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这就叫着邂逅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一十一章 这就叫着邂逅

此时此刻,普怀庵内,一片寂寥的景象,如同秦家一般普怀庵起起伏伏,如今已经没落。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小疯子,好好念经,修行就要有修行的样子。” 女人百无聊奈的看了看身旁的锃亮的光头,“师姐,你和我谈修行,我看你才最最没有修行的样子。” “小疯子,修行在心,懂了吗今天听说有个金主要来,你等会好好接待。” 女人甩动着一头秀丽的长发,将头摇成拨浪鼓,“师姐,为什么又是我接待,你又要人家出卖色相。” “那么你可以选择敲木鱼。” 女人看了眼不远处的木鱼,如此对比下来,还是接待金主吧 “好好做,明天给你加菜。” 躲开师姐的爪子,女人兴奋不已的说道:“师姐,你又忘了,人家今晚就可以回去了。” “大晚上一个姑娘家家的,独自走在盘山公路上,恐怕不太好,不如多留一天。” 女人白了眼师姐,“三天前你就是用这种理由留下我的,这次就算是夜半三更,我也要回去。” “我欣赏你的志气,好好干哟骚年。” 没有让秦染等太久,二十分钟后,一辆拉风的越野车停在了普怀庵门前,一个挺拔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秦染远远就堆起了谄媚的笑,她仿佛看到金子在阳光一闪一闪,那都是钱啊 男人戴着黑色的墨镜,远远看去身高肯定超过一米八,雕塑一般的脸,上面挂着玩世不恭的笑。 “哼纨绔子弟。”秦染对男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 男人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走了进来,秦染极其不情愿的朝男子走去。 脸上挂着楚楚动人的笑,自从来了普怀庵修行,秦染就感觉自己唯一学会了卖笑。 佯装柔弱的模样,对男子施了一礼,“施主,您是来庵里烧香拜佛的吗”秦染捏着嗓子说道,好心疼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努力,为了庵里的业绩。 年司曜眯着眼看了看眼前带发修行的女人,好半响才回道:“庵里只有你一个人带发修行吗”先弄清楚这件事比较重要。 可能是美的人都是相似,也可能是最近看到的女人都是同一款,年司曜竟然在秦染身上看到了苏熙的痕迹。 难不成苏熙长了一张大众脸,谁都和她像年司曜心里犯嘀咕。 “自然是的。”还是第一个人问出这么无聊的问题,刷新了秦染的三观。 “我来求姻缘。”年司曜直奔主题。 “啊甚好,请问施主贵姓”秦染想着求姻缘,这样看来可以大宰一笔。 “年。”年司曜简洁的回道。 这个时候秦染的整张脸才彻底暴露在年司曜的眼前,只见秦染将自己包裹的更木乃伊一般,一双乌溜溜的大眼闪动着流光溢彩。已经很少看到有这般清澈的眼神,这让年司曜在心底小小的惊艳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眼睛他很喜欢。 “年施主,您的姓氏真好听。”恭维,恭维的话一定要先说出口。 “那么小尼姑你叫什么”年司曜毫不客气的问道,此刻他扮演的可是纨绔子弟,现在这样未免太过温柔,应该坏坏一点。 “啊喂”话刚说出口,秦染就后悔了,立马捂住口,笑的谄媚的回道:“小女子姓秦单名一个染字,就是染色的染。”文绉绉的介绍完自己,听师姐的要想象自己是一个古人。 “小尼姑的名字也很好听嘛。”年司曜都觉得自己用力过猛了,看见对面的秦染脸色似乎不太好。 秦染在心里骂着“哪有喊人小尼姑小尼姑的,真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 “既然年施主是来求姻缘的,那让我带领您去烧香拜佛一番。”面对这么讨人厌的家伙,不如多坑一点,反正他看上去很有钱。 “我是来求姻缘,我想见姻缘石,烧香拜佛就免了。”年司曜有自己的信仰,作为基督教信徒,烧香拜佛不适合他。 “我们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见姻缘石之前一定要烧香拜佛,要将每一个佛都拜一遍,这样才会灵验。”秦染露出标准的笑,大肥羊乖乖让我宰 年司曜总算看出秦染的目的,原来是这种目的,还不是冲着钱来的,那么就满足她。 在秦染的带领下,年司曜一路烧钱,对,那些香火贵的让人发指,和烧钱无异。 秦染想到师姐发放的任务,什么时候金主烧足十万块,就什么时候放她下山,为了能早点下山,秦染要使出浑身解数。 年司曜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在后面对秦染说道:“小尼姑,我已经烧足整整七七四十九柱香了,你还打算带我去哪里烧佛就拜到这里,我要歇息一会。” “年施主,贫尼发号贞丰,请不要再用小尼姑称呼贫尼。佛门重地,年施主要多积口德。”