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的真名叫苏梓宸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的真名叫苏梓宸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很微妙,甚至连呼吸声都不敢太大,怕惊扰了沈青柠做出决定。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陆骏在一旁握紧了拳头,害怕沈青柠拒绝,他不想与沈青柠站在对立面,他希望能与沈青柠并肩作战,多么希望沈青柠能够站到他们的阵营来。 “总裁认为您对秦怀川比较熟悉,他想要了解更多秦怀川的资料,希望您能将您知道是都告诉我们。”陆骏告诉自己一定要完成任务,一定要搞定沈青柠这个女人。 陆骏毕恭毕敬的用了尊称,拿出管家的姿态,首先要降低沈青柠对自己的戒备,要让自己变得诚实可信起来。 “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沈青柠怪异的看向陆骏,她不太清楚傅越泽的管家,记忆中明明是个老头子,怎么会这么年轻。 “总裁需要知道秦怀川为何要针对他在总裁的记忆中,他并未与秦怀川结仇。”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么久还没有搞明白为什么秦怀川要报复,这种感觉是人都会不爽。 “傅总有什么疑问,我可以当面问为他解答。”沈青柠礼貌的说道,既然傅越泽想要更了解秦怀川,那么她可以与傅越泽直接见面说,没必要让一个管家代为传递。 “如此甚好。”陆骏露出浅浅的笑,这样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一切十分顺利,顺利的就好像是秦怀川特意放水,根本感觉不到周围有秦怀川的痕迹,就好像这个人从未存在过一样。 无论是傅越泽还是沈青柠,他们都仔细调查过身边的人,试图找出秦怀川的内奸,然而都一无所获。 的确秦怀川没有在城南别墅安插内奸,因为他将内奸安插到了傅氏集团,至于沈青柠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最亲密的人会出卖她。 陆骏带着nica刚离开沈家,秦怀川就得到了这个消息,当初特意丢下nica,就是为了傅越泽与沈青柠联手。很好,他喜欢这个结果。 秦怀川不喜欢违背自己的话,那么他答应了沈青柠,在联手对付傅越泽后,就放了nica,放了沈氏。但是他又怎么甘心放弃对沈青柠对沈氏的报复,所以他需要沈青柠自毁条约,逼着沈青柠站在对立面,这样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毁了沈青柠和沈氏。 绕了一大圈,秦怀川觉得自己是自找麻烦,或许他一直渴望自己最恨的两个人结盟,这样就可以全力对付这两人,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秦怀川对傅越泽感到失望,对他这个世界上最亲的弟弟感到无比的失望,他已经留下了太多蛛丝马迹,然而傅越泽却表现的那么失败。 在美国的时候,他抓住了傅越泽,那一刻他多么想亲自摧毁这个人,这个身体流着那个男人血脉的人。 可是如此轻易毁去,那么他多年来的准备岂不是白费,有很多好戏还没有上演,怎么可以让傅越泽这么轻松的就被自己报复。 秦怀川觉得心里堵得慌,他决定去找苏梓宸,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苏梓宸了,听说他在绝食抗议。 阴暗的房间,秦怀川推开门,将光亮带入这个漆黑的世界。苏梓宸脸上的烧痕在半明半暗的房间里,带着诡异的视觉触感。 秦怀川来到苏梓宸身旁,他对着苏梓宸冷冷的说道:“绝食抗议,你真的很愚蠢,和你亲生父亲一般愚蠢。” 苏梓宸没有搭理秦怀川,他眼里没有任何情绪,这个时候他不希望闹出任何笑话,叫秦怀川耻笑。 “arthur,你知道你的真名是什么吗”秦怀川笑的猖狂,突然想要告诉苏梓宸一切。 苏梓宸没有理会秦怀川,在他看来与神经病交流,除非自己也疯了。 “你姓苏,母亲是苏熙,父亲是傅越泽,而你是苏梓宸。”秦怀川自顾自的说着。 苏梓宸微微有些松动,听到自己真正的身世,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何种模样。 “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你跟着母性”秦怀川无聊的逗着苏梓宸,在他眼里苏梓宸只剩下宠物的功能。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他们会告诉我一切。”苏梓宸冷冷的回应,他不经意间看见秦怀川眼里残存的温情。 “很好,他们该为有你这样理智的儿子骄傲。”秦怀川将目光完全投射到苏梓宸的身上,他似乎从未将苏梓宸看仔细。 苏梓宸被秦怀川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秦怀川像是透过他看向别处,,摸不清秦怀川心里的想法。 “你没有必要天天来羞辱我。”苏梓宸对秦怀川的伎俩表示不屑。 