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父子俩造访年宅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五十一章 父子俩造访年宅

一口气将手抄本全部翻看完,与秦阿姨全是神交了番,喜欢秦阿姨娟秀的字迹。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一笔一划都充满了独有的味道,艺术家的字果然不同凡响。 “看来,你很喜欢我母亲的手抄本。”秦怀川从苏熙眼里看到欣喜二字。 “嗯,其中绝大部分诗歌恰巧也是我喜欢的。”苏熙颇为不舍,合上了本子。 “如此有缘,不如送你。”秦怀川大方的说道。 苏熙立马将手抄本递给秦怀川,诚惶诚恐的说道:“不行不行,我不能收,这可是秦阿姨留给你的珍贵东西。” 秦怀川微微摇头,“错了,母亲说这个是留给有缘人的,我想她很乐意送给你。”秦怀川一直觉得这本手抄本留在他身边并无意义,今天总算找到它的有缘人了。 “受之有愧。”苏熙依旧拒绝着,总觉得这份礼太重了。 “她一定很希望你能收下。”秦怀川依旧坚持,总想送一份礼物给苏熙,想来想去或许这份礼物再好不过。 “母亲有很多手抄本,其中以手抄佛经最多,她说与人结缘,与佛结缘,她很乐意送出自己的手抄本。”秦怀川想起母亲在世时,经常匍匐在桌前,工整的抄录着,甚至能够闻到母亲身上的墨香。 苏熙想了想,手又往前递了点,秦怀川还没有收下苏熙手中的手抄本。两个人以一种莫名的姿势僵持着,秦怀川的坚持让苏熙不太理解。 “送你的哪有拿回的道理。”秦怀川眷恋的看向苏熙手中的手抄本,这个手抄本的确不同,那上面凝结了母亲太多的心思。 每一首诗都代表了母亲当时的心情,初初看去,可能不会发现暗藏在书页上的时间。这个手抄本跨越时间极广,从母亲年少抄录到年老,她的人生跌宕起伏尽在其中。 苏熙犹豫了片刻,最终收回了手,“那我就暂时为你收着,等你想要的时候可以找我拿回。” 秦怀川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苏熙的说法,只要苏熙肯要,其他的不重要。 与秦怀川的交流中,苏熙又进一步了解了秦怀川,大概是无法将秦怀川与背后使诈的小人联系到一起。 落落大方光明磊落的秦怀川,眉目中暗藏阴郁,但从来不会在苏熙母女面前表露出来。 “熙熙,好好保存它,它道尽了一个女人的一生。”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苏熙不解的看向秦怀川,这一句话她并不能很好的理解,难道这些诗连在一起就是一个女人的一生。 “放心,我会好好保管它。”苏熙小心的拿在手里,这本带着历史厚重感的手抄本。 他们在愉快的交谈中度过了一下午,苏熙很喜欢与秦怀川探讨事情,或文学或哲学,或生活。 和秦怀川在一起,让苏熙觉得分外的舒心,没有与傅越泽在一起的紧张,也没有与年司曜在一起的愧疚。喜欢这样简简单单的,朋友的相处模式,有很多疑问,在见到秦怀川后都烟消云散了。 好多次怀疑秦怀川,但与他交谈,总是很容易的放弃自己的怀疑,或许她真的缺朋友了,她真的需要一个友情的突破口。 管家在门外轻轻的叩门,秦怀川微微皱眉,这个时候他讨厌任何人的打扰。 “秦总,年小姐醒了,一直喊着要妈妈。”管家实在哄不好,只好来找苏熙。 苏熙闻言,立马朝门外走去,秦怀川也跟了过去。 门应声而开,苏熙精致的脸露了出来,管家毕恭毕敬的低着头。苏熙的容颜,无法让任何一个男人忽视。 “星辰在哪”苏熙担心年星辰会乱跑。 管家垂首而立,吐字清晰的回道:“苏小姐放心,年小姐还在房里。”管家一眼就看出苏熙的担忧。 年星辰恼怒的看着身边陌生的女人,一觉醒来,苏熙不见了,她不能接受,有种被抛弃的感觉,这糟糕的感觉,让她心烦意乱。 “星辰。”苏熙焦急的喊道,人未到声先到。 “妈妈。”年星辰欣喜的看向门外,很快苏熙就出现了。 因为见着苏熙,年星辰止住了哭声,苏熙心疼的看向哭成泪人儿的年星辰,如今的年星辰太没有安全感,这让苏熙很是自责。 直到投入苏熙的怀抱,年星辰才觉着安全,她委屈的窝在苏熙的怀中,拼命吸取属于苏熙身上的熟悉味道。 秦怀川看到这一幕,心中划过一丝异样情愫,如果莫颜还在世,他们的孩子应该比年星辰还大。 经此一役,苏熙决定早些带年星辰回年宅,误会已经解开,继续留在秦宅已经没什么意义。 