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A城风起云涌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五十八章 A城风起云涌

相对比t城的风平浪静,a城风起云涌,整个a城乱作一团,人们还来不及表明立场,事情就有了新的转变。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年司曜赶回a城的时候,正巧赶上热闹的时候,许久不见踪影的秦怀川突现a城,对傅氏集团发起猛烈的攻击。再也不用顾及其他,秦怀川将自己的仇恨倾注在傅越泽的身上,年司曜没有想到秦怀川的速度这么快,他刚回到a城就马不停蹄的聚集年氏的力量。苏梓宸躺在秦宅的大床上,秦怀川这段时间格外的忙,他难得清静,终于回到a城,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就在a城。对a城他有着难以言喻的情感,苏梓宸的记忆已经恢复六七成,他甚至能够记起苏熙的模样。从大床上嗖的一声坐起,苏梓宸看着昏暗的房间,这段时间他一直将自己压抑在这样的环境中,不见天日。这一次他主动来到窗边,他打开了窗户,让阳光照进来。苏梓宸仿佛闻到窗外新鲜的空气,他的眼睛有些不适应,眼泪流了下来,以手遮目,苏梓宸不想再颓废下去。索性将所有窗户的窗帘全部拉开,苏梓宸要重见天日,他知道有人为了他正在努力。整个房间亮堂起来,苏梓宸将房门打开,他看见外面保镖惊诧的眼,苏梓宸脸颊上的泪还来不及拭去,他的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我要画板。”苏梓宸对保镖吩咐道。保镖们面面相觑,没有人回应苏梓宸,他们尚未从苏梓宸的笑颜中反应过来,长久以来他们都以为苏梓宸是一个不会笑的孩子。“画板。”苏梓宸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遍。这时其中个矮的一个保镖终于反应了过来,他诚惶诚恐的回道:“请您稍等,我这就给您拿来。”秦怀川一早就吩咐过保镖要好好对待苏梓宸,不能怠慢了他,他们清楚苏梓宸的地位非凡,甚至大部分人依旧将苏梓宸当做小少爷看待。得到画板,苏梓宸满意的笑了,他忽然想起没有颜料,他自嘲的笑了笑,继续对保镖吩咐道:“我需要颜料。”很快所有的东西都配齐了,苏梓宸这才支起画板,他想要作画,虽然见不到妈妈,但是他可以将妈妈画下来。午饭的时间,秦怀川特意赶回家,他来到苏梓宸的房间,意外的看见苏梓宸大开房门,更加意外的是,苏梓宸竟然在认真作画。秦怀川悄无声息的来到苏梓宸身后,苏梓宸认真的模样颇有小大人的风范,秦怀川看见画布上有一个女人的轮廓。在苏梓宸的笔下,渐渐地女人的轮廓变得清晰,仔细看去,苏熙跃然纸上。秦怀川意外的看向画布上的女人,他逐渐明白一件事,苏梓宸的记忆恢复的差不多了。“nero,你认识她吗”苏梓宸冰冷的声音,直接传递到秦怀川的耳里。“宸宸,你记起来呢”秦怀川不相信苏梓宸已经记起来所有。“这重要吗”苏梓宸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如今他已经说不清对秦怀川的感情,谈不上恨意也谈不上敬爱。“春天真的来了。”秦怀川看着院子里竞相开放的花朵,想起了对苏梓宸的承诺。“nero你恨我的父母吗”苏梓宸想了许久,他只是个孩子,如果nero有恨意也是冲着他父母来的。“为什么这么说”秦怀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梓宸,他的确深深的恨着傅越泽,然而对于苏熙,他有着最为复杂的情绪,有过喜欢有过憎恨,到如今他自己也弄不清对苏熙的感情。“我不清楚,我们一家子到底亏欠你什么,但你是否想过你的复仇毫无意义”苏梓宸沉声说道,与年龄不符沙哑的声音,一声一声直逼秦怀川的心头。“复仇需要意义吗”秦怀川无奈的笑着,他只是为自己寻一个理由,一个可以继续活下去的理由。“我看不懂你,在你身边这么久,我依旧不懂你。你明明在报复,然而你的眼里却没有报复的快感,反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别离,你是在向这个世界告别吗”每当苏梓宸看向秦怀川那双阴郁的眼,他就无法坦然的恨着秦怀川,在秦怀川的眼里苏梓宸看到了无边的绝望。“你只是个孩子。”秦怀川冷眼看向苏梓宸,有时候他都快忘了苏梓宸只是个孩子,或许当初就不应该将无辜的孩子拉入这场复仇之战。“我也是你的棋子,你利用我去折磨我的父母,你抓住了为人父母最薄弱的部分。”苏梓宸冷静的说道,他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一边安心的作画一边与秦怀川毫无障碍的沟通着。“你认为我卑鄙无耻”秦怀川很想知道自己在苏梓宸心目中的形象。苏梓宸摇摇头,“不。”秦怀川在他心目中有着多重的形象,又岂是“卑鄙无耻”四个字可以涵盖的。