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又冒出一个敌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又冒出一个敌人

从苏熙的眼里,傅越泽看出了疑问,他淡笑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不过提前预订了最豪华的包厢。 他预订的时候不过丢下了一个名字,不太清楚侍应生怎么认出他,看来这家餐馆的老板的确下了不少心血。 “傅先生,小心脚下的阶梯。”侍应生温馨的提示到。 “傅太太,我很乐意帮您抱孩子。”侍应生试图帮助苏熙。 一声傅太太,让苏熙很是尴尬,而傅越泽则笑出了声,他喜欢这个称呼。 “抱歉,我并不是傅太太。”苏熙没好气的说道,这就是恼羞成怒吧 苏梓轩捂住嘴,在一旁偷乐,他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妈妈是傅太太这样很合理。 “对不起,是我的疏忽,傅先生当时预订时特意强调是家庭餐,所以我以为”侍应生不怕死的解释着。 刚刚认为这里的侍应生温馨,现在苏熙并不这样觉得,这个侍应生未免太不会说话了。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我以为的好。”苏熙冷冷的说道,她并不想听侍应生的解释,这件事直接略过就好。 “好的,我第一天上班请多担待。”侍应生露出灿烂的笑,一点也不为刚刚的事情尴尬。 傅越泽看着侍应生的脸,有一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应该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小侍应生。 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让人很容易忽略,但周身的贵气是遮掩不住的,这家餐馆果然不简单。 迎着侍应生的眼神,苏熙没来由的生厌,这个男人看人的眼神好不舒服。 傅越泽也看出了苏熙的不喜,便咳嗽了两声,对着侍应生说道:“我们会自己去包间,你下去吧” 他同样不喜欢别的男人打量苏熙,好似自己的宝贝被别人觊觎了。 “如果对我的服务不满意,我可以喊别人来引路。”侍应生保持着统一的笑,那种不直达眼底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不需要。”傅越泽的声音变冷,这种时候他不想与人动怒。 “好的,贵宾用餐愉快。”侍应生没有再继续纠缠,痛快的下楼。 傅越泽深深地看了眼侍应生的背影,那种熟悉感又再次涌出,明明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为什么总也想不起到底是谁。 “这家餐馆服务很怪异。”苏熙的口气明显是不欣赏。 “第一天上班可能不太懂规矩。”傅越泽从来不会直接一面定义,很多事情需要深入了解才能下定义。 “刚刚那个叔叔的眼神好可怕。”年星辰心有余悸的说道。 在场的只有苏梓轩没有与侍应生对视,并没有发现什么,一脸懵懂的样子。 “好啦,乖啦坏叔叔走了。”苏熙很少会在背后说别人什么,但是她就是从骨子里讨厌那个男人。 侍应生刚下楼,就被一个管家打扮的人请到了二楼的包厢中。门吱呀一声开了,nero端坐在包厢中,一脸凝重的看向侍应生。 “白燃,谁准许你来这里”nero有点后悔将白燃从美国带回a城。 目前arthur也在a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nero小心的藏匿arthur,特意将白燃也带了回来,让他贴身保护arthur。 没想到白燃竟然私自行动,这个男人一点也不好控制。当初是他找上自己,如今nero开始后悔与白燃的合作。 “你一直限制我,还将我当佣人使唤,难道你都不觉得过分”白燃略带怒气的说道。 “当初是你找上我,求着我与我合作,我说过一切都得听我的安排。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一个没有地位,甚至不被人知道的私生子,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nero毫不客气侮辱着白燃的自尊。 白燃倔强的看向nero,他的眼里迸射出一股戾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掺和进来,他甚至对仇人都没有任何恨意。 “你们姐弟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后少给我惹麻烦。”如果不是怕白燃泄露他的秘密,nero早就和白燃终止合作,还有那个一点用途都没有的artes。 “不要给我提她,我和那个蠢女人不同。”白燃愤慨的说道,他讨厌别人将他与artes放在一起。 明明费尽心思,将那个女人救出来,但同时他又无比的痛恨着那个女人。 “真是一个可怜虫,你到底要什么”在nero看来,白燃是一个矛盾到极致的人。 