然而年星辰根本不想回去,她还想继续与秦怀川在一起玩耍,最终苏熙只得继续陪着年星辰待在秦宅。 “妈妈,秦叔叔家的东西好漂亮。”年星辰四下张望,感觉什么都是新鲜的,在年宅待太久以至于闭上眼都能勾勒出年宅的整体轮廓。 秦怀川微勾唇角,对着年星辰说道:“如果星辰喜欢,常来叔叔家玩。”如果可以,他很乐意天天见着年星辰,在他心里早已将年星辰当做亲生女儿看待。 “妈妈,可以吗”年星辰征求苏熙的意见。 苏熙微微颔首,这一点她并没有什么意见,与秦怀川多往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处。 “耶,秦叔叔,妈妈答应了。”年星辰开心的说道,她亮晶晶的眼睛乌溜溜的转动着,看上去格外好看,像宝石一般。 苏熙微笑着看向年星辰,只要年星辰开心,很多事情她都愿意纵容。 在秦宅,苏熙和年星辰渡过了欢快的一天,直到夜黑才回年宅,苏熙心情不错的驾车在高架上。 回到年宅,苏熙意外的看到了两个人,傅越泽的和苏梓轩,他们父子俩来年宅做什么 苏熙看见苏梓轩依旧是热情的样子,傅越泽淡漠的脸因为苏熙的到来也变换了样子,他清冷的眸子染上温度。 “妈妈。”苏梓轩开心的喊道,虽然等了很久,但一切值得,见不到妈妈,苏梓轩的心不得安生。 见到苏熙的一刹那,苏梓轩如获重生,傅越泽也在心里感叹了一声,他对苏熙的思念不比苏梓轩少。 能够见到苏梓轩,苏熙心里也很开心,她唇部弧线微微勾起,一段时间不见感觉苏梓轩又长高了一些。 “轩轩。”苏熙刻意忽略傅越泽的存在。 傅越泽有些失望的看向苏熙,他清晰的看出苏熙越过他的眼神,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他时时刻刻的思念着苏熙,像初恋的年轻人一般冲动,然而见面时,苏熙对待他却如此冷淡,视线还特意越过他,这让他很是挫败。 年星辰在一旁介怀的看向苏梓轩,就像大年三十那天见着苏熙的样子。苏梓轩快步来苏熙旁边,他迅速蹲下身子,欣悦的对年星辰说道:“妹妹有没有想哥哥”他清楚的看到年星辰别扭的小脸侧向别处,不去看他。 显然年星辰在心里同样责怪着苏梓轩,这一点苏熙能够看出,苏梓轩见年星辰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他立马又堆起笑容,继续与年星辰说着。 “星辰,看这里,看哥哥。”苏梓轩在年星辰面前寻找存在感。 年星辰偏不看苏梓轩,她就是不乐意,不开心,谁让苏梓轩走了好几天,音讯全无。 “妈妈,星辰这是怎么呢”苏梓轩只好抬头问向苏熙。 苏熙神神秘秘的对着苏梓轩摇摇头,眼神示意苏梓轩,可惜苏梓轩并没有看懂苏熙眼里的意思。 “星辰估计有些累了,我先带星辰去休息。”苏熙决定拯救如此尴尬的局面。 安顿好了年星辰,苏熙从楼上匆匆下来,苏梓轩焦急的在楼下等待,而傅越泽脸上更多了几分冰寒。 苏熙在苏梓轩的对面坐下,她看着苏梓轩脸上的疑惑,估计正在愁着年星辰的事情。 “轩轩。”苏熙主动点名苏梓轩。 苏梓轩一个激灵,将眼神投向苏熙,他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受伤神色。 “星辰最近情绪不稳,正在生我们的气,如果她对你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你不用难过,好好哄着她就好了。”苏熙经验之谈,对年星辰纵容是最好的方法。 傅越泽见苏熙还是忽视他,想着要不要找一点存在感,于是乎他咳嗽了两声。 苏熙看着傅越泽别扭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偷偷染上了笑意,傅越泽那么大一个人,苏熙自然无法忽略。 但苏熙现在对傅越泽的感情不同,就连面对他的情绪也变了不少,刚确定情侣关系,让苏熙无形中被一个枷锁束缚。 “星辰在楼上,估计并没有睡觉,你上去好好与她相处。”苏熙为苏梓轩指引道路,希望苏梓轩能比她聪明,不至于半天都哄不好年星辰。 苏梓轩走后,偌大的客厅更是空荡,他们两个人在彼此的对面,傅越泽搞不明白苏熙心里所想,他盯着苏熙看着。 苏熙想要逃避傅越泽的视线,她无法面对傅越泽,之前见不着傅越泽,通过手机与他联系,她给傅越泽发的短信她还清晰的记着,心里觉着委屈了傅越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