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名为折磨的游戏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名为折磨的游戏

昏迷中的苏熙一直嘴里喊着“妈妈,宸宸”,她一定是做梦了,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看上去很不好的样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此刻傅越泽的情况更加糟糕,他没想到秦怀川一直留着宸宸是这个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戏耍他与苏熙,在苏熙生病住院的时候,秦怀川竟然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电话里,秦怀川的声音变得很奇怪,可能是用了变声器。 “傅越泽,游戏才刚开始,好玩吗”秦怀川发出刺耳的笑,他觉得有意思极了,这个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傅越泽冷冷的问道,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和你玩一场游戏,在游戏的过程中你可以来抓我,但是没有抓住我之前,你就得听从我的吩咐。苏梓宸在我的手里,记得乖乖听话,当然只要你找着我,我就放了苏梓宸。这样的游戏,大概就是猫抓老鼠游戏,只是到底你是猫还是我是猫哈哈哈”秦怀川猖狂的大笑着,通过变声器传出来特别的刺耳。 傅越泽对秦怀川的提议没有半点异议,他也不属于有其他异议,毕竟苏梓宸在秦怀川手里,游戏的规则由他来定。 “你就那么自信”傅越泽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你有多自信,我就有多自信。”秦怀川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我和你是同样的人,拥有着常人所不能企及的自信,你恐怕还没有发现这一点。” “我和你可不是一样的人,我不是变态。”傅越泽讥讽的说道。 电话里两个人你来我往,就通话了很久,直到秦怀川直接挂断电话,这才结束了这场不太愉快的通话。 这一次秦怀川对傅越泽下了一个更狠的指令,那就是继续漠视苏熙,逼苏熙离开a城。对于这个无礼的要求,傅越泽很想抗议,可是他又能怎样呢恐怕就连警察都耐不了秦怀川,毕竟秦怀川身后的背景太复杂,复杂的就傅越泽集齐了整个傅氏的力量,也无法找出秦怀川的位置。 傅越泽离开时,十分不舍的看着苏熙的脸,也不知道下一次能看到苏熙又是什么时候。以前苏熙因为他离开了a城,这一次她又要因为他离开a城,这一次不知福苏熙会去哪里 傅越泽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现在他无力极了,生活就一直在戏耍着他,大概是看不得他一帆风顺。 在城南别墅一言不发的傅越泽,陆骏在一旁都为他着急,nica依旧跟随着陆骏,她出院了没有地方去只能住进城南别墅。 “总裁,夫人呢”陆骏毕恭毕敬的问道,这个时候提及苏熙,陆骏觉得自己是不要命了。 傅越泽抬头看了看陆骏,嘴上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好,后来索性没有回应,只是失神的看着地面。 在医院里已经躺了一天的苏熙,吵着要出院,她要去找傅越泽。对于傅越泽忽冷忽热的态度,她要当面问个清楚,苏熙感觉自己快要被傅越泽折磨疯了。 期间傅越泽曾经打过电话来,在电话里对年司曜交代,希望年司曜好好照顾苏熙,语气特别怪异。 “你自己的女人,你自己来照顾。”年司曜吼着电话那头的傅越泽。 “我暂时没有办法照顾她了,这段时间拜托你,我希望你能带她回法国。”傅越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请求,逼苏熙离开a城,那么就拜托年司曜带她去法国吧 这段时间a城动荡的很,苏熙离开这里也好,相信年司曜会照顾好她。 “傅越泽,你开什么玩笑,我带苏熙回法国,这不可能,苏熙是你的妻子。”年司曜觉得傅越泽的口气像是要放弃苏熙,这下子他慌了神,苏熙要知道傅越泽这样,还不要伤心死。 苏熙蹙着眉,护士正在给她扎针,她的血管很小,不好找。年司曜特意喊来了经验丰富护士长,就希望苏熙能够少受点痛苦。 因为年司曜在通话中不小心提到傅越泽,所以苏熙就一直盯着年司曜,她想听听年司曜到底在与傅越泽说些什么。 发现了苏熙的动作,年司曜将声音压低,不能让苏熙听去这一段机密的谈话。 “年司曜这一次当我求你,你好人做到底,帮我最后一次。”傅越泽无奈的口吻,听上去疲倦极了,不知道他到底经受了怎样的折磨。 “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不然别怪我不肯帮忙。”