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三十七章 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

听见门外有声响,傅越泽停止了咳嗽,他不希望被别人发现身体不佳。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隐约中似乎听到陆骏的声音,傅越泽朝着门外走去,原本想要继续慷慨陈词的陆骏,敏锐的觉察到傅越泽的脚步声。 “嘘”陆骏做出噤声的手势,轻声说道:“你爸爸过来了。”有关傅越泽的一切陆骏都格外敏感。 不过片刻的功夫,苏梓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傅越泽探出来的头。 “怎么在门外”傅越泽不解的问道,抑制咳嗽并不是很好的体验,傅越泽觉得胸腔异常的难受,喉咙痒痒的,但他要忍住,忍住咳嗽。 苏梓轩默不作声,一时间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复傅越泽,陆骏见状,赶忙帮着苏梓轩回道:“天气预报说过会子会降雨,所以他们就回来了。”天气预报上的确是这样写着的。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躲在门外不进来”傅越泽不太肯定,他的咳嗽声,苏梓轩有没有听到,也不清楚他们到底在门外呆了多久。 “因为我想多了解一点爸爸。”苏梓轩勇敢的抬起头,鼓足勇气看向傅越泽。 傅越泽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不仅仅是精神在崩塌,身体也跟着越来越差。他克制自己的感情,尽量让自己不要在意苏梓轩语句中的关心。 “你想了解什么”傅越泽眼也不抬的问道。 “为什么爸爸最近变得这么反常”苏梓轩感觉自己快要用完所有的勇气了,看着傅越泽的眼神,他心里在打颤。 “反常”傅越泽嘴角的笑意变得可怕起来,所有人都觉得他反常,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现在无比的清醒,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nionica对他急切的摇头,似乎想要阻止他继续与傅越泽说下去。 “nica你有话要对我说吗”傅越泽冷眼看向nica,这个聪明的小女生,让他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 “没有。”nica低眉垂目,看上去意外的乖巧。 胸腔里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每个人都很紧张,只有傅越泽风轻云淡。 “快进来。”傅越泽招呼道。 终于将眼神从苏梓轩身上挪开,顿时苏梓轩觉得轻松多了,刚刚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果然自己在傅越泽面前不过是个稚嫩的孩子,根本无法对抗傅越泽强大的气场。 像是得了赦令,三个人有序的走进了大厅,苏梓轩心有余悸的盯着傅越泽的后背。 忽而傅越泽转过头来,他面露微笑的看向苏梓轩,“我们父子俩好久没有好好聊聊了,今天我刚好有时间,不如到我书房聊聊。”说的温情,然而眼神却暴露了一切。 苏梓轩鬼使神差的点点头,nica则一脸同情的看着苏梓轩,总觉得事情不太妙。 傅越泽牵起苏梓轩的手,拉着苏梓轩朝书房走去,陆骏默契的与nica对视了一眼。 “会不会要紧”nica颇为担忧的问道。 “虎毒不食子,再怎么说他们的父子,不必担心。”陆骏对傅越泽相当的了解,骨子里比谁都重视感情的傅越泽,实则就是一个纸老虎。 nica不相信的扫了眼陆骏,自从傅越泽越来越不对劲以来,nica就嗅到了傅越泽身上的黑暗气息,总觉得这样的傅越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这段时间nica看见傅越泽,老是以为见着了秦怀川,她都忍不住在心里怀疑傅越泽与秦怀川的关系。 “我一直不相信虎毒不食子这句话。”nica用着质问的语气说道,这段时间与陆骏相处下来,nica竟意外的很喜欢这个笑起来很讨人厌的叔叔。 “啊你这个小孩内心太阴暗了。”陆骏撇了撇嘴,对nica表示了不屑。 “哼你们大人才叫阴暗。”nica回他一记白眼。 此刻书房中,傅越泽正伏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毛笔,最近喜欢上学法,在书写的过程中能够静心。 苏梓轩站在一旁,想要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等着傅越泽开口。 一口气写完了四个大字,傅越泽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拿到嘴边吹了吹。 “上善若水。”苏梓轩情不自禁的念了出来,虽然并不清楚这四个字的意思。 “喜欢吗”傅越泽温和的问着苏梓轩,一扫之前的阴霾,此刻的傅越泽好似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苏梓轩点点头,他对书法并没有鉴赏能力,只是觉着傅越泽写的非常好看,有时候他对傅越泽近乎盲目的崇拜。 “送给你。”傅越泽将宣纸递给了苏梓轩,他练习书法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感受一下秦怀川每每做件事的内心。 苏梓轩赶紧上前接住那张宣纸,一不小心大拇指按到了“水”字上面,顿时一幅书法就毁了。 歉意的看着手上的宣纸,苏梓轩没想到自己竟然做了这么蠢的事情,他都不敢抬头去看傅越泽。 “不用介怀,一幅字而已。”傅越泽眼里流露出可惜的目光,与嘴上说的显然对不上号。 “对不起。”苏梓轩觉得更加惭愧,感觉自己做了很大的错事。 “扔了吧”傅越泽摆了摆手,虽然有些可惜,但是如此缺陷的作品还是不要留下来。 苏梓轩有些不舍,看了傅越泽好几眼,就是下不定决心。 “我再为你写一幅。”看出苏梓轩的不舍,既然舍不得那就再写一幅替代,免得叫苏梓轩心里愧疚后悔。 “不用了,我挺喜欢这幅。”苏梓轩露出灿烂的笑,觉得自己手里的这一幅书法意义重大。 “轩轩。”傅越泽调整了心情,这段时间太忽略这个孩子,以至于他内心充满疑惑,却找不到任何答案。 “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我会将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傅越泽偶尔也想要坦诚一点,至少在面对自己孩子的时候。 苏梓轩怯生生的抬起头,像是第一次见傅越泽,眼神中充满了不解。 “爸爸,你真的会回答我的疑问吗”苏梓轩不可置信的问道,什么时候傅越泽能够如此坦白了,一直以来傅越泽喜欢什么都藏在心里,他要敞开心扉,这让苏梓轩有些措手不及。 “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傅越泽十分认真地说道,说完他还看了眼手表。 苏梓轩见傅越泽表现的无比严肃,他也就不再废话,毕竟傅越泽不是一个喜欢听废话的人。 “爸爸,婚礼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待妈妈”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苏梓轩许久,他非常迫切的想要得到答案,真实的答案。 “有人不愿看到我和你妈妈顺利结婚。”傅越泽诚实的回道。 听到这个答案,苏梓轩心里舒坦多了,但是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傅越泽偏偏不详细去解释这件事,只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回答。 “是谁”苏梓轩迫不及待的问道。 “仇家秦怀川。”傅越泽觉得自己为秦怀川冠上一个仇家的名号,似乎过于轻率,毕竟他都没有搞清楚秦怀川具体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显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不清楚秦怀川为什么如此憎恨自己,但是傅越泽却十分清楚自己为何如此憎恨着秦怀川。秦怀川几乎将所有触犯傅越泽底线的事情都做了一遍,他活在世上一天就是对傅越泽的挑衅,他们之间恐怕只剩下你死我活。 “为什么要听他的为什么”苏梓轩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好不容易等来父母大婚,结果却因为这样的事被破坏,他不甘心。 “宸宸在他的手里。”傅越泽有些生硬的回道,因为秦怀川绑架了苏梓宸,所以他傅越泽才会被秦怀川牵着鼻子走。 苏梓轩突然觉得自己太过愚钝,他怎么忘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还在那个坏人秦怀川的手里,所以那个坏人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他的家庭。 “爸爸,那你为什么又和叶青岚在一起”苏梓轩从报纸上看到这件事的时候,一团火直接冲到了头上,以前他就讨厌这个破坏他家庭团圆的女人,现在傅越泽竟然又和她纠缠到了一起,这简直无法忍受。 “做戏。”傅越泽的回答一直都是如此简洁,像是懒得多说一个字。 “你和叶青岚是做戏”苏梓轩愈发的疑惑了,听不懂傅越泽话中的意思。 “秦怀川想要熙熙离开a城。”傅越泽有些疲倦的说道,面对秦怀川的步步紧逼,傅越泽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爸爸,我们不能被那个坏人摆布,我们应该主动回击。”从小就爱看漫画的苏梓轩,热血沸腾看待事情过于表面。 “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傅越泽的眼神落在苏梓轩的身上,他小时候可不是这般冲动的性子,想着苏梓轩可能是遗传苏熙吧 “爸爸,我们一家五口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的在一起。”苏梓轩有些痛苦的问道,现在就连一家四口都凑不齐,更何况一家五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