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博取苏熙信任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博取苏熙信任

早就将鹰老的嘱咐抛之脑后,洛痕几乎肆无忌惮的暴露自己的目的,有一种生怕别人不知道的感觉。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efefd 无论如何苏熙是不会接受洛痕的保护,她对洛痕并没有好感,一靠近洛痕就能闻到那股似有若无的血腥味。 这样的人是一个危险的火种,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谁知道会不会反而是他给自己招来麻烦。 两个人眼神流转,彼此刺探着对方,洛痕心中自有自己的打算,说来背着鹰老做这样的事情,他心里也有一丝担忧。 不过目前鹰老正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根本腾不出时间来关心a城的事情,趁着这个机会洛痕想要实施一个大胆的计划。 “我们进去说。”年司曜一副和事老的样子。 两个人同时转脸看向年司曜,似乎在考虑年司曜提议的可行性,好一会子洛痕才点头同意。 而苏熙则拒绝了年司曜的提议,一脸戒备的说道:“司曜,你与他熟吗不熟的人没必要邀请进屋。”显然苏熙不想与洛痕扯上任何关系。 年司曜原本对洛痕也充满了抵触,但洛痕有自己的办法说服他,站在苏熙角度考虑,就无法拒绝洛痕的帮助。 “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友好你不相信我是你的哥哥吗”洛痕一脸无辜的说道。 苏熙满脸黑线的看向洛痕,她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哥哥,她看了看年司曜,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年司曜摇摇头,对于洛痕自称苏熙哥哥这件事,他同样一头雾水,难不成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个疯子 可是洛痕提到有关苏熙的事情,似乎没有任何偏差,目前苏熙也正遭遇着各方的威胁。听到洛痕提及的事情,让年司曜不禁吃惊,毕竟有些事就连当事人苏熙都不太清楚。 “我没有什么哥哥,你”苏熙想要说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但转念一想又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她不想与洛痕这样的人纠缠,语言上的纠缠也不想要,还不如早点打发他离开。 “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洛痕意味深长的说道。 左看右看,洛痕明显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人类,为什么老是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仅苏熙百思不得其解,年司曜也一肚子疑问,总觉得洛痕办事方面很诡异。 能够将自己从法国直接劫走,这样想着年司曜就觉得洛痕背后势力不容小觑,他不觉得以洛痕单枪匹马就足以将他直接掳走。 “这个问题我们暂时不讨论。”年司曜不希望苏熙对洛痕太过反感,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不想再耽误一分钟,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机场。”原本还犹豫不决的苏熙,现在巴不得立马启程去法国。 留在a城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任由其发酵吧突然有点后悔当年回到a城,苏熙脑子乱死了,现在宸宸还没有找到。 一想到这,苏熙就觉得自己不该丢下一切跑去法国,至少也要带着宸宸一起去。 而现在宸宸依旧是了无音讯,茫茫人海到底要去哪寻找苏梓宸,苏熙心顿时揪起来了。 “我可以帮你找到苏梓宸。”洛痕用他的方式挽留苏熙。 苏熙冷眼看向洛痕,她无法相信洛痕的口头承诺,洛痕则一脸坦荡荡的任由苏熙放肆。 “你不是用尽办法想要找回苏梓宸,为什么不试着相信我一次。”洛痕一脸自信的说道,他不喜欢别人怀疑他的能力,这世上还没有难倒他的事。 “或者你需要我拿出一些诚意来。”洛痕的中文依旧是一个难题。 只见他边说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图库,洛痕低头认真的搜寻着。 没一会子,他就抬起头,来到苏熙跟前,将手机竖起来让苏熙看。 苏熙对洛痕的动作表示不解,但眼神还是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手机屏幕上,那是一张照片。 远远的一个背影,苏熙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她一把夺过手机,将照片放大。她敢确定这个背影是苏梓宸的,她立马翻找其他图片,然而再也没有找到有关苏梓宸的照片。 “你怎么会有宸宸的照片”苏熙不可置信的问道。 洛痕眼神落在手机上,微微挑眉,冷冰冰的脸上带着一股神秘。 “我说我可以帮你找到苏梓宸,你偏不相信。”洛痕一字一顿的说道。 “宸宸现在好吗”之前还气势凌人的苏熙,顿时没了气势,软绵绵的想要从洛痕这里得到一些苏梓宸的讯息。 