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傅越泽的父母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八十八章 傅越泽的父母

夸人的话听在耳里怎么这般别扭换做其他人来说这番话,恐怕傅越泽早就动怒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长得比女人还美,这算是夸我吗”傅越泽脸色不善的问道,他自认为自己男子汉气概十足,如果不是因为这张脸,他一定很n。 “对啊,你看看你的脸,简直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苏熙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艳羡。 “你喜欢吗”傅越泽话锋一转,颇为认真的问道,好像一直都没有与苏熙讨论过容貌的问题。 “喜欢,巴不得我能长这么美的一张脸,你看看你的脸一点毛孔都没有,如此细腻精致,简直让人嫉妒。”说起这个苏熙就忍不住,这样对比起来,傅越泽简直比她还要水灵,如果不是傅越泽菱角分明,真的要和女孩子差不多。 傅越泽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自小对自己的长相就不甚满意,他希望能与父亲一般长得有男人味,没想到最终更多的遗传了母亲。 母亲是一个漂亮的如同瓷娃娃般的女人,她精致的面容包括她柔弱无骨的身姿,无不让男人倾倒。 “你在想什么”苏熙打断了傅越泽的思绪,她看出傅越泽在发散思维,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难道是想起与她的初见。 “母亲。”傅越泽脱口而出,从未向别人提起过他的父母,今天却突然想找个人倾诉。 “你的母亲”苏熙带着好奇的口气问道,几乎没有听过傅越泽提及自己的父母,苏熙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夫妻能养出这般优秀好看的儿子。 “我的父母在我成年不久,就死于一场车祸。”傅越泽带着遗憾的语调说着,的确很遗憾,成年后就立马终止了一切学业,来到公司经受着尔虞我诈。 苏熙颇为心疼的抱紧傅越泽,将头深深的埋入傅越泽的怀中,声音温柔的唤着,“泽。” “没什么,都已经过去很久了。”傅越泽坦然的说道,那般久远的事情,说起来一点感情都不带。 从小就极少感受到家庭的温馨,傅越泽骨子里对家庭是极其渴望的,记忆中父母的争吵打闹乱成一锅粥在脑子里重播。 “能和我说说他们吗”苏熙感觉傅越泽又想要倾诉的,是想要与人说说自己的年少吧 “父母的婚姻是政商联合,他们没有任何感情,父亲与母亲几乎格格不入。母亲每晚会心烦意乱的弹着钢琴,现在我都能记起那个琴音,致爱丽丝。一遍又一遍,她将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琴声中。”傅越泽想起小小的他,无力地面对着父母之间的争吵,家里的古董被摔烂了很多,就好似那些东西一文不值。 苏熙心疼的看向傅越泽,原来傅越泽年少是如此坎坷,他生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从小遭受这些家庭暴力,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性格缺陷。 “父亲一向很严厉,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教育我的身上,他曾经说过自己是一个活不久的人。我那时候尚小,并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后来我才明白,原来父亲真的活不久,还带走了母亲。也好,他们争吵了半辈子,最后终于魂归一处,也算是圆满的结尾。”傅越泽简单的讲述着自己的父母亲,他其实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双亲,因为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去了解他们。 他有一个对他不闻不问的母亲,有一个只当他是继承人培养的父亲,他从未在父母亲身上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甚至有时候,他会想,是不是父母亲都未曾将他当做自己的孩子,自己的骨血。是啊他是一个可悲的存在,所以为爱而结合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那么你的母亲在你的人生中一直扮演着什么角色”苏熙忍不住问道,在傅越泽的描述中,似乎他的母亲就好似一个熟悉的陌路人。 “她一向冷冰冰,记忆中从未见过她的笑容。噢不对,我曾见过她的笑容,她曾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露出难得的一笑。”傅越泽难以启齿的说道,如今回想起来,自然明白母亲与那人是什么关系。 苏熙有些诧异的看向傅越泽,没有想到原来他的上一辈如此复杂,从心底心疼傅越泽,为什么上一辈的恩怨要发泄在小辈的身上。 那么小的傅越泽,他的三观还没有奠定,他只是一个懵懂少年,而父母亲的所作所为逼迫着他快速的成长起来,所以他的内心才会如此的孤寂。 “其实这并不怪母亲,父亲的情人更是多不胜数,那场车祸就是他某个情人设计的。后来我掌权后第一件事就是逮住那个女人,毁了她的家庭。有些错误永远不会被原谅,她害了两条人命,我怎会允许她逍遥自在的活着。