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剩男剩女凑成一对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九十一章 剩男剩女凑成一对

门外是孩子们的嬉闹声,镜子里映出年轻的容颜,完全看不出三十岁的年纪。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苏熙痴痴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手缓缓抚摸着自己的面容,她依旧是年轻的模样。 白色的睡衣,为苏熙平添一份清纯,卸了妆的脸丝毫不减风采,满满的胶原蛋白。 推开门,苏熙从洗漱室出来,傅越泽按捺的眼神不时投向苏熙。一向淡妆示人的苏熙,卸妆后,不过是气势柔和了些,五官皮肤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越过傅越泽的脸,眼神温柔的落在苏梓轩与年星辰身上,因为被苏熙注视着,两个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没有继续闹腾。 他们的眉目间已经渐渐有了困意,苏熙微勾唇角,满意的对他们报以一笑。 “哥哥,宝宝好困。”年星辰打着哈欠说道,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玩了一整天的小家伙没有更多的精力,想要安静的躺在柔软的床上。 瞌睡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年星辰刚打完哈欠,苏梓轩也跟着打了一个哈欠,他揉了揉眼睛回道:“好困,睡觉吧”的确困得睁不开眼了,也不再与年星辰闹腾。 傅越泽看了眼自己的儿女,这个时候还真配合,他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在苏熙的眼里,傅越泽的笑带着“不怀好意”的成分,她淡淡瞥了眼傅越泽,直接略过傅越泽的脸。 她径直走到那空置的小床,她微微挑眉,淡笑着说道:“今晚我就睡这里。”她可不敢与傅越泽睡一床,保不准晚上傅越泽会做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孩子就在旁边,苏熙思虑再三,必须与傅越泽保持距离。在傅越泽的眼神中,苏熙看到太多讯息,包括傅越泽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风景,有些遐想也是无可厚非的。包括苏熙自己,她的一颗心也蠢蠢欲动,她努力逼迫自己不去看傅越泽,怕融化在傅越泽炙热的眼神中,怕一个冲动会主动投怀送抱。 伴随着苏熙的话语,傅越泽眼神一沉,晚上抱着苏熙睡觉的权利都被剥夺,他不甘的看向苏熙。 因为小床要比大床矮上一截,苏熙躺下后,傅越泽都无法与其对视。两个小床夹着一个大床,如此愚笨的设计,到底出自何人之手,竟然有人会订这样的房间。 傅越泽已经在心里将宾馆设计师狠狠地吐槽了一遍,所谓的亲子房,简直是对大人的一种折磨。 “关灯睡觉。”窝在被窝里不想动的苏熙对傅越泽说道。 傅越泽哀怨的看了眼天花板,暗黄的灯光,明明是情侣的暧昧色,为什么要运用在亲子房中。 分明按照暧昧格调设计的情侣房,最终却变成了亲子房,傅越泽不知道房屋设计师在想些什么。 傅越泽从床头拿出整个房间的遥控器,轻轻一按,所有的灯光都熄灭。 苏梓轩和年星辰还没有睡着,年星辰小声的对苏梓轩说道:“天黑了。”奶声奶气,透着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天真。 “天黑了,乖宝宝要睡觉。”苏梓轩小声的哄着年星辰,尽管年星辰时常摆出“作威作福”的姿态,但她依旧是苏梓轩最可爱的妹妹。 “哥哥,明天我们去哪玩”年星辰已经开始憧憬着明天,在a城冻得哪里也不去不了,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暖和的地方,年星辰想要去任何有趣的地方。 “哥哥也不知道,明天就知道啦闭上眼,明天很快就会来。”苏梓轩边说着边温柔的拍着年星辰的后背,学着电视上父母哄孩子睡觉的姿势。 他们小声讨论的声音传进苏熙的耳里,苏熙欣慰的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而此刻独自睡在大床上的傅越泽辗转反侧,无论如何始终无法安心入眠。 苏熙伸出手,在大床上拍了拍,示意傅越泽安静。怎么可能安静,到嘴的肉不能吃,傅越泽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黑夜中借着月光看着傅越泽孩子气的动作,苏熙嘴角的笑意渐渐扩散,忍不住大笑起来,为了不打扰到别人,苏熙尽力的捂住嘴。 有时候傅越泽的确如同孩子般,需要别人哄着,一直与傅越泽对着来的苏熙,估计为他带去不少困扰。 傅越泽没有因为苏熙的警告而停止制造噪音,听着床板吱呀的声音,苏熙无奈的用被子遮住脸,被傅越泽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熙熙。”