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七十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说话间,两个人就来到了车前,不再注意这周围阴森恐怖的一切,穿过小巷也变成了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先上车。”傅越泽拉开车门,让苏熙先上车。 见状,苏熙立马就钻了进去,她需要车内的温暖。 很快傅越泽从另一头上来,关上车门,两个人先感受一下车内的暖气。 苏熙将傅越泽的手抓起,“好冰,一定很冷。”她边说着边为傅越泽哈气。 “怎么一点也不顾着自己。”苏熙抱怨的说道,将温暖全给了苏熙,自己却忍受着寒风刺骨。 “我没事,一会就暖了。”车内的暖气让冻僵的两个人迅速的活了过来。 “我不该挑这么阴冷的天气带你来这里。”傅越泽有些歉意的说道。 “不,我很开心,再冷一点都无所谓,这么美妙的地方,就应该早早带我来。”苏熙很开心傅越泽第一时间将她带到了这里,她喜欢傅越泽对她迫不及待的心情。 “走,回年宅。”已经恢复正常的傅越泽,开动了车子。 路上两个人沉默寡言,一时间彼此陷入一种莫名的气氛,谁也不知道说什么,谁也不愿主动开口。 苏熙还在回味之前的种种,傅越泽则在心里想着苏熙,想着她是否喜欢这样的形式。她并没有表现出过激的情绪,她冷静的好似在看一场表演。 但那一句“我爱你”却不断在傅越泽脑海中重复,直到现在他的心跳还在为那一句乱着。苏熙彻底撩拨了他的情绪,刚刚经历的一切好似一场美梦。 打开车厢内的广播,午夜时分还在播放着流行歌,好听的男声瞬间环绕。努力听着不易懂的粤语歌,有一句特别触动苏熙。 “让我学会为你贪生怕死即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与你亦永远连在一起”。 爱一个人就有了软肋,就连生命都不再专属自己,让我学会为你贪生怕死,多么好的一句。 偷偷拿眼看着傅越泽,她知道傅越泽是一个冒险主义者,什么时候他也能为她甘于平凡,不再做着那些危险的事情。 苏熙伴着音乐情不自禁的哼唱了起来,傅越泽出声打破平静,“喜欢这首歌”苏熙学的有模有样,很有唱歌的天赋。 “与你亦永远连在一起。”苏熙怔怔的看向傅越泽,这首歌同时表达苏熙的心意,决定与傅越泽走下去,那就走出一个永远。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傅越泽勾唇浅笑,他拥有比苏熙更强烈的心思,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见苏熙,并有幸与她共度一生。 “你喜欢这首诗”苏熙随口问道,她也很喜欢这首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忍不住就将整首诗朗诵出来。 “感受到来自异地恋的怨气。”苏熙被自己的想法逗乐。 原本严肃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傅越泽宠溺无奈的看向苏熙,现在这样的苏熙恐怕才是真实的她。 卸下所有伪装的苏熙,如同邻家妹妹般亲切,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亲近,想要讲心里话说与她听。 “如果你能永远如此开怀的大笑,我愿倾我所有去换。”傅越泽目光浅浅,温柔点点,如果不是在开车,他一定要好好抱抱苏熙。 “才不要,这样笑很丑。”苏熙还是注重自身形象的。 “不,很美,我很喜欢。”傅越泽才不觉得丑,苏熙笑起来才更叫生动活泼,充满了让他喜欢的气息。 “你们男人就喜欢骗人。”苏熙娇嗔的说道,“褶子都要笑出来了,眼角会出现细纹的。”苏熙抱怨着,她可不想早早皱眉爬山眉眼。 “古语有云,笑一笑十年少。”傅越泽拿出小学课本上的话来忽悠苏熙。 “根本不是,笑多了,眼角的细纹会变得很严重。”苏熙深有感触,她至今还能保持鲜嫩的脸庞,或许正与她没有太表情的一张脸有关。 就拿傅越泽来说,如果不是因为他冰山冷酷的一张脸,怎么会到了这种年纪,依旧容颜如初。 男人就是不容易显老,傅越泽一张脸如当年并没有太多区别,依旧是三十来岁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奔四的迹象。 “好担心,以后会比你先老。”苏熙担忧的看着傅越泽的脸说道,这个不老的家伙,让她好有压力,以后一定要好好保养。 “我足足大你八岁,你担心什么。”傅越泽对苏熙的担忧表示不解,八岁的差距,足够让她比他年轻多。 “你一点也不显老,和我初见你并没有什么差别。”苏熙心塞塞的说着。 说到衰老这件事,傅越泽还想问问苏熙,为何时光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时光对你何尝不仁慈,你现在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三个孩子的妈妈,就好像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傅越泽毫不恭维的说道,苏熙周身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那你是喜欢我年轻一点打扮还是这样贵妇的打扮”尽管已经深知傅越泽的的品味,但还是忍不住提问,想要听傅越泽亲口说。 “都喜欢。”苏熙什么样子他都喜欢,没有什么好选的。 “必须选一个。”苏熙才不要听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 “年轻一点更显活力。”或是看够了那些雍容华贵的贵妇,傅越泽更欣赏苏熙身上独有的气质。 “傅越泽,承认吧你就是喜欢老牛吃嫩草。”苏熙笑着说道,对比傅越泽她简直太嫩草了。 傅越泽一脸黑线,苏熙简直不给一点面子,心抽抽的痛。 “快到年宅。”不想再继续讨论上个话题,他生硬的将话题转到别处。 漆黑的夜里,苏熙根本看不清身处何地,一到晚上就容易分不清东南西北,苏熙在心中暗暗鄙夷自己。 车子在大门外停了下来,大晚上不想再惊动他人,苏熙身上带着感应器可以打开大门。 “我下车了。”苏熙有些恋恋不舍。 “确定不让我进去”傅越泽挑眉问道。 “不要,你就在这直接回城南别墅。”来来回回很耽误傅越泽的时间。 “年宅漆黑一片,我要亲自将你送到大厅才能安心。”傅越泽不答应,他想要将苏熙送到房间。 “不用,我自己的家我熟悉着了。”苏熙自然而然的说道。 殊不知,她的话让傅越泽心里咯噔一声,苏熙已经自然而然将年宅当作自己的家,什么时候她才能将城南别墅当作家看待 见傅越泽兴致不高,脸上挂着阴郁的表情,苏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原本好好的一天毁在最后一刻。 “泽,你送我回去吧”为了讨好傅越泽,苏熙只好让傅越泽再费事点,据说男人很乐意为自己心爱的女人费心费力。 “怎么又改变主意呢不是很熟悉自己的家吗”特意将“自己的家”四个字咬重,傅越泽在感情方面一向小气,斤斤计较。 “你如果不愿送我,那我下车了。”苏熙想要与傅越泽示好,可他却不领情,才不给他好脸色看。 “别走。”及时抓住苏熙的手腕,傅越泽略带焦急的说道。 “放开我,我要回家。”苏熙心情不爽的说道,什么都要依着傅越泽心情来,想得美。 “我与你一起。”不容置疑的一句,掷地有声。 下了车两个人彼此沉默着,苏熙不想搭理傅越泽,傅越泽苦于找不到话题,两人之间微微有些尴尬。 “今晚开心吗”傅越泽没话找话的问道。 “你猜。”苏熙暧昧的回道。 最讨厌什么猜猜猜,最讨厌听到的话就是“你猜”,傅越泽保持着好脾气,平静的回道:“那就是开心。”有一种自说自话的感觉。 看着傅越泽眉头拧到一起,苏熙不再为难他,小声的说道:“今天我很开心。”从未如此开怀过。 “早点回家。”苏熙嘱咐着傅越泽,已经这么晚了,她担心傅越泽明天是否能准时上班。 “不急,我还没有困意。”傅越泽毫不在乎的说道,和苏熙在一起精神满满,完全不知疲惫。 很快他们就来到年宅大厅,打开灯突然的光亮让人十分不适应,苏熙眯着眼看着吊顶的灯,什么时候这般刺眼。 傅越泽半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尽管苏熙也想要留下傅越泽,但毕竟是在年宅,未免有些不适合。 “要不你去沙发歇会。”苏熙尴尬的说道。 “我不累。”傅越泽感觉全身充满力量,此刻他感觉很好,还想与苏熙再待会。 “我有点累了。”困意袭来,苏熙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陪着傅越泽,她想念温暖的床。 “那早点休息,我先走了。”傅越泽颇为不舍的说道。 寒冬抱着心爱的人一起入眠才是最美好的事情,再忍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实现这个想法。 目送着傅越泽离去,苏熙叹息着转过头,天这么冷,她也好想窝在傅越泽温暖的怀中。 她已经迫不及待等着年司曜归来,离婚已经变成她笃定的事情,至于与傅越泽结婚,她也很乐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