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想起宸宸总会情绪化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六十二章 想起宸宸总会情绪化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世事不公,如果老天爷真的开眼的话,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经受这些磨难。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一个孩子能有什么错,为什么要他承担这么多 苏熙最害怕苏梓宸吃不好喝不好,害怕他正遭受不好的对待。 “轩轩,妈妈好想宸宸。”苏熙动情的说道。 苏梓轩听到苏熙的话,心中一紧,他快要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哥哥。这段时间太过幸福,以至于他都忘了那些伤心事,孩子比较容易记住开心的事情。 “我也好想宸宸。”苏梓轩吸了吸鼻子,他忍住想哭的情绪,那一日如噩梦一直困扰着他。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当初那个丢失的人如果是他,是不是爸妈心里就会好一些。 毕竟宸宸与他不同,宸宸那么聪明懂事,有宸宸在爸妈身边,爸妈一定会更开心一点。 苏熙将苏梓轩拥入怀中,总是在不经意间无法克制的想着苏梓宸。 一天找不到宸宸,苏熙就不会安生,所有的幸福都的短暂缺陷的,只有宸宸回来,一切才会圆满。 在驾驶位上的傅越泽,听到后座的话,他心里涌出一股悲凉。宸宸一天不被找到,他就无法原谅自己,无论自己取得多大的成就,都无法掩盖弄丢自己儿子的事实。 当初如果他不是那般盲目自信,现在就没有这么多磨难,一家子支离破碎两三年,好不容易重新走到一起,却偏偏还少了一个宸宸。 “对不起。”傅越泽沉声说道。 宸宸是苏熙心中永远无法翻页的一篇,愈合不了的伤口。 苏熙没有回应傅越泽,有关宸宸的事情,苏熙不愿与傅越泽多谈,越往下说只会破坏她与傅越泽好不容易复合的感情。 “宸宸”年星辰好奇的说着这个名字。 苏熙一直很注意,鲜少在年星辰面前提到有关苏梓宸的事情,她看着年星辰好奇的模样,心中想着该如何与年星辰解释宸宸。 “宸宸是什么”年星辰不解的问道,她对一切充满了好奇。 “宸宸是你的哥哥。”苏熙正色说道。 年星辰看向苏梓轩,她的哥哥是苏梓轩,不是什么宸宸。 看着年星辰眼中疑惑的眼神,苏熙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这时苏梓轩接着苏熙的话往下说,“宸宸也是我的哥哥。” 这下子年星辰更加迷惑了,好复杂的感觉,她皱了皱鼻子,歪着头看向苏梓轩。 “宸宸是我们的哥哥。”苏梓轩坚定的说道。 “哥哥。” 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将这样复杂的事情解释清楚,苏梓轩只好简略的解释道:“我和你有一个哥哥,叫苏梓宸,大家都喊他宸宸。” 年星辰迷迷糊糊的点着头,尽管还是不太懂苏梓轩说的话,不过貌似已经有点明白了。 “到了。”前面的傅越泽淡淡的说道。 从车里出来,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年星辰迈着小短腿,艰难的跟在苏梓轩后面。 苏熙快步走进屋内,傅越泽也走得飞快,两个人情绪十分不稳。苏梓轩拉着年星辰,缓缓的走着,苏熙越走越快,傅越泽跟在后面追着她。 “熙熙。”傅越泽拉住苏熙,“还在恨我”苏熙的抵触情绪很明显。 “没有。”苏熙的头发遮住脸上的表情。 “为什么不肯看我一眼”傅越泽患得患失的问道,多害怕来之不易的幸福,又会崩塌。 “我累了,想早点回房。”苏熙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公事化的叫人不舒服。 “我一定会找到宸宸,安全将他带回来。”傅越泽近乎起誓的说道。 已经着手调查莫白,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或许从莫白那里突破,也能找到好的线索。 苏熙不想听傅越泽这样的保证,这样的话傅越泽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然而宸宸依旧是半点消息都没有。 “不要对我失望。”傅越泽从背后抱住苏熙,动情的说道,不要对他失去信心。 “放开。”苏熙冷冷的说道,傅越泽的动作让她更不舒服了。 傅越泽立马放开苏熙,他不想强迫苏熙,他希望苏熙能在他臂弯自由自在的笑着。 “这是年宅,请你放尊重点。”苏熙脸色愈发森冷,无论说傅越泽多少遍,他想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 苏熙真的不想在年宅与傅越泽亲密,这样她会背负太重的道德枷锁。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回去了。”苏熙直接下逐客令。 这种时候,眼不见心不烦,苏梓轩与年星辰迈着小步子,缓缓而行,看上去可爱极了。 