洛痕略微思索了片刻,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此刻就连一双眼都是寂寥的。 “谈不上好与不好,被秦怀川软禁起来,又想不起自己亲生父母是谁。”洛痕说的轻松,听的苏熙心中一紧。 “宸宸失忆了吗”以前就已经想到苏梓宸失忆,现在听到有人亲口说出,苏熙心中有说不明的感觉。 “目前正在逐渐恢复记忆,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洛痕毫不夸张的形容着,听的苏熙心中更是不安。 “所以你还要去法国吗苏梓宸就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你还要去那遥远的法国,再次隔断自己与儿子的距离。”洛痕自认为自己煽情的不错,尽管也没有考虑过有些词的用法合不合适。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有什么目的”苏熙警惕的问道,怎么会有人这么清楚这一切,恐怕只有秦怀川才会这般清楚。 “你怎么老是不相信我,我说什么你都怀疑,我都无话可说了。”洛痕无奈的说道,感觉自己惹了一个麻烦,这样想着女人的确很麻烦。 要不是看在苏熙是他妹妹的份上,洛痕早就甩衣服走人,哪有这美国时间与她慢慢磨蹭。 “那你现在就带我去找宸宸。”苏熙瞪大了双眼,除非亲眼见到宸宸,不然她谁都不相信。 “那是不可能。”洛痕直接否定。 “就凭一张背影,还有你的自说自话,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不定你就是秦怀川派来的人,前面挖好陷阱等着我。”苏熙唯一能想到的合理解释只有这个了。 “你觉得秦怀川需要多此一举吗绕着圈子来对付你,我告诉你,秦怀川想对付的人不是你,是傅越泽。”洛痕索性将他知道直接说出来。 年司曜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觉得很是不解,尤其是秦怀川,这事情与秦怀川有关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给他解释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付傅越泽”苏熙疑惑的问道。 洛痕没有作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苏熙,越说越多等会暴露过多就不好跟鹰老解释了。 “这个你去问秦怀川。”洛痕不着痕迹的说道。 以前觉得鹰老是一个难缠的人,现在想想他的女儿果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洛痕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当初如果没欠鹰老一条命,现在也不会是这幅光景,做一个平常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想尽快见到宸宸,你带我去。”苏熙有些激动地说道。 洛痕往后退了一步,不习惯与女人过近,这么久他都快忘了自己是一个男人。一直以来就当做自己是一把利器,没有人类正常情感,就连面部也动了手术,连笑的权利都剥夺。 “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不能贸贸然带你过去。”洛痕并不是一个拼蛮力的人,做事情要有计划。 年司曜在一旁赶紧点头,听上去秦怀川就好像一个恐怖分子,这样想着就不能让苏熙冒险。 “那你什么时候带我过去”苏熙已经迫不及待,听不下去别人的话,她巴不得长了翅膀飞过去。 洛痕看了看年司曜,希望年司曜能够劝一劝苏熙,现在苏熙的情绪太不稳定。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母亲对孩子那种近乎可怖的感情,父母为了孩子的确什么都不怕了,他想起当初一时心软放走的一个小孩。 “熙熙,你冷静一点,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他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就这么贸贸然要他带我们过去找宸宸,未免太危险。”年司曜只好从这个角度来劝说苏熙。 “你也不相信他”苏熙指着洛痕说道。 洛痕继续在心里骂年司曜是猪队友,这样拆自己的台,难道就不能换个方式来劝说苏熙。好不容易在苏熙心里建立起来的信任,瞬间因为年司曜的话又崩塌了。 “嗯,你之前说的不无道理,如果他是秦怀川派来的人,前面挖好了陷阱等你,怎么办”年司曜见苏熙已经有所松动,便再接再厉,不能让苏熙去冒险,这样的事应该是他这样的大男人去。 年司曜已经做好打算,准备联合傅越泽,私下里偷偷去找苏梓宸,最好瞒过苏熙。 既然苏梓宸的事情已经有了契机,那么寻找苏梓宸的事情就由他代替苏熙来完成,无论如何年司曜依旧没有放下对苏熙的感情。 这么多年对苏熙是爱情也罢,亲情也罢,年司曜自己也说不清了。虽然前不久对一个还算陌生的女人产生了一丝好感,但她又怎么比得过苏熙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有时候甚至觉得为苏熙,他愿意付诸生命,感情是世上最奇妙最复杂的事情。 “我现在相信他。”苏熙的一句话直接打断了年司曜所有的遐想,她一向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