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抵达巴厘岛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八十一章 抵达巴厘岛

大厅里安静的异常,傅越泽静静地等候着,过了好久,苏熙才牵着年星辰缓缓下楼,他们身后跟着苏梓轩。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efefd “挺慢。”傅越泽看了看时间说道。 “耽误了点时间。”苏熙尴尬的笑了笑。 “这些衣服够吗”傅越泽看向年星辰,总觉得年星辰穿的太过单薄,尽管苏梓轩与年星辰穿的衣服差不多,但在傅越泽心中男孩子要抗寒一些。 “宝宝不要再穿衣服。”穿的臃肿年星辰会不开心的,原本肉乎乎的穿上衣服就像圆滚滚的球一般。 “不穿,不穿。”苏熙一脸拿年星辰没办法的样子。 “外面零下,穿这么点会冻坏的。”傅越泽担忧的说道。 “没事,等会你抱紧星辰,别让她吹到风。”苏熙对傅越泽说道,年星辰的固执他们都是亲身见识过的,还不如想着其他办法了。 “轩轩,真的不冷吗”傅越泽低下头问向苏梓轩,好不容易注意到苏梓轩,尽管将苏梓轩当做男子汉培养,但慈父的关爱还是要有的。 一家子忙活的根本来不及吃上口热饭,匆匆忙忙准备好一切,苏熙对傅越泽说道:“可以走了。”化雪的时候,开车上路需要勇气还有时间。 “不急,先吃完早餐。”傅越泽径直走到餐桌看不出任何焦急的情绪。 “还有一个多小时,再不快点就赶不上飞机了。”苏熙不悦的说道,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用餐。 “我已经让助理调换飞机班次,据飞机起飞还有三个小时。”傅越泽边说着边看向自己手上的机械表。 “你确定”苏熙不可置信的问道,有一种被傅越泽耍了的感觉。 “嗯哼”傅越泽淡笑着看向苏熙,眼里一派坦荡。 “妈妈,宝宝饿死了。”不用餐,年星辰说什么都不会走的,她快饿哭了。 苏梓轩也在一旁帮腔,“对啊,我也好饿。”苏梓轩边说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的确很饿。 经他们这么一说,苏熙也觉得饿了,她说道:“没说不吃早餐。”她自己也很饿,既然时间还早,那就让她安心的吃顿饭吧 用完早餐,一家四口身上暖和和的朝着门外走出,这一次傅越泽特意换了林肯。司机在外面等了许久,傅越泽抱着年星辰进了后座,苏熙与苏梓轩相继上车。 后座空间很大,加长林肯与一般车子不同,行李直接放在后座。一家四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好半响,苏熙终于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担忧,“总觉得太匆忙了。”感觉浑身都不对劲,似乎每一次与傅越泽旅游都是这般匆忙,却一直没有习惯。 “放心一切有我。”傅越泽自信满满的说道,异国他乡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除了美国那一次意外,他还从未发生过什么意外。 飞机落地的时候,傅越泽与苏熙先后从飞机口出来,傅越泽怀中抱着年星辰,苏熙手上牵着苏梓轩,一家四口引来人们纷纷侧目。 天气晴朗,看了眼手机,22°适宜的温度,雨季的巴厘岛今天并没有下雨,天气凉爽晴朗,一切看上去都十分完美。 “不错的天气。”傅越泽对着苏熙说道。 年星辰觉得有些热,她扯了扯衣服,皮衣不透风,被太阳烘烤着,十分不舒服。 “赶紧找好酒店,换衣服。”苏熙觉得他们要被人当做怪物来看了,竟然穿了这么多衣服。 “不要那么紧张,和我们同行的穿的衣服比我们还多。”傅越泽看着一旁穿的臃肿的胖子说道,感觉羽绒服都要被他撑爆了。 “热死了。”苏熙没好气的说道,的确很热,有一种直接从冬天过渡到夏天的感觉。 傅越泽不再废话,直接带着他们去早就预定好的酒店下榻,酒店在海边,能够将海景一览眼底。 刚到酒店,年星辰就开始拉扯自己身上的皮衣,苏熙赶紧走来,温柔的按住年星辰乱动的手。 “妈妈帮你脱。”见年星辰额上的头发都汗湿了,苏熙有些心疼的说道。 脱去束缚,年星辰感觉清爽多了,她喜欢巴厘岛的温度,她享受躺在地毯上。 “累死宝宝了。”年星辰边说着边蹬腿。 苏梓轩迅速将身上皮衣脱下,露出里面的线衣,他有一并脱光,只剩下内衬。苏熙见苏梓轩一下子脱了太多,便严肃的嘱咐道:“赶紧换件衣服。”她看到内衬衣服上都是汗。 这样想着,苏熙便赶忙将年星辰身上的衣服扒光,得赶紧为她换件衣服才行。 倒是傅越泽显得淡然多了,他脱掉外套,露出衬衫,他卷起衬衫的袖子,全程优雅从容。 等到全部忙活好,苏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没有换,看着自己臃肿的衣服,顿时觉得汗如雨下。 “热死了。”苏熙感叹的说道,她边说着边从旅行箱中拿出单衣,得赶紧换下,不然等会要汗透了。 