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渐渐复苏的记忆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九十五章 渐渐复苏的记忆

海滩上人头攒动,人们纷纷与水做近距离的亲近,开心的戏水,欢乐的追花,好不快活。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年星辰立马奔向对面的傅越泽,熟练地窝在傅越泽怀中,开心的蹭了蹭,“叔叔带我玩。”终于改了对傅越泽的称呼,再也不是怪蜀黍。 “轩轩,你也一块去。”苏熙对着苏梓轩说道,沙滩的太阳亮的让人睁不开眼,苏熙没有想动的力气。 “不,我陪妈妈。”之前有关宸宸的事情,母子俩还没有聊完,苏梓轩想再与苏熙说说。 “嗯。”苏熙没有拒绝,刚好她也有些事想要找苏梓轩了解。 两个人默契的看向浅海滩的傅越泽和年星辰,父女俩都很会玩,踩着浪花,笑声不断传来。 “妹妹和爸爸好像,就好像妹妹是爸爸的女儿。”苏梓轩感叹的说道,年星辰与傅越泽眉宇间的英气尤为相似。 苏熙心里咯咚一声,年星辰是傅越泽的女儿,原来是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就连苏梓轩都有所察觉。 “轩轩,星辰就是爸爸的女儿。”苏熙坚定的看向苏梓轩说道,苏梓轩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他有权利去了解真相。 苏梓轩露出欣慰的笑,“是啊妹妹本来就是爸爸的女儿。”他没有多想,想着以后年星辰会成为傅越泽的女儿,至少是名义上的父女。 苏熙见苏梓轩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她张开嘴最终没有说话,脸上挂着无奈的浅笑。她不想再继续解释,误会就误会,原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些旧事对苏梓轩开口。 “妈妈,我是不是很自私”苏梓轩也会嫉妒,尽管一心疼爱着年星辰,但偶尔心中还是会冒酸水,大人对年星辰的疼爱远比对他的要多。 “瞎说什么”苏熙将苏梓轩搂到怀中,有时候看着苏梓轩怯弱的眼神,苏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好似惊弓之鸟,变得小心翼翼。 “明明爸爸妈妈对我已经很好了,可是我还是想要更多。”苏梓轩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为什么这么贪心,现在一切明明很和谐美好。 “乖,不哭,不要想那么多,你才九岁,好好享受小孩子该有的童趣。”孩子过早成长还真的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感觉孩子尚小就一下子长大了,和她对话的孩子好似已经成年,这种感觉真是该死的糟糕。 “妈妈,以前是不是因为我不懂事,才害得宸宸失踪。”苏梓轩难过的说着,总觉得自己不停的为身边人带去噩运。 “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要乱想,不要将错误归咎到自己的身上,你还只是个孩子。”苏熙带着略微的怒气说道,更多的是心疼,原来苏梓轩的心结一直都没有解开,到现在还认为自己害得宸宸,真是一个傻孩子。 “宸宸还不回来,我好想他,有他在什么都不用我费脑子,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苏梓轩边说着边落泪,紧咬着下唇,压抑着痛苦。 “很快,宸宸很快就会回来,因为他知道我们在等着他。”苏熙露出辛酸的笑,随着时间的推移,苏梓宸的了无音讯,变成苏熙心中不可触碰的禁忌,随时会火山爆发。 “宸宸会知道我们在想他吗”苏梓轩倚靠在苏熙的身上问道,快乐的外表下,苏梓轩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我们的思念一定会传递过去的。”苏熙几乎可以断定,苏梓宸已经失忆,正是因为他的失忆,所以才了无音讯,那么总有一天他会恢复所有的记忆,相信用不了多久。 窗外雪花飘落,刚飘过鹅毛大雪的a城,又再次降下大雪。午睡中的arthur面容痛苦,nica揪心的看着arthur,又不敢将arthur叫醒,不知道他在梦中经历着什么样的苦难,arthur痛苦极了。 “不要,妈妈。”arthur尖叫着醒来,他迷迷糊糊的看向身旁的nica,使劲的抱紧身旁的nica。 嘴里说着一些胡话,“妈妈,妈妈不要离开我。”arthur说的声泪俱下,好像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 nica没有任何动作,任由着arthur抱着自己,她感同身受,清楚的感受到arthur的苦痛。 “arthur,我在了。”nica安抚着arthur,从未见过arthur如此虚弱的模样,让她心疼不已。 很长一段时间nica分不清对arthur的感情,喜欢中又掺杂着一些别样的情绪,以为是最好的朋友,又觉得不是朋友那样简单单纯。 “你是谁”arthur无助的问道,梦中的母亲不是这个样子,她有着纤细高挑的身材,有着漂亮的面孔,却始终无法彻底看清她的容颜。那真实的触感,那温暖的体温,arthur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可是为什么醒来母亲就不见了。 “我是nica。”nica用着最轻柔的语调回道。 “nica,nica是谁”arthur整个已经混乱,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我是你的好朋友,我是nica啊”nica有些惊慌的说道,她不喜欢arthur这个样子,arthur怎么可以不认识她。 “nica啊”arthur平静了下来,他无力地垂下手,像是泄了气的气球。 “nica,我好难过。”arthur痛苦的说着,他感觉心口好痛,在梦里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为什么梦醒了身边没有父母陪伴。 “怎么呢”nica心疼的问道,最近arthur很反常。 “我觉得一切都是骗局,是骗局。”arthur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难道要告诉nica,他怀疑自己的父亲在骗着自己。 “什么骗局,你是不是多想呢”nica小心翼翼的回着,总觉得arthur心里藏着事,却又看不穿他的内心。 “我要去找父亲。”arthur不想继续猜来猜去,他要找nero了解事情的全部。 此时nero正在书房中描绘着杜丹,盛开艳丽的杜丹,带来春天的气息,与窗外大雪纷飞的画面格格不入。 “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打断了nero的闲情雅致。 “请进。”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打扰。 arthur半边脸出现在nero的视线中,nero并不意外,这种时刻也只有他的儿子敢打扰他。 另外半边脸闯入nero的视野,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一张脸很好的诠释了天使与恶魔。 脸上烧伤的疤痕,经过时间的沉淀如同刺青般,艺术感十足,这些年nero一直试图修复他的疤痕,已经尽量让疤痕淡化。 这样的疤痕只有通过整容去消除,arthur的年纪尚小,nero不想早早为他动手术,总以为还有其他更温和的办法修复疤痕。 渐渐地疤痕为arthur平添了一份魔鬼的魅力,邪气的半边脸如同艺术品般精致的半边脸,父子俩逐渐习惯了,这样的arthur才更具神秘感。 “父亲。”arthur思忖着该如何开口,每每提到母亲,父亲眉宇间总会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很多时候arthur也特意避开有关母亲的一切。 nero抬起头,眼神投向arthur,等待着arthur下一句。 “母亲是不是还活着”他分明感觉到母亲的气息,他不相信母亲已经逝去,母亲一定还活着。 “活着又如何”nero直视着arthur,母子连心,无法阻挡这一对母子的彼此感应。 “母亲真的活着吗”arthur想要一个确切的回答。 “活着死去,你想要与我讨论这个论题吗”nero并不想回答arthur这个问题,他尽可能减少对arthur的欺骗。 “父亲,我不想与你讨论这样的论题,我只想知道母亲是否还活着”arthur无法克制的想念母亲,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在世界上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一个与他相似的人,在梦中母亲牵着两个孩子,另一个孩子与他有着相似的面容。 他有时候会莫名觉得身体缺些什么,这是双胞胎之间的感应吗arthur快要被自己的想法逼疯了,为什么莫名其妙,脑中会有这样想法,好似真实的经历。 nero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动作,没有看arthur一眼,随后而来的nica在门外不敢进去,她只敢在门外拿眼偷偷看arthur。 父子俩陷入对峙的气氛,arthur眼里的痛苦是那般明显,nero浑然不觉,他甚至连看都不愿看arthur一眼。 “父亲,为什么骗我”不甘心,怎么甘心被最深爱的人欺骗。 “arthur,不要再臆想,也不要再提起你的母亲。”nero冷冷出声,在他心里已经将arthur当做自己的孩子,而他的母亲,是他心中的禁忌。 “父亲,你是不是觉得我病呢”arthur难受的问道,他知道自己很不对劲,知道自己不该为凭空去质疑自己的父亲。 “arthur明天程医生会过来。”nero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 “我不想见他,我没有病。”arthur情绪激动地说道,他没有心理疾病,他不要看什么心理医生。 “如果你不喜欢程医生,我可以为你寻来更好的医生。”nero眼神坚定的说道,他充满同情的看向arthur,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颠倒黑白。 “父亲,我觉得需要看医生的人是你,不是我。”这是arthur第一次壮着胆子说出这样出格的话。 “或许是吧”nero眼神幽深的回道,他是病了,病入膏肓,无药可治。 可是看医生又有什么用呢对于他这种绝症的人,还不如一死了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