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大叔,爱不爱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大叔,爱不爱

两个人相聊甚欢,你一言我一句,聊着一些女人的事情,年星辰在一旁只能干瞪眼,毕竟她这个年纪还不懂这些。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在苏熙看来秦染就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这样想着与年司曜倒也般配,年司曜一生都充满了阴谋,如果以后能与单纯的女人相携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你喜欢大叔这种类型吗”年司曜的年纪相对于秦染也算得上大叔,最近女孩子们不是最萌大叔类型。“大叔”秦染疑惑的看向苏熙,怎么好好地聊到大叔身上,关键她的生命中也没有出现什么大叔。见秦染一脸迷惑,苏熙赶紧提示,“就是比你大上十多岁的人,在恋爱中能够给你百般呵护。”苏熙自认为年司曜这两条都符合,在恋爱中年司曜让人感觉舒服,深刻的感觉到自己被宠爱着。从未生出过红娘的心,突然想要为年司曜拉拉红线,如果年司曜一早设想到这样的结果,他打死都不会向苏熙坦白。“我身边根本没有这样的人。”秦染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几个叔叔,要么就是大叔叔那样人老珠黄身材走样的,要么就是幺叔年过三十了还在花天酒地,简直太破坏大叔这个词。“如果突然天降一个大叔,你会不会对他动心”苏熙简直拿出自己所有的八卦之心。秦染努力想象着那个场景,突然画风一转,想起爷爷严肃的一张脸,这样一想她果然对大叔提不起兴趣。“还是算了,我还是喜欢阳光小鲜肉,像大叔那样的老腊肉还是留给口味重的。”秦染恶寒的摇摇头,说起小鲜肉脑海中立马冒出学长那张阳光帅气的脸。苏熙无奈的看向秦染,看来秦染喜欢自己的学长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这孩子还处于喜欢小鲜肉的年纪。但明明都是老女人喜欢小鲜肉,秦染这个孩子不按常理出牌。“那长相小鲜肉,年纪大叔呢”苏熙仔细想了想年司曜那张脸,保养得体勉强还能称作为小鲜肉。“你是说逆生长的大叔”秦染对逆生长还是蛮有兴趣的,想象一下自己的老爸逆生长,脑海中出现幺叔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为什么一定要是大叔呢年纪差太多肯定会有代沟的,不对,那是鸿沟啊”秦染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比自己大太多的男人。“真爱不分性别,更不分年龄。”苏熙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耶我还小,还不适合谈论这么严肃的话题。”秦染想到自己坎坷的情感路,有种想要吞剑自杀的冲动。至今都还没有找到那个夺去她初夜的陌生男人,除了闷闷不乐,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以后了。苏熙见秦染脸上涌出了愁绪,也不知道是哪一句惹得秦染悲春伤秋了,秦染觉得自己倒霉透了,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要夺回学长,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哎,活着好累啊”秦染突发感慨。“怎么呢”苏熙不知道秦染为何突然这般感慨,心里想着该不会和年司曜有关。“人生在世十之不如意。”秦染勉强的笑着,“以前我不懂,总以为自己是幸运的,现在才明白,不如意才是真实的人生。”苏熙看见秦染眼里丝丝缕缕的痛苦,谁说少年不知愁滋味,苏熙忍不住联想到自己。当年她也是在盛开最灿烂的时候跌得最重,人生不如意才是基调,苏熙感同身受的看了眼秦染。“以前总以为只要自己想要我,努力争取就会得到,现在才明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秦染苦涩的笑着,她太需要一个人来倾诉,不知不觉的就与苏熙多说了几句,心思也就说了出口。“人生就是这样,生活是最残忍的赞歌。”苏熙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秦染不解的问道。“好好地活着为了从容的死去。”苏熙说出颇具有哲学意味的一句。秦染收敛了情绪,最近她太悲观了,一不小心就将一些悲观情绪泄露,有时候自己都要忍不住唾弃自己。“我们怎么聊起这么伤感的东西”秦染自顾自的笑着,她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苏熙伸出手,覆在秦染的手背上,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应该开心一点。”从高处跌下,人生难免坎坷,在秦染的身上,苏熙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年星辰一脸不解的看着苏熙与秦染,觉得她们聊得东西越来越深奥,所以大人的世界总是充满了疑问。