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年司曜破坏婚礼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二十四章 年司曜破坏婚礼

在傅越泽的注视下,苏熙静静地听着牧师千篇一律的结婚证词,只待他说完便亲口答应。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傅越泽对着苏熙眨了眨眼,比划着唇语,“你愿意吗” 苏熙看懂了傅越泽的唇语,她微微颔首,正准备回复时,一道凌厉的声音传来,“你们不能结婚。” 众人顿时炸开了锅,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谁来破坏,纷纷转身回头寻找。 一个男人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内,他边说着边走向苏熙,“熙熙,你不能与傅越泽完婚。” 全场愕然,突然冒出的一个男人是谁,是要来破坏婚礼的吗 年星辰在看清来人面孔时,整个人立马兴奋起来,她大喊道:“爸爸。”许久不见的爸爸突然出现了,这叫年星辰如何抑制自己的情绪。 苏熙遥遥的看向年司曜,没想到年司曜会来阻扰他们结婚。 傅越泽眯着眼看向年司曜,对于破坏他婚礼的人,他都绝不会放过,无论是谁。 “我们继续。”苏熙拉了拉傅越泽衣袖,根本不在意年司曜的出现。 看着苏熙的反应,傅越泽心中一阵安慰,终于苏熙彻底放下了年司曜,整个属于他一个人。 “你们不能结婚。”年司曜继续强调道。 此刻的年司曜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他收起了所谓的温文雅致,他尝试玩世不恭的生活。红色的西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轻佻,过长的头发在脑袋后面扎起了辫子,多了一丝艺术家的气息。 “司曜哥,我与泽真心相爱,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苏熙根本不作他想,以为年司曜还是不甘心还是没有放下。 “有人让我来找你,他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他告诉我千万不能让你嫁给傅越泽,因为你们真的不能在一起。至少听完他的秘密,你再做决定。”年司曜有些焦急的说道,以至于他完全无视了年星辰,他全神贯注的看向苏熙。 “我并不想听什么秘密。”苏熙歪着头,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 “那么我拿宸宸的消息与你交换如何”年司曜不得不拿出王牌,这个时候能够阻止他们结婚的恐怕只有这个办法了。 “你怎么会知道宸宸的消息”傅越泽质问着年司曜,原本自信满满的他,在听到年司曜的话后,心里涌出了担忧。 看着对面苏熙脸上的表情,显然苏熙已经松动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还会被人截胡。他深深地看向苏熙,用眼神催促苏熙早下决定,他不相信他们的婚礼还比不上一个不太可靠的宸宸下落。 “因为有人早就在暗地里观察一切,我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他甚至比我们本人还要清楚,他现在是找到宸宸的唯一可能。”年司曜毫不夸张的说道。 “司曜哥,你不会骗我吧”苏熙歉意的看向傅越泽,随后用着质问的口气问着年司曜。 苏熙不能轻易将一场婚礼做赌注,她实在是想知道宸宸到底在哪至少给她一个机会找回宸宸,这样守株待兔的日子真的不好过。 傅越泽对着苏熙摇头,无论是何种原因,苏熙如果放弃了傅越泽选择了相信别人,那么他们之间将会出现最可怕的一场危机。 看着苏熙眼里一寸一寸的动摇,傅越泽知道这一次自己又输了,输的彻底。人们纷纷看向他们,而此刻傅越泽的眼里唯有苏熙一人。 在人群中苏梓轩显得尤为紧张,年星辰则一脸失望,她心心所想的爸爸,竟然不理会她,她非常极度的不开心。 nica安静的看着这场闹剧,看来生活一向就是不平静,陆骏在旁看上去比傅越泽更纠结紧张。 “这一次不用你来选,我帮你选,去吧”傅越泽自嘲的笑着,放开苏熙的手,他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些什么了,就让苏熙走吧 苏熙歉意的看着傅越泽,越是这样她越无法抉择,怎么能安心的跟着年司曜离开,这不是折磨她吗 在嘈杂的街道上,苏熙无神的四处徘徊,与陌生人擦肩而过,没有目的地的走着。她到现在还没有回应过来,最终反而是傅越泽先一步推开了她,她想到这苦笑着抬起脸。 一不小心泪流满面,身后响起汽车的鸣笛声,她知道是年司曜跟在身后,她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不予回应。 “熙熙。”年司曜从车窗里伸出头,对着苏熙喊道。 “你走。”苏熙近乎嘶吼的说道。 