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宝宝要找秦叔叔玩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四十八章 宝宝要找秦叔叔玩

故事发生在四十年前,那时候a城有四大家族,那时候傅家人丁兴盛,沈家家大业大是当时的第一大家族。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efefd 有一个书香门第出来的女生,怀揣着自己的梦想来到a城,她与当时的一个公子哥有一段美好的相遇。 女生对公子哥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但她有自己的梦想,讨厌这种被公子哥金屋藏娇的生活。最终她争取到去公子哥家族企业上班的机会。女生对设计有自己的个人天赋,那时候围在公子哥身边的女生很多。 直到后来女生为那个公子哥生下了孩子,她才被告知公子哥要结婚了,既然无法做他的新娘,那么索性离开他。 然而公子哥却死死纠缠她,在公众面前又摆出是这个女人主动纠缠的样子,在这样的模式中,磨灭了女人对他所有的感情。 她远走美国,她儿子像一个贱种一样在美国打拼,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而那个男人与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儿子,一个含金钥匙出生的孩子,一出生便拥有了一切。 这是不公平的,兄弟两个人为什么天差地别,明明那个孩子才是家族的长子。 秦怀川全程冷漠的说着,好似说着别人的故事,沈青柠在这个故事里听出了些端倪。 她脑袋渐渐清明,原来秦怀川来a城的目的不仅仅是针对她,他还要拿回属于他的那部分。 “凭什么我的母亲一双艺术家的手,要为人做钟点工,要去刷马桶洗脏衣服。这不公平,她是那么优秀的女人,她的一生不该如此悲惨。”秦怀川有些激动地说着,他一直为母亲鸣不平,明明是那个男人的错,为什么要母亲承担后果,偏要她顶着小三的身份,顶着“水性杨花”的脏名。 “所以那个公子哥是傅”沈青柠已经猜出来了大概。 “闭嘴,不准在这里说那个男人的名字,他不配。你知道我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秦怀川面容扭曲的打断沈青柠的话。 沈青柠立马闭上了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招惹秦怀川的好。 “我恨我母亲的软弱,一直不肯让我回a城报复那个男人,我恨那个男人的早逝,不给我报复的机会。”秦怀川癫狂的说道,他恨啊,积累很久的恨意。 “所以你要报复他的儿子”沈青柠试探的问道。 “不,我要报复的是他留下来的一切。”秦怀川阴冷的笑着,传承那个男人的东西,全部都要毁灭。 “这不公平,上一辈的恩怨,不该牵扯到下一代。”沈青柠无法理解秦怀川的思想。 “公平,向来是强者说了算。以前我什么都没有,是一个贱种,所以我身上发生了太多不公平的事情。如今我终于浴血成为一个强者,公平就由我来定义。”秦怀川反驳道。 “你太偏执了。”沈青柠不得不说秦怀川,他的人生简直扭曲了。 “对,我一直偏执,反正最后这一切都要结束,那个男人留下的东西最终都会付之一炬。”包括我秦怀川大笑着说道,他身上也流淌着那男人的血,所以他也要将自己毁灭,反正活着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那么这对你弟弟公平吗”沈青柠清楚秦怀川不想听见那个人的名字,所以只好这样来说。 “弟弟”秦怀川笑了,“我没有弟弟,我只有妈妈。”秦怀川立马否定,随后他又继续说道:“还有仇人。” 沈青柠摇了摇头,对一个疯子说什么道理,难道她自己也疯了吗 “为什么告诉我这一切,你不怕我告诉别人吗”沈青柠有些不解,她分明是秦怀川的敌人,为什么他要将一切都告诉她。 “不怕,因为我手中有你的女儿,你难道会为了一个不太熟的人牺牲自己女儿吗”秦怀川把控一切的说着,他喜欢这种感觉掌控着一切,很快他就可以实现自己的计划。 “秦怀川,你真卑鄙。”沈青柠恶狠狠的说道,死她都不怕,那么秦怀川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谢谢你的评价。”秦怀川突地将上前,拉近与沈青柠的距离。 极近的距离,沈青柠甚至能感受到秦怀川的呼吸,她讨厌这种感觉,就好像第一次见到他一般,那时候会乱了心跳。 “接下来我请你看一场大戏,整个a城商界将彻底洗牌。”秦怀川满意的说着,他喜欢自己造成的大动静。 “a城四大家族已经盘踞太久,一些新生势力需要机会,你说我是不是很贴心。”秦怀川脸上渐渐恢复冷静,他自认为自己是救世主。 “哼随便你,我只要我女儿安全。”