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想与你有个正式婚礼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想与你有个正式婚礼

门外响起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闷,两个人彼此对视一眼,无力回应门外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敲门声变得急促起来,傅越泽眉头紧蹙,略有不满的问道:“谁” 很快就从门外传来了陆骏的声音,“总裁,是我。” 傅越泽迅速站了起来,他径直走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他看见陆骏牵着nica,一脸焦急的模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关系变得如此融洽。 “有事吗”傅越泽口气冷淡,近期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他都不知该用何种姿态去应对这一切。 “nionica的了解,一定是不得了的事情,不然这个孩子不会如此主动的。 “什么事”傅越泽低垂眼睑,淡淡的扫了眼nica。 “有关宸宸的事情。”nica有些紧张的回道,她手心直冒汗,连带着陆骏一起紧张起来。 “你终于肯开口呢”傅越泽没想到这个时刻,nica竟然主动因为宸宸来找他们,或许真的能从她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讯息。 “我可以进去吗”nica低垂着头,不敢与傅越泽对视。 “可以。”傅越泽边说着边让出空隙。 随后,傅越泽对陆骏吩咐道:“你在门外守着,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 傅越泽意识到事情的关键性,不希望隔墙有耳,或者被任何人打扰。毕竟nica就像一个受了惊的小鹿,不能再受到任何惊吓,只希望她能流畅的将事情说清楚。 苏熙没想到进来的人是nionica身上得到什么讯息。 “您好。”nica礼貌的打着招呼。 “你好。”苏熙回应道,既然小孩子都主动打招呼了,不回应太不礼貌。 “对不起。”nica歉意的说道,“我不该向你们隐瞒宸宸的事情。”nica紧咬着下唇,如果不是知道了那件事,她还下不定决心。 “没事。”傅越泽轻松的说道,不希望给nica任何压力。 原本用狐疑眼神打量nica的苏熙,突然脸色变了变,随之也变得严肃起来。 “你认识宸宸”苏熙询问着nionica追根究底。 nica点点头,“但我认识的那个人不叫宸宸,他有英文名叫arthur。”nica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她希望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已经到了这步田地,arthur就是宸宸想必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nica不能任由着nero控制着宸宸,她也希望宸宸能早日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这不是重点,直接说重点。”傅越泽插话道。 “你们想要知道什么”nica用着犹豫的口吻问道。 真的要说起宸宸,nica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如果是你问我答的形式恐怕要好一点。 “宸宸现在在哪”苏熙最关心的的问题是这个。 “抱歉,我并不知道,但是我能确定宸宸现在很安全。”nica想起早上从陆骏嘴里听到的消息,听到他说宸宸出车祸了,她当时就情绪爆发了。 好在经过一番周折,nica才确认那个人并不是宸宸,原本宸宸的身体就不太好,如果再出车祸,她真的无法想象。 这些天nica一直在默默祈祷,希望上天保佑宸宸平安无事。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傅越泽冷静的反问道。 nica抬起头看向傅越泽,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随后回道:“出车祸的那个人我敢确定他不是宸宸,因为他脸上没有火烧的疤痕。” 她曾经十分迷恋宸宸脸上的疤痕,最开始她以为是宸宸特意刺上去的图腾,后来得知是一场大火后留下的印记,这简直是宸宸最好的辨识标记。 “什么,火烧的疤痕”苏熙惊诧的问道,像是被重重的一拳击中了心脏,弥漫在四肢的疼痛。 “arthur左边脸曾经在一场大火中留下烧伤的伤疤。”nica如实告知,尽管她也不清楚这个答案是否准确。 苏熙惊恐的看向nica,原来她的宸宸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而作为母亲的她却一无所知,并在他生命中缺席三年。 眼泪抑制不住从眼角滑落,悄无声息,苏熙无声的流着泪,痛苦到了一种极致,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麻木了。 