他们跟在苏熙与傅越泽身后,看着大人拉扯,互相疑惑的看向彼此,完全看不懂大人在做些什么。 苏梓轩有些遗憾的看向傅越泽,还没有走进年宅大厅,傅越泽就被赶了出去。 颇为同情的看行傅越泽背影,苏梓轩在身后喊道:“爸爸,明天早点来接我。”边说这边对着傅越泽眨眼,用眼神示意傅越泽。 “好。” 明天一早就可以见到苏熙,暂时缓解了傅越泽内心的困苦,多亏了苏梓轩机智。 傅越泽走后,苏熙将自己窝在沙发上,心情不善的她,眼神放空对着矮桌发呆。 苏梓轩和年星辰一前一后进来,年星辰不解的看向苏熙,她径直走了过去,她想要对苏熙撒娇。 还没等苏熙反应过来,苏梓轩就将年星辰拎到一旁,“不要打扰妈妈。” “抱歉,妈妈又情绪化了。”苏熙歉意的说道。 每每想到苏梓宸,苏熙就忍不住将心中不快发泄到傅越泽身上,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妇人,真的很讨厌自己这个样子。 “妈妈,不要再生爸爸的气了,其实爸爸一直都很自责,只不过从来都不表现出来。”苏梓轩想要告诉苏熙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苏熙抬眼看向苏梓轩,,她深知自己一直责怪傅越泽是没有道理的,只是心里过不去这个坎。 “轩轩,能和我说说我不在a城两年里的事情吗”苏熙突然想更了解傅越泽,想要知道更多有关他的事情。 苏梓轩咬了咬下唇,点点头,“那两年我和爸爸都不快乐。” 回忆起苏熙缺席的两年时光,苏梓轩一阵心酸,有无数个日日夜夜,傅越泽不眠不休在城南别墅哀叹。 “爸爸常常几天几夜不睡,我好担心他,他会把自己关进书房,他看上去非常痛苦。”苏梓轩一点也不夸张的说道。 听着苏梓轩的话,苏熙脑中想象着那种画面,想着傅越泽隐忍的模样。原来一直以来不仅仅她在折磨他,就连他自己也不肯放过自己,自我折磨。 “那时候我就觉得好孤单,我会想是不是当初救回来的人是宸宸就好了,宸宸比我聪明,比我有办法。”苏梓轩边说着边哭出了声,他多想代替宸宸。 看着苏梓轩痛哭的样子,苏熙立马走了过来,将苏梓轩拥入怀中,安抚的说道:“对不起,不该让你承受这么多,都是妈妈的错。” 原来孩子心中会有这样的想法,再失去宸宸后,苏熙又丢下轩轩去了法国,她怎么可以这样自私。苏熙不敢想,如果轩轩再出什么意外,她该怎么办 “傻孩子,你和宸宸一样重要,丢了谁妈妈都一样难受。”怎么会让苏梓轩产生这样的想法,苏熙心中充满了自责。 “可能宸宸陪在爸妈身边会更好,宸宸不会像我一样,连妈妈都留不住。”苏梓轩难过的说着,他觉得自己很失败,宸宸消失后,他什么都做不了,眼睁睁的看着苏熙跟着年司曜去了法国。 “不怪你,是妈妈的错。”苏熙也跟着哭了起来,她当初那样轻率的决定,到底伤害了多少人。 “轩轩从来都不会怪妈妈。”苏梓轩抱紧苏熙说道。 年星辰看见哥哥和妈妈抱在一起哭泣,她疑惑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呢 看着看着,她自己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哇”年星辰哭的很伤心,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星辰,怎么呢”苏熙担忧的问道。 “妹妹,别哭。”苏梓轩心疼的说道。 “呜呜呜看妈妈和哥哥哭的好伤心,宝宝也好想哭。”年星辰的眼泪如珍珠般,斗大一颗滚落下来。 苏熙腾出一只手,将年星辰一并拥入怀中,母子仨一起抱头痛哭。 这一天家里的佣人都用着惊奇的眼神看着他们,不知道这一家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哭的这么伤心。 佣人们小心翼翼的做着手上的工作,生怕会惹得他们的不开心,这种时刻还是夹紧尾巴做人的好。 “不哭。”苏梓轩一抹脸上的泪水,“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 “妈妈和妹妹,也不要再哭了,会让人看笑话的。”苏梓轩像个男子汉一样说道。 苏熙欣慰的看向苏梓轩,两年的时光苏梓轩已经不复当年模样,变得成熟稳重多了,就好似另一个宸宸。 年星辰的眼泪止不住,还是不停的往外流,她瘪嘴哭着,好似将这些天来的委屈一并发泄。 “哭的可真伤心。”苏熙擦了擦眼泪,怎么在孩子面前哭成了这样,的确很丢人,“宝贝星辰不要再哭了。”苏熙温柔的哄着年星辰。 年星辰已经哭的哽咽,她抽着气,一脸的委屈,好似受到了天大的不公。 “不要碰我。”年星辰抽泣着说道。 不肯让苏熙为她擦眼泪,已经到了痛哭流涕的地步,“宝宝,好伤心。” 苏梓轩见状,立马伸出手,将年星辰搂到怀里,年星辰脸上的眼泪直接蹭到了苏梓轩的衣服上。 “妹妹,乖,不哭不哭。”苏梓轩边说着边用手拍着年星辰的后背。 在家里大人都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年星辰哭泣的时候,苏梓轩就会这样去安抚她。 “哥哥,宝宝好难过。”年星辰只觉得好难过,好难受,却也说不清具体的原因。 “不难过,有哥哥在了。”苏梓轩有些心疼的说道,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一直快乐的笑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