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暴走的苏熙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二十九章 暴走的苏熙

等到苏熙赶到傅越泽办公室时,她竟然还看见了新闻的女主角,昨天叶青岚还在质问傅越泽是不是利用她,今天她就屁颠屁颠的来到傅越泽的办公室。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叶青岚可不想来这里,还不是因为合作上面的事情,傅越泽竟然用她新拍的戏威胁她。叶青岚觉得就不该同情帮助傅越泽,反正这个家伙无所不能,是铁打不倒的,但是她现在不得不曲意逢迎,新戏能不能播出就看傅越泽了。 从陆骏嘴里得知苏熙带着年司曜已经要杀到他办公室,傅越泽立马喊来了叶青岚,好在叶青岚离他的办公室不远。 昨天他与叶青岚几乎是不欢而散,傅越泽坦白承认了利用她,叶青岚就算心再大也无法原谅傅越泽这样直白的利用。 今天叶青岚死活不同意,要不是傅越泽直接拿出她新戏威胁,估计叶青岚还在享受自己的美好时光。 推开办公室的门,苏熙亲眼看见傅越泽与叶青岚欢声笑语,这个戏演的有点过头。 “泽。”叶青岚娇媚的喊着傅越泽。 “青岚。”傅越泽也亲密的回应着叶青岚。 苏熙冷眼看着他们,年司曜在身后一脸担忧,苏熙没有说一句话,默不作声就离开了。年司曜赶紧追了过去,生怕苏熙会出事。 就一直不说话,苏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她心里到底怎么呢 苏熙刚离开,叶青岚就立马板着脸,对着傅越泽说道:“傅总,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在不清楚前因后果的情况下,连叶青岚都要觉得傅越泽渣。 “多谢。”傅越泽沉重的说道。 心里对秦怀川的恨又多了一分,一切正朝着秦怀川设想的方向发展。 arthur彻底被秦怀川禁足了,两个人到达了一种水火不容的状态,arthur凭着模模糊糊的记忆,暂时明白了一个大概。 “nero,你到底要做什么”arthur痛苦的问着nero,早知道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很快,很快,春天不是快到了吗”nero勾起一抹嗜血的笑。 这段时间一直做的事情,就是让傅越泽恨他,之前一直隐瞒身份,现在身份公开了,反而轻松。 现在只要做傅越泽讨厌的事情,那就好了,要让傅越泽像他一样恨着。仇恨会让一切变得有意思起来,会在最后一决胜负。 “我亲生父母到底是谁”arthur握紧双拳,他好想知道答案,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只有模模糊糊的脸。 “想要找他们来救你”nero嘲笑着问道,“别痴心妄想了,他们现在自身难保。”nero嗤笑着arthur。 “nero你彻底疯了。”arthur觉得nero已经不正常了,他现在阴暗的想要毁灭整个世界。 “对,我就是疯子,拉着你们一起陪葬。”nero轻快的说道,他的复仇很快就要实现了。 “亏我以前一直将你视为最敬爱的父亲。”arthur彻底解开了nero伪善的面具。 “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早就没命了,我给你了第二次生命,是你的再生父母。”nero癫狂的说道,利用arthur又如何,毕竟这个孩子是他拼劲全力抢救的。 “那么你就可以肆意的利用我”arthur嘲讽的说道,nero自私的可怕,他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横穿马路,苏熙眉头都不皱一下,年司曜跟在苏熙身后尤为紧张,生怕苏熙被车子碰到。年司曜在心里暗暗咒骂傅越泽,这不是给他找麻烦。 “熙熙,你等等我。”什么时候苏熙的速度这么快了,让他都要追不上了,生气中的女人果然爆发力十足。 “我答应你去法国。”苏熙突然转过身来,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一瞬间让年司曜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法国。”年司曜笑着说道,想要用自己的心情感染苏熙,感觉苏熙的情绪已经岌岌可危了。 “回年宅收拾东西。”苏熙像是突然清醒了过来,正如当年那样跑到法国。 一切像是历史重演,苏熙自我嘲笑着,真是可悲啊又要躲回法国,从心底瞧不起自己,或许她真的不适合在a城。 冲动暴走的苏熙,终于冷静了下来,很快两个人就回到年宅。 看见苏熙,年星辰撒娇的伸出双手,想要苏熙抱抱。 苏熙径直走了过去,年星辰没有得到抱抱,心里十分失落。在后面的年司曜,立马抱起自己的宝贝女儿,捏了捏年星辰的小脸蛋,笑着说道,“今天星辰有没有乖乖” 年星辰嘟着嘴说道:“宝宝一直都是乖乖的,宝宝是最棒的。” “来亲一口。”年司曜奖励的说道。 “不亲亲,爸爸的胡子扎人。”年星辰用头发蹭着年司曜,在年司曜的怀中年星辰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小公举。 