nica不知所措的看向苏熙,她不清楚苏熙到底是为了什么哭泣,她慌张的看向傅越泽,试图寻求他的帮助。 傅越泽从震惊中回过神,心里更是愧疚不已,这些年不知道宸宸到底经受了怎样的痛楚。他这个父亲很失败,当初宸宸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arthur过得好吗”苏熙艰难的问道,她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nica点了点头,随后又立马摇头,“孩子总要和爸妈在一起才会幸福。”nica联想到自身,她现在无比的思念自己的妈妈。 与nica详聊后,傅越泽与苏熙基本掌握情况,这才算对秦怀川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特意嘱咐陆骏亲自送nica回医院,nica的身体太过虚弱,只能长期待在医院里,静心疗养。但偏偏她无法静心,她心绪不宁,身体恢复也变得极慢,断断续续的,总也不能好全。 受到一系列冲击的苏熙反而在心里长吁了一口气,至少宸宸还活着,尽管还没有弄清秦怀川的原因与目的。 她痴痴的望向傅越泽的侧面,半响缓缓开口,“泽,不如我们结婚吧” 听到苏熙的声音,傅越泽从低头沉思的状态中抬起头,他直视着苏熙的眼神。 “我们不是已经结过婚了吗”傅越泽一字一顿的回道,总觉得苏熙的情绪不正常。 苏熙歪着头,笑了笑,“我想与你有一个正式的婚礼。” 这辈子还没有正式举办过属于自己的婚礼,苏熙眼神中流露出诚挚,她是真的想要嫁给傅越泽。 “好。”傅越泽掷地有声的回道。 第二天,傅越泽就开始筹备婚礼,愁眉不展的他终于有了些笑意。 婚礼紧锣密鼓的筹办着,这几天苏熙异常的沉默,她的异样越来越让傅越泽担心。心里总有些忐忑,至于哪里不对劲,傅越泽也说不清。 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傅越泽突然停下了步子,身畔的苏熙不见身影。 回头寻找发现她隔着橱窗,看得入神,让傅越泽都不忍心打扰。 苏熙看着橱窗,傅越泽看着她,周围人来人往,好似电影的长镜头,时间变得悠长。 好半响,傅越泽才从怀中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苏熙的电话。 “我的新娘子,在看什么”傅越泽止不住的嘴角上扬,他就要做新郎官了,这种感觉奇妙极了。 看着手机上傅越泽的来电,苏熙呆愣了片刻,她正看出神的看着橱窗里的一款戒指。 接通傅越泽的电话,苏熙淡漠的声音在话筒中响起,“泽。”轻轻一声百转千回。 橱窗中安静的躺着一枚并不特别的戒指,苏熙脑袋中冒出有关戒指的美丽传说,心中涌出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情绪。 “我在看你。”傅越泽的磁性的声音,让苏熙波澜不惊的心小小波动了一下。 茫然的抬起头,苏熙在人群中寻找傅越泽的身影:“你在哪”边寻找着边询问傅越泽。 “往前看,我与你相隔不远。”傅越泽动情的说道,他们之间的距离竟然生出亲切的意味。 茫茫人海里寻一个人并不简单,但傅越泽却那般好认,因为他在人群中会发光。永远是最突出的存在,隔着如潮的人流,挺拔的身姿跃入苏熙的眼帘,嘴角抑制不住的勾起一抹欣慰的笑。 “泽,我找到你了。”轻轻一声敲击在傅越泽的心头。 “我的新娘子,我好想你。”才一会子不见,傅越泽就觉得思念如潮将他淹没。 看着他温润的侧面,阳光流连在他的脸颊,真是十足的美男子。 隔着空气彼此对视,想要将彼此印在心中一辈子,爱情在发酵在升温。 “过来。”傅越泽打破对视的沉默,他对着苏熙招招手。 抬脚,苏熙最后看了一眼橱窗,那一对戒指看上去很适合她与傅越泽。安静且低调,相互依偎在一起,交缠在一起,像是经受了一个世纪的祝福。 傅越泽注意到了这细微的一个动作,他迈开长腿朝着苏熙走去,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他就来到了苏熙身边。 在不远处看了眼苏熙驻留橱窗,原来是在看戒指。对,他们的对戒还没有选购,那么不如今天直接买了。 “进去吗”傅越泽绅士的问着苏熙,他的眼神直逼不远处的橱窗。 “下次吧”苏熙直直的看着傅越泽,她突然没有勇气进去。 婚礼步步逼近,苏熙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一直避开选购对戒。最近这段时间,她总觉得脑袋某些记忆正一点一点被搬空,她的心空的能发出回音。 傅越泽自然明白把握时机是多么的重要,好不容易苏熙看了对戒,自然要趁此时机直接将那一对对戒带回家。 苏熙的眼眸里倒映出傅越泽的身影,渐渐近了,不给她留有半点私人空间。她的手已经被傅越泽驾轻就熟的握紧,十指紧扣傅越泽深情的看向近旁的苏熙,“对戒是时候买了。” 有时候不得不逼一逼苏熙,或许她有天生的拖延症。 苏熙点点头,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拒绝,那么就买吧 推门而入,傅越泽将苏熙握得紧紧的,生怕苏熙半路落跑。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