“我们出去走走。”苏熙建议道。“春天到了,花儿开了。”年星辰附和道,她对春天没有过多的喜欢,她还蛮喜欢白雪皑皑的冬季。“不想出门。”秦染一脸的拒绝,她最近得了一种“见光死”的病,她就像一只黑夜中潜行的吸血鬼,一见到阳光就会被毁灭。“老是闷在家里,会闷出毛病的。”苏熙忧心忡忡的说道。“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秦染整个人趴在木桌上,她真的不想出门,但是苏熙这边又盛情难却。“打起精神,喜欢的人要靠自己争取,机会稍纵即逝。”苏熙只当秦染是为情所扰。“我都已经放弃了。”秦染也没想太多,自然而然的想到自己的学长。“会有更好的风光在前面等着你,提起精神。”苏熙还从来没有这样安慰过人,苏熙感觉自己的思想境界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许久没有这般主动,苏熙都要觉得自己虚伪了,不过一旁的年星辰看上去十分兴奋的样子,估计是她想到外面走走了。在苏熙与年星辰的多方努力下,秦染终于肯踏出房门,她怀中还抱着她的宠物猫。“今天阳光正好,你带我在秦宅转转吧”苏熙怂恿着秦染,不过来秦宅这么久,苏熙为了低调的确没有好好看一看秦宅。“秦宅有什么好看的。”秦染小声的嘀咕着。洛痕被苏梓轩缠的脱不开身,苏梓轩偏要洛痕教他功夫,洛痕自小学的就是格斗,这些东西又怎么教给苏梓轩呢这可愁死了洛痕,苏梓轩锲而不舍的精神,简直比秦雨还要可怕,这样想着洛痕就很后悔来秦宅。“洛痕叔叔,你不要这么小气,我要学会了功夫,来保护妈妈和妹妹。”苏梓轩还在纠缠着洛痕。“你年纪太大,已经不适合。”洛痕冷言冷语,反正就是不同意。“我才九岁,身体柔韧度还是很好地。”苏梓轩边说着边向洛痕展现自己的柔韧度。洛痕对傅越泽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按道理来说傅越泽不应该生出苏梓轩这么奇葩的孩子。苏梓轩除了一张脸与傅越泽一模一样,其他方面与傅越泽相差甚远,仔细想来,苏梓轩与苏熙也不相像。洛痕想着苏梓轩的性格该不是隔代遗传,遗传了鹰老的性格吧越看越觉得像,洛痕对这一类人是最没有抵抗力的,想当初鹰老是怎么缠着自己的,现在历史重演了。“我需要安静。”洛痕无论生气还是开心,都一直是一张冷冰冰的脸,相处久了苏梓轩也就产生了抵抗力,反而觉得洛痕这冰山一般的容颜十分亲切。“师父。”苏梓轩为了完全任务,什么招式都拿了出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苏梓轩拿出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话。洛痕揉着太阳穴,他有一种想要掐死苏梓轩的冲动,然而突然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秦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洛痕看了看眼前的苏梓轩,他立马对苏梓轩说道:“我现在就教你第一式。”顿时就变得有模有样起来。无论洛痕躲到哪里,秦雨总能第一时间找到他,秦雨花枝乱颤的就来到洛痕身边。“洛痕,好久不见。”秦雨对着洛痕打招呼,明明才一夜未见而已。看到秦雨,苏梓轩不厚道的笑起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秦雨在倒追洛痕,然而洛痕根本不搭理她。“秦姐姐,昨晚不是才见过。”苏梓轩倒是不客气,直接戳穿秦雨的话。“哟,这不是轩轩嘛。”秦雨对苏梓轩是爱不起来也恨不起来,这个小家伙一直与自己作对。“秦姐姐,巧啊”苏梓轩语气中带着讽刺的意味。“呵呵。”秦雨皮笑肉不笑,没有想到竟然碰到苏梓轩,每次几乎都是苏梓轩坏她好事。“洛痕,你在和轩轩说些什么呢”秦雨捏着嗓子对着洛痕撒娇。洛痕浑身不自在,他可不吃这一套,他面不改色的回道:“我正在教轩轩防身术。”秦雨已经是洛痕忍耐的极限,他怕自己真的会失手杀了这个聒噪的女人。“洛痕哥哥,我也想要学。”秦雨一副弱女子的模样,看的洛痕背脊发凉,想起初见时秦雨彪悍的样子,忍不住恶寒。“这个防身术不适合女孩子。”苏梓轩好意为洛痕解围。“防身术难道还有男女之分”秦雨冷冷的扫视着苏梓轩,想让苏梓轩闭嘴。“当然有。”洛痕沉声说道,“男女有别,自然防身术也不同,我只会男子的防身术,不会女人的防身术。”洛痕巴不得秦雨快点离开,他对秦雨的耐心都快用完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烦人的女人。“师父,我们继续吧”苏梓轩腰板挺直的看向秦雨,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神色。秦雨狠狠地瞪了眼苏梓轩,就弄不明白,苏梓轩老是与自己作对,难道就是因为刚开始对苏熙的敌意,所以才惹得苏梓轩的不满吗最初的时候秦雨以为苏熙与洛痕有什么关系,所以才会对苏熙有些不客气,后来误会解除她曾特意向苏熙道歉过,没想到苏梓轩这小子记恨到现在。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292913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