏熙还有孩子们就托付给你了。”与年司曜相处的这段时间,傅越泽确信年司曜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出发前不要说这些丧气话,我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我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顾你的老婆孩子。”年司曜讽刺的说道,虽然傅越泽有时候的确很讨厌,但是相处久了,竟然对傅越泽有那么些不舍。“放心,我一定凯旋而归。”傅越泽笑了,笑的没有任何心机。刚下飞机,傅越泽就看见有人举着牌子在机场迎接他,这一切都是秦怀川精心安排的。上了车,傅越泽的眼睛被人蒙上,全程傅越泽没有说一句话,他知道很快就要见到秦怀川了。行驶了一整天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傅越泽一直保持着精神奕奕的状态,他从车上下来,被人带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间。眼睛依旧是蒙着的状态,等到身边的人都走了,傅越泽依旧没有将眼罩取下来。“敌不动我不动”,傅越泽保持这种姿态,忽而身后传来脚步声,傅越泽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击掌声传来,秦怀川的声音传入傅越泽的耳朵。“傅越泽,想不到你还挺有胆量,敢单刀赴会。”父母总能为自己的孩子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秦怀川,我已经来了,你想要怎样的决战”傅越泽不想与秦怀川废话,他单刀直入。“取下你的眼罩,看着我。”秦怀川用着命令的口吻。傅越泽一把扯下眼罩,他看见正前方的秦怀川,屋子暗的不见天日,傅越泽眯着眼,想要看清秦怀川的脸。“你喜欢这样阴暗的环境吗”秦怀川随口问道。“不喜欢,我喜欢有阳光的地方。”傅越泽的语气带着讥讽的意味。“但你的儿子苏梓宸却格外的喜欢这般阴暗的环境,要不今天你就在这里好好感受一下。”秦怀川佯装无意的提起苏梓宸。“你到底把宸宸怎么呢”傅越泽担忧的问道,心里想着苏梓宸一直被关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很好,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秦怀川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很好,带我见宸宸。”傅越泽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苏梓宸。“赢了我,或者从我的尸体上踏过,你才有可能见到苏梓宸。”秦怀川冷笑着说道。“你想要怎么比”傅越泽想要速战速决,他不想再继续耽误时间。“不如来比一比运气。”秦怀川脸上挂着疯狂的笑。他从身后掏出一把手枪,他直接将手枪扔到傅越泽怀中,“这把枪只有一颗子弹,我想知道这颗子弹最终会落在谁的脑袋上。”秦怀川边说着边做出中弹的姿势,“嘭,看谁的运气好。”“我的运气一向不差。”傅越泽抚摸着手中的手枪,这复古的样式,也不知道秦怀川是从哪里找来的。“哈哈刚好相反,我的运气一直很差。”秦怀川癫狂的笑着,“那么就从你开始。”傅越泽掂量掂量手中的枪,他举起了枪,对着秦怀川的位置扣下了扳手。遗憾的是,这一枪放空了,秦怀川依旧笑着,无惧生死。“这下该轮到我了。”秦怀川对着傅越泽说道。“你就不怕我多按几下,直到将你击中。”傅越泽沉声问道。“你是一个聪明人,你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你现在只能祈求上天赐予你运气,玩花招只会害人害己。”秦怀川的语气透着浓浓的威胁意味。“到你了。”傅越泽径直将手枪甩到秦怀川怀中。“现在是第二枪,真正的男人就不应该放空枪。”话音刚落,枪声也随之响起。傅越泽闭上了眼,如果这一次真的没有运气差死在秦怀川枪下,那他这一生结尾的也太丢人了。“可惜,现在又轮到你了。”秦怀川再次将手枪丢到傅越泽的手里。接过这把枪,傅越泽犹豫了片刻,再次举起枪,这时秦怀川悄然的靠近傅越泽。枪抵上了秦怀川的脑袋,“刚刚太远了,这个距离才适合,就一颗子弹不能浪费,这颗子弹一定要见血。”这么近的距离,傅越泽甚至能够看到秦怀川脸上的癫狂,他这才明白自己正在与一个疯子玩一场疯狂的杀人游戏。“秦怀川,你疯了。”伴随着傅越泽低醇性感的声音,枪应声而响。秦怀川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傅越泽,他似乎真的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这时,秦怀川再次从傅越泽手中接过手枪,他冷冷的看向傅越泽,他将傅越泽脸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这是一把可以装六发子弹的手枪,现在已经放了三枪,全特么是空枪,你猜那颗子弹是不是最后一发”秦怀川边说着边将手枪抵上傅越泽的脑袋。“我不喜欢猜。”傅越泽冷冷的回道。“那第四发第五发全送给你。”秦怀川边说着边疯狂的扣动了两次扳手。“呼你赢了。”秦怀川左侧的嘴角向上扯起,坏笑着看向傅越泽,“没想到你的运气真的很好,而我的运气真的很差。”他依旧是镇定的模样,尽管知道自己必败无疑,死亡在他的眼里何尝不是解脱。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