年司曜厉声说道。 傅越泽见年司曜态度坚决,想了想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一遍,这个时候不要让苏熙知道,其他的不重要了。 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只有选择相信年司曜,希望年司曜能够帮助自己。 “好,我答应你。”年司曜没想到傅越泽有这样的苦衷,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傅越泽。 年司曜与傅越泽通话很久,苏熙就一直保持着张望的动作,直到年司曜取下耳机。他凝重的脸,看上去非常不好。 在年司曜开口前,苏熙直接问道:“傅越泽打电话过来,说了什么” 听到苏熙的问话,年司曜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将苏熙带到法国。 看来只能刺激苏熙了,但是看看苏熙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如果继续刺激她,真的不会出事么 什么都不能给苏熙说,不能告诉苏熙是秦怀川拿宸宸威胁傅越泽,因为苏熙现在情绪特别糟糕,担心她承受不了这件事。 又不能继续刺激苏熙,因为或许下一秒苏熙就情绪崩盘了,年司曜觉得傅越泽丢给了自己一个大难题。 “没什么,就问问你的身体情况。”年司曜赶忙回道。 “你刚刚说什么不肯帮忙,他拜托你帮忙了吗”苏熙听的清清楚楚,毕竟刚刚那一句话年司曜有些激动,忍不住就大声了点。 “他让我帮忙照顾你,我说你自己来,他说他好多事走不开,我听着心里就不快活了,所以直接对他发火了。有什么事能比自己的妻子更重要”年司曜尽可能的圆谎,早知道一开始就听从傅越泽的话,离苏熙远远地接电话了。 苏熙出院已经是三天后,a城表面上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报纸杂志提及那天荒唐的婚礼,看来傅越泽后续工作做得不错。 傅氏集团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谁也保不准下一次会不会哪里有出现问题,傅氏的员工湍湍不安。有些能力出众的已经开始物色下一家,尽管傅氏是a城的老牌子,但是这一次风波后,让员工对企业失去了信心。 傅越泽端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资料,他眼里出现一抹烦躁。助理一号安静的伫立在一旁,他对傅氏忠心耿耿,自然不会想着什么跳槽另找的事情。 不过傅氏这段时间真的太过跌宕,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风浪。不知道傅氏这艘在大海里航行的船只能否安然度过暴风雨,经此一役员工们的心都被冲散了。 “总裁,傅氏这一次受到了极大的重创,我担心如果还有下一轮,恐怕”助理一号拧着双眉,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担忧。 “将分散在外的人全部召回,暂时放弃开拓国外市场。”傅越泽艰难的做出一个决定,这个时候已经分身乏术,还是搞好大本营吧 “我怕这样让底下的员工更没有信心。”助理一号说出自己的担心。 “傅氏经此一役,你对傅氏失去信心了吗”傅越泽询问着助理一号,他已经想了很多可能,只有这个办法,傅氏大本营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急需要被填满。 助理一号摇头,他对傅氏信心十足,有傅越泽在,傅氏是不会倒下去的。 “对傅氏有信心的员工自然不会因为这个举措就失去信心,而那些没有信心的员工,早就做好了跳槽的准备,所以留下的是该留下的人,要走的我也不会拦着。”傅越泽对助理一号解释道。 “现在傅氏真的需要召回在外的人员吗很多分部才刚刚起步,真的很可惜。”助理一号不无惋惜的说道。 “以后还会有机会。”傅越泽沉重的说道,他也不想做出这样的决定。 白天傅越泽用忙碌的工作充实自己,夜里他辗转在每一个饭局,就不肯回家。他夜夜睡不安稳,没有苏熙在他怎么可能睡得好。 饭局一个接着一个饭局,城南别墅现在也变得冷清起来,自从苏熙接走了年星辰。苏梓轩一直跟着傅越泽,所以苏熙就将苏梓轩留在了傅越泽身边。 但年星辰与傅越泽的关系还没有彻底融洽,留在傅越泽身边也只会闹腾他,再者说苏熙也离不开年星辰,索性就将年星辰接了出来。 苏熙已经摆出离家出走的姿态,现在就等着傅越泽去挽回她,现在的她真的不贪心,只要傅越泽肯来找她,只要他语气软一点,她就跟他回家。 年司曜看着苏熙日复一日的等待着傅越泽,两个人像是角逐一场角力赛,谁也不肯让着谁,一样的倔强。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