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突然冒出老爹来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三百零九章 突然冒出老爹来

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这是一段经济低迷的阶段,a城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故事上演。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谁也不知道在暗处有谁在默默的偷窥这一切,傅越泽以为没有会注意到他的动作,其实他的一举一动早就在他人的注视下。 有人想要百般折磨傅越泽,也有人在默默守护着苏熙。 在a城苏家大宅,有一个精壮的中年男人在其中慢慢的踱步,像是在寻找什么,又像是在缅怀什么。 “鹰老,您已经在这个宅子里不吃不喝呆了三天。”穿着一身劲装的男子,担忧的对着中年男人说道。 “我来晚了。”被称作为鹰老的人感叹的发出声音。 “鹰老,不要再自责,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生常态。”男子宽慰着鹰老。 “洛痕,如果你也曾有个心爱的人,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情。”鹰老仿佛一夜间白了头,显出了老态。 被称作为洛痕的男子,只是淡漠的笑了,他这种人从来没有奢望过爱情。刀口舔血的人,还想着什么情爱,这不是可笑吗 鹰老充满了愧疚,如果当初不是他一个失误,就不会被困在岛上那么久。 “她还那么的年轻,早早的就走了,徒留我一个人。”一向杀伐果断的鹰老也是一个多情种。 “鹰老,这几天我已经将事情大概基本摸了一遍,你们应该还有一个女儿。”洛痕不敢肯定,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鹰老的女儿。 或许要动用高科技才行,找机会要拿到那个女人的dna,检测一下比什么都管用。 “女儿”鹰老有些激动,毕竟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尽快给我一个结果。”鹰老不喜欢不确定的事情,他需要一个肯定的结果。 “再给我三天时间。”洛痕坚定的说道,搞到那个女人的dna并不难,毕竟那个女人现在就在a城。 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亭子,鹰老招呼着洛痕一起去坐一坐。 在石凳上坐下,鹰老看了看洛痕,他一直很喜欢洛痕这个孩子,因为看见洛痕就像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洛痕,我给你讲个故事。”鹰老突然想要将年轻时候的爱情故事讲给洛痕听。 “好。”洛痕没有拒绝,难得这么轻松,听听故事也不错。 时间回溯到三十年前,那个时候a城有头有脸的人喜欢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庙里庵里带发修行,那个时候还有所谓的指腹为婚。 当年鹰老还是一个愣头小子,他从国外留学归来,父亲让他去庵里祈福。听说有一处的尼姑庵求姻缘特别准,鹰父就逼着鹰长穹去那里,之前他一直不肯回国就是因为不想与指腹为婚的女人联姻。 婚姻一拖再拖,那个时候年纪轻轻地男女就会被逼着相亲结婚,在自由恋爱还来不及抽芽的时候。 鹰长穹带着一脸抑郁的去了父亲说的庵里,他认为堂堂男子汉求什么姻缘,更何况男人去庙里更好,去什么尼姑庵,想想就倒胃口。 时光回溯,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鹰长穹不苟言笑的脸上泛起一抹温情。 洛痕像是听着天书,安静的听着鹰老讲着他年轻时候的疯狂,洛痕看了看鹰长穹,完全和当年愣头青的形象对不上号,原来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虽然秦家不及以前了,但是听说至今还保持着以前的传统,每隔十年都会送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去普怀庵带发修行半年。”鹰长穹对自己的世家秦氏还是蛮在意的。 可惜秦家已经从a城搬走了,现在整个a城都找不到一点秦家存在过的痕迹,在遥远的一个城市,秦家还有着自己的一定势力。 “书香门第,规矩真是多。”洛痕感叹道,已经完全西化的他,根本不懂秦家这些规矩。 “当年如果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现在或许正与她过着幸福的一家三口的生活。”鹰长穹感叹道,为什么要去国外闯荡,这一走就与她断了音信。 “所以整个秦家都以为你死了”洛痕提出自己的疑问。 鹰长穹点点头,“对啊谁会想到我还活着,我父亲后来也郁郁而终,我这个没出息的儿子,没有给他长脸。” “鹰老。”洛痕想要安慰鹰老,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词汇量有限。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洛痕为鹰老带了答案,鹰老并不急于解开谜底。让洛痕陪他喝一杯,鹰老的酒量是千杯不倒,喝得微醺的时候,鹰老才问起洛痕。 “结果如何”鹰老大半辈子已经过去了,有些事已经看淡了。 “我猜的没错,她的确是你的女儿。”洛痕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他早就在心里将鹰长穹视作自己的父亲,现在能够为他带来这样的好消息,他很开心。 “不过。”洛痕话锋一转,“最近你的女儿惹上麻烦了。” “嗯”鹰长穹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心里自然是兴奋不已的,他心爱的女人还留下了最宝贵的东西给他。 女儿惹上麻烦是谁胆敢找他女儿的茬。 “准确来说,是你的女婿惹上了麻烦,连累了你的女儿。”洛痕解释道。 “女婿”才接受自己有一个女儿现实,怎么突然又多冒出来一个女婿,鹰长穹一时间无法接受。 还没有和女儿好好在一起享受亲情,就要接受女儿已经嫁为人妇,而且还是一个给她惹麻烦的男人。 “他们的孩子大的都已经九岁了。”洛痕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鹰长穹这下子没有办法继续冷静了,这都是什么事,竟然已经有了九岁了孩子。 “目前他们共孕育三个孩子,两个双胞胎儿子,一个三岁的女儿。”洛痕像是机器一样,为鹰长穹传递着基本信息。 “再多说一点。”鹰长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有这么复杂的经历,掐指一算他的女儿也不过刚刚到了而立之年,九岁的孩子,刚满二十就给别人生孩子呢 鹰长穹连酒都喝不下去了,整个人都要冒火了,酒精直接在身体里升腾成一团火苗。 “您的女儿并不知道您是她的父亲,所以鹰老你在这干着急也没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洛痕劝人果然很没有效果,让人听了只会火气更大。 “那个垃圾男人是谁”鹰长穹在心里已经勾勒了女婿的模样,越看越不爽,心里觉得是一副小白脸的样子。 “正是a城风头正劲,久坐商界第一把交椅的傅氏集团总裁傅越泽。”洛痕给傅越泽一个很长的头衔,他个人对傅越泽还是蛮欣赏的。 “难为你可怜的词汇量。”鹰长穹冲动起来跟小伙子没两样。 “她之前结过一次婚。”洛痕不怕添乱的又加了一句。 鹰长穹直接从凳子上弹跳起来,“什么,结过一次婚,和谁” 对自己的女儿,鹰长穹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看来充分遗传了他年轻时候的叛逆。 “年氏集团的总裁年司曜,之前在a城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集团,现在已经搬去法国,拓展海外市场。”洛痕几乎是将这些信息硬生生的背出来的,不然以他可怜的中文词汇量,他哪里会懂得这些形容词。 “这么说来,我女儿两次嫁的人都很优秀。”鹰长穹自豪的说道,不愧是他的女儿,不给他丢人。 “您的女儿同样很优秀。”洛痕夸赞道,这样夸人应该没问题。 在洛痕层出不穷的信息中,鹰长穹渐渐对自己的女儿有了个基本的印象。 最后他们聊起最近傅越泽惹得麻烦,这可是一个大麻烦,洛痕到现在都没有查清楚那个人到底与傅越泽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有人抓走了您的外孙,拿来威胁他们夫妻俩。”洛痕如实的说道。 “谁这么大胆”鹰长穹大吼道,竟然敢抓走他的外孙。 好一会子,鹰长穹才回味过来,“傅越泽傅氏集团总裁”时间久的他差点就忘了当初在a城是谁对他下的黑手。 “怎么呢”洛痕从鹰长穹眼里看到了一抹凶狠。 “傅氏集团,时间太久了,我都快忘了自己的仇人还有哪些。”鹰长穹冷笑着说道。 “难道您与傅氏集团也结过梁子”洛痕在心里默默的数着,看来与鹰长穹的仇家还真不少,无法想象当年鹰长穹是怎么挺了过来。 “说不上深仇大恨,傅氏集团上一任总裁傅成鑫曾经是我少年时期要好的兄弟,后来我落难了,他落井下石。”鹰长穹用极其平淡的口吻说着当年的恩怨。 “呃,好兄弟落井下石。”这还不算深仇大恨,他们这群人最讲究兄弟情义,被兄弟落井下石,这不可原谅。 “所以您的女儿嫁给了仇人的儿子。”洛痕毫不顾忌的总结道。 “上一辈的恩怨不能扯上小辈,只要傅越泽不像他爸爸那样就成。”鹰长穹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他才没有兴趣算那些旧账,如果非要一个个算过去,他要报复的人多着了。 “不过一个人一定要有保护自己女儿的能力,当年我就败在了这一点上。”鹰长穹语重心长的说道。 “所以您不打算帮忙”洛痕原以为鹰长穹会按耐不住,要出手帮他们一把。 “傅越泽那个小子,惹上了麻烦带着老婆儿子不好过,这一点我真看不上。我现在如果直接帮了他,以后再有什么麻烦,我是不是就要跟着他后面一直给他擦屁股。我把女儿嫁给他是享福的,不是跟他受罪的,也不是给我找麻烦的。”鹰长穹有些激动地说道,看上去洛痕还是站在傅越泽那一边。 洛痕见鹰长穹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所以说老人家越活越年轻,这一句话半点都没错。 “您不帮他,受苦的是您的女儿和外孙。”洛痕无所谓的说道,反正这事跟他没关系。 “暂时我还不能和女儿相认,国际上的麻烦事还没有处理好,和她相认只会害了她。”鹰长穹感叹的说着,事情哪有那么简单,他现在自己还一堆事。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