“我感谢你为我提前上了那么多人性之课,让我早早就了解到人性的可怕,让我了解到一个人的内心究竟可以扭曲到什么地步。”苏梓宸从未见过比秦怀川还要疯狂的人,他甚至怀疑秦怀川现在已经是双重人格。“你这是对我的感谢”秦怀川冷冷的笑着,每个人都在说他疯狂,都在说他扭曲。“对,你简直是我的人生导师。”苏梓宸抬起眼,与秦怀川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你让我知道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绝不能做。”苏梓宸说这句的时候,他重重的在画布上添了一笔,原本好好地一张画就这样被毁了。画布上的女子眉心多了一个厚重的痣,秦怀川想起苏熙光洁的额头,他看了看画布上的女人,再看向苏梓宸,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他心间游走。“苏梓宸,你喜欢a城吗”秦怀川在考虑要不要将苏梓宸送走,这一次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喜欢。”苏梓宸毫不避讳的回道。“或许意大利更适合你。”秦怀川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苏梓宸冷眼射向秦怀川,“你又要将我送走。”苏梓宸有些心虚了,他不想离开a城,他想要与自己的亲人再近一点。“我不应该留你在身边,宸宸,纵然你恨我,我也不能让你与他们相聚。”秦怀川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秦怀川。”苏梓宸吼出秦怀川的名字,他在别人只言片语中探得nero的中文名。“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苏梓宸彻底慌了,他害怕被送走,他害怕从此再也不能与家人团聚。“我从小就父爱缺失,我生下来就注定我悲剧的一生,是傅家给了我悲剧,我不会让你们一家子团圆的。”秦怀川疯狂的大笑起来,他不能心软,与其让苏梓宸在a城看着他如何摧毁苏梓宸的家庭,不如将苏梓宸送走,让他在别的国度安然长大。这段时间傅越泽忙的焦头烂额,派去秦宅的人都有去无回,秦宅有着严密的体系,任何人都无法进去。想要从中解救苏梓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傅越泽不为傅氏集团的节节败退而叹息,他为自己无法救出苏梓宸而叹息不止。这是年司曜第一次与傅越泽并肩作战,沈青柠彻底与秦怀川决裂,三人统一战线。然而秦氏来势汹汹,整个a城商界都操纵在秦怀川手中。沈氏已经彻底毁了,原本沈氏就只剩下一个架子,沈青柠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沈氏撑了这么久,她已经累了,如今她再也不是沈氏的总裁,这种感觉竟如此美好。秦怀川在摧毁沈氏的那天,他特意将沈青柠约了出来,许久未见的两个人竟格外的和气,就好像好久未见的老友。咖啡厅内,秦怀川静静地注视着沈青柠,仿佛时光回溯,他想起当年与沈青柠初见的场景。“青柠。”秦怀川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称呼沈青柠。“怀川。”沈青柠轻酌了一口,抬起头她深深的看向秦怀川。“如果当年没有莫颜,或许我会爱上你。”秦怀川感慨万千的说道,明明深深怨恨着的人,然而他抵挡不住内心最原始的冲动。秦怀川是一个固执的人,他认定莫颜是自己一生一世的人,所以他就特意忽略沈青柠带给他的冲击。“或许你也曾爱过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沈青柠以为秦怀川已经爱上了自己,如果除去那些阴谋。“青柠,我是不是做错了”秦怀川终于审视了自己的行为,有一刻钟他是清醒的。“不,怀川,莫颜是最大的赢家。”沈青柠痴痴的笑着,现在她终于明白莫颜当年那句话的意思,从一开始她就不是莫颜的对手。“对,莫颜是最大的赢家,她活在我身体里,她一步步摧毁我。”秦怀川痛苦的说着,莫颜死后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渐渐他就变成了一个怪物,一个人连自己都憎恨的怪物。“你最不肯放过的人就是自己。”沈青柠同情的说道,她对秦怀川毕竟有一份愧疚。“青柠,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一定不会这样选。”秦怀川带着释怀的笑。从沈青柠出现那天开始,秦怀川就知道最适合自己的人是沈青柠,这一点恐怕就连莫颜都十分清楚。正因为如此他才迫不及待的想要毁掉沈青柠,他又怎么能变成傅成鑫那样的男人。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