她有两个孩子,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流落在哪。”说到后来傅越泽心中一暖,他本就不是狠心的人,却做着狠绝的事。 “呃。”一波三折,苏熙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傅越泽的身世未免太过复杂。 “因果循坏,这一切都是要还的,原本我们傅家家大业大,人丁兴旺。后来,傅家男丁一个一个的减少,到后来我成了家里的独苗,在这个世上我已经没有什么特别亲的亲戚了。”傅越泽感慨的说道,傅家做的那些事,是要受到天谴的,所以他才特别的注意,尽量不去沾手那些黑暗的生意。 “泽,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着些,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曾经历过这些苦痛。泽,以后我们会有温馨的家,我们一家四口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结局。”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苏熙心中一个激灵,好好地怎么会这样说,明知道童话故事里的结局都是骗人的。 “傻瓜,我没事。”傅越泽毫不在乎的说道,他很好,这些事已经过去了,他是一个往前看的人。 “记忆中父亲有一个很特别的情人,偶尔也见过父亲抱着一本诗集,以父亲的为人,他怎么会对一本诗集感兴趣,我想一定是某个女人的。或许父亲所有的感情都给了那个女人,所以能给我的很少。而母亲又从未向父亲要求过一丝一毫的感情,我看着他们都觉得折磨,也难为他们在一起生活近二十年。”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住了,能够与人倾诉分享他的曾经,真的是一件畅快的事情,不然他都要以为自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无父无母。 “诗集”苏熙眯着眼,突然想到了某个人,不过或许是她多想了,这两个人之间又怎么可能。 “嗯”傅越泽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苏熙的重点是在诗集上面。 “是什么样的诗集,徐志摩的”苏熙小心翼翼的猜测着,凭着女人的直觉,她总觉着不对劲,诗集让她联想太多。 傅越泽努力地回忆着,随后微微颔首,“对,是徐志摩诗集。”有些意外,苏熙竟然猜到了。 “噢。”苏熙意味深长的应道,她心中有些忐忑,如果真的如她所想,那么秦怀川岂不是 “好了,不说过往,谈谈我们的未来。”傅越泽见苏熙眼神流转,看上去很不好的样子,心中有些担心,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大概苏熙想到自己的父母亲。 “未来,多久的未来”不想继续庸人自扰,索性顺着傅越泽的话题说下去,再继续探讨下去,她恐怕会脑洞大开,不该在心里这样想着上一辈人。 “例如结婚,你想要怎样的排场,怎样的婚礼”傅越泽目前最关心的未来就是这个。 “我想要中式婚礼。”苏熙露出贼贼的一笑,大家都是西式婚礼,她为了不落俗套,想要一个不同的婚礼。 “中式婚礼,具体”就像是平时开会般,傅越泽习惯了去找别人要一个具体的方案。 “我们穿着喜庆的汉服,你要八抬大轿把我娶回家,然后我要看你骑着高头大马如同白马王子一样出现。”苏熙情不自禁的想着,嘴角的笑意逐渐荡开,她乐不可支。 “恐怕有些矛盾,穿着汉服又怎么能如同白马王子一样出现”傅越泽咬文嚼字,特意调侃苏熙。 见傅越泽这般抠字眼,苏熙也不客气的回应道:“你骑着白马,穿的像古代王子一般,不就是白马王子吗”弄起咬文嚼字,她可不会输给傅越泽。 傅越泽为苏熙的创意鼓掌,“不错,有想法,所以我们的婚礼是王子娶王子妃。”傅越泽调笑的说道。 “怎么”苏熙挑眉,私认为自己的创意还是不错的,她就当一次王子妃。 “哈哈哈一定会如你所愿。”既然苏熙提出要求,傅越泽又怎会不答应,这世上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苏熙眼里闪过一丝期许,她看了看傅越泽,不知道届时会是怎样的场景 想着结婚,苏熙满意的笑了,上一次只领了个证,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婚礼。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享受婚礼过程,好好地做一回漂漂亮亮的新娘子。 “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傅越泽言辞凿凿的说道,春暖花开听上去就十分美好,那个时候结婚是再好不过的。 见傅越泽笑的一脸灿烂,苏熙也不好多说什么,想着傅越泽曾经的经历,苏熙又怎么舍得继续伤傅越泽的心。 “届时,我会让所有的宾客都换上汉服。当天,我傅越泽就是真正的王子,要娶你这个贤惠漂亮的王子妃。”傅越泽从来没有过如此疯狂的想法,他的婚礼一定会在a城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哇全部”苏熙不可置信的问道,那岂不是还原了古代婚礼,想想就觉得很有意思。 “对,想要参加我傅越泽的婚礼,就一定要穿汉服,我会为你还原最正宗的中式婚礼。”傅越泽颇为自豪的说着,他有信心可以弄好整个婚礼,他已经决定回国后停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亲自策划安排与苏熙的婚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