明明她在婚礼上已经做出了选择,为什么傅越泽还要那般心狠的推开她,一场婚礼变成了闹剧,只因为她初始她的动摇,她就要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吗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去了哪里,身后没有傅越泽。唯有年司曜不死心的跟着,婚礼变得如此可笑,难道之前傅越泽所有的温柔都是假的吗 根本不想再去回想婚礼上的情景,一想到胸口就生生作痛。 脑袋里回荡着傅越泽绝情的声音,她到底哪里惹到了傅越泽,让傅越泽一下子对她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苏熙,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比不上孩子重要。我也知道你还在恨我,因为我是搞砸的,这全是我的错,那么你跟他走吧去寻找那个答案,去找寻那个因为我至今流浪在外的孩子。”这一句傅越泽说的特别诚恳,温柔的语调,用着极低的声音在她的耳边。 众人伸长了耳朵,也没有听到傅越泽具体说了什么,但这一句句敲在苏熙的心上,让苏熙一时间无法接受。 原以为这一句已经是傅越泽的心声,没想到接下来的话才是冰雹,一下下狠狠砸在苏熙的心上。 “婚礼在你眼里也算不上什么,反正我们已经领了证,有没有这场婚礼都没有关系。”前半句已经让苏熙承受不住,后半句更是锋利,“无论我多么努力,你还是恨我,你不爱我,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我为什么老是不肯承认。” “够了,不要再说了。”众人听到苏熙激烈尖锐的一声,傅越泽的声音压低的只有苏熙能够听到。 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众人的好奇心,到底傅越泽与苏熙之间发生了什么,看上去很诡异。 “我不想当众下不了台,我已经为你做出选择,我不想再举办这场虚伪的婚礼。我受够了,和你在一起除了让我不断的受伤,你只会给我带来霉运。你想怎样那就怎样吧不要再拖累我。”最后六个字特别清晰,“不要再拖累我”,原来傅越泽真的觉得自己是累赘,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竟然觉得有些轻松。 绝情的六个字,让苏熙猝不及防的六个字,让苏熙无所适从的六个字,脑中不断重复响起的六个字。 不要再拖累我 苏熙拉开了年司曜的车门,她冷冷的对着年司曜说道:“去海边。” 见苏熙终于有了反应,年司曜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立马回道:“好,这就出发。” 手中握着方向盘,脑海中已经描绘出去往最近海边的路线图,尽管不知道苏熙到底想干嘛,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听苏熙的比较好。 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风呼啸着,来到海边的时候,天上已经是乌云满布。年司曜抬头看看天,这个时候应该拉着苏熙走才对,等会可能会有大型海浪。 “要下雨了吗”苏熙询问着年司曜,多想被雨水冲刷。 “我们不要再待在这里。”年司曜拉了拉苏熙的衣角,眉目都要纠结成一团。 “我想听听海风的声音。”苏熙不仅没有停止步伐,反而朝着海水处走去。 “喂熙熙,你别闹。”年司曜被苏熙的动作吓到了,一副投海的样子,这不是吓人吗 雨貌似很快就要降下来,年司曜不能任由着苏熙继续胡闹,他直接将苏熙打横抱起,关键时刻还是霸道一些更好。 海水卷起千层浪,“哗”的一声凶猛袭来,年司曜的腿上都湿了,真是来势汹汹。 始终还是晚了一步,雨先一步降下来,他们离车子还有一段距离。雨水冷冷的拍在苏熙的脸上,这种被雨水冲刷的感觉好极了,至少让她无比的清醒。 全身湿漉漉的回到车中,年司曜颓败的关上车门,对着苏熙吼道:“你要干嘛,不想活了吗”他很少这般动怒。 “不用你管。”苏熙对于这个破坏自己婚礼的人,实在是无力挤出一丁点笑容。 “你想死,也要经过我的允许,我是你的兄长,兄长为父。你结婚时,应该是挽着我,由我将你亲手交给傅越泽,你懂吗”年司曜嘶吼着,像是将所有的不满都一并喊出来。 “兄长为父,难道自己的兄长就是来破坏自己的婚礼,破坏我的幸福的吗”苏熙对年司曜简直发不出来脾气。 “你不要激动,我这次阻止你们结婚是迫不得已的。”年司曜向苏熙解释道。 “那么作为交换,你告诉我宸宸在哪”苏熙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是年司曜亲口说的,那么赶紧告诉她,宸宸在哪 “这是一场戏,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年司曜对苏熙说道,一段时间没见苏熙变得迟钝多了。 “戏,什么戏”苏熙反问道,她莫名其妙的看向年司曜。 “我这次回国是被傅越泽喊回来的,他让我配合他演一场戏。”年司曜抓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烦躁的说道。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