沈青柠知道自己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那么就这样吧,助纣为虐也好,只要nica健健康康长大什么都好。 “女人啊始终躲不过孩子这一关。”秦怀川对沈青柠的妥协相当满意。 天气冷得异常,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降雪,常年恒温的年宅,此刻依旧是春暖花开的样子。 “妈妈,好无聊,宝宝想要找秦叔叔玩。”年星辰百无聊赖的说道。 苏熙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秦叔叔”说来一直想要去找秦怀川,她浅笑着回道:“那么等会我们就去找秦叔叔。” 这段时间仔细想过秦怀川,貌似他身上的疑点的确很多,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他要插手自己与年司曜之间的事情。 竟然卑鄙的利用年星辰,无论他出于好意还是恶意,在这件事上苏熙都无法原谅秦怀川。 在接到苏熙的电话时,秦怀川还有些不可置信,苏熙是极少主动联系别人的,这一次不知道她又有什么事。 “秦哥哥。”苏熙甜甜的声音传来,停在秦怀川耳里显得有些刻意。 “熙熙。”秦怀川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敏感的他明显感觉到苏熙的异样。 “星辰一直吵着要找秦叔叔,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苏熙声音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随时有空。”秦怀川很乐意苏熙来找他,一直找不到机会与苏熙见面,现在她主动送上门来,自然不会拒绝。 “那么我过会就带星辰过去,不知道你在不在家”苏熙声音带着一丝期许。 刚开始还觉得苏熙怪异,慢慢的秦怀川就放下了疑惑,他不会想到苏熙有问题。 “在家。” 苏熙得到秦怀川肯定的答复,嘴角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或许能在秦怀川家中发现什么。 年星辰一脸期待的看着苏熙与秦怀川通话,她的确很想秦怀川了,这世上估计没有谁能有秦怀川那般纵容他。 放下手机,苏熙对着年星辰点点头,“秦叔叔在家,等会我们就过去。” 年星辰开心的鼓掌,“妈妈真棒,要见秦叔叔了。”年星辰开心不已,这段时间她的确快要在年宅闷出毛病来了。 对于年星辰对秦怀川的喜爱,苏熙隐隐有些担忧,如果秦怀川来意不善,这可就麻烦了。 “星辰。”苏熙面容严肃的喊道。 “嗯”年星辰疑惑的看了看苏熙,不知道苏熙为什么突然就不笑了。 “有件事你要诚实的告诉妈妈。”苏熙一本正经的说着。 年星辰立马乖巧的点头她一向是诚实的宝宝。 “秦叔叔上次为什么会告诉你,爸爸妈妈要离婚”一直以来为了不触碰年星辰的敏感点,苏熙都按捺着没有细问年星辰。 年星辰脸上立马起了变化,她不想听到爸妈离婚的事情。 苏熙见状,迅速做出反应,她安抚着年星辰,“放心,爸妈不会分开的,妈妈只是好奇为什么秦叔叔要对你说这样的话。”苏熙小心翼翼的用词。 年星辰撇撇嘴,“因为宝宝说爸爸妈妈都不要宝宝了,然后秦叔叔就说听听人说爸爸妈妈要离婚。”她努力的回忆当天与秦怀川的对话。 “当时宝宝不懂离婚的意思,秦叔叔和我解释了好久。”年星辰一脸严肃的说道。 “噢”听年星辰说的,好像并没有什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秦怀川是为了她和年司曜好,不忍心见她和年司曜离婚 苏熙胡乱的猜测着,想着等会直接问秦怀川好了,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在房间中,苏熙皱眉看着年星辰的衣柜,整个衣柜全被裙子霸占了,想要找一件袄子都不容易。 “妈妈,我要穿白色公主裙。”年星辰抬起无垢的脸,一脸期待。 “不行,你还是穿红色的袄子吧”苏熙边说着边拿出袄子,在年星辰身上比划。 “不要。”年星辰嫌弃的看了眼袄子,才不要穿的胖嘟嘟的,这样一点也不可爱。 “那我们不出去了。”见年星辰不配合,苏熙只好威胁她。 年星辰终究拗不过苏熙,最终只得妥协,乖乖的穿上了红色的袄子。 苏熙满意的看向年星辰,穿的还真喜庆,小家伙已经变成一团。 而苏熙则换上了一件米黄的大衣,周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年星辰眼巴巴的看着苏熙,什么时候她也能像妈妈那样穿的美美的。 将年星辰抱进车子里,随后苏熙坐到了驾驶位上,年星辰在后座上不安分的动着。 苏熙轻轻地咳嗽两声,幽深的眸子看向前方的路,嘴里严肃的说道:“星辰不要乱动。”因为载着年星辰,所以苏熙特意放缓车速。 ...