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不是我的父亲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不是我的父亲

风平浪静的b城,在一个隐秘的空间,前不久突然多出了一些人,一间荒芜了多时的宅子住进了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周边有人瞧见了还以为是荒宅闹鬼,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是宅子的主人回国暂作停留,这原本是稀疏平常的事情,然而谁会想到这背后深藏的阴谋。 这段时间他在a城做了一些大动作,a城现在已经是波涛汹涌,商界迎来了一段低潮。一夜之间a城商界龙头老大傅氏集团,突生变故股票狂跌,被曝出信誉问题,据小道消息称傅氏集团已经被告上法庭,涉及商业犯罪。 这让人们纷纷想起之前的沈氏集团,当时沈氏就是这样垮台,这一次傅氏集团不知能不能撑过去,很多人都在翘首以盼。 一切正朝着nero设想的方向发展,掐指一算,这个时候他们也该寻到他特意留下的线索。尽管将他们耍的团团装,但nero还是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可不希望傅越泽一无所获,一直这般兜兜转转,那就没有意思了。 前几天nero一早就接到了情报,赶在他们来之前将arthur转移,并将傀儡派上了用场。当初nero第一眼看见那个流浪儿时,就发现这个可怜的孩子与arthur八成相似,当时他就收留了这个孩子,他确信在以后的日子这个孩子一定能派上用场。 这一次多亏了这个傀儡,如果不是这个孩子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恐怕他也不会这般不留痕迹的将arthur悄悄转移。 在转移的过程中,nero并没有带上nionica,这样才有机会揭开他的面具,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落在谁的手里。 nero已经迫不及待,想快一点与傅越泽正面交锋,他很期望傅越泽失望的模样,想到傅越泽得知一切都是他在捣鬼,不知道傅越泽该是何种面色一想到这,nero就兴奋不已,巴不得傅越泽能够快一点寻到他,希望不要让他失望,他会在b城等傅越泽的大驾光临。 收敛脸上得意洋洋的情绪,arthur的房间近在眼前,最近这几天arthur对他的态度已经到了临界点。arthur看他的眼神越来越陌生,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他甚至怀疑arthur的记忆正在复苏。 推开门,arthur蜷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窗帘紧闭的房间没有一丝光亮。一如arthur的内心,黑的深沉不见半点光芒。 门开了,nero将光明带到了arthur的房间,这种眼睛可以视物感觉讨厌极了。arthur冰冷的眼神缓缓地定焦在nero的脸上,nero任由着arthur用眼神扫描自己。过了好一会,两个人才有了眼神的交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言不语。 两人久久凝视,一向巧舌如簧的nero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当翻开真相的某一页时,原来他并不能坦然待之。 arthur直直盯着nero,他不想错过nero脸上任何一丝表情,他更想知nero到底会给出他什么答案。 “arthur,你认为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吗”nero极其自然的反问道,既然arthur能够怀疑他,那么同样他也能反将一军。 眼神中流露出失望的情绪,arthur没有想到nero竟然给出如此苍白无力的回答,就好似默认了他的猜测。 “你不是我的父亲”arthur又重复了一遍,间隙一旦出现就不会轻易抹平。 nero收敛所有情绪,他冷眼看向arthur,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他冷冷的说道:“arthur,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arthur嘴角弯出讽刺的角度,仿佛第一次认识nero,他眼里的温度渐渐褪去,如同冰窟般空寂的眼。 nero的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转过脸,不再看arthur一眼。事已至此,没有人可以回头,他衣袖下的右手紧握成拳头,生命如此美好,而他却半点也体会不到。 以往伟岸高大的身影如今看起来多了几分萧瑟,arthur心中冒出一丝不忍,但种种迹象表明他并不是凭空猜测。叫他如何坦然面对不远处那个男人,或许他不过是那人手中的一颗棋子,如同nica。 想到nionionionica。 