秦染这个时候不得不祭出自己八百年没有用过的法号。 “真疯”年司曜嗤笑了一声。 懒得理会年司曜莫名其妙的笑点,秦染指着不远处的一块显眼的石头,石头都被人摸得油光锃亮,和师姐的光头有的一拼。 “姻缘石就在前面,请年施主随我来,一起烧足九九八十一柱香,想必一定能得愿以偿,觅得好姻缘。”秦染恭维的笑着,恨不得马上拉着年司曜过去烧烧烧。 眼前的女子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淡粉的唇上有着浅浅的压印,她时常喜欢自己咬下唇。白净的皮肤肤质细腻柔软,鹅蛋脸上镶着一个圆滚滚的大眼,带着小女人的妩媚,一双眼为她平添了几分活泼的气质。 年司曜情不自禁的抓过秦染的手,眼神温柔的看向秦染,“烧香就麻烦真疯师太了。” 看着年司曜轻佻的样子,秦染紧张的瞪大了眼,颇为不爽的对年司曜说道:“年施主,请放尊重些,在庵里拉拉扯扯有失体统。” “将庵里最好的香全部拿来。”年司曜置若罔闻的继续说着。 听到年司曜这般大方,也就原谅了他失礼的行为,仿佛看见十万已经入账。 “好的,年施主,稍等。”秦染边说着边将自己的手从年司曜的大掌中挣脱。 从兜里掏出最新款的手机,从容不迫的拨下一串号码,按下拨号键,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对着电话那头一顿吩咐。 在年司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看见三个强壮的女人抬着一桶香过来了。 秦染笑的特别灿烂,对年司曜说道:“看年施主这么有诚心,我特意拿出了我们庵里的最好的香。看见木桶中间有我大腿粗的香没,现在只要十万块哟”秦染立马变身推销销售人员,她感觉她就是一个卖香的,以后找不到工作,可以试着往销售的路子上发展。 “啊呀这样算一算,这些香哟加上之前四十九柱香哟一共是二十二万,不过看在年施主如此诚心的份上,打个折扣,现在只要二十万哟”秦染卖力的说着,今天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业绩大大有提升。 “好。”年司曜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突然觉得秦染很可爱。 就这样你笑着我笑着,烧完了整整一桶香,秦染觉得自己可算解放了。 屁颠屁颠去找师姐,“主持师姐,我今天创业绩了,二十万,快点夸我,然后让我提前下山。”秦染不无得意的说道,离着师姐还有一些距离就开始嚷嚷了。 只见师姐从面前的电脑上移开眼神,泪眼朦胧的转头看向秦染,“小疯子,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我吗” 随后主持师姐直接扑到秦染身上,声泪俱下的说道:“这段时间有你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想着以后再也看不见你,我的心感觉就要死掉了。” 秦染被她说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最受不了师姐煽情了,她选择暂时性失聪。 突然一阵铃声打断了师姐的煽情,她立马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主持,今天的二十万到账了。” 听到这个普天同庆的消息,师姐立马从秦染怀中钻出,开心的奔向自己的电脑,她要查查网银哟 那些伤感全都是泡沫,泪水也是看催泪韩剧看的,秦染瞬间跌入谷底,心痛不已的离开。 “师姐,我对你好生失望。” 走在路上秦染快活的哼着歌,“我若离去,后会无期。”走路都轻飘飘的,感觉生活好幸福。 但是现实很骨感,秦染出了普怀庵,一个车子都没有看见。她看了看自己的脚,总不能直接走回家吧 后面想起汽车的鸣笛声,秦染本能的回过头,她看见年司曜从车中伸出头来,“小尼姑要去哪,不如让我载你一程”年司曜轻佻的笑着,看上去不怀好意。 秦染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随后露出一个亲切的笑,想了想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是等不到车子啦不如就坐这个顺风车算了,难不成这个色眯眯的年什么会把她吃了不成。 一路无语,年司曜觉得车内太沉默,才不得不开口,“小尼姑,想去哪” “酒吧,随便哪一间。”秦染心情不好的说道,刚刚看了眼自己的手机,那个谁没事发什么短信。 原本雀跃的心情就这样跌入了谷底,那谁要结婚就去结婚,没事告诉她一声干嘛,切 “巧了,我也正想去酒吧。”年司曜露出一个放纵的笑。 “噢。”秦染没有想太多。 “记住我叫年司曜。” 他的放纵才开始,离开法国,还可以换一个城市继续放纵,年司曜不想要清醒,他渐渐爱上了醉酒后的朦胧。 当然放纵是要付出代价的,多年后他回想起这一段糜烂的时光,不得不感叹上帝是奇妙的,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