年司曜在心里想着,他现在算是完成了傅越泽交代的,越想着越觉得怪怪的。上一次带着苏熙回法国是因为年星辰,这一次拐着已经嫁给傅越泽为妻子的苏熙回法国,还要顺带捎上他们俩的孩子,怎么隐隐觉得不太好。 洛痕真的想要做一个安静的不被任何人注意的存在,可是显然年司曜根本完成不了任务,这样想着是时候他出场了。 一直密切关注着一切的洛痕,从房车里走了出来,四海为家的他,只有房车适合他,他不适合拥有房子。 “年总,门外有人找您。” 年司曜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他回应道:“让那人直接进来。”这个时候有人来找他,是不是傅越泽特意派人过来的。 当那个人出现在年司曜的面前时,年司曜整个就震惊住了,这个人不就是前不久绑架他的那个人。 “好久不见。”洛痕面无表情的打招呼。 “爸爸,你认识这个大胡子叔叔吗”年星辰好奇的打量着洛痕,觉得洛痕长得很喜剧。 “不认识。”年司曜一字一顿的回道。 洛痕好奇的打量着年星辰,笑容可掬的说道:“在孩子面前说谎是不对的。” 年星辰因为洛痕的话,再次看向年司曜,眼神仿佛在询问年司曜到底有没有说谎。 “见过一两次。”年司曜勉强的回道。 “年总,你这样说,我很伤心,我们的关系不是非同寻常吗”洛痕需要报个中文班了,乱用词语会引来别人瞎想的,听上去他的词汇量还没有年星辰大。 “爸爸,大胡子叔叔到底是谁”年星辰暂时不太理解非同寻常是什么样的关系,感觉大胡子叔叔很神秘了。 “爸爸也不知道。”这一句倒是真的,他期待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就连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爸爸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年司曜对着年星辰说道,赶紧撇清与洛痕的关系,年司曜早就发现了洛痕爱乱用词语。 “我叫洛痕。”洛痕落落大方的介绍自己。 “洛痕”这个词在年星辰脑中也十分的陌生。 “对,洛水的洛,伤痕的痕。”洛痕赶紧解释自己的名字,他自认为自己的名字挺不错。 年司曜被眼前的情况搞得莫名其妙,这个绑匪怎么突然出现在a城,又怎么跑来找他。 仔细思索了片刻,年司曜一把拉起洛痕,拉着他到院子里说话。 洛痕被年司曜的动作弄得一脸茫然,他正和年星辰聊得不错,怎么被年司曜拉了出来,这感觉糟糕透了。 “你来年宅,有什么目的”年司曜完全搞不懂洛痕的脑洞,想起之前的事情,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想你了。”洛痕露出一个标准的笑,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正经点。”年司曜被洛痕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别说你来这里没有任何目的,我看你也不像神经病。”想来想去,年司曜觉得洛痕在装疯卖傻,一个人做出一些事情,肯定是带有目的的。 年司曜被洛痕带到t城不久,就接到了情敌傅越泽的电话,那么倔强的一个人竟然开口求他,这样前后联想一下,总觉得好像他就是特意回国等着被傅越泽召唤。 “我本来就不是神经病,我中文表达可能不太清楚,但是我的中文沟通能力是不容置疑的。”洛痕是一个爱用成语的人,尽管他的中文非常烂。 “我不想听你废话。”年司曜几乎是吼着说道,洛痕简直要把人逼疯了,都没法好好说话了。 洛痕面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漠的说道:“我也不想和你废话,我是来找苏熙的。” 听到洛痕的话,年司曜立马就警觉起来,没想到这一次是冲着苏熙来的。以年司曜的判断,这个人绝不是简单之辈,和他靠近一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也不知道这个人手上到底沾了多少人命。 “你找她做什么你认识她吗”不能让这个人与苏熙见面,这个危险的人物让年司曜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这就要问你了。”洛痕一副无奈的样子,觉得年司曜并不是一个好的搭档,心里想着年司曜在拖他后腿。 “问我”年司曜指着自己说道,对洛痕这样的人,好脾气的他都要暴跳如雷了。 “你不能将苏熙带到法国,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在暗中保护她了。”洛痕苦恼的说道。 “那你可以跟着去法国。”年司曜没有太在意,等他回味过来的时候,整个震惊的看向洛痕。 “你为什么要在暗中保护苏熙”一个与苏熙显然不可能有关系的人,说自己暗中保护她,听起来很可笑。 “因为她是我妹妹。”洛痕用着“你是白痴”的眼神看向年司曜,再一次在心中确认年司曜是一个猪队友 而此刻年司曜的内心更是混乱一片,就好像有一万匹在他心口肆意奔腾践踏,他的心脏根本承受不了这一波更强过一波的惊吓。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