傅越泽身上没有出什么汗,他一年四季对温度并不敏感,冬天夏天穿的衣服没有太多的区别。四个人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是清清爽爽的,苏梓轩和年星辰脸颊都红彤彤。 苏熙从卫生间出来,她擦了擦脸上的水珠,额间的发不知道是汗湿还是被水弄湿,湿哒哒的看上去格外不舒服。 傅越泽抽了几张抽纸,走上前递给苏熙,“你头发上都是水。” 苏熙接过抽纸,擦了擦额上的水滴,刚刚用力过猛,都弄到了头发上,这让苏熙颇为尴尬。 傅越泽打开空调,看着热坏的三个人,早知如此,在飞机上就该直接换了衣服。 空调吹来凉风,三个人享受的闭上眼,过了一会苏熙又焦急的瞪大眼,对着年星辰说道:“星辰再多穿件衣服,等会该凉着了。” 年星辰怕冷怕热,衣服脱的只剩下一件单衣,不像苏梓轩还特意披了件薄外套。闻言,傅越泽从箱子里找出一件薄外套,径直为年星辰披上。 苏熙这才安心,她窝在沙发中享受着此刻的美好,刚刚她多想在洗漱间洗澡,但想着外面还有三个人在等着自己,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已经叫了客房服务,等会服务员就会拿来吃的。”傅越泽对苏熙说道,就在苏熙进去换衣服的时候,傅越泽做好这件事。 “等会记得开门,我先去洗澡。”傅越泽边说着边解开自己衬衫上的扣子。 傅越泽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尽管身上并没有流什么汗,但还是受不了这种黏黏的感觉,不洗澡他是没有心思做其他事。 看着关上的门,苏熙开始后悔刚刚为何不直接洗澡,那么就等着傅越泽洗完吧 傅越泽简单的冲洗了一番,很快就从洗漱间出来,他穿着浴袍,白色的浴袍显得他格外的丰神俊逸。 漆黑的头发上不时会滴落一两滴水珠,微微敞开的浴袍,依稀可见他胸前纹理分明的肌肉。 苏熙别过脸,觉着傅越泽老不正经,或许是她多想,总感觉傅越泽的眼神带着满格的电,看的她都酥麻了。 “我也要去洗澡。”苏熙想了想,实在无法继续忍受,她得赶紧将自己洗干净。 “宝宝也想洗澡。”年星辰举着手,生怕别人忘了她。 “等会,等妈妈洗澡就帮你洗澡。”苏熙蹲下身子刮了刮年星辰的鼻子。 “不要,难受,宝宝要洗澡。”年星辰闹腾着,一刻钟也忍受不下去,她想洗澡。 “不如你和星辰一起洗澡。”傅越泽建议道,很多母女共浴,这似乎没什么。 苏熙想了想,这个时刻也就不再讲究,那就一起吧 她径直将年星辰抱起,打算和年星辰一起洗澡,徒留下苏梓轩,一脸羡慕的看向年星辰。 苏熙一直认为孩子的皮肤和大人皮肤对热度的感知不同,所以不愿与年星辰共浴,怕她觉得适度的水会烫到年星辰。 她调节着水温,并让年星辰将手放下去试试温度,“烫不烫”苏熙担心的问道,这个温度她觉得刚刚好,不知道年星辰感觉如何 “不烫。”年星辰摇头,觉得这个温度舒服极了。 将年星辰放进浴缸,出门在外苏熙很少会使用浴缸,但这一次和年星辰一起,小孩子直接淋雨又不适合,只好将浴缸洗洗刷刷,勉强使用。 “妈妈,你不上来吗”年星辰满眼期待的问道。 苏熙有些尴尬的迈了进去,还是很不习惯在酒店的浴缸里,洗漱间传来戏水声。苏梓轩手拉着衣角,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等会他要孤零零的一个人洗澡。 门外响起敲门声,傅越泽拉开门,看见服务员推着复古的餐车,上面摆放着满满的食物,颇具东南亚风味的食物。 苏熙湿着头发从洗漱间出来,年星辰跟在她的后面,两个人湿哒哒的,湿漉漉的长发还滴着水。 苏梓轩迫不及待的进入洗漱间,他觉得身上难受死了,要赶紧洗个澡。 洗完澡换上衬衫的苏梓轩,湿漉漉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格外的乖巧。 年星辰和苏熙的头发已经吹干,两个人飘逸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带着淡淡的香味。 三个人已经等不及苏梓轩就提前开动了,苏梓轩加入了“战场”,风卷残云的解决了这些美食。 一股甜腻的感觉,饥饿的时候十分饱肚子,但饱餐后觉得嘴里都甜腻腻,果然还是不习惯这边的饮食。 原本打算出去转一圈,但已经用尽力气的三个人,各自霸占一个床,一副哪也不去的表情。 傅越泽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以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三个人慵懒的在床上打着哈欠。 不愧是一家人,就连打哈欠动作都是那么一致,他宠溺且无奈的笑了,窝在沙发上休息。 这是半球体的沙发,可以将整个人埋在沙发里,傅越泽也有些累了,他的身体已经经受不住这样的颠簸。 胸口的旧伤隐隐作痛,一直以来都直接忽略那道伤,但那道伤就在那里,他无法忽视,胸口传来的阵痛也不允许他忽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