救了此生最恨的女人,嘴里说着报复,结果迟迟不见动作。 当初白燃一身血的来到nero面前,嘴里叫嚷着“他们全都有错,我不会放过他们,我要亲手报复。”这一点深深的打动了nero,而如今nero在白燃身上看不到半点当日的疯狂,有一种投错股的感觉。 nero甚至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杀了这个男人,这个知道他太多秘密的男人。他决不允许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他信不过白燃。 “别试图去接触傅越泽或苏熙,想要联合他们背叛我,白燃你还不够格。”nero打消了抹杀白燃的念头,他要看看这个可怜虫要闹出怎样的幺蛾子。 “哈哈哈”白燃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 “我怎么会联合我的仇人来对付你,要对付你,我自己就够了。”白燃情愿靠自己双拳与nero直接对打,也不会去做那些小动作。 “仇人你真的认为他们是你的仇人吗你到底有没有搞清到底是谁才是你的仇人”nero嗤笑着白燃,有白燃的衬托,让他觉得自己还不至于那么可悲,至少有个可怜虫连自己的仇人都搞不清。 “傅越泽亲手毁掉了我报复南宫成的机会,他就是我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我日日夜夜练拳,为的就是亲手杀掉南宫成那个畜生,我连命都可以豁出去。全是傅越泽的错,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功亏于溃,我就不会可怜到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白燃痛苦的说道,他日日夜夜想要毁了南宫成,最后的关头被别人抢先了一步,他怎么能不恨。 “我们有共同的仇人,但在我没有玩够他之前,你不准出手,听清楚没有,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能看到明天的太阳。”nero阴冷的声音如同一条蛇,紧紧的缠住脖子,让人窒息。 三楼,一家人其乐融融,根本想不到二楼正在发生的事情。傅越泽从未离自己的仇人如此之近,这世界上有太多偏执疯狂的人,傅越泽不幸招惹了两个。 “虾仁,我要虾仁。”最近虾仁成了苏梓轩的新宠,一般情况允许,他都会要一盘虾仁。 傅越泽将菜单递到苏梓轩手中,包厢的服务员以站军姿的姿势伫立在一旁,一脸严肃的神情。 “你自己选。”傅越泽不喜欢点菜这个差事,所谓众口难调,他对吃的可没有苏家人这般讲究。 苏梓轩拧起双眉,虾仁的种类很多,看来看去都不知道要吃哪一种。好一会子苏梓轩才痛下决定,“菠萝油条虾仁。”他个人不反感菠萝,想着这样的搭配应该不错,浓浓的东南亚风情菜。 江浙人爱吃甜的,苏熙对这一道菜没有异议,傅越泽却独爱咸辣味的菜品。他听到母子俩不停的点着甜味的菜品,眉头深深的皱成川字型。 “服务员,有什么咸辣味的推荐”傅越泽索性不再将目光投注在菜单上,还是直接询问服务员好了。 “这上面的菜大多都可以做咸做辣,您可以自由选择,除了一些特殊的菜式外。”服务员这才露出职业的笑。 因为服务员的严肃,让整个包厢中充斥着严谨的味道,傅越泽深感不适,对这家特别的服务表示接受无能。 傅越泽随意的点了些海鲜与肉,一向肉食的他,怎么会亏待自己的胃。相对比,苏熙比较素食,她见傅越泽大鱼大肉,她赶紧点上几份清淡素菜。 “好多,能不能吃完”苏梓轩鼓着嘴,一脸惆怅,老师说过浪费不好。 “轩轩,要相信爸爸。”苏熙腹黑的笑了笑,据说很多女生都把自己对象当做移动垃圾桶,她也很想试试这项特权。 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不过苏熙开心就好,傅越泽心中猜测着苏熙的想法。 “吃不完的都可以爸爸解决,是不是,泽”苏熙亲密的喊着傅越泽,嘴角的笑意那般显眼,让人无法拒绝。 “适当饮食,暴饮暴食可不好。”傅越泽不会轻易上当,他的胃口不大,这一堆菜品,他可解决不了。 “出院的时候,医生一直嘱咐清淡饮食。”苏熙幽幽的说道,听到傅越泽点了一堆重口味,她不得不提醒傅越泽。 “放心,不碍事。”傅越泽不以为然,在医院那么多天,清淡饮食已经够了,他嘴里都淡的没味了,好不容易出院,还不让他放纵下。 “这家餐馆偏东南亚口味。”苏熙皱了皱眉,她对东南亚口味没有太大的兴趣,她更爱中国菜。 “总觉得不太适合你这个出院没多久的人。”苏熙托着下巴一脸严肃。 “那么你觉得我适合吃什么”傅越泽同样认真的问道。 “粥,白粥,清淡爽口。”苏熙露出灿烂的笑,想象着傅越泽喝白粥的样子。 “没兴趣。”在医院喝够白粥,想想都是不怎么美好的经历。 苏梓轩貌似发现了爸妈之间最新的相处模式,就是这种“相爱相杀”的模式,一向好口才的傅越泽却占不到半点便宜,真的是疼苏熙入骨。 “白粥营养不均衡,爸爸应该均衡饮食。”苏梓轩赶紧“解救”傅越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