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宣传册上的红宝石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宣传册上的红宝石

迎风而立,敞开的西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修长的身体笔直挺拔。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含笑的嘴角温润迷人,浅灰的衬衫略带一份儒雅,整个身子占据了苏熙所有的视线。 只待苏熙缓缓而来,温柔从眼中倾泻而出,以往不屑来年宅,如今千方百计寻着理由来年宅。一刻也不愿耽误,如今心心所念便是苏熙,恨不得日日与苏熙厮守。 见着傅越泽,苏熙自然心中窃喜,但一向含蓄的她,表面上并未有太多情绪波动。抑制不住微微上扬的嘴角,暴露了她的内心,这段时间她愈发觉着傅越泽俊朗帅气。 与苏熙不同,苏梓轩诚实的表露自己的内心,他最想要看到的画面便是苏熙与傅越泽一起,他喜欢傅越泽对苏熙的积极主动,要比苏熙更激动。 “爸爸。”苏梓轩打破了傅越泽与苏熙眼神间的暧昧情愫。 年星辰戒备的看向傅越泽,她不懂大人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但对这个哥哥的爸爸,她本能的有些抵触。如果一开始因为这个叔叔好看的面孔而有好感,那么渐渐地一种本能的恐惧,让她对傅越泽很是戒备。 不苟言笑的傅越泽,与年司曜相比,亲和力大打折扣。与秦怀川不同,傅越泽的注意力从来都不会放在年星辰身上,他像是刻意忽略年星辰的存在感。 既然他刻意抹杀,人见人爱的年星辰自然在傅越泽这里倍受打击,渐渐的对他的印象也就没有办法好起来。 傅越泽对着苏梓轩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了他,随后傅越泽的眼神落在苏熙的身上。无法忽视年星辰的存在,傅越泽的眼神从她的头顶飘了过去。 不介意不过是嘴上说说,傅越泽又如何做到不介意,年星辰毕竟是苏熙与年司曜的孩子。每每见着,都在提醒着他,苏熙曾为别的男人生儿育女。 这与男人盲目的自尊无关,他只是无法接受曾经他与苏熙形同陌路,挚爱委身他人。在他的眼里,年星辰与年司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好在年星辰没有顶着一张与年司曜相似的面容,不然傅越泽更加无法面对这个孩子。 “外面风大,怎么不多穿点”苏熙对傅越泽这种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行为非常不赞同,换做以往她可能不会多嘴,但如今傅越泽身体素质大大下降,还不好好保护自己,逼得她不得不开口。 “家里没有多余的衣服。”傅越泽诚实作答,他一年四季都是衬衫西装的打扮,到了冬天也不过是在衬衫里面添上一件保暖衫。 “堂堂的傅氏大总裁,一件衣服也买不起。”苏熙才不要听到傅越泽的敷衍,他分明就是没有自觉性。 “难道要继续在屋外吹风”傅越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自小就没有碰过棉袄羽绒服这一类,最大的程度便是大衣了。 “你不怕冷,多吹一会也无妨。”苏熙没好气的说道,让傅越泽多关心一下身体,该是有多难 闻言,傅越泽赶紧对苏梓轩使眼色,这个时候需要他需要儿子的帮助。 父子俩早就有了默契,苏梓轩眨巴眨巴眼,与傅越泽暗度陈仓。 “妈妈,我怕冷。”苏梓轩一边说着一边双手环胸,做出瑟瑟发抖的样子。 瞥了眼苏梓轩,苏熙明知这是父子俩的小阴谋,但心底还是不舍得冻着自己的孩子。 苏熙的妥协早在傅越泽意料之中,果不其然,苏熙将眼神从苏梓轩身上移开后,就幽幽的说了声,“进屋吧” 因为傅越泽的到来,年星辰变得安静多了,她似乎有一种直觉。她无法在傅越泽面前放肆,他不会像年司曜那般宠溺她,更不像秦怀川让她无法无天。 渐渐地苏熙也发现了异常,明明叽叽喳喳闹腾无比的年星辰,每每在见到傅越泽的时候,立马又变得安静起来,甚至不时的拿眼偷看傅越泽,那种怯生生的模样,是苏熙从未在她脸上见到过的。 至于傅越泽对待年星辰的态度更是诡异,两个人的气场似乎不太对盘,这真是一件叫人头疼的事情。 回到暖和的屋中,苏熙嘴角洋溢着甜蜜的笑,她的身体已经适应这种恒温,多一度少一度或许都不快活。 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它会潜移默化,会让你不受控制。正如此刻,苏熙没来由的想起年司曜,她甩掉脑中奇怪的想法。 “拍卖会尚早,你怎么早早就来呢”苏熙转而看向傅越泽,他未免太过积极。 “难道我不可以提前来吗”傅越泽对苏熙的提问很是无奈,他很想知道苏熙到底有没有想着他,怎么一脸介怀的样子。 苏熙看了眼时间,在心里默默吐槽,“未免太早了”。这个时间段,午饭还没开始,转念一想估计傅越泽又要打算在年宅蹭吃。 见苏熙的眼神中充满鄙夷,傅越泽眉目紧皱,猜测着苏熙眼神的含义。苏梓轩早就领着年星辰到一旁的沙发,为父母创造相处机会,这一直是他孜孜不倦的事情。 “我特意为你带来了宣传册。”傅越泽边说着边拿出一本做工精美的册子。 这种口袋书,很方便携带,苏熙顺手接过小册子。和一般的宣传册不同,这本册子讲究精巧,尽管不够大气,但让人不舍扔掉,比其他宣传册更有群众基础。 苏熙随意翻看了几页,她对拍卖的物品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她也没有打算在此次拍卖会上拿下什么。 漫不经心的将宣传册翻完,苏熙眼里并未露出丝毫惊喜之色。傅越泽颇为失望的看向苏熙,他原本想通过苏熙的动作表情猜出她的喜爱之物,可惜偏偏她在翻看宣传册时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 “没有喜欢的东西”傅越泽为了确定特意问了句。 苏熙摇摇头,“没有。”她对这些文物实在没什么兴趣,年少时对一些画作充满了兴趣,如今兴趣已经变淡不少。 “这一次拍卖的都是玉器”看完整个宣传册,感觉清一色的都是玉器。 “有宝石这一类,还有极为罕见的红宝石。”傅越泽早就在心中打算好了,如果苏熙没有格外喜爱之物,他就拿下红宝石,要给苏熙最尊贵的礼物。 “红宝石。”苏熙面露好奇的神色。 一直听闻红宝石,却从未亲眼见过,苏熙倒想看看这红宝石的魅力。 “在哪里”苏熙赶忙将宣传册递给傅越泽,她想看看红宝石的品相。 终于有东西打动苏熙,傅越泽面带笑容的帮着苏熙找到红宝石那一页,其实很好翻找,在中间的位置,单独一页全篇介绍这颗12克拉的红宝石。 “这是天然的”苏熙不可置信的问道,作为“宝中之宝”的红宝石,天然的极少,更不用说超过10克拉的。 “嗯,这是此次拍卖会的重头戏,不是轻易能被他人拍得。”傅越泽颇为得意的向苏熙介绍着,很快这颗美丽尊贵的红宝石就要戴在苏熙的脖子上。 “和其他的相比,的确贵很多,不知道会以多少钱成交。”隔着宣传册,苏熙都能闻到它的贵气,想要得到这颗红宝石,估计得出天价。 苏熙深深的看了眼身旁的傅越泽,隐隐约约的看出他对这颗红宝石势在必得的架势,于她而言这倒是一种浪费行为。 “这一次的慈善拍卖会,云集了全国各大慈善家,这颗宝石会创造什么样的天价,目前我都无法预测。”傅越泽带着解释的口吻说着,纵然天价又如何苏熙在他心目中才是天价的,而一颗红宝石不过是对苏熙的点缀。 “慈善拍卖会。”苏熙带着怀疑的态度说道,“现在的慈善让人心有余悸。”如今慈善事业逐渐的在人们心目中大打折扣,对于慈善拍卖会,苏熙心中更是疑虑万千。 “哈哈哈”傅越泽大笑起来,他并不在意这场慈善拍卖会的真假,傅氏会出席也不过是为了自身名誉着想。 看着苏熙莫名的正义感,傅越泽觉得可爱极了,苏熙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一面,要等着他慢慢挖掘。 “笑什么”苏熙不解的问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完全弄不懂傅越泽的笑点。 “慈善拍卖会不过是一个名义,具体是什么,我并不关心。”傅越泽收敛了笑容,为苏熙解释道。 “正是你们这群商人,纵容了某些机构。”苏熙义愤填膺的说道。 “既然口口声声说捐款,自然会有人受益,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会得到一定的资助。”傅越泽一副看清一切的样子。 “不懂这些操作。”苏熙不再纠结这件事,这是她管不着的事情,慈善事业还是要做下去的,毕竟聊胜于无。 苏梓轩竖起耳朵想要听听爸妈在说些什么,然而他什么都没听懂,一脸疑惑的歪着头。年星辰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她歪着头看向苏梓轩,嘴角挂着傻乎乎的笑。 “星辰。”苏梓轩亲密的喊道。 “哥哥。”年星辰回应道。 “你饿不饿”苏梓轩觉得有些饿了,正在长身体的阶段,苏梓轩每每吃完饭后,一会子又饿了。 “不饿。”年星辰摇头,感觉才吃过,怎么会又饿了。 “好无聊。”她一脸哀怨的看向苏熙,她觉得无聊死了,又不敢大声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