然而长久的相处让arthur直接否决nionica都是nero手中的两颗棋子相互牵制。 如今nica的身份逐渐明朗,而自己的身份却始终是个迷,无法相信自己是nero的孩子,会有父亲将儿子当做棋子的吗 “我是谁”arthur想破头皮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原来他是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可怜虫。 “认贼作父”四个字不断在arthur的脑中反复出现,一切真的如他所想吗他多想被事实证明只是自己多虑,他看向窗外nero修长的身影,有些记忆正在慢慢复苏。 此时a城,苏熙与傅越泽十指紧扣,两个人脸上露出不同程度的紧张。他们始终放心不下,亲自驱车前来,作为司机的莫白也被他们紧张的情绪感染,方向盘在手中变得不够灵活,好几次差点闯红灯。 上一次的乌龙事件,三个人还记忆犹新,贸贸然闯进别人的宅子,错将别人的孩子认作为宸宸,如今回想起来苏熙脸上一阵尴尬。 上一次的事情,让傅越泽更加确定,有人在背后操控一切。那个孩子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他们满城寻找宸宸的时候出现,摆明就是一个为他们精心准备的陷阱。 当时傅越泽看见那个男孩第一眼的时候,也差点认错,毕竟那个孩子与宸宸长得太相似了。到底是谁这么无聊与他们兜圈子,他到底与谁结下了仇怨,以至于那人竟如此费尽心机的折磨他。 傅越泽想起傅氏集团的股票,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下死手,现在也不会一溃千里。差一点没收住,傅越泽动用了隐藏实力,才暂时稳定了股票,也正是因为傅氏集团突然出事,才耽误了大面积搜寻苏梓宸。 当初抽掉用来寻找苏梓宸的人手又立马被召集了回去,这些人就是傅氏集团的隐藏力量,如果当初没有召回他们,或许就不会犯那样的错误。正是因为之前乌龙事件的耽搁,才推迟了时间寻到了这里。 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宸宸就在这里,但傅越泽又担心这段时间的耽搁,是不是宸宸已经被人转移。 他看了看身畔的苏熙,并没有将自己的疑虑说出,无论如何希望一切顺利,不能再让苏熙失望了。 想到上一次苏熙抱着一个陌生的孩子痛哭流涕,那是她感情的释放,作为一个母亲,又怎么会将自己儿子认错了。 或许一开始苏熙就已经知道那个孩子并不是宸宸,但她的感情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需要释放,真的很担心苏熙会不会彻底崩溃。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莫白突然出声,“已经找到宅子。”他特意压低了声音。 苏熙与傅越泽相视一眼,随即默契的看向驾驶位的莫白,“在哪”异口同声,恨不得插翅飞过去。 “还有三千米。”莫白看了眼导航,已经近了。 苏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傅越泽则紧拧双眉,一个做好重见苏梓宸的准备,而另一个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苏熙的手指缩紧,傅越泽用眼神安抚她,他知道此刻苏熙比谁都激动。尽管手上传来不断收紧的迫力,但傅越泽毫不在乎,他的眼神愈发温柔,想要抹平苏熙心头的躁动不安。 “泽,宸宸会在哪吗”在没有看到苏梓宸前,谁也不能给她答案,她亲口说的要亲手解开这个答案,这个时候她没有理由退缩。 “或会。”傅越泽同样充满了期待,摒弃所谓的理智,宸宸一定就在里面。 从车上下来,苏熙有些腿软,她抓紧傅越泽的手,傅越泽用眼神传递力量。他甚至祈祷上帝,这一次决不能让苏熙愿望落空,那扇门后有谜题的答案。 “吱呀”一声,四合院的门应声而开,苏熙与傅越泽并排进入。莫白抬头看了看木质复古的红漆大门,有些事是注定好的,突然心中对前面的两人生出一丝同情来。 院子里面格外的冷清,只有一个驼背的老人家在扫着落叶,对于他们的到来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傅越泽警惕的看向驼背老人,他看见院落中有些凌乱的痕迹,他心中犯疑。 “难道人已经提前转移走呢”傅越泽快步上前,就连苏熙都被迫加快步伐。 仿古的设计,雕栏玉砌,仿佛置身某个不具名的朝代。傅越泽与苏熙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欣赏这特色的宅院,两个人面上凝聚着肃杀之气,每一步都显得无比的沉重。 毫不留情的推开那一扇木门,傅越泽眼神凌冽的看向屋内,空荡荡的大厅毫无人气。 苏熙情不自禁的喊道:“宸宸。”她能够从空气中找到宸宸的蛛丝马迹,她挣开傅越泽的手。 “宸宸一定就在这里。”苏熙肯定的说道,她已经闻到宸宸的味道,那是母亲对儿子的心灵感应。 “熙熙。”傅越泽颇为担忧的看向苏熙,他甚至已经预见到不好的结果。 傅越泽跟了过去,苏熙走得飞快,整个人像是受到一种特殊力量的牵引。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