秦怀川依旧笑着,尽管眼里一闪而过受伤的情绪,这些年他对苏梓宸的确投入真实的情感。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谁也没有办法回头,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你想不想和你的父母相聚”秦怀川带着施舍的语气问道。 “哼”苏梓宸冷哼了一声,秦怀川又岂会那么好心,相聚谁知道未来是死是活,苏梓宸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 “真是倔强的孩子。”秦怀川上前,想要伸出手触碰苏梓宸。 苏梓宸嫌恶的躲过身子,怎么可能继续忍受秦怀川的触碰,他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憎恨,一个人将自己玩转入手掌之中,他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宸宸。”秦怀川第一次喊苏梓宸的小名。 苏梓宸应声抬起头,已经好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像是触发了某些本能。脑海中涌出一些奇怪的记忆,像是真的又像是假的,苏梓宸痛苦的捂住脑袋。 反复听到有人在脑中重复着“宸宸”两个字,苏梓宸痛苦极了,是谁是谁在呼喊着他他听到了男声,听到了女声,甚至还是童声。 “nero,为什么要折磨我”苏梓宸痛苦的说着,他对秦怀川毕竟还有感情,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安心的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蠢蛋。 “对不起,我没有选择。”秦怀川笑了,就像苏梓宸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一样,他笑了驱走了所有的寒意。 “你看见你脸上的纹身了吗”秦怀川突然话锋一转,指着苏梓宸的纹身说道。 “纹身”苏梓宸一直当做是毁容的痕迹,虽然曾经被nica误会为图腾。 “这是我亲手为你刺的纹身。”秦怀川近乎迷恋的说道,当年他想要将这个纹身刺在自己心爱女人的背上,后来阴错阳差就刺到了苏梓宸的脸上。 苏梓宸捂住自己的脸,他惊恐的看向秦怀川,“是你毁了我的脸”苏梓宸不可置信的说道。 秦怀川微微勾唇,“你的脸与他太相像,我那么的恨着他,怎么可以接受你顶着一张这般相像的脸在我面前晃悠。” “你”苏梓宸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秦怀川在捣鬼,他想起了那场火灾,难道这也是秦怀川的阴谋。 “你的半边脸简直是艺术,就好像她在你的脸上重生了。”秦怀川近乎疯癫的说着,小孩子总是那么好欺骗,他说这是毁容的痕迹,苏梓宸就信了,从未想过如此精致痕迹会是纹身。 “你滚。”苏梓宸不想再见到秦怀川,每次见到他,他就会为自己带来新的一轮伤害,作为一个大人这样欺负着一个小孩,算什么男人。 “我喜欢你知道真相的模样。”秦怀川觉得自己疯了,明明想要与苏梓宸缓和一下关系,最后脱口而出的依旧是伤害的话。 想起当年将苏梓宸从火海救出来的模样,灰不溜秋的小小的一个,当时苏梓宸的半边脸的确有烧伤的痕迹。 在苏梓宸昏迷期间,秦怀川情不自禁做了那样的事,一面为苏梓宸遮挡那些烧痕,一面是想让当年为莫颜量身打造的纹身能见一见天日。 他缩小了尺寸,并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就这样直到苏梓宸醒来,他告诉苏梓宸这是烧痕,他并夸赞这烧痕如此的精妙绝伦。 收起回忆,秦怀川没有太多时间放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继续远程操纵a城,对傅氏集团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苏梓宸在屋里进行了一番破坏,他将屋子里能摔的东西全部摔到了地上,他快要被秦怀川逼出焦虑症。 看着镜子里印出自己的脸,苏梓宸觉得恶心极了,一半的脸是秦怀川的杰作,他多想刮下这一半的皮。 这样想着就这样做了,苏梓宸看着自己的长指甲,对着镜子他用指甲将自己的脸刮花,感谢这些天以来的颓废紧闭,不然他又怎么会留下这么长这么具有破坏力的指甲。 整间房子没有任何凶器,就是秦怀川防止苏梓宸做出出格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想到长指甲毁了这一切。 再次见到苏梓宸的时候,他躺在医院里,秦怀川在他的病榻前焦虑不安。秦怀川无法忍受苏梓宸这样对待自己,怎么忍心看着苏梓宸伤害自己。 苏梓宸醒来的时候,他看见秦怀川阴郁的一张脸,明明想要开口的关心,却变成了恶毒的语言。 “想要破坏我为你亲手刺的纹身,你未免太过天真。既然如此恨我,那就养好身体打倒我,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我只能理解为懦夫。”秦怀川带着冷冷的嘲讽,他必须给苏梓宸找个理由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