傅越泽小声的喊着苏熙。 苏熙在被窝里快不能呼吸,她探出头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傅越泽,你不要再制造噪音,孩子还在旁边。”苏熙抱怨的说道,对傅越泽的行为简直无法容忍。 “睡不着。”傅越泽觉得身体快要爆了,他恨不得将衣服尽数脱光,五脏六腑都要燃烧起来。 “我先睡了。”苏熙的声音淡淡的,透着满腔无奈。 不想再去理会傅越泽,他要继续任性就由着他任性,苏熙闭上眼,自我催眠期望尽快进入梦乡。 白天在沙滩上睡了美美一觉,晚上怎么也睡不着,大床上已经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傅越泽已经睡去。 苏熙缓缓睁开眼,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在宾馆里,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找不到。 她转过脸去看大床上的傅越泽,他直挺挺的躺着,黑夜中看不清他的面容。模糊的影像,苏熙有一种直觉,傅越泽还没有睡着。 听着不远处孩子们均匀的呼吸声,苏熙总算安心了些,好在孩子们都睡着了。 苏熙想了想,她轻手轻脚从自己的床上起来,小心翼翼的爬到大床上,好似窃贼般,来到傅越泽身边。 看着傅越泽禁闭的双目,苏熙坏笑着在傅越泽脸上印下一吻,不管傅越泽有没有睡着,她早就想亲亲傅越泽了。 苏熙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窝在傅越泽怀中,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傅越泽的手缓缓下滑,移至苏熙的腰间,她感觉腰间的手微微收紧。 果然傅越泽并没有睡着,苏熙咬了咬下唇,借着月光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傅越泽的侧面。 这种类似偷欢的刺激,让苏熙全身的细胞都处于莫名的兴奋中,此刻的她全身上下尤为敏感。 忽地傅越泽转过脸来,蓦然傅越泽睁开双眼,直直的看向苏熙。 “咚”的一声,苏熙心脏无法抑制的狂跳,都已经是三十岁的人,怎么还会为这种男女的情事羞涩,苏熙都要在心中耻笑自己。 “熙熙,你这是投怀送抱吗”傅越泽特意压低的声音,低醇性感,撩拨一池春水。 “泽,好困哟”苏熙带着撒娇的意味说道,随后将自己脑袋深深的埋在傅越泽的臂膀,佯装傅越泽看不见她。 傅越泽亲了亲苏熙的头发,扑鼻的清香,总觉着苏熙身上的香味都是一个味,就好似这原本就是苏熙身上的味道。 “熙熙,你是在害羞吗”傅越泽挑逗着问道,想起十年前,那时候苏熙不过二十岁,鲜活的年纪。 “泽,睡觉好吗”苏熙开始后悔主动爬上他的床了。 “我不困。”傅越泽暧昧的在苏熙耳畔回道。 看来这一夜别想好好睡觉了,苏熙想了想,反正都这样了,不如多占点便宜。 苏熙的手爬上傅越泽紧实的腹部,脑海中全是傅越泽的八块腹肌,原谅苏熙对腹肌的热爱。 傅越泽的呼吸渐渐变重,他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熙熙,别乱动。”没想到苏熙竟然这般的大胆,简直在惹火,手上的动作是催情的撩拨。 “我就摸摸。”苏熙露出痴痴的笑,手上的触感让她直接将礼义廉耻一并抛诸脑后。 “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傅越泽尽量用着轻松的语调,他快不能好好说话了,苏熙这是在点火,还不负责灭。 “对啊,我这个年纪最爱小鲜肉。”苏熙不甘示弱的回道,既然傅越泽介意年龄,那就不要怪她直接命中要害。 “是嫌我老骨头了。”傅越泽颇为伤感的问道。 “嗯,是有些老。”苏熙忍着笑意,逗着傅越泽。 “哎,你都给我生了三个孩子,还想着其他男人。”傅越泽佯装生气的说道。 “现在流行轻熟女,就算我有三个孩子,还是不愁嫁。”苏熙刺激着傅越泽,嘴角盛满笑意。 “是吗”傅越泽收紧胳膊,原来他的熙熙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女人,可爱的他恨不得将她圈养在家,不让任何人见着。 “貌似三十岁的女人一般被人称作剩女。”傅越泽不动声色的打击着苏熙,想起以前与苏熙争锋相对的日子,这个女人就是不肯对他顺从。 “我已经嫁过一次,貌似傅总至今都是单身汉,以傅总的年纪称作剩男比较适合。”苏熙眯着眼,一点也不肯让步,唇枪舌战不在话下。 傅越泽被苏熙说的无话可说,他可是a城身价最高的钻石王老五,到了苏熙的口中竟然变了剩男,纵然是剩男那也是镶了钻的。 “你是剩女,我是剩男,凑在一起刚好做一对。”傅越泽话锋一转,不再与苏熙争个你高我低,想着很快苏熙就要成为他的傅太太,那么偶尔让让她也无妨。 “谁要和你凑成一对。”苏熙娇嗔的说道,傅越泽一副吃定她的样子,真是惹人厌,越想着越觉得早早嫁给傅越泽很吃亏。 “你啊我的傅太太。”傅越泽多想亲亲苏熙那张不饶人的嘴,真是一个让人又疼又恨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