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婚证绿本本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婚证绿本本

看着苏梓轩将年星辰带走,苏熙彻底放松了下来,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想到年司曜的异状,苏熙打算亲自上楼好好问问他,到底要怎样 以往年星辰哭一点点,就算是假哭,年司曜都心疼不已,这会子怎么任由着年星辰大哭不止,也不愿转过身来安抚年星辰。 书房外响起了敲门声,年司曜一点也不想开门,他不想见到苏熙,至少现在不想。 “我想静静。”年司曜对着门外的苏熙说道。 “有些话我想对你说。”苏熙隔着门对年司曜说道。 “我不想听。”听够了苏熙的话,此刻他只想安静下。 “让我进去。”苏熙不依不饶,傅越泽变得有些奇怪,她要尽快将年司曜扭正过来。 最终拗不过苏熙,年司曜被逼无奈打开了书房门,两个人对视了片刻,苏熙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关门声,苏熙直视着年司曜的眼睛,眼里流露出一股质问。 “为什么避开我”苏熙不解,“你还在为之前的事情介怀吗”想来想去只有那件事才会导致年司曜如此。 “没有,你多想了。”年司曜不复以前温柔。 年司曜在逃避苏熙的视线,他不想看见苏熙,明明之前巴不得早一点见到苏熙,此刻他只想逃避。 他不愿接受一个礼拜后,他们就要离婚的事实,作为一个男人如此反复,他真的看不起自己,但因为苏熙他彻底变得不像自己。 他可以失去一切,唯独不能失去苏熙,苏熙是他年少时就决定要共度一生的人。 “我们今天就去办理离婚手续。”突然年司曜像顿悟般说道。 苏熙看着年司曜略带狰狞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怎么突然改变主意。 什么时候开始,年司曜也变得如此反复,根本不给苏熙反应的时间。 “好。”最终苏熙冒出这一句,能够顺利办理离婚手续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直到苏熙拿到离婚证,她还觉得在梦中,看着手上的绿本本,一瞬间有种解脱的感觉。 “我们就在此分别。”年司曜不想回年宅,“我订了回法国的机票。”疯了这么多天已经够了,年司曜不想到最后让苏熙都看不起。 当年司曜将这件事告诉artes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身旁阴沉的男人,脸色变得语法不好看了。 他阴森森的说道:“看你办的好事。”才一天工夫,一切都变样了,简直是疯了,这个世界。 “你疯了吗”artes近乎嘶吼的对着年司曜说道。 “我这几天才是疯了,我不该再产生什么痴念,这样很好。”年司曜不想再依着自己的性子下去,走之前就打算成全傅越泽与苏熙,现在何必继续为难他们。 与年司曜结束通话,artes捂着脸痛哭流涕,她又办砸了任务。阴沉沉的男人在artes耳畔说道:“这一次你必须接受惩罚。” 于他而言,artes已经是一个毫无利用价值的东西,做不好事情就要接受惩罚,上一次绕过她,已经是万幸。 下午,傅越泽装了一车的糖果来到年宅,他还记得对年星辰的承诺,说要送给她一车糖果。 花园中年星辰与苏梓轩正在玩着沙子,建造城堡,大冷天一点也不觉得冷。 两个人小声的说着话,“城堡里会不会有国王”年星辰好奇的问着。 “有。”苏梓轩十分肯定的回道。 “那有没有王后”年星辰继续问着,漂亮的王后。 “没有。”苏梓轩依旧是肯定的语气。 “为什么没有王后。”年星辰无法接受这样的设定。 “因为国王还很小。”苏梓轩一本正经的说道,他自认为自己就是这座城堡的国王。 “不,国王是长着胡子的老爷爷。”年星辰不接受苏梓轩的设定,“城堡里还有王子和公主。”这样才是完美的,年星辰为自己的想法赶到开心。 “是吗”苏梓轩不屑一顾,长着胡子的老爷爷,这是什么设定,不能接受。 正当两个孩子争论不休的时候,傅越泽突然出现。 “轩轩,要让着妹妹。”傅越泽并不知道他们在争论什么,但男孩子就是要让着女孩子。 “好吧,那我们再建造小的城堡,让王子公主住在里面。”苏梓轩无奈的说道,只能做出让步。 “为什么他们不住在一起”年星辰又不开心了,这样不合理。 “为什么要住在一起”苏梓轩满头黑线,他已经做出让步了。 “不行,他们是一家人要永远永远住在一起。”年星辰小人精的说道。 “星辰,叔叔带了些东西给你。”傅越泽对着年星辰说道。 傅越泽的话引起了年星辰的注意,她抬头看向傅越泽,什么时候怪蜀黍也会这么好心。 “上次你不是要一整车的糖果吗”傅越泽开始唤醒年星辰的记忆。 “嗯”年星辰努力的回想着,好像不记得了,但是这并不重要,听到一整车的糖果,她就无比的兴奋。 “叔叔今天车上都是糖果,开心吗”傅越泽为了找一个理由来见苏熙,可谓是费尽心思。 “真的吗”年星辰满眼冒心心,突然觉得怪蜀黍好好哟 “真的,来随我去取。”傅越泽和蔼可亲的说着。 苏梓轩在一旁看着行为举止古怪的傅越泽,完全搞不懂傅越泽在做些什么 “爸爸,你这个样子好像拐骗小孩的坏人。”苏梓轩忍不住吐槽道。 傅越泽冷冷的扫视了眼苏梓轩,“欺负妹妹的事情,不知道你妈妈清不清楚。”傅越泽带着威胁的口气说道。 “我才没有。”极力否认,只是和年星辰的观念有些不同,这也算欺负吗太没有人权了。 “那刚刚你们在争论什么”傅越泽意味深长的问道。 “没有争论什么,我和妹妹就随便说说,难道这也不行。”苏梓轩哀怨的看向傅越泽,有一种爸爸的宠爱全给了妹妹的哀怨感。 “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我一直教育你,难道都忘了任何争论都不可以,要做一个小绅士。”傅越泽教育着苏梓轩,尽管他自己都做不到。 “哦。”想着傅越泽自己都不是一个绅士,还要求他做一个绅士,就忍不住为自己掬一把泪。 来到车前,傅越泽打开车门,年星辰看着眼前的糖果露出了甜蜜的笑。 “好多糖果,好幸福。”年星辰顿时觉得傅越泽如同圣诞爷爷一般亲切。 “都是你的。”傅越泽带着淡淡的笑意,觉得年星辰也变得无比可爱了。 苏梓轩看着爸爸与妹妹互动,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丝醋意,想着傅越泽从来都没有对他这么上心过。 所以男孩子注定得不到父母更多的关注,吸了吸鼻子,他要坚强,怎么可以吃妹妹的醋,他自己也巴不得把最后的都送给妹妹。 苏熙恍惚的回到年宅,她看见年星辰坐在傅越泽的腿上,她捏了捏自己的脸,所以果然是做梦。 看着苏熙蠢萌的动作,傅越泽忍不住笑出声,对着苏熙说道:“你怎么魂不守舍” “我以为我在做梦,什么时候你与星辰的关系这么好呢”苏熙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接受无能。 “因为一车糖果。”苏梓轩在一旁抢答道。 “一车糖果。”苏熙疑惑的看了看傅越泽,手上的绿本本十分醒目。 傅越泽一眼就看到了绿本本,他有些惊诧的看向苏熙问道:“你手中的东西是” 苏熙赶紧打断傅越泽的话,“是,不要在星辰面前。”苏熙不想再星辰面前说这样的事情,那对星辰太残忍了。 傅越泽露出欣喜的笑,竟然提前了,这恐怕是这段时间遇到最开心的事情。 “今天心情真的不错。”傅越泽情不自禁的说道,抑制不住的开心。 年星辰还一脸的疑惑,不过看到手中满满的糖果,她瞬间就转移了注意力,糖果才是真爱。 “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傅越泽建议道。 苏熙摇了摇头,有些疲惫的说道:“我想休息下。”好似突然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盼了这么久的东西终于到手了,一瞬间整个都疲软无力了。 看着苏熙的表情,傅越泽心里猜测着,“她是不是对年司曜还有些不舍”,傅越泽赶紧甩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怎么可以这样去想苏熙。 “今天你先回去,明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说与你听。”苏熙今天不想见到任何人,她要回房间静一下。 傅越泽有些忐忑的看向苏熙,苏熙早就转过了脸,这一天实在是猎奇。 尽管有很多疑问想要从苏熙嘴里得到答案,但傅越泽还是选择听从苏熙的话,反正明天一切就全都清楚明了。 离开年宅,傅越泽眷恋的看了眼,心中有种美妙的预感,明天应该是一个美丽的一天。 年司曜回到法国就一头砸进了工作中,手机直接被扔到一边,每天处理着不同的公务。只有堆积如山的文件才能让他感觉到一丝存在感,过去的就